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一斛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斛珠之玉笛

一斛珠 ahei 1150 2003.04.09 11:57

    

  面前的酒杯里面盛满了透明的液体,玉环现在似乎觉得已经找到了自己最喜欢的东西。拿过一支玉笛,试试音,映着沉香亭角上,那一弯明月旁边几缕淡淡的云彩的摇曳,飘扬的音乐声也跟着浮动。静静的,静静的在这月色下听听自己的心声,或许要比白天那些嘈杂的浮躁,更能令人安定吧。

  笛子是宁王的。

  这些天以来她忽然喜欢起一个人静静的弄她的音乐。宁王是皇帝几个兄弟里面最精通音律的一个,闲的时候,心情对的时候,她现在可以去宁王府里,听听宁王的笛子。奇怪,一个那样方正硬朗的男子,吹出来的曲调却是柔和之至,宛如清风吹落叶露,又好像是一朵ju花泡在水里,散出淡淡的香气。这样的笛声仿佛飞扬在故乡清澈的水波里,她觉得自己正还在那些拔兀奇丽的蜀山怀抱中游荡,鼻间耳畔满是野花的气息,和鸟儿的低啭。笛音每到轩朗处,更是俨然青天一碧、万里无云的空阔气象。第一次听的时候,她禁不住叹息,“真像我家里的山色啊!”

  她忽然觉得自己的曲子都还是那么的浮艳和浅薄。霓裳羽衣曲?现在怎么听起来只有满耳的华丽派头,全然没有她心里想要的仙乐的气息?

  焚一支香,看玉笛在月色里通体的光彩。她试着感应眼前的景象,她希望把这样的月光像映在笛子上一样照到她的笛声里面。

  “玉环!”

  忽然出现的不和谐的声音使她愕然回首,却看见了从未出现过的皇帝脸上的快要溢出来的怒气。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这支笛子?”

  皇帝大约因为自己的脸色已经很镇定了吧?那支玉笛在他的手上,也不知道该算是把玩,还是战场上面对敌人的那种审视。

  “这是宁王的呀!”虽然觉得不大对头,玉环还是很平静的回答了。

  “皇上难道不记得了?去年的朝会里头皇上和宁王合奏的‘升平鼓’,大家都说宁王的笛子好,奏曲的人更好呢!”说起这些日子以来最敬慕的人,玉环刚刚吓得有些苍白的脸上又开始明亮了几分。

  “砰!”玉笛碎裂在地上的声音也同它平日演奏乐曲时候一样的悦耳,只是它也许不再能够具有让人平心静气的能力了。

  皇帝渐行渐远的背影好像也喷薄着掩不住的愤怒。

  事情很快就平息下来。玉环再一次回到宫里,她已经听腻了虢国夫人喋喋不休的劝导。而天下人也都再一次的看到了他们的当今天子对于这位贵妃娘娘愈份的宠爱。

  玉环听不见宫外形形色色的评语,也躲开了宫里面她没兴趣接见的人们。她在试着改编自己的“霓裳羽衣曲”,每日挑了一队宫女来演习。她还送了其中一个宫女一首诗。

  玉环从来不善诗文,大家听说了之后立刻争相传诵。拿不到的人不免含恨,等看见了,也不过极平常的几句:

  罗袖动香香不已,红蕖袅袅秋烟里。

  轻云岭上乍摇风,嫩柳池边初拂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