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千骑卷平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朔方·郭子仪

千骑卷平冈 惊·神 4346 2005.08.20 10:34

    此时的临风正在心里说:“今天的粥怎么这么淡啊,都能淡出个鸟来了!”

  “说的好!”一个声音猛然在临风耳旁爆响。

  “扑!”临风立即将嘴里的稀饭全喷薄而出。

  谁啊?怎么讨厌!临风回头怒视,居然不该称赞的地方瞎称赞,有没有读过“排马溜号守则”第七十三条第六款啊!

  怒目间,只见一个身穿战甲的白发老将,正大步如飞向自己这边走来。虽然未曾相识,光看老人一路走来,那朔方将士那由心中所表现出来的敬重与钦佩,临风很容易就可以得知,此次前来的,到底是谁。

  ——不错,来人正是郭子仪。就是那个中期唐朝再造大唐的无双名将,现在的兵控朔方二十三万大军的节度使,以后被唐德宗尊称为尚父的那个郭子仪;就是那个自灵武东征,先出单于府,再破静边军,后取云中大同,连下马邑,东陉关。攻井陉,入河北,战常山,九门,沙河,恒阳,转战诸地,大破安史大军的那个郭子仪;就是那个生平大战三十役,小战一百四十余场,身经百战,未尝败绩的郭子仪;就是那个一身系国家安危20余年,以身许国,摄破敌胆,威震八方的那个郭子仪!……世之名臣,国之良将。

  临风立即胡乱檫去嘴边的饭渣,放下碗,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站的笔挺,恭谨的看着郭子仪慢慢走进。——之所以这么做,他并不是在怕什么,也并不是在做什么讨好人的事,更不是想要郭子仪对他另眼相看!——临风的心中仅仅只是想表现出一份敬重,一个保卫国家数十年的人,腥风血雨,有进无退,誓死如归的英雄,与自己现在的契丹大哥一样,他该也有资格得到这样的敬重!

  按年龄算,郭子仪今年应该是五十岁上下,在方脸一脸的正气,精神烁烁,不显老态,铁衣旧甲,沉稳有度,和韩封城比起来,一样可以感觉的出来那中军人的特有的萧杀气势,只不过,郭子仪身上多了很多做为统帅所该拥有的沉稳气度,更加有一份荣辱不惊,不以无物喜的个人修性自在其中,使人看到了不仅为之暗赞折服。

  “我说,为什么我爹一来,你就吐啊!是不是不欢迎啊?”一个声音突然在郭子仪身旁传来。

  扭头一看,临风心中就暗暗骂开了,新仇旧恨啊。——那人不是那个十公子是谁?

  “秀青,放肆!”郭子仪回首轻声喝道,不过看郭子仪那不忍多加责怪的心疼样,临风估计郭子仪恐怕和郭老头差不多,——应该是老来女的典型特征,溺爱啊。

  “原来这郭某某叫秀青啊?唧唧歪歪的!”临风不爽。

  “当日子渊尝闻,说周公“一沫三握发,一饭三吐哺,犹恐失天下之士也。”是为诚待天下之士也!故一次沐浴要三次握着头发,用一餐饭要三次把饭从嘴里吐出来,再急匆匆的立即跑出来接待客人,但即便是这样,他还是担忧自己使有德之人觉得傲慢。子渊今日不才,但见郭公,自是不敢有丝毫怠慢之感。却看我反哺,郭公子似有不妥之意,难道使认为郭公不是天下有德之人?”

  “我爹当然是有德之人了!你,……你强词夺理……你明明……。”

  郭秀青直气的挑脚,也不掂量掂量的分量先,跟临风那一肚子坏水的小子斗嘴,是没机会占到便宜的!

  郭子仪眼角到闪过一丝笑意,不在给女儿胡搅蛮缠的机会,当着众人的面对着,向临风拱手表示感谢:

  “第一先谢木大人当日于平定出手,解平冈之忧,保中平四郡不失,使太原无恙;二谢木大人今日率兵来援,助我军勤王讨贼。”

  “郭公客气了!”临风连忙回礼客套道,表现的十分谦恭有礼。

  “胜而不骄,大度有礼!不错。”郭子仪心中暗赞,其实他今日来,就是为见见这以千余精骑,就踏破五万大同军营的年轻将领的,此时一看下还不错,思维敏捷,胸襟广阔。——但即便是如此,也应该当不起适才兄弟(李光弼)的如此的赞誉啊?

  临风当然不敢大大方方的受郭子仪的这一礼了,现在郭子仪身后好大一堆人正对着临风虎视眈眈呢,还敢表现的傲慢?以郭子仪在朔方军军中的声望,没准等一下自己就给人撕碎了。

  “刚刚原本是去找木大人,但见木大人不在帐中,想来也是在此地,所以郭某,特地来专程向昨日失礼之处,来向木大人谢罪的。”郭子仪还欲再谢,但临风已经不给他这个机会了,连忙上前扶助。

  “郭公百忙之中还专程前来相见,子渊已经心怀不安。战事紧急,本非郭公故意轻怠,那谢罪一事,从何说起啊!”

  临风话是怎么说着,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连一件小事,郭子仪都自己亲自前来拜访,做事当真是滴水不漏!但这也难怪,历史上可以完名高节,福禄寿全,权倾天下而朝廷不忌,功盖一世而主上不疑,侈尽人欲而议者不之贬。真为古代名臣所罕有啊!

  “切!”一旁的郭秀青此时不甘寂寞的发出一声不屑的斥声。“四百人也算援军?还要我爹以朔方节度使的身份亲自来见你!”

  郭子仪这回可真的有点生气了,自己的这个女儿真是太不识大体了,怎么能这样说?刚要回头怒视郭秀青一眼,临风嘴边的那一抹沉稳的笑容,却打消了他的想法,郭子仪估计,自己的这个野蛮女儿,一定要吃亏了!

  嘿嘿!野丫头。偶早就知道你迟早要用这个说事,我昨晚连怎么把你绕进去的说辞都想好了。哇哈哈哈!偶真是猪哥亮转世,死马懿再生啊!

  给了一脸抱歉的郭子仪一个大度的眼神,临风才慢慢恢复了那副名士风liu的模样,沉稳不乱,镇静如一,只见其轻问:“子渊不才,虽只带来四百人,……却也是与李大哥一起跋山涉水而来,为什么李大哥的兵卒就算援军,我的就不算呢?”

  “李叔叔可带了五千精兵前来!你才多少?”

  “五千和四百就相差这么大吗?难道自古兵少就不能上战场?”

  “当然!”郭秀青倒回答的理直气壮,“现在敌我两军对峙,人数达数十万之众,你才带来四百人……难道也可以去攻城?”

  郭秀青此语一出,可就把临风身后的平冈男儿全得罪了,要不是看到临风和郭子仪在这里,早就上去一顿海扁,丫的!

  “郭公子可知江东项羽否?当初秦兵百万计,项羽江东子八千起兵,此后才攻取咸阳,扫灭秦国,假如当初项羽认为这八千子弟,不足以挡秦国百万之师而不敢上前作战,不敢上战场,他还能够平克强秦,威震诸侯吗?”

  “项羽?当然。……可这是此一时,彼一时了!”

  “那难道史上以少击多的例子还少吗?郭公子!”

  “可是……”

  “可是如何?”

  “项羽,项羽他、他……!” 郭秀青被问的哑口无言.

  “他怎样,破釜沉舟难道还算不上是英雄?”

  现在这里面除了正得意洋洋的临风,就只有郭子仪观察到了:临风已经把自己的女儿绕进去了!郭秀青问的是临风“四百人也算是援军”的问题,而临风七绕八拐的把问题引到了 “兵少是否就不能上战场”的问题上,因为临风承接的很自然,没有露出破绽,所以自己的傻女儿到现在还在以为坚持着自己的观点呢!

  吼吼!丫头,找我茬是没好处滴!不过郭子仪好象看出来了,但没关系,这是个人恩怨,老爹也不能插手。

  临风笑的很得意,笑的很开心,很自得圆满。——但这副笑容在郭秀青眼里,怎么看怎么坏!气死本小姐了,啊!啊!啊!啊!

  “项羽一个蛮夫当然不怕死了!”好长时间郭秀青才鳖出这么一句话来。

  只是蛮夫?这个丫头她居然说那个连大汉帝国的高祖皇帝·刘邦,见了都得双股战战的人是蛮夫,临风这回也听得不乐意了。就跟敬重郭子仪,敬重李光弼一样,对项羽怎么个历史上一个悲剧式英雄,临风可也是很敬重的。现在居然有人说自己的偶像只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蛮夫!——这不是自己找抽啊!

  “何以见得项羽只是个蛮夫?”临风问,他要大开杀戒了,就像当初对付彩婷一样!

  “被汉高祖·刘邦打的走投无路,被迫乌江自刎,这个还不能说明他是个蛮夫,所以啊,如果你和他一样,你也就是……。”郭秀青总算找回点反驳的理由了,还暗说临风也就是个有勇无谋的贼大胆!

  “项羽自率八千子弟,于江东起兵,后两路分兵两道,攻取咸阳,扫灭秦国,与汉高祖刘邦决战五年,最后虽因不听亚父范增之言,九里山误中韩信之计,致使楚军覆灭,项羽亦自刎乌江。但……谁说当初项羽是被逼的走投无路才自刎的啊?”

  “难道不是吗?”

  “项羽生逢乱世,侍机而起,叱咤风云;引兵北上,逐鹿中原;问鼎咸阳,裂土封王!一生何其轰轰烈烈,从“举事江东、以八千人渡江而西”到“杀卿子冠军、破釜沉舟救赵”再到“西入秦关、分天下自为西楚霸王”,从“齐赵反于东、汉定三秦并关中于西”到“与汉约中分天下以鸿沟为界”再到“垓下一战”,项羽一生岂不壮哉?纵观历史。谁有当年项王横刀立马,横扫天下的风范。——当初乌江边上,本有老翁引渡,但项羽自觉“没有颜面再见江东父老”,遂才拔刀自刎的。所以,‘乌江不是无船渡’,只是项羽‘耻向东吴再起兵’罢了。其实江东自古多才俊,项羽若肯渡江,那么争霸天下,卷土重来也犹未可知。……勿以成败论英雄。……”说起项羽,临风也只有感到惋惜,可惜了一代军神啊!但又或许,到了这个乱世的自己,身不由己受着天下洪流推动,他朝也可能就是马革裹尸的命运吧!人生在世,又有多少事情是令人感到无奈的呢?又有什么好争的,什么好抢的呢?——突然间临风有点感到意进尽阑珊,不想跟郭秀青一般见识。

  郭秀青也不语,她也已经失去了在争嘴下去的心情,因为她和在场的所有人一样,都忽然感到临风声音里所带的那股悲怆与无奈!进而想到自己的父亲,想到了哥哥们,——或许战死沙场就是,就是他们的宿命吧!又或许,什么时候他们也可以与项羽一样,留下点“千秋史话”,讲给后人听。

  临风忽然放声诵道: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说完,临风就转视身后跟着自己而来的数百骑兵,但见他们目光坚定不移,神情激动,大有当年项羽八千子弟,那视死如归的豪情,临风豪气顿生,大笑着说,“有四百平冈子弟陪伴,虽千军万马吾亦往矣,天下间我有何惧哉?我临风又怕什么啊!哈哈、哈哈哈!”

  四百子弟忽然齐声背出当日临风平冈的离别之句,以表达现在自己的克敌求战之心:

  恨不当日平定死,此生视做今日羞,国破家亡尚如此,他朝我何惜此头!说完也陪着临风大笑起来。

  豪爽的笑声一直回荡在朔方数百里军营之上,无论是那句“虽千军万马吾亦往矣,天下间我有何惧哉?”豪语,还是"国破家亡尚如此,他朝我何惜此头"的壮志,它们都已经开始慢慢的提升着大战前夕的惨烈气氛……

  一直没有说话的郭子仪,在众人大笑时,眼中不觉精光一闪,想了想李光弼对临风的赞誉,只轻轻的评价了一句:“半个帅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