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九幽教之魔门少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9章 过河

九幽教之魔门少主 刘耪 2014 2019.05.19 20:00

  言无信搂在着曦儿,就这么一直抱着,不肯放手。那船漂了两三里,渐渐漂向岸边,也漂到了慢了,最后撞上了岸边的一块石头,终于搁浅。

  “这里就是沮河了,听说二十年前,咱们正派七十二门,就是在这里与魔教大战,双方人马都数以千计,高手尽出。那一战,打是天昏地暗,魔教最终元气大伤,自此之后的二十年,再不敢寻衅,这沮河也得了二十年的太平,也因此被叫作两界河。”

  “恩,这就是两界河的来历。不过,我也听说,二十年前,魔教固然元气大伤,我中原门派也是损失惨重。而且,若单以人数计,我中原一方的损失还大过魔教,只是我中原人多势众,承受的起这样的损失,魔教却不同。”

  “诸大哥,你怎么净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这......这是事实,怎么......怎么就成了长别人志气了?”

  “诸大哥说的固然不错,但那一役之后,二十年,魔教再无大举进攻中原,便可知当年此役,魔教受创之重了。”

  “听说,这......是因为后来的魔教教主韬光养晦......并非实力不济,而那魔教教主,亦是个不世奇才。”

  “诸大哥,你怎么净说魔教的好?难道咱们中原英雄,在你眼中一钱不值吗?”

  “我哪有?”

  “彩儿妹妹,这回倒不是诸大哥夸大,那魔教教主言蜀辞,实是个武林少见的奇才,就上个月,与中原第一侠的诸伯伯决战,竟与诸伯伯打个平手。”

  “诸伯伯是中原第一人,天南一剑,天下无敌,竟仍胜那魔头不得?”

  “是啊,所以并不是我有心要夸他,是那魔头实在厉害。而且,那魔教教主好不恶毒,打不赢我爹,竟然用计伤他。”

  “所以啊,魔教虽然厉害,但太过阴险狡诈,不算英雄。”

  “诸大哥,诸伯伯的伤没事吧?”

  “伤的虽然不轻,但未伤在致命之处,倒也无碍。”

  “那就好,那就好,今日咱们重游旧地,瞻仰前辈风彩,他日咱们武功大成,定要荡平魔教,为武林除一大害。”

  “好,咱们就这么约定了。”

  “代哥哥,你看,河边怎么有船,船里还有个人?”

  “是啊,还抱着的个人。”

  “这里是两界河,河西是魔教地盘,河东为我中原所据,河里向来无人,怎么会有人?哎呦,你看那人怀里抱着的人,好像已经死了。”

  “喂,那汉子,你在河里干什么?怀里抱着的是谁?”

  河边船上的人自然是言无信了,言无信心伤曦儿之死,只抱着曦儿,对旁人的话充耳不闻。

  “喂,我们中原四秀在这问你话儿?你怎么不搭理?”

  言无信不理,那人又问了两遍。言无信这才微微抬头,瞥了一眼岸上,只见岸上高处,离自己十余丈处,有四个人影,三男一女。言无信心伤曦儿之死,也没多留意,只看了一眼,便又低下头望着怀中的曦儿。

  “你这人当真无礼,没听到我们的话吗?”

  “彩儿妹妹,这人定是失了亲人,正自悲痛,咱们还是不要打扰他的好。”

  言无信心伤了一会儿,见到被人发现。虽不想理旁人。但不免想想,曦儿已死,人死不能复生,更不能死了之后给人看笑话,伏下身子抱起曦儿,上了岸。

  “我看不是亲人,定是相好。”

  言无信虽然难舍曦儿,但曦儿已死,自己再伤心难过,也不能一直抱着她,只自顾自的朝岸上走,打算找个地方将曦儿埋了。

  “代哥哥,这里是两界河,那这人又是哪里来的,会不会是对岸来的呢?”

  四人中的一个女子突然一问,其他三人登时醒悟,若是河东的倒还罢了,若是这人来自河西,那就是魔教中人了,魔教与中原向来水火不容。

  四人散开,登时将言无信围了。

  “走开,”

  言无信冷冷地说道,这些人刚才风言风语,直骂他们九幽教,他都没听进去。此刻这些人拦路,刚才的话又犹在耳,对这四人说不出的烦恶。这时,言无信也看清了四个人的模样,前面两人,后面两人,分站四角。前面两人是一男一女,男子二十出头,身穿淡黄长衫,模样还算英俊。那姑娘也是标致,只是身形稍嫌娇小,竟不足五尺。后边还有两个男子,一个高大的汉子,另一个个头也高,只是不如另一个威猛,而是瘦的像竹竿。

  言无信喝了一句,不再多说,抱着曦儿的尸身径身向前。

  “站住,”

  言无信忽觉一股寒气袭来,停步不前,抬眼一看,只见一柄短剑递到了自己面前,离自己不足两尺。

  “我们好好的问你的话,你便好好的回答,不然的话,我现在就废了你。”

  言无信方才没从失去曦儿的悲痛中回过神来,此刻见了面前短剑,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身在中原,虽然算是暂时脱了险,但只是从一个险境到另一个险境而已,所以还是不要冲动的好。可他确是九幽教中人,若是说了,这四人也不会饶他,那也没什么好说的。

  那姑娘见言无信不动,只道他怕了他们,便问道:“我来问你,你是什么人?你怀中的姑娘又是谁?”

  言无信嘴角抽搐了一下,他与曦儿的关系并不愿说与外人知道,更不会告诉这些中原败类。

  “我看这定是他喜欢的姑娘,你们瞧,这姑娘生的倒美,再看这人,象的乞丐一样,定是他想与这姑娘好,这姑娘誓死不从,他便杀了这姑娘。”

  旁边青年插口说道。

  言无信本是极其俊美的少年,但之前为了逃亡,已经易容改装,再加上过河之前又摔了一跤,俊美的样子固然看不到一分,乞丐倒像个十足十。

  “秋兄弟莫要胡说。”

  那高大汉子虽也看到言无信像个乞丐,觉得他配不上怀中的姑娘,却看到他心伤怀中姑娘之死,确是情真意切,所以这姑娘绝不可能是这人所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