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九幽教之魔门少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旱路

九幽教之魔门少主 刘耪 2025 2019.05.02 20:05

  老公子心中迟疑,他们不过行了一夜,离总坛并不远,在出九幽教的地盘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实在不好半路休息。可一时也走不出去,就算连赶三天三夜的路,还是要休息的。既然如此,那现在休息休息也无妨,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大山,道:“好,到了那座山,咱们找个隐蔽的山洞休息休息。”

  朝前走,是越来越窄的山道,小路两边都有山,山虽然不高,但都如刀斩斧切一般,前边还有一个窄山口。这样的山势,这样的路口,只要数人就能守往这山头。

  言无信指着前面不远的窄山口,道:“老叔叔,你看这山,若是常叔叔派人在此处拦截,不要多,只要几个人,咱们就一定过不去。”

  老公子尚未答话,忽然听到一声长笑,接着便有人说道:“少主说的不错,这山口确实险要,易守难攻。”

  话刚说完,一声大石从山顶落下,落在路中间,砸地大地一颤,将窄山口挡了大半。

  老公子、言无信都是一齐大惊,言无信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这里竟然真的有伏兵,言无信心惊之余又稍稍放心,因为这声音不是旁人,正是与他半师半友的不端和尚。

  不端和尚站在半山腰,两边皆有九幽教教众,一眼望去,差不多有百来人。且除了这块大石之外,两边山上还有不少备好的大石,如此一来,硬闯是闯不过了。

  “真的有伏兵?他们是怎么来的这么快的?”

  老公子也是暗暗心惊,他们行踪隐秘,又弃水道,转旱道,这些人却事先就在此埋伏,好像早就知道一般,这是怎么回事?

  不端和尚从山顶下来,山势险峻,不端和尚下的却是极快,肥大的身躯像一个大肉球滚下来,却又很稳健。

  不端和尚很快到了山下,到了离言无信等人三丈远,站住了,道:“奉副教主之令,即刻带少主回教。”不端和尚看到言无信和曦儿一起,忍不住啧啧有声道:“少主还带着个小美人,这是要到哪里风流快啊?”

  “花和尚,教里发生了什么事?我父亲现在怎么样了?”

  “教主?教主他老人家不是好好的吗?又出什么事了?”

  言无信闻言一喜,道:“当真?我父亲没事吗?”

  “少主别信这不端和尚胡说八道,我亲耳听到常笑天反叛,教主出事。”

  “这我就不知道了,副教主什么都没跟我说,只说让我带少主回去。”

  老公子从马上下来,道:“少主是不会跟你回去的。”

  不端和尚笑嘻嘻地道:“我是问少主,可不是问你这个老白脸。”

  不端和尚和老公子关系向来不好,老公子人虽然俊雅,但人并不风流,甚至严于律已,对像不端和尚这种,吃肉、喝酒、贪财、好色的花和尚很看不起的,不端和尚向来自大,生平没几个人看的上眼,老公子看不上他,他当然更不喜欢老公子这样的老白脸。

  老公子,因为他虽然模样俊雅,但从来不靠相貌,而是靠真实本领,而他生平最恨的就是别人叫他小白脸。年轻的时候曾因此与旁人结下大仇,而不端和尚叫的是老白脸,老白脸与小白脸有所不同,但侮辱人只有更甚。

  老公子大怒,握住手中的白纸扇,却并没有上前。老公子当然不是怕了不端和尚,若是换了平时,老公子不论是否打的过不端和尚,只此一句话,都一定要和他打上一架。但此刻不同,他要护送言无信离开苗疆。他知道,不端和尚武功极高,自己想胜之极难,就算勉强能胜,必然功力大耗,甚至会受重伤,到时再遇上别的敌人就麻烦了。好在不端和尚与少主关系极好,老公子想着,说不定少主有办法脱身也说不定。

  不端和尚见老公子双手握拳,眼神凌厉,却不说话,知道他对自己有所顾忌,愈发得意,道:“怎么着?老白脸,怎么不说话了,但你的样子是很想打一架的啊,想打就快些,别忍着。”

  老公子忍无可忍,便要上前动手。言无信眼见两人人越说越僵,随时都有动手的可能,连忙阻止,道:“花和尚真是口没遮拦,老叔叔和你这个酒肉财色嘴唇毒,心肠坏,样样都占的花和尚可不一样,你不能这么说他。”

  不端和尚笑道:“少主都说我嘴巴毒,心肠坏了。我这么说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好了,现在客套话说完了,你跟我回去吧。”

  不端和尚又向山顶招招手,示意山顶上的伏兵都下来。

  “听着,大和尚,我不能和你回去,常叔叔叛我父亲,自己想做教主,现在我父亲生死不明,你知道我回去的后果,对吗?”

  “你不仅是教主公子,还是教主未来继承人,不管怎样,这大位未来都是要你继承的,又能有什么事了。”

  言无信心中叹了口气,本来是这样,自己学了回天掌,九幽功,那是惟一的教主继承人。可正因为他不仅是继承人,还是教主公子,副教主反叛才不会放过他。

  老公子插口道:“不端大师,教主平素也算待你不薄,你当年入教,副教主,众位长老都不同意,还是教主力排众议,接纳了你,还让你做教中长老,你怎可在关键时候叛他?”

  “谁说我背叛教主了?教主他老人家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接纳了我,又让我做教中长老,待我恩重如山,我怎么可能叛他?”

  “常笑天反叛,你却听命于常笑天来捉拿少主,还不是背叛教主?教主他老人家现在怎么样了?”

  “教主与诸燃古决战,身受重伤,但性命无碍,正在教中养伤不能理事。现在教中由副教主代掌教务,副教主忽然发现少主不见了,特命我来请回少主。”

  言无信喜道:“那么说,父亲没事了?”

  不端和尚点了点头,道:“当然没事,不过,教主的伤势极重,复原很困难,就算能复原,只怕也要耗时数年。”

  老公子拦在言无信身前道:“少主,莫听这和尚胡说八道,我来的时候亲耳听到,教主出事,他们要拿下教主,再在捉拿少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