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千骑卷平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开始布局

千骑卷平冈 惊·神 4389 2006.01.07 06:34

    正月前后的天色,或许是因为冬日里的寒流未完全的过去,此时在北方各地的夜晚总是显得特别的寒冷,更不要提起是屹立在荒山野地的云中城了;而随着李怀仙的十万善战将卒们北面展开合围云中城的攻势,近来的几晚里,冷冰冰的夜晚冷的已经还不仅仅是天色了。乌云一样笼罩在城池的上空,大战一触即发的氛围开始慢慢的笼罩了双方。而原本每晚早该在深夜寒意欺人的浓浓的睡意下休息的人们,此时的心情,越发并显得不宁静了。其中,里面即包括了守城的木临风大同军,也包括了攻城的李怀仙平卢叛部!

  但是,就在这一触即发,千钧一发的时候……

  “唉!”一声轻轻的叹息自云中城西,那一座还算的上颇具规模但却没有太多奢华,显得略是简朴的府宅中悠然传出,“现在连魏大哥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根本不知道外面形势怎么样了啊。”已经恢复原来面目,身着女衣,梳理着湿润初洗长发的秀青,实在是再也忍受不了这种窝在家里哪儿都不能去的日子了。——以她不安于现状,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而言,这简直比杀了她还让她感到难受。

  这间府宅要按理说,应该本是原来的云中太守周淳,周家的产业。魏云初抵云中之时,为了安置彩婷三人,才硬是强征了这一座别府作为自己的府邸来用的。因为魏云他是随临风大同一路出来的重要将领,他硬要一座宅子,周淳这个正要过弃的太守,自然也是不敢多说什么,大致上,也只是奇怪,这个姓魏的明明要了自己的宅子,为什么又不住,反而还要在云中城府和木将军等人住在云中城府呢?当然,这个连临风都没有过问的私事,周淳也没胆子去问了,而恰巧临风也懒得去关系魏云发什么神经;所以,自然而然,没有人来打扰的秀青三人也就在这里安心的住了下来。

  “恩,魏大哥?他不是听说几天前就已经去城外部署自己的任务了吗?”连头都没回过头,窈窕纤柔、英姿飒爽的无双,并有换回女装;而此时,她那有若刀削,白玉般的瓜子脸,正神色专注的擦拭着一把尺度颇长的罗桓直刀。——这把斩刀是楚景山这只老狐狸当日为了讨好临风,特地花重金完全按照西域罗桓刀的比例打造出来并送给临风的;但是临风对于刀械等并没有什么研究爱好,二话不说转手就送给了无双;而得到了这把刀的无双果然如临风预料般,显示出了超乎寻常的喜爱:这倒并不仅仅因为它是临风送的;更因为这柄刀宛如就是和自己有缘般的契合。无论是手感还是质地,也无论是斤两还是纹路,甚至是刀上两侧的血槽,都非常适合自己用一双纤细的小手,就能给敌人造成最大的伤害。有了这把刀,无双相信自己能够百分百的用这把刀花挥出所有的实力。也正因为这样,所以无双这才无论走到哪里都要带上,连这次偷偷摸摸的跟在木大哥都没有例外。

  “什么!竟然走了也不通知我们一声。”无双无心的这一句话,却可就让秀青立即到达了爆发的边缘。为了证明自己现在非常生气,秀青忙不迭的皱起自己粉嫩、粉嫩的小鼻子,并使劲用梳子梳着自己一头乌黑的秀发;此时的她稍露的贝齿就碎玉磨牙般发出“咯咯”的声音,神情愤慨,但是里面却蕴涵了少女特有的一丝娇嗔韵味,楚楚动人。——原本在大同还浑身上下充满了青涩味道的她,也似乎正慢慢正在变化,“那么他就不要怪我们不讲信用了,我明天就去城南逛庙会!”

  “不要胡闹,到了战场上我们就要一切听魏大哥的安排!这件事情是我们跟魏大哥说好了的。”听到秀青这么说,正在看着书的彩婷不禁把视线移了开去,斜了斜眼睛,看了看正倔着自己小嘴的秀青,用严肃的语气说道。

  因为随着魏云参军的需要,此时的彩婷脸上早没有了遮遮掩掩的面纱;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自己解下面纱了。无论什么时候,她也总是以轻纱裹面,白衣如水的形象出现在众人面前。不解下面纱,并不代表着她并不美丽,恰恰相反,彩婷不仅是美人,而且还是风化绝代的红颜佳人:眉目如画,肤色晶莹,清丽绝伦的脸庞,稍施粉黛的容颜,灿若星河的眸子,深邃的繁星若眼,以及那两道淡淡的柳叶细眉。你们谁能说,谁又敢不承认她是个国色天香的绝色美人!不解下自己的面纱,只是不愿,亦是不想。但记下当日:“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所谓,“但为君故”,“但为君故”,为了那心里面的“君”,彩婷不愿意自己风华绝代的容颜显露世间;为了那心里面的“君”,彩婷也放弃了很多、很多啊!从自己豆蔻到及研开始,一直掩盖了自己的盖世风华面纱已经由自己寻寻觅觅的人儿掀起,那么,自己也就没有什么好保留下来的了;至少,能给木大哥的第一次,自己也已经全部给予了……(羞涩中)

  “是啊,上了战场后战机稍纵即逝,战况也变化无常,所以临机立判就是必须的决断;那么跟我们不能及时的说明,这也就是没有好抱怨的事情了!”无双这时也开口解释道;作为彩婷的好姐妹,无双向来是和彩婷站在统一阵线的。

  “哼!哼!”话虽如此,百无聊赖的秀青还是闷闷的气的直哼哼。

  “唉,秀青,你也已经不小了,怎么能总像个小孩子一样长不大呢!”也觉得刚刚自己讲的太过于严肃了,彩婷不觉放缓了语气,“在平常时日,没有了这乱世时期,你也早该……。”

  啪!话还没有说完,一声响清响,一刹那间若有所感的彩婷,刚刚拿起的那个茶杯猛然水花四溅的摔碎在了地上。

  “彩婷姐姐!”“怎么了,彩婷?”秀青和无双反应过来后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凑近了彩婷关心的问道。

  彩婷没有立即回答,只是凝神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掌,再转头再看了一眼地面上摔成碎片的茶杯,原本平静的心湖中忽的闪过一丝不安——那是一种不详的预感;看着彩婷这般凝重的神情,还有地面的茶杯,不知道怎么的,还没等彩婷开口说些什么,一片不安稳的黑云已经开始在无双和秀青心里掠起……

  如山岳般将自己堂堂七尺男儿身挺立的笔直站在云中城头的,那就是现在云中的主人、天下间人人称诵的唐廷智将、十一万大同士卒的主帅、北路大军最高的军阶的将领、同时也是中平地界现今引以为傲的无双俊杰:木临风。

  权利越大,自然责任也就越大。虽然临风早就知道这个道理,但是现在却真正的了解这句话深刻的含义:作为主帅的临风,始终放心不下今晚的行动,所以现在站在城楼上的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所有从前的光辉战绩事情和已经取得的赫赫威名,因为过去并不代表着现在;而此刻,他只关心牵挂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今晚魏云的偷袭能否顺利!

  转过头,临风望了眼正在指挥着由大同带出来的工匠们忙碌着的柳如烟,随口就问道,“怎么样了,那一百架八百步强弩,已经预装了多少了?”

  临风口中的强弩,那就是他在出阵之始名就已经打定主意要给李坏仙做见面礼的秘密武器了。大唐现在一般普遍军中使用的唐廷重型弩箭,最远射程是六百步,而有效射杀射程是四百步,所以五百到六百步之间就已经难以射穿敌人的护甲了;而这新式的重型弩箭则不然,经过大同楚家的冶炼器械厂精英技师以及高技术设备的日夜改造,从新设计锻制炼造的“八百步强弩”劲道之强,足够把六百步最远射程推进至八百步,并且在七百步的时候还有一半几率可以射穿皮革和射杀敌兵。虽然比不上机关枪扫射,但是在这个年代,这件武器已经是好东西了。唯一可惜的是,东西一好,产量就必定不多,从大同练兵很早就开始制造到现在,也就只有一百来辆重弩车配置的样子。

  “带来的一百部八百步重弩已经安装了五十多部了。”柳如烟看了下周围的的布置,细细的算了下,马上就告诉了临风,不过,随即眉头就簇了起来,“不过以后拆装的方式看起来得找楚家主改良,现在我们的弩车要从远道运来,就一定要拆装,但是这样的话手续也太烦琐了。”

  现在的临风身旁就只剩下个如烟可以帮帮忙了。魏云去城外埋伏了,自然不在临风身边;而金泽却忽然又在这个时候病倒了。今晚原本今晚金泽还想托着个病体,不放心的起来到城墙上和临风一起督战,但是被临风一口回绝了:现在还只是生病,但是城头上箭弩飞矢你来我往的,万一过了今晚金泽小病变没命我可怎么办!

  “恩,也对,都已经忙活了四个时辰了,也才装置了五十辆弩车,的确是很烦琐。不过,现在先吩咐下去吧,要尽快点,这些重弩是用来替魏云这个家伙偷袭完后撤退时殿后用的。到时候打开城门就立即用重弩向他们的后方劲射,而且要集中一点射杀,让敌方产生我们有很多重弩的错觉,进而放弃追击!不过才仅仅百辆重弩,我怕……”

  “我明白的,这个到不用担心,我们是按四人一组的方式,一个换弩箭,一个装载,两个拉满后弦,连射的速度可以很快,集中劲射的威力也是颇为可观的。即使是不能杀掉很多敌人,但是造成他们的错觉和恐慌还是来的很容易的!”如烟还是那副安逸的样子,悠然解释道。

  “很好!”临风赞赏的说,“另外,现在我手头也没有很厉害的可以用,但是我已经调集了恩答,逞扈和郝平三人来负责今晚云中城里的巡逻和管制了。毕竟,云中是刚刚打下不久的城池还是小心点不要出什么纰漏和差池才好,免得到时候我们城里的反而还给城外的扯后腿。”

  “这是应该的啊!木将军,看来,今晚安排很是做足十分了,剩下的就完全看魏大人的表现了。”

  夜依然沉静,唯有月儿在依稀挥洒着自己蒙蒙的月光……

  魏云现在所在的藏身地方,是临风授权给出城后的魏云调动兵卒们,采取轮换制:早晨,中午,下午各领一帮人紧急连日不停止施工的方法构筑的,一个地下藏身“地洞”,分成好多个倾斜向下、防空洞式的隐蔽“地窖”;而只留了氧气口的“地洞”无疑是隐蔽,且分散零落的并不好找;所幸的是李怀仙的搜索队伍也是没有找到。魏云当时一口气就挖了十六个这样的“地窖”之类的玩意儿,带了约不到一千人往地底一窝,就过了五六天的“地底洞人”的生活。或许有人认为一千人对于拥兵十万的李怀仙来说并不算什么威胁,那样想就错了;正如临风所说的那样:其实真正危险的并不是前面你看的到,数倍于自己的正面来敌;而往往有些时候,不知道出现在哪里的任何一小股敌人所产生的破坏力就足以致命!这是因为并不知道那里出现的敌人就更容易产生不可估量的破坏。试想,面对数倍于己的大军还是可以避开的;但是对于自己身后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一小股敌人,在没有丝毫防备的情况下,就是避无可避,这样不就是无异于打不还手吗?蚂蚁多还能一口一口的咬死大象呢!——有本事你让李怀仙十万大军没有一丝防备的躺在床上等着魏云一千人来砍试试,看看魏云能不能再继临风“千骑大破五万人”后来个“千卒击溃十万众”!

  按照金泽当日的奇袭策略而言,就是先派遣伏兵至城外埋伏,引而不发;待到几日后,将敌人的主要目光吸引到云中主城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进行侵袭,联合城中守将,一鼓而破。妙计虽妙,但是,是不是李怀仙真的如金泽当日的意图一般,围城云中后,并将注意力放在云中的那座大门前,而再也不去看身后一眼呢?——这大概也就只有天知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