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千骑卷平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这个家伙好毒

千骑卷平冈 惊·神 4553 2005.09.01 17:58

    今夜好不容易谈到了这里,终于,临风和柳如烟也要切入正题——两人都准备正式摊牌了。

  金泽倒也很识相,不该听的话,也是没有多少去听的意思,站起来向临风就拱手告辞,“即然如此大人和柳姑娘有要事相谈,那么金泽就先行告退了。”

  “不必了!坐在这里等我谈完,一会儿后我再和你一起回去好了。”临风笑着说,虽然对于谈判的结果,他很是在乎,但至于有多少人知道内容么,临风倒是不太在意。况且看金泽应该也是个口风严谨之人,自己应该对这第一个谋士多表示信任才对。

  “对啊!留下来好了,金先生你不是也很想知道我的来历么?今日如烟可就什么也说了哦!”柳如烟也嬉笑着对金泽说。

  “好了,我们谈谈怎么合作吧!”看到金泽重新听命入坐,临风温文尔雅的笑着对柳如烟说,现在已经把今晚的任务完成了一半,就只剩另外一半了。

  “合作啊,好啊!其实如烟也是心忧合作之事,但无奈自己的家,被某无赖占据,现在是有家归不得,凄凉的很呐!”柳如烟看着临风把金泽收为己用,也不阻拦,掩嘴轻笑的对临风说,末了,还亦嗔亦笑的白了临风一眼。

  哇靠!幸好临风有定力,心里默念着彩婷的名字,硬是抗住了,“无赖?哪个无赖?我怎么不知道有人强占随烟阁这一件事。好大胆子啊,在我辖下的大同府,想不到还有如此恶人,且待我今晚回去,好好的取证调查,分析研究,立案侦破,张贴榜文,逮捕要犯,……以后有机会一定给你个答复。”貌似搞定了金泽的临风,终于心下大定,开起了柳如烟的玩笑来。

  “哼!那么我要等到那年那月才能拿回我的随烟阁啊!我不管,反正明天我就要开张大吉。”柳如烟不满的说。

  “想要开张还敢说我无赖?你不想在大同混了?”临风可不吃这一套,捂了捂自己的嘴巴,一副对柳如烟兴致缺缺,犯困的样子,“要随烟阁明天立即可以开张没有问题,但是前提是今晚我们能够达成共识。”——这句话不软不硬,即没有太多妥协的余地,又不把话说死了。

  柳如烟用手支着下巴想了想,突然对临风说了句奇怪的语言,“穆勒里,赫克穆德斯!”

  “西域外族?”临风仿佛吃惊的清醒过来,这一个女性魅力十足的女人会是用手敲打自己胸口,发出“哇!啊啊啊啊啊啊”像猿人泰山一样怪叫的西域人?临风吃惊,而且是吃了一大惊。

  “恩哼?不然你以为呢?”柳如烟耸了耸肩膀,依旧笑靥如花的说,“不过么,你这么吃惊干什么?现在中原外族人多的是啊?”

  “是北突厥语!”金泽也颇为讶意,开口说到。

  “不错!我就是北突厥人。但我娘是中原人,我爹才是突厥人,只不过我的容貌继承了我娘的中原人特点,所以你们看不出来罢了!怎么样?没想到吧!”

  “是差点吓死,不过听到你有一半的中原人血统,那我还能接受!”临风抓了抓头,不好意思的说,幸好柳如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要不然会爆走也说不定!

  “那么,我想你千里迢迢跑到我们中原来,应该不会是来参光的吧?”临风对血统没什么特别的民族激进思想,也不怎么注重,但关于中原地区多外族的说法临风一时间还想不太起来,明天准备去问问郭老头看看。

  “当然了,要知道现在可不仅仅是中原内战啊!”

  “内战?你是指突厥的内战!”

  “不错!我们北突厥和西突厥因为信仰不同,信奉的神也不一样,腾格里神和康巴尔阿塔神的战争在漠北已经打了不下十年,可是却谁也没有战胜谁!”

  寒……就为了自己拜的神不一样,就打死打活的,真是,真是BS他们啊!

  “那么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临风BS归BS,问题还是要问清楚!

  “当然是来寻找我族的外援,帮我们平定西突厥。”

  “外援?你们到现在乱成一锅粥的中原寻找外援?”

  “现在是很乱,但是当时我来到这里的时候,大唐的国运还是非常昌盛的,与大食,吐蕃的连番征战也是连战连捷!算起来我接手随烟阁,也只不过是五年前!”

  “什么?这么说随烟阁不是你创立的?还有,为什么你们突厥会选择来来我大唐朝找外援呢?我记得我大唐太宗年间,名将李靖,曾经兵出漠北,出击*,斩获甚巨——说起来你们突厥人和我大唐应该是世仇啊!还会有人出兵去帮助你们吗?”

  “随烟阁当然不是我创立的,不过是在我接手才出名的!为什么选择到大唐来找外援么,这个问题非常简单啊!当年贞观四年,惊才绝艳的李靖将军,精骑仅仅以三千之众,奇迹般使得我*主力土崩瓦解,而后与另一位大唐名将李世绩李将军的配合之下,一举才将我*彻底攻灭,从此*纳入大唐朝版图。唐廷是以我突厥男儿为先锋,这才开始经营西域诸地的。——可见兵不在多,贵于精。兵力不是最重要的,只要找到了最合适的将领就可以了!至于木将军口中的世仇一说,我北突厥人却从未这么去看,正所谓‘虎狼遍野’,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塞漠的规则,是永恒不变的。即然我*因为骚扰大唐边境,才被攻灭,我们又有什么话好说呢?即然不是世仇,那么选找合作的势力也不是很难,况且我们漠北有一句话‘没有永恒的强敌,只有变换的草原’。”

  “说什么不是‘世仇’,其实是因为大唐当初打的是*,不是你们北突厥才是真的!”临风的嘴巴也变毒了,不知道这跟郭秀青有没有关系!——作为一个长久受“56个民族是一家”思想熏陶的现代人,临风心里很不爽这种同民族还漠然视之做法。

  “当然,这也是一点,但是当初*大败时,我北突厥并没有静观其变,念在同族之宜,也曾出兵相救,但李靖将军用兵如神,料事丝毫不差,仅仅派人死守黑水一地,就让我大军无法再向前前进一步,三日后战报传来,*已经全线崩溃了。”

  “有点说远了!还是先说说你们和……安胖子,是安禄山才对,是怎么合作的!”临风对于安史之乱前的大唐历史知道的有限,还是暂时先跳过这个不爽的话题。

  “安胖子?”柳如烟讶异的说,又忽然明白过来的样子,突然“咯咯咯”的不停,可能是想起那个“重量”级人物了吧,“安胖子,以后我也叫他安胖子!我喜欢这个称呼,但却讨厌那个不讲信用,背信弃义的家伙!说起来,他真是枉有我突厥一半的优良血统,连最基本的豪爽性格都没有,他单方面撕毁了和我们北突厥的所有协议。我们北突厥数年来为他提供了不下二十万匹的良马,他却没有给我们足够的援助。故意将我安置在大同这个只是连襟他老巢三镇的地方,还派了高秀岩来监视我,正因为这样,所以我在你诈取大同府的时候才甘愿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否则木将军今晚可能现在就已经不能坐在这里和如烟聊天了哦!”

  对于自己曾经生死一线,临风并没有在意,因为他只听到了柳如烟前半句的几个字,大脑就陷入了短路中了:不下二十万匹良马!——哦!天哪!真是发人深省,惹人遐想,震耳欲聋啊!二十万匹良马啊!整整二十万匹良马啊!

  “看来我们大致上已经找到了我们的合作方向了。”临风就是怎么对柳如烟说的。

  凌晨时分,已过三更的大同,此时的街道上早已褪去了白日里的烟红柳绿,褪去了夜幕下的纸醉金迷,显得冷冷清清的,安安静静。大街上的行人很少,但还是有一些,比如说,现在刚刚和柳如烟达成了协议,内心正在高兴着的临风,和一旁正考虑着什么的金泽。

  “怎么了?诚之在想什么?”临风现在的心情真是不知道怎么形容了,用比较通俗点的说法,一个字:爽;两个字:很爽;三个字:非常爽!四个字:非常之爽……请依次类推!

  “哦!我是在想,应该如何帮大人尽快整治大同,好立即挥军北上。”金泽对临风说。

  “现在到不用想的这么着急,大同的降兵们都还没有训练完成,与其率领着十万老弱病残,我情愿精简到六万精兵,宁缺毋滥,我想很快我军中新一轮的筛选就要开始了!所以,等到那个时候,我会住到城外的军营。大同内我不在时,需要紧急处理的一切事务,就全都托付给你了!”临风笑着说,一幅很随意的样子,但是很留心金泽的反应。

  “在其位,谋其政,不在其位,不谋其事。今日金泽得将军厚托如斯,假如日后不能斩露头角,必定使将军声望受损,届时真的可就万死难此其咎了!”笑着轻轻的推过临风委以的重任,金泽可没有一上来就引起公愤的念头。不做出几件事情来之前,金泽甚至连自己已经出仕了的消息也想免去不说,木秀于林,风必催之。这点浅显的道理,金泽怎么会不明白。

  “很谨慎么!”临风心里是这么评价的,不过,你不拼命干活,我怎么办啊!嘿嘿……但现在就先不吓你了!试试你有多水?免得搞不好自己真的找回来的是个气球,看着很大,一挤里面全是空气!

  “这次听说安禄山有三个谋臣颇为有才,不知诚之可有耳闻。”

  “颇为有才?何才之有,不过是一些目光短视,急功近利的家伙罢了——根本不足以为惧。”金泽对这个三大谋臣的名头很是不感冒,一点情面都不留的就说。

  “哦!何出此言?”临风这回摸不到头脑了,金泽怎么会敢如此轻视敌人,如果以后打战是这样的话,这个军师不保险啊!

  “胡獠安禄山叛变之始,麾下本军号称大军六十万,文有朱慎,严庄、张通儒三谋臣,武有蔡希德、贾循、李归仁三十二番将,一时间所到之处无不望风而降。但以诚之观之,安禄山其部,不过全是一些着眼小利而失大局,鼠目寸光,好高务远之辈,无须多过于在意。现在朱慎已死,严庄随史思明经略河北,张通儒长伴安禄山转战各地,百万叛军若无再无高明之士,我看其就要覆没在即了!”

  “朱慎已死?什么时候死的!”临风奇怪的问。

  “当然是平定原一役!那时朱慎士随着高之远远征太原。如果大人没有印象的话,恐怕他就已经死在乱军之中了!”

  “居然死在乱军之中,那真是太好了。否则有这个工于心计的家伙在,静边城一役,还真的就胜负难料了。”临风庆幸的说,——但假如他知道朱慎是死在谁手里,不知道会不会吃惊的下巴都掉下来。

  “对了!你说他们全是鼠目寸光之辈,那么假如是你,你又会做何安排。”临风笑着问,他自己也狂妄,但还没有狂到这个地步。——他倒要听听金泽的有什么高招!

  “其实也很简单。以当时的形势来说,安禄山假如在朝廷没有防备时候,趁势发难:一路由高秀岩主动出击朔方,并诱使诸蕃部落围击关中,断绝郭公出路;一路由李归仁豪取太原、进而取蒲关,夹击关内;一路由安禄山、张通儒率兵南下渡河攻取洛阳,直逼长安;一路由蔡希德、贾循渡海攻取淄、青诸州,动摇江淮;最后一路由史思明兵临肴郡,邺城,以策万全!——这样的话,不出三年,天下就可能要异主了!可惜啊,可惜,一群笨蛋空贷战机,终于才等到现在朝廷反应过来。所以郭公此次率军东出,有着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一方面即打通了朔方军与河东军的联系,另一方面又堵住了叛军进趋蒲州之路,这样一来,……大人?大人怎么了?大人!”

  现在的临风已经目瞪口呆。——天哪!这个家伙好毒啊!这个计划假如早在安禄山发兵之前实行,就早足以置大唐于死地,置天下百姓于水深火热!真是人不可冒相,海水不可斗量,你们说,一个文弱的书生咋就这么毒捏……

  **真的没人想看金泽的特别篇?哪我就不写了!今天的分量足吧!嘿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