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千骑卷平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绝对出乎意料

千骑卷平冈 惊·神 3695 2005.08.31 18:00

    临风婉言谢绝了平冈兄弟们要跟来保护自己的好意,只身一人就跟着小鸾走了!——这倒并不是临风一点也不怕柳如烟对其不利,临风也是有考虑的。这一件小事里面的道理大着呢:首先带个百八十个兄弟,只是去见一个女人,这样就显得自己胆小,小家子气了。这样无形中自己谈判的气势就会落入下风;假如带个一二十人去吧,如果他们真的打算伏击自己,这点人也抗不住啊,那就没必要带兄弟们去送死了!再者,即然双方都有合作的意向,那么总体来说是没有必要担心自己的安全的,就算是柳如烟的条件太过于苛刻,那么自己也可以先答应下来,明日反正只要一回到大同城府里,答应过的事偶不认帐,你能把我怎么样?而且不带侍卫也可以显示出自己的诚意,对其的信任,个人的气量与大度,一举多得!——反正思来想去,想去思来,临风也不觉得此行有什么带侍卫的必要!

  临风一路由大同最繁华的城南大街,走到冷清得多了的城西,在一个还算的上规模的酒楼里,临风这才见到了日思夜想的两个人:柳如烟和金泽!如临风所料,两人对于临风敢只身前来,都露出依稀惊讶的神情,当然,赞赏的意味也是参杂其中!

  临风不急,他现在人虽然来了,但围着随烟阁的弟兄们可却并没有全部收工,——虽然不一定敢放火,但信任归信任,大度归大度,威胁的把戏还是要玩玩的。

  肚子饿了,看着满桌丰盛的食物,临风也不客气,开始自顾自的就动手起来……先晾金泽这小子一下,虽然自己做梦都想把他拉进内阁,但现在要讲究策略!

  金泽面无表情,还是一副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样子,很难想象这么一个冷漠迂腐的家伙,会为了妻子去……或许,金泽不是表面的那么冷酷吧!

  柳如烟虽然是一脸无奈,但却也是显得并不怎么着急,甚至还有心情为一旁的临风夹菜。

  “你嬴了,金泽。”闷闷不乐的柳如烟翘起自己的红润小嘴,很是不高兴的说, “不过,你赌的是我们躲不过三天,可现在我们只躲了两天啊!”

  “那就算平局!”金泽开口说道。

  “只是平局吗?”柳如烟又用哀怨的眼神斜视着临风,声音里充满了悲伤,“不是平局啊,是我输了,因为我没想到他会做的如此决情,做的这么不留余地,做的没有一丝留恋,那里,毕竟是我和他曾经相会的地方啊。这个负心人……”

  一脸哀伤的柳如烟,哀怨的很是楚楚可怜,语气是那么的无助让人怜惜,让人于心不忍,让人不忍伤害,——也很让临风想掐死她。讲的这么暧mei,如果彩婷她们在这里,这个的一世清誉可不就完蛋大吉了鸟……不要陷害我啊!

  这一回临风吃的可不安稳了,不出声是不行了,要不然只不定等一下再说出什么让人遐想的话来, “火烧随烟阁,这只是无奈之举。如果不是两位行踪飘忽不定,子渊也不会出此下策了!”

  “下策?”柳如烟掩嘴轻笑,“这一着‘釜底抽薪’非常高明啊!这不?我们只好来见见木将军了。”

  “嘿嘿!说到高明,又怎么比的上柳阁主的‘缓兵之计’呢?”临风也不含糊。这句话的意思明摆着就是对柳如烟说“你耍我一次,我就阴你一回,看看咋们谁怕谁?”

  “哼!”柳如烟娇嗔的轻轻的哼了一声,挺了挺自己清秀的鼻子,“小气的男人。”

  “不知道木将军除了找柳姑娘外,还找诚之一介寒儒,所谓何事?”一旁的金泽在临风和柳如烟一番别开生面的客套后,终于开口问到。——诚之应该就是金泽的字。

  对了!还有正事没办,办正事先!

  临风放下碗筷,毫不掩饰的就说出了今晚的来意:“一则我素闻金先生才学过人,想与先生结识,却一直苦无机会;二则,我想请金先生做鄙人幕僚,以谋划北路之战事,请金先生以天下百姓为重,万万切勿推辞。”

  来吧!临风一说完就做好了打嘴战的准备。自己好歹在混到名将名声前,还挂着一个名士的招牌。而且听说,古时候的这些有才能的家伙们是出了名的不老实,今天我就要用感情攻势把你金泽拿下。什么拒绝的理由尽管说出来听听,我就来一一化解,吼吼!

  “为天下百姓吗?”金择当听到临风怎么说时,摇了摇头,冷漠的表情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丝落寞的神色,“诚之何德,能让木将军挂怀,解大同当日之围,亦不过只是不想一方故土就此化为瓦砾罢了。为天下百姓?一个连让妻子过上好日子的能力都没有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和颜面去谈什么天下百姓呢?”

  呃!金泽的这个答复,倒也出呼临风预料,——临风愿以为他会一口回绝的!可现在怎么拉起家常琐事了?貌似不懂!

  “其实,这个……金夫人能得先生情深至此,泉下有知,应该也倍感欣慰。况且人各有志,所谓的好日子,各人所下的定义就不同,有些人享尽荣华数十年,也不见得有一天的开心日子。金夫人和先生真心相爱的话,没有锦衣玉食又如何?难道金先生是怀疑金夫人的感情,还是金夫人曾经对你抱怨粗茶淡饭?又或者慕羡奢华。”

  临风暗想,金泽穷的都没钱为发妻落葬,口中所谓的好日子应该就是指富裕的生活了,而看看金泽这小子一副落魄的样子还是肯嫁过来,感情一定没话说,也不是个爱慕虚荣的人,立即恰到好处的安慰到。其实一个好的将领,在战场上讲究“敏于事而慎于言”,现在看来,临风身上越来越有当一个军事将领的潜力了。

  金泽无语,因为被临风说中了。……他和妻子·瑶爱的的确很清贫,但三年来相敬如宾,相汝以沫,瑶的确没有抱怨,没有指责,没有说累,甚至没有说过一句苦,可是为什么自古红颜,注定多薄命呢?当日的太平盛世又如何,“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怨自己吗?还是怪这个世道。或许,自己应该为世人做些什么,即便是他们不领情也好,不理会也罢,但至少,也让瑶知道,当初拖累自己的不是她,——反倒是自己那一身的傲气,害死了她……

  临风现在也不说话,毕竟人家也是比较惨了,先让他缅怀一下吧。等一下再以天下社稷激起他的责任感;黎民百姓,引起他的同情心;并许之高官厚禄,光宗耀主,位居庙堂,这些古人最注重的东西,什么无所不用其极的加以引诱。——应该足够半推半就的搞定他了。

  “我明白了!”金泽突然对临风说.

  明白了?你明白什么了?金泽突然这么说,他算是明白了,临风就糊涂了!

  “既然大人如此厚待,金泽愿意做为幕僚,随大人北上!”

  临风:……!(张大嘴巴石化中)

  “你真的是金泽?”临风难以置信的问,很想扑上去看看他有没有带了面具,“你真的是那个当初坐在我身旁的那个不苟言笑的金泽,就是单身一人劝退高秀岩的那个金泽,在大同府唯一能和我齐名的那个金泽?”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来之前,临风心里想了七八种金泽听到自己请求他去当幕僚后的反应,没有一种结果证明金泽会答应的这么爽快的。甚至临风还去请教了郭衡,研究了现在的文人心里面的最容易触动的底线,并准备了四套用来应付金泽不答应后的方案!想了N条孔子说过的大道理.……想来想去,金泽也没有这么快就答应的情况,他最少得像诸葛亮一样先推搪个几次,来一句“偶本布衣,于南阳种田,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什么的之类的,那么自己就可以按照剧本,先问问他住哪里,来个N顾茅房,啊,不!茅庐。怎么样才终于请得金泽出山,然后自己每天在后方吃喝玩乐,动不动调戏一下彩婷老婆;然后他就要累死累活,每天东争西讨,南争北战,时不时得传来“某某平原大捷”,“某某河大获全胜”之类得消息,然后自己就可以安安稳稳躲在后方,过起“发家致富奔小康了”的生活了。——但无论出现什么情况也不会偏差这么离谱吧?居然答应的这么爽快!

  柳如烟好笑的看着临风现在一时间惊慌失措的样子,“怎么了?你不是为了这个来的吗?现在怎么突然这副处吃惊的下巴就要掉下来了的样子,要不要我打你一巴掌看看你是不是在做梦啊?”

  “现在正值乱世,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是我辈英杰的责任,也是我等的志向,没有什么好奇怪和推脱的。”平定了一下心情,临风在桌子底下狠狠的捏了自己大腿一把,肯定自己不是在做梦吧,表面上恢复平静不波的样子,淡淡一笑,“好!金先生,那么以后大同府城的城防事务,暂时就先托付给你了!”

  临风的回答也是出乎人意料,谁都知道,城防一事,可大可小的,非是亲信可不能随便托付。

  “答应的怎么爽快,你就不怕金泽是我们派去的卧底?”柳如烟眼睛一亮,笑着问道。

  “有什么好当心的,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点魄力,我还是有的!”临风放声大笑,笑的傲气十足,笑的霸道非常,笑的让柳如烟的疑问黯然失色,“但我只请金先生记住,‘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西都,意踌蹰,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全做古。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

  金泽的眼中流光飞闪,露出一丝赞赏,起身向临风行礼道,“诚之记下大人教诲!”

  “那就好”临风再笑, 并将头望向了另一边的柳如烟,“那么我们现在该谈谈我们之间合作的事情了吧。”

  PS:金泽和他妻子的事日后写到外篇去!感人啊……有人想看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