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邪神也会中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5、危机

邪神也会中毒 囚狩 2952 2020.09.16 17:37

  河岸的空地上,四人围在一处空地,看着上空炽热的太阳。

  杨稻鱼问道:“堤喀现在几点了?”

  “下午四点十一分,指挥官。”

  “那就怪了,那怎么太阳现在还是悬挂在正中间?”

  “怯,它爱挂哪儿挂哪儿,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不是,”石寻鹿搭腔道。

  杨稻鱼:“九年义务教育漏网之鱼”

  “确实有点怪,而且,指挥官我从大概地处理了一下我得到的信息,然后我得出来这些结果,”堤喀取下仪器,绿色的屏幕上显示出一个村庄的平面图。

  “那,你有什么发现”

  堤喀顿了顿说:“我大致问了一下,根据当地居民的描述,这里距离核辐射已经过去整整十天了,可是这村庄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异样的改变。”

  杨稻鱼:“改变?什么改变。”

  “核辐射导致的影响有很多,类似于镇子外的变种人,身体部位会发生许多大小不一的变化,严重的可能会直接死亡。”

  “那有什么稀奇的,可能是这个村庄里的人运气好,都躲过去了呗,”石寻鹿伸展着腰骨说道。

  堤喀:“有,这种可能吗?”

  “想不明白就别想了,咱们还是先去镇子上看看了解一下,”杨稻鱼往村子远处看去,除了枯树和木板屋子什么也没有。

  石寻鹿摸索着脑海中的回忆,道:“真要说起来,我倒是注意到有镇子上有一间杂物店,里面有很多稀奇的东西。”

  杨稻鱼:“稀奇?比如说什么。”

  “呃,比如说是变种人的头盖骨,特大号的蜘蛛腿,巨型的鸟嘴什么的………”

  杨稻鱼一脸无语地说道:“我们要那些稀奇玩意儿有什么用?现在还不如先找个地方让我躺一会儿。”

  “要不,咱去问问村长去?”石寻鹿想的倒是没这么多,这村里的老大肯定就是村长老人家么,很明显他绝对很了解这村庄,起码比石寻鹿他们几个外地人要了解。

  “说的也是,那咱们走吧。”

  石寻鹿顿了顿身形,问道:“对了,村长在哪儿?”

  “你不知道?”

  “我怎么可能知道!”

  “靠,那你说屁啊。”

  “那怎么办,咱们,去村口喊?”

  “太丢脸了,我才不去,”石寻鹿一脸沉思地看向河里的水波粼粼,四个人再次陷入无端纠结。

  “铛铛铛”

  河岸上传来一阵车铃声,四人抬头一看只见一辆马车路过。

  石寻鹿眼睛比较尖,一眼看出道:“那不是村长老头么?”

  “我怎么看不到,你眼睛装镜片了?”杨稻鱼使劲眯着眼也只能大概看到轮廓。

  “根据我的资料库显示,马车上坐着的那的确是村长,”突击手在一旁说道。

  “走,上去拦住村长。”

  说着四人便一骨碌地往河岸上窜去,马车不是很快,甚至有点慢悠悠的。

  “村长!”

  石寻鹿突然从马车后面跳出来,出现在村长右侧。

  “哎呦呦,你们这是做什么,吓老朽一大跳,”村长拉着缰绳喘着大气。

  “村长你不是说要给我安排住宿来着,怎么现在还没消息?”石寻鹿质问道。

  “瞧我这记性,老朽都给忘了,不如几位先到镇上的酒馆坐会,我找到了再告诉几位侠客如何?”

  “酒馆?这小村庄里还有酒馆?”石寻鹿当时就惊讶了。

  四人告别村长,按照给的地址,很快便来到一处木头屋子前。

  “我怎么感觉,这酒馆有点像战前遗迹博物馆的风格,”杨稻鱼一脸震惊地看着这间建筑物。

  外面是棕色的木头,墙上还有大小不一的洞口,门口由一道木栅栏组成。

  “先进去吧,”杨稻鱼带头踏进酒馆。

  酒馆里播放着乡村音乐,不少的壮汉正围成一桌,举着酒杯喝着。

  ……………

  “不敢相信,这酒馆竟然这些丰富!”石寻鹿举起木头做的酒杯,就是那种打磨过并且弄了防护层的纯天然木头杯子。

  “干杯!”

  隔壁桌的大汉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虽然更多的部分是撒在桌上、地上或是其他身体部位什么的,但这并不影响他嗨起来。

  破旧的墙壁上挂着一个旧时代的音乐播放器,充满乡土风情的音乐响起,虽然设施装饰品都很老旧却有着一股牛仔风情。

  “指挥官,这不太好吧?”突击手看着眼前的吵闹酒馆皱着眉头说道。

  “怎么了堤喀,这老旧的村庄里有什么问题吗,”杨稻鱼脸色兴奋地望向突击手,这里大概是最像他们原本世界的地方了。

  突击手顿了顿说,“可是这里并不适合我们长留,而且天色不早了,我们………”

  石寻鹿一脸镇定地说:“安啦安啦,这会有什么问题?村长还告诉我说这里距离发生辐射已经是整整十天以后了,现在他们不照样活的好好的。”

  “可是,这………”突击手看了看这四周乱糟糟的环境。石寻鹿在独自狂嗨着、堤喀在翻看生物仪器,杨稻鱼则沉浸在乡村音乐中无法自拔。

  “好吧,我想出去一下,”突击手说完端着枪就往酒馆外面走去。

  石寻鹿略显疑惑地看了看突击手离去的背影,随后朝杨稻鱼说道:“暴徒他怎么了,尿急吗?这酒馆里面就有厕所啊。”

  “不知道,可能是不习惯吧,”杨稻鱼听着乡土音乐打着节拍随意地说着。

  石寻鹿:“来杯酒不?”

  “不要,”杨稻鱼想都没想就拒绝道。

  “靠,你跟小孩一桌去吧!”

  “我这辈子都不想喝这玩意儿,”杨稻鱼十分坚决地说道。这玩意儿不仅辣喉咙而且度数还高,喝下去跟辣椒水似的。

  “扫兴,没人陪我喝酒,”石寻鹿蔫了似地靠在椅子上发愣。

  “不然,你问问堤喀喝不喝,”杨稻鱼有意无意地往身旁看去。

  只见侦察兵堤喀皱着细眉咬着食指,眼神疑惑地看着绿色屏幕上的数据,另一只手的指尖飞快地键盘上跳动着。

  “堤喀你想整点不?”石寻鹿试探地举起另一只酒杯向她递过去。

  “啊?我吗,可是我的机体对酒精免疫,而且这些自酿的烈酒里含有甲醇,喝了可能会中毒甚至是失明的,”堤喀说。

  “小姑娘,你未免危言耸听了吧,”一名醉醺醺的汉子举着酒杯走了过来,邋遢的大胡子上沾着撒落的酒水。

  他带着醉意说道,“我们这小镇里,家家户户都喝这个,也没、没见有瞎子聋子,反而个个身体好的很嘞。”

  酒馆老板见此也走出来,缓缓地说:“呵呵,对啊,小姑娘有点知识也不要胡说八道不是,我这酒馆可是我从爷爷那辈儿单传下来的,”他环绕四周继续说道:“现在啊,就连我都快要做爷爷咯。”

  “喝,继续喝!”

  接着周围的人都躁动起来,纷纷怂恿着杨稻鱼和堤喀俩人喝下去。

  “指挥官,这里不对劲,”堤喀便拦着递给自己的酒水边说着自己的想法。

  “对,这里都村民也太热情了,”杨稻鱼脸露苦色,就连队伍里的酒量份子石寻鹿已经醉醺醺地倒下了。

  堤喀见情况不对,连忙往耳边的通讯器呼叫起来,就凭他们三个想要对抗住这些村民还真是挺难的。

  “给这几个外地过来的尝尝本地酒!”

  “来,干了这杯酒!”

  杨稻鱼一脸无奈:“日出江花红胜火啊,早知道就让突击手留在这里了。”

  “先生,我们不喝酒,谢谢,”堤喀委婉地拒绝着,但这些本土村民似乎并不打算听进去。

  “咔嚓!”

  酒馆门外的木栏杆被暴力踹开,身形魁梧的突击手举着步枪对准酒馆里暴动的村民说道:“放下武器,离指挥官远点。”

  “别冲动,我们马上离开。”

  “这人谁啊?动不动就拿枪”

  “我敢说他绝对不是莫干夫的儿子”

  杨稻鱼脸色一喜,“靠,你来的挺及时的啊,我们差点要被热情的村民挤死。”

  “指挥官,我们赶紧离开这里,”突击手背起昏迷的石寻鹿,单手端着枪在人群中硬生生地开出一条大道。

  杨稻鱼脸色疑惑地跟在后面,怎么感觉突击手怪怪的,但也没多想跟了上去。

  “哐当”

  酒馆的护栏再次被人为撞开,两扇木门在半空中撞开撞去。

  冲出酒馆后,突击手则背着石寻鹿在前面一路狂奔。杨稻鱼和堤喀提着仪器,在身后紧紧地跟着。

  “靠,老哥,跑慢点追不上了,”杨稻鱼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这特么突击手背着个人跑的都比自己空手要快。

  “嘿,外地人,跑这么快干嘛呢,是不是遇上什么麻烦了?给我说说。”路过的老大爷朝他们几个喊道。

  “老大爷我们没事,”杨稻鱼刚要回应着却被突击手阻拦住。

  杨稻鱼正感往他脸上看去,只见突击手脸色沉重似乎遇上什么顶天大事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