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千骑卷平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终于要动手了

千骑卷平冈 惊·神 4214 2005.09.04 05:18

    第二天,临风早早的就起来了,他已经好几天没有睡这么安稳。现在一方面和柳如烟订立了攻守同盟;另一方面,又得到了金泽这个绝对不可多得得极限军师!吼吼!看我北路的战事,胜算一下子就增加了很多啊,路途叶平坦了很多。安心了,安心了,先洗涑干净,偶要去吃早饭了咩,幸福啊……

  甫一踏迈进食厅得大门,临风就看到大家都没有动碗筷,正等着他呢!——怎么样?看见没,个人魅力在这里就得到了很好得体现!临风沾沾自喜得想。

  “这是怎么了?怎么各个今天怎么客气,等我一起用早饭啊!不过吃完早饭,我还有一点事拜托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啊!”临风端起碗就开工了,对于大同事务分工的事情,临风还苦无机会去说,现在准备吃过饭再讲,免得害他们吃不下饭就麻烦了!

  “我们想知道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没有发现临风的一番良苦用心,彩婷倒先把大家心里所想的话问了出来。

  “什么东西怎么回事?”一边嘴里咀嚼着东西,临风一边还含糊不清的问。

  “不要装傻,还是老实点坦白了吧!坦白了我们就会宽大处理,免得你好受!”郭秀青用手围在胸前,对临风善意的劝解道,“昨天晚上你突然要火烧随烟阁,这件事应该不是你一时觉得好玩。心血来潮吧?”

  “那么你以为呢?”临风看了郭秀青一眼,嘴里还是塞着食物。——不过关于郭秀青的话临风不敢苟同,君不闻,“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乎?

  “我以为?我以为你有很多事情瞒着我们!”郭秀青小鼻梁一挺,理直气壮的说,她也不想想,临风和她非亲非故的,凭什么一定要对她推心置腹的,就要把所有事都说出来。

  “你们以为我是找不到金泽,才迁怒于柳如烟,把火气撒到了随烟阁身上?以为我气量狭小,没有容忍之心?还是以为我心性残暴不仁,认为我是一个不计后果的人?——昨晚你们难道不就是这么揣测我的用意的,”临风环视了彩婷三人一眼,语气难免有些恼怒的问,——被人冤枉的感觉不好受啊。

  “那是我们一时间太过于着急,害怕木大哥日后做出什么令自己抱憾终生的事,所以就……所以就……总之,我们不该这么怀疑你,对不起,木大哥!”无双想向临风解释一下,但看到临风的眉头快要从里八字绉成外八字的时候,还是乖乖的道歉了。——真是人善被人欺的典型形象!

  “那么你们呢?”临风看着彩婷和郭秀青,坏坏的笑着。

  “对不起!木大哥。”彩婷也道歉的说,昨晚的事是她没有考虑清楚。

  “好了啦,对不起就是了!”郭秀青还是不太服气,但是很想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只得向好奇心屈服,暂时得道歉一下。如果等一下这个木头说的不精彩,哼、哼!

  “好了!子渊,不要再开几个女娃的玩笑了。昨晚的事大家都很担心,你就不要再卖关子了。”郭衡算是一群人里面最有资格说这句话的人了。

  “好的,郭世伯。那我就把所有事都告诉大家吧!其实,昨晚不过是一个局罢了,一个逼得柳如烟不得不现身的局!如果我当时不下令放火,被这三个妮子搅事,估计现在柳如烟还不知道躲在哪里呢。”

  接下来,临风开始就把昨晚的事一一的对众人说了,从被那个叫鸾儿的丫头带着去剑柳如烟开始,再到不名所以的收服金泽,最后和柳如烟达成的协议以及柳如烟的身世……

  “很简单的一份协议,除去一些无须理会的枝节外,主要的协议内容就是:北突厥提供足够的马匹给我们装备骑兵,将突厥骑兵的训练方法教给我们,必要时抽调小股部队帮助我们进行平乱;我们则就承诺在平定了中原的战乱之后,立即由大同挥师漠北,帮助他们南北合击西突厥,但战胜后,西突厥的所有已得利益归他们所有!——很有利,也很公平的条件啊。还有,现在我合柳如烟说好了是双方情报共享,嘿嘿,但连一点耳目都没有的我们,暂时嘛,不还是得去用他们的先。不过除了现在通过了的合作大前提外,涉及到作战粮草,后方支援,双方部署之类的细节我们倒还没有祥谈,反正我们就是不要吃亏就是了!”

  “大家觉得怎么样?”临风好不容易说完,就很是期待的看着郭衡,韩封城和陆常信和彩婷几个人,想听听他们的看法。

  “哈哈!没说的了,木小子。老夫只能说你越来越厉害了!”韩封城最近看木小子真是越看越满意,特别是在经过郭老头的一番看似劝解,实是怂恿的话后,整天一个人都乐呵呵的,临风都不知道这个韩伯父在高兴什么!——如果他知道韩封城现在想的是什么的话,不知道他会不会立即拉着没有训练的士卒就跑。

  “不错!敏于事而慎于言,有当名将的潜质。”陆常信对于临风昨晚一系列的举动,也都赞赏有嘉,曾经临风也是表现的很有才华,但那却仅仅大都表现在诗词造诣上,对于这些算计人的事临风事不会去干的。但现在么,……的确,谁都看的出临风的确已经在一步一步的成长了,越来越有一个将领的样子。

  郭衡只是笑笑,虽然心里也是充满了满意,没有出声。——嘉奖的话,陆常信和韩封城都已经讲过了,自己就没有重复的必要,况且,也不能过多的给现在正处于成长期,本来就够狂妄的小子再增加什么没必要的信心了!

  “但木大哥,这样大失民心的做法真的可以吗?”彩婷第一个担忧的问,她也是很高兴临风的变化,但提醒的话总要有人说的,“虽然木大哥是布局,并没有真的放火烧掉随烟阁,但在周围围观大同府的人们心中,不知道真相的他们会怎么想?恐怕现在关于木大哥你残暴无道的传闻已经在大街小巷里传的沸沸扬扬了吧!”

  “其实对于这个结果,我早就预料到了,而对于这个问题,我也并不是没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但是,彩婷,你要明白,无论是做为一个好的统帅,还是做为一个好的太守,只有人们表面上的爱戴与恭敬是不行的。现在反正在大同府里我的名声也并不怎么样,既然如此,与其要花费时日的得到他们的爱戴,倒不如直接令他们害怕我就好了!而我日后还要在大同让公布一系列新的法令,我想,有昨晚的事做为契机为戒,大同府里的人们应该没有人敢阳奉阴违了吧!——虽然已经是坏事了,但我们也要力求把这件事的利益最大化,否则怎么对得起我的恶名啊!”

  呵呵!一席含笑的话,很成功的就打消了彩婷的顾虑,这样看来,临风也决不是无谋之辈。

  “那么那个金泽呢?木大哥认为现在就可以立即委以重任了嘛!他真的是柳如烟的奸细也不一定的啊!”无双代大家问出了大家心中第二个疑问。

  “其实没必要注意这一件事的,我不想去猜测自己人。我也说过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但如果你们不放心的话,我想金泽在处理事务时,也一定会要求和人同组的,——不要问我为什么,我就是知道金泽会这么做!他也会估计的到我们对他的猜忌,以他的性格,绝对会怎么做的。他的性格怎么说呢!傲慢中偏向沉稳,严谨中夹带狂妄;不动则以,一动则魄力惊人,不谋则以,一出计谋就是绝对会置人于死地的毒计。——总之他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的。”

  “希望真的不要出什么事才好,大同有影响力的也就几个,一个是大同人的救命恩人金泽,但在你下令全城搜捕他的时候就已经把大同百姓给得罪了;另一个就是随烟阁的柳如烟了,现在倒好,比搜捕更加变本加厉,你连她的家都要夷为平地……现在估计大同恨你入骨的人不少。”郭秀青在一旁不知道是提醒还是幸灾乐祸的说。

  “无所谓啊!得罪一个是得罪,得罪两个也同样是得罪,现在我得罪全城人又怎么样?他们能耐我何!”临风一点不在乎的说。

  “好了!从今天起,大同的事务我就暂时的交托给韩伯父,郭世伯和陆大哥你们了,等一等金泽来了!你们就代我把整修城防的任务托付给他。而由现在起,我十天半个月半个月都可能不回来了!”临风头也不抬的吃起早饭,很高兴的就把任务给抛出去了!

  “去哪?”彩婷关心的问,这个木大哥足智多谋没有错,可是每每吓到人就不对了!

  “去军营!我昨晚想了一下,还是终于决定开始立即要对十三万大军动手了。”临风想了想,还是把这一件事说了出来,免得彩婷她们担心。

  “那木大哥是要去训练士卒了?”无双猜测道。

  “不是去训练士卒,而是我要去当士卒!我就这一件事,已经和柳如烟说过了,为了不露出我这张现在大同都差不多认全了的脸,随烟阁的情报外围的组织,可以帮我化装,免得我让人认出来,——所以这次我是认真的想要去从普通士卒干起!”

  “可没这个必要啊!新兵士卒训练是很苦的!你……受得了?”郭秀青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临风的单薄身板。

  “受不了也要受!”临风这次没有对郭秀青给予反击,“我思来想去,真正能了解一个军营的地方不是统帅的高棉大帐,应该是在士卒们之中。到底自己的军队有多少战斗力,眼见为实,我准备自己去看。而且,我的骑术,格斗技巧也很差,借此机会,不是能刚好锻炼一下嘛?——你们不比劝我了,我意已决!”

  “子渊能这么想,其实你们该支持才对!”郭衡也对着彩婷她们这么说道,“你们怎么会没有听过‘齐王纳柬’的故事吗?三人成虎,正如子渊所言,无论别人说的怎么好,总还是自己眼见为实!从而子渊才能相对的想出办法来啊。”

  “知道了!木大哥,你就放心的去军营吧。”彩婷理解的说。

  “谢谢!”“临风突然还想起一件事,转头问郭衡,“对了!郭世伯,问一下,大唐是不是现在外族很多啊,如果很多的话怎么在大同我都没有看到啊!”

  “当然多了,与大同的连接就是漠北突厥汗国,外族人怎么会不多!至于你一直没有观察到么,一方面你的观察力不集中,否则你就没有看到这里的人有些非常魁梧吗?而另一方面,那就是因为大同的外族人都大多数被我们汉化了的缘故,所以你看不到大同有一些喜欢赤身裸体的外族人。”

  “是这样啊!原来大同这里是有与突厥连接的啊?也对啊,静边军城是入口,那么突厥应该是很近才对!那么那西域人呢?我怎么没有蓝眼金发的西域人啊?”

  “呵呵!大同临近的是塞外,却不是西域啊!如果你想看西域人,应该到陇右道,那边全是西域人。”

  “陇右道?不就是现在的中东地区吗?我晕!看个外国人我跑这么远,至于么我!”临风灿灿的想,不过,现在他终于也该去军营看看了!那毕竟是郭子仪和李光弼留给自己的保命家伙。不过,对于自己的军队……自己军队的这个……这个战斗力,——临风貌似没什么信心啊!

  而到底在军营里,临风又会发生什么事呢?天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