首页 游戏竞技 游戏异界 异世人生之精灵弓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二一章 疑神疑鬼

异世人生之精灵弓手 红泥小酒九 3035 2019.12.02 10:38

  「欸乃」一声山水绿。

  商队一路向西,山水早已东流,只有一声声的凄厉尖叫随风而去。

  再次上路之后,所有人的神色都凝重了很多。

  在是岁终于把可怜兮兮的年年从帐篷里拎出来之后,祁有枫没有急着拉回年年,而是向这位大舅哥转告了西米尔的担忧。

  是岁笑着点头,伸手与立在一旁的西米尔握了握,觉得此人身上的那身黑袍耐看了许多。

  最起码多了这么个电灯泡,祁有枫还能收敛些手脚,不至于太碍眼,也不会把妹妹带坏。

  却不想商队出发后不过几分钟,是岁刚刚吹响「欸乃」以求周全,就有一道腾腾黑影尖叫着从麒麟军的某个士卒身上飞出,消失在了远方的天边。

  是岁放下玉埙,与匆匆而来的郑奇略一商讨,再次将行天下的队伍与麒麟军隔开,让麒麟军整体押后一段距离,他自己却是深入到了麒麟军的行伍里。

  早已整编了使臣卫队的麒麟军人数众多,是岁孤身深入,又有前科历历,年年不太放心,便拜托尼克等人从旁协助。

  她对尼克等人的心性还是十分有信心的,再则圣诞小丑佣兵团整体等级较高,经西米尔认证,对魔族的抵抗力也会更强一些。

  年年自己则是自觉地远离了NPC们,骑着骆驼跑到了商队的最前列,身后是拉着缰绳的祁有枫,身侧是西米尔寸步不离地飘飘荡荡。

  如是岁所愿,这两个人的行为举止非常的“发乎情止乎礼”,倒是让西米尔有些不好意思了。

  是岁不是唱片机,「欸乃」总不会被吹上一路,于是每次乐声暂歇又复起的时候,都会有一声尖锐的“高音”作伴,给原本清逸的埙声染上了一层诡异的血色。

  年年在此时发挥了她绝佳的听力,每每有魔族被驱逐,她都会辨析啸声的去处,拉起不知何时从祁有枫手里接过的缰绳,调整着骆驼前进的方向。

  整只商队也随之有了方向。

  雪山连绵,大家只知道向雪山去,却无法确定到底要去哪座山,年年的指引在此时就像是一颗定心丸,让被尖戾啸声扰得心烦的众人有了清晰可见的航向。

  只有西米尔的脸色越来越严肃,频频向年年投去怀疑的目光,却也实在找不到任何的异样。

  日落月升,埙声断断续续地响了一夜,年年几次回首张望,却没有靠近。

  次日白昼,远去的尖啸多了和声,起初不过二三,最后竟然汇聚如潮,肉眼可见的黑雾从众人头顶倏忽翻涌而过,似哭似笑,桀桀恻恻,与其说是在逃窜,倒更像是嘲笑示威。

  年年觉得,大概是那些魔族与世隔绝太久,骤然发现了这么一队远客,于是便呼朋唤友地来围观探视,反正是岁的埙声也只能把它们驱逐,并不能伤害到它们。

  这么一想,年年倒也不觉得这些魔族可怖恼人了,撇撇嘴说声“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回头向祁有枫嘻嘻哈哈地这么一比喻,在他哭笑不得的表情下专心做着向导。

  西米尔也听到了年年的这个比喻。他有些踌躇。

  年年这里固然重要,是岁一个人更是独木难支,经过这一天一夜恐怕早已疲倦不堪,可他的妹妹却一点停留暂歇的意图都没有,目光愈发坚毅,只知催动骆驼再快一点。

  “停一停吧,大家需要休息。”

  西米尔最终挡在了年年的骆驼之前。

  “不能停!”年年脱口而出,眼神一厉。西米尔的骨杖瞬间指向了她的喉间,祁有枫一愣之后将刀锋对准了法师的头颅。

  “你干嘛?”年年眨眨眼,莫名其妙地挠脸,指了指身后。

  “我们走,是岁要吹埙,我们停,是岁还是要吹埙,无论如何他是不能休息的,还不如我们尽快赶到NPC那里,也让大家安心休息。”

  西米尔垂下手臂,暗骂了自己一声疑神疑鬼。这种情况下,年年的判断是对的。

  说话间,暂止的埙声又起,团团黑雾在众人身侧盘旋,怪笑声擦着头皮滑过,似一双黏腻的大掌轻拂发丝,温柔得令人不寒而栗——这些魔物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驼铃清脆,年年已经绕过了拦路的西米尔,面色焦急地追逐那片黑云,还不忘回头让身后的大部队跟上。

  西米尔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升腾的尘土,稳住内心隐隐的不安,跟上了队伍。

  再过半日,西米尔发现年年已经不再跟着啸声走了,而是转到了另一个方向,直奔那座最高的雪山。

  再次被他拦下的年年不耐烦地指着山脚:“拜托,你自己瞎就别质疑我了行不行,你没发现那边有光在闪吗?”

  光?

  西米尔确实没看到,直到日落黄昏,天光黯淡,商队的众人才齐齐一声欢呼,将他从质疑中拉了出来。

  那是来去匆忙的剑光,也是柔和的结界光芒,跳跃在两山之间,罩住了一座高台。

  既已见城,城中人也见到了这些人,行天下的玩家们轻松地躺倒在地,看着几十道银色的剑光从结界里飞出,迎向商队。

  西米尔也终于放下悬着的心,扔下年年,跑到麒麟军中查看是岁的情况。

  如果年年真的如他担忧地那样被魔物附身,那她只会不顾一切地去寻找魔族,而不是带领大家与抗击魔族的修真人士会合。

  “那家伙盯了我一路,是真的一点也不相信我呀~”年年回头张望西米尔远去的背影,唉声叹气。

  “他也是......很有责任心了。”祁有枫淡淡评价。这个人盯得紧,他这一路上只能揽住年年的腰抱着,一点多余的动作也不敢有。

  他倒是不担心被人看,只是不想年年尴尬,亦或是再被大舅哥训到委屈巴巴。

  “嘿嘿,终于自由了。”年年大大地伸了个懒腰,拧着身子“啪唧”一下亲上了祁有枫的脸,连啃带咬地摸索到了他的唇边。

  祁有枫连忙伸出手臂挡在两人的身体之间,杜绝了年年进一步撩拨他的可能性,无奈咬牙:“不许乱动,否则委屈巴巴的人就变成我了。”

  “哦。”年年赌气地啃了他的脖子一口,满意地看着那个深深的牙印,抬起了手,“大法师同学,你回来得好快呀。”

  听着这一点也不像在欢迎的话,西米尔假装没看到祁有枫微敞的领口,点头说道:“是岁那边状态还可以,所以就先回来了。”

  “哎呀?”年年歪头,“想不到我哥哥还是挺厉害的啊,这么能吹?果然是嘴巴厉害。”

  祁有枫弹了她的脑门一下,按住了年年在斗篷下胡闹的小手,没去评论年年这话里的些微怨气。

  西米尔稍稍沉默,才道:“多亏了你们佣兵团的人,双胞胎和迪昂一直在照看他的状态,尼克还用风扩散了乐声,让他不至于太过费力。”

  技能的使用是要费蓝的,乐艺技能还需要玩家的专注。双胞胎一直在补充是岁的灵力/法力,迪昂提供的香料能帮助他凝聚精神,而那位矮人克拉夫特已经快复原出旧时的留声机和扩音器来彻底解救是岁了。

  这个佣兵团的人,还真是出乎他意料的强大。

  “怪不得。”年年点头,忽然展颜一笑,“这可都是珍贵的人才呐,对不对,祭祀大人?”

  “嗯?”西米尔微怔。

  “你总不会是想把我们佣兵团拆散到两个不同的阵营里去吧?”年年也皱眉。

  “要是这样的话,我可就要想办法退出你这一方了,我不想与他们为敌。”年年正色直言。

  西米尔这才一笑,仿佛无可奈何般摇头:“放心,老成员的举荐是有效的,我相信他们也不想与你为敌的。”

  年年嘻嘻轻笑,跳下驼背,拽住西米尔的袖子,回头看向祁有枫:“枫哥,我找他聊聊拉人入伙的事情。”

  祁有枫笑笑点头。阵营的事,囚龙寨土匪出身的他也算是最早知晓的那批人。

  “水银呢?”年年询问西米尔。

  “这个?”西米尔取出那滴水银,发现年年的面色有些凝重,“有什么事?”

  “嗯......”年年犹豫,又有点着急,“等会儿再跟你说,你快先隔下音。”

  西米尔看了看近旁的祁有枫,掌心的水银舒展扩散,半透明的银色护罩笼住二人。

  年年刚想开口,心下一动,猛地抬头看向天空。西米尔也似被什么东西震住,目不转睛地望着那几十道斩破天空的剑光。

  剑光如丝,编织出一个巨大的法阵,遮挡了众人头顶的天空,目力所及,皆是刺眼的银光。

  剑光如雨,如同巍巍五岳,又如浩瀚洋泽,挟着那一个古朴凝实的“镇”字,气势磅礴地压向了目瞪口呆的商队。

  在“镇”字法阵与水银护罩相触的一瞬间,年年清晰地看到西米尔手中的骨杖下沉了三寸,似是被重物锤中,深深地扎进了大地。

  年年摸了摸激烈跳动的心脏,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西米尔大人,实话告诉我。”

  “你的那个真神圣殿,是不是跟魔族有关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