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邪神也会中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4、游骑兵

邪神也会中毒 囚狩 2082 2020.09.16 17:37

  顿时游骑兵这边横空切入,身穿制服的人反握着匕首捅进变种人眼窝中,甚至还有铁山靠这种杀招施展,从搏斗手法上看起来像是正规的特种兵做法。

  一瞬间,村民这边竟反败为胜,很快便将入侵的变种人杀的七零八落的,片刻后现场只剩下几名受伤的变种人围绕着它们的首领在苟延残喘。

  “靠,这么厉害?”石寻鹿在屋顶上观察着他们的动向,直到安全了才从四米多高的屋顶上面跳下来,落在一处马草车里。

  “呸呸呸,靠,这草里掺尿了?”石寻鹿连忙往马车外翻身而出。

  游骑兵队长稍微往石寻鹿这边看过来,随后脸色又恢复平静,喊道:“兄弟们,给我灭了这群变种人!”

  变种人首领见情况不对,恶狠狠地喊道:“叛徒,你们竟然帮着这群沙尸……”

  还未等他说完,带头的面具男便举起手中枪械将它打成马蜂窝。

  滚烫的枪管往外冒着白烟,面具男走向石寻鹿打招呼道:“你们好,我是附近扎营的游骑兵队队长,你也可以叫我罗恩,有兴趣去我们那儿聊聊天吗?”

  “这…………”石寻鹿把握不住主意,拉过突击手在身后问道:“现在怎么办?”

  突击手沉吟两秒,道:“我们还是先和杨指挥汇合再做打算吧。”

  “好吧,听你的,不过杨稻鱼那家伙现在情况不是很好就是了,”石寻鹿一脸轻松地说着。

  “嗯,指挥官应该还要洗好久吧?”堤喀抱着仪器脸色复杂地说着。

  突击手:“洗什么?”

  石寻鹿转过头去对着面具男说道:“经过我们俩商议,我们还是决定先在村里溜达一圈,先谢了,游骑什么的大叔,”转身拉起侦察兵就往农场主方向跑去。

  望着石寻鹿三人离去的身影,身旁的一名编制队员朝面具男说:“队长,我们要追上去吗?”

  “不用了,就让他们再多活几小时又如何。”

  下午三点二十分,太阳斜向东面。

  “牟!”不远处的奶牛发出叫声。

  “指挥官呢?”

  “杨老贼怎么不见了?掉粪堆里了?”石寻鹿摸着脑袋往四周看去,“这四周连个人影也没有,对了,你们俩会兽语吗?”

  “不会”

  “不会………”

  石寻鹿舒展了一下腰骨,“那,现在就分散去找杨稻鱼吧。”

  堤喀:“我负责东边”

  侦察兵:“我负责西边和南边”

  “所以,我去北边?”看着已经走远的侦察兵和突击手,石寻鹿感叹道:“好吧,不用管我,我随便都行。”

  村庄不是很大,也就五十来间屋子,其中也包括了木制民宅。

  “叮铃铃——”

  堤喀推门进入一间药店,与其说是药店不如说一间茅草屋子,因为他的屋顶就是用茅草遮盖的。

  店门前坐着一名瘦弱的中年人,身上披着一身略显褪色的白色的衬衣,翘着二郎腿叼着一个老烟斗。额头上挂着三层皱纹,他正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少女。

  “奇怪了,我们这小镇里什么时候来了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人?”中年人内心想着。

  堤喀抱着仪器走向店门前,问道:“你好,请问有看见杨指挥官吗。”

  “什么指挥?”

  堤喀又重复了一半,见他一脸疑惑,她又多加了点修饰词

  “没见过,如果你想买点蘑菇,我倒是可以卖给你一些,”中年医生顿了顿说:“当然前提是你已经成年了。”

  堤喀:“蘑菇,什么蘑菇?”

  中年医生望向堤喀的眼神更为疑惑,托着下巴继续说道:“蘑菇,幻觉蘑菇,普通蘑菇,反正他们都是这么说的。”

  堤喀顿了顿:“不用了谢谢,还有,先生我是来找人的。”

  “哦,什么人,蘑菇人吗?还是说他会往外发射蘑菇子弹,就好像蜘蛛侠一样,”说着老板站起身来学着蜘蛛侠的样子,摇晃着手腕处的脉搏,咻咻咻。

  “叮铃铃——”

  “午安,再见”

  看着堤喀离去的身影,中年医生停止下模仿动作:“也许蜘蛛侠太暴力了,下次试试钢铁侠,对,情况可能会好一点。”

  “草,弗兰克尔你骗谁啊,你就是因为不会吸引女性的注意,从小就不吸引,不然你怎么会选择当个村庄卖药的医生?”中年医生一脸无奈地坐在身后的椅子上。

  侦察兵则是采用了更为“高效率”方式,枪提前上膛,接着打开人脸识别装置,最后只要礼貌地打开门。

  “砰!”

  “所有人注意,全部举起手来,好好配合,这样才能确保我不会杀了你们”

  这是间民宅,里面有一个父亲、母亲和两个小女儿,他们正在吃午餐。

  趁着他们没反应过来,突击手已经用扫描仪迅速地检测完所有面孔。

  “午安,再见,”屋子里的人还没反应过来,突击手已经奔向下一个目的地。

  “嗯哼,所以有人知道他是谁吗?”留着胡子的父亲向四周问道。

  此时的石寻鹿正询问这一带的村民,连路过的砍柴人都不放过,这个方法很简单,石寻鹿坚信这个小村庄这么大,肯定有一个或者两个人看到杨稻鱼。

  “所以,你看到一个穿着T恤脸上还涂抹着粪便的青年人吗?”石寻鹿随机拦住一名路过的朴素村民。

  “没有,绝对没有,”村民十分自信地说着:“还有,谁会这么恶心把粪便涂脸上?”

  “很显然我正在找他,再见,有消息记得告诉我,”杨稻鱼像是想起来什么说道:“找到了去村口喊就行,我听力很好。”

  下午四点整,太阳依旧斜向东。

  石寻鹿躺在一处石椅上,“所以,你们找到杨稻鱼那家伙没?”

  “没有”

  “我也没找到”

  “啊,好麻烦,杨稻鱼这家伙该不会是自己跑去河里洗澡了吧?”石寻鹿缓缓揉着脸部肌肉说道。

  “等等………河边”

  “潺潺潺”

  小溪里汩汩地往外冒着泡泡,不是很深的小河流里偶尔还会冒出两条小鱼。

  “唰唰唰——”

  阳光下小溪边,一道**的身影正在扑打着水面,一阵阵浪花溅起。

  “这是…………杨稻鱼?”

  “哎,你们几个在这干嘛?”杨稻鱼抬起湿透的头发朝他们说:“要不,一起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