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九幽教之魔门少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4章 遇人

九幽教之魔门少主 刘耪 2024 2019.05.11 20:05

  “老叔叔,这十二使并没人回来啊。”

  “那定是是从公孙灭那里听说少主的绝世武功,怕不是少主对手,回去搬兵去了。”

  言无信听老公子这么一说,也有道理。自己两掌就将六大长老之一的公孙灭逼退,这份功力那可是非同小可,再加上老公子,两人联手那十二护卫决计不是对手。

  走大路一样是山路多,行了一日,仍是没人追来,言无信与老公子心中称奇,不过去也暗暗高兴,晚间,三人终于到了江边。

  到了江边,江边却没有船,三人依着河岸走了数里,终于到了一个渡口。岸边停了一艘小船,却是无人。三人也不管那盘是谁的,有主无主,上了船,悄悄的解了绳索,顺流而下。

  老公子从包袱里取了干粮,分给言无信和曦儿吃。三人吃饱后,言无信念着老公子的伤,让他睡,自己掌舵,老公子执意不肯。言无信也不勉强,一来自己是少主,属下拼命护他,虽说感激,但也是理所当然的,二来他也不会掌舵,便拥着曦儿,靠在船里睡了。

  言无信醒来之时,已是天明,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睛,坐直了身子。

  “老叔叔,咱们现在到哪了?”

  “现在已经到了卫火使的地盘了。”

  “咱们要下船了吗?”

  “若是能过去,就不下船。”

  言无信从船头坐起,听老公子话说的奇怪,道:“为什么能过就不下?不在卫火使处停留了吗?”

  老公子缓缓摇头,道:“若是能不停留,还是不要停留的好。”

  言无信心中大奇,道:“老叔叔不是说,那卫火使是忠于父亲的吗?怎么又不能停留了呢?”

  “那卫火使是忠于教主没错,但常笑天并非公然反叛,而是挟教主之命。所以,必命卫光使留下少主,如此,若是那卫火使若是放了咱们,便是抗命了。虽然我相信卫火使忠于教主,但若咱们当真去了,也会令他为难,不如悄悄过去。”

  言无信微微点头,觉得老公子说的不无道理。

  老公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远处,又道:“就只怕十有八九是过不去了。”

  言无信和曦儿一齐回头,果然见不远处大江的窄处,约有五六十丈宽的地方,有十几条不大不小的船横在水面上,船上的人都是九幽教的装束,在盘查来往船只。

  “那是咱们教的人。”

  曦儿补充道:“是我师丈的手下。”

  言无信奇道:“怎的你又知道了?”

  曦儿道:“你看那些人,腰间系的是黑布。”

  言无信起初没有看清,待船近来越近了,果然看到,这些穿暗红教衣的教众腰间都是系着纯黑的腰带。八方使,每一方的教众,都是系着不同颜色的腰带。这黑色正是卫火使的腰带。

  “这些人在水上搜查,像是在拦截什么,是在找我们吗?”

  老公子面脸表情地道:“只怕十有八九。”

  “老叔叔既不愿在卫火使处停留,那咱们就上岸吧。”

  老公子却又摇了摇头,道:“来不及了,他们已经发现我们了。”

  言无信看向前面拦在大江中的十几艘船,果然已经发现他们了,有三艘正向他们驶来。心想,既然逃不掉,那就只好走这一趟了,好在那卫火使是父亲的人,相信应该也会如老公子一般,助自己脱身才是。言无信和曦儿都站起来,并排站在船头,老公子也到了船头,任船儿顺流自漂。

  船越来越近,三艘船迎上来,其他几艘似也发现了他们,也都跟着调转船头迎了上来,将其他的船只放了走。两相近了,老公子打开折扇,轻轻摇了摇,并不说话。

  那十条余船上,有一个领头的远远向老公子行了一礼,道:“属下卫火使麾下罗平,参见少主,白长老。”

  言无信牵着曦儿的手,走到船头,道:“何事?”

  “奉卫火使令,命小人等在这里恭候少主。卫火使说了,少主远来,到了这里,卫火使要好好款待一番。”

  言无信之前便听老公子说了,那卫火使是忠于父亲的,此刻听他的属下说,要好好款待他们,只字不提拦路,奉命将其带回的事。心想,老叔叔说的果然不错,这卫火使不出卖我,将我送回总坛,果然是忠于父亲的。

  可又觉得不大对,常叔叔背叛父亲,这事自是越少人知道越好,除了教中亲信之人,几位长老,只怕不敢将真相说与八方使知道,更何况这卫火使还是忠于父亲的。所以,常叔叔若是以父亲的名义发令,这卫火使未必知道常叔叔背叛,将自己送回总坛也是合理的。难不成是卫火使已经投靠了常叔叔?

  “好,既然卫火使要拜我这尊神,那再好没有了,这就走吧。”

  十几艘船中,几艘较小的船靠过来,两个教众上得船来,将言无信的船停到岸边。言无信、曦儿、老公子三人一起下了船。岸边早已准备好了两辆马车,言无信见了马车,心下又想,这卫火使果然早有准备,都知道他们是三人,而且需要两辆马车。

  那罗平帮言无信掀开帘子,道:“少主请上车。”

  言无信牵着曦儿的手,一起上了马车,还没坐好,老公子忽道:“少主身份尊贵,寻常人可不能做他的车夫,让我来帮少主驾车吧。”

  言无信心想,老叔叔受了伤,已经掌了一夜的舵了,怎么还能让他给自己做车夫?但想,老叔叔之前给自己驾车,那是因为无人,现在有了下人,还自己驾车,说不定另有用意,便不阻拦。

  “这......”那罗平稍稍迟疑,却没多说,只道:“是。”

  言无信掀开帘子,又道:“你马上派人回报卫火使,说我们一路来,又累又饿,好多天没有好好吃饭了,让他准备一桌上好的酒菜备好了。”

  那罗平躬身答应,马上派人快马回去禀报。

  曦儿笑道:“少爷就算是逃亡,也不忘了摆九幽教少主的架子。”

  言无信也是笑道:“这架子也不知道能摆到哪天,摆一天少一天,能摆的时候自然要多摆一摆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