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千骑卷平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黑甲白羽

千骑卷平冈 惊·神 7576 2005.10.09 23:21

    申明:此章在众多BBS上引用了“骑兵与步兵”的种种对立观点。特此申明!

  临风想到的,或许金泽也会想到;但此时,金泽想到东西的临风恐怕倒并不会知道。其实之所以金泽肯放矛盾,优待楚家的原因;除了选择楚家可以掩人耳目,以及有足够的实力外,还因为楚家还与成南的罗家,城北的辛家,城西的郑家纯以买卖进货,经营一些譬如寻常的如布庄,酒楼,花船之类的不同。除了西域交通的要道,常年经商的人脉关系以及运输网外,楚家还拥有楚景山就连这个老狐狸都没有想到,令人虎视眈眈及垂涎三尺的资本!——那个早已废弃了的大同最大的军火锻造厂。

  虽然楚家只是杨国忠这厮几百竿子打不到的外姓亲戚,但也有不少特权,例如他们就有着其他人所没有的,独自获准经营的——兵器锻造厂!但不得不佩服的是,在高秀岩来到大同之后,楚景山这只老狐狸害怕自己的兵工厂会给自己带来灭门之祸,也害怕背上通敌卖国的罪名,临日就当机立断的遣散了所有的工人匠师,封上了自己的锻造厂,切断了自己主要盈利的根本。天知道!大唐的锻造技术在当时世界上就是极为先进的,锻造出来的兵器远销西域,大食,波斯,罗恒等国,锋锐无比,精巧异常。而曾经在这个锻造场中可有着楚景山远道花重金请来的中原最杰出匠师,西域最厉害的设计师和各地最领先的技术设备。——现在只要现在在招回那些优秀的工匠,就立即能产出寒光烁烁的百炼强兵。这些全是征战天下的资本。你们说,这么好的工具能说毁就毁了吗?所以金泽决不做杀鸡取卵的蠢事!

  ……

  此时,其实柳如烟的心里也感到无奈吧!临风,也就是自己现在的盟友,他给了自己一个找到最佳西域代言人的任务。但是似乎这个家伙却没有给自己太多的选择!大同四大家族中只其他三家被杀的干干净净,现在除了楚家柳如烟实在是想不出谁还有能力经略西域。——根本就已经是选无可选的事情。和现在还蒙在鼓里,因为不知道临风需要代理人而死命当心自己家业的楚景山不同,柳如烟当然知道临风在玩什么把戏。其实临风的把戏也并不高明,但自己也不正在无奈的配合着。临风只是想通过一章征召状,让一些已经明白一点,但还是不太明白的人彻底明白,在大同想要继续生存下去的空间在哪里。翻译成通俗一点的语言就是:“丫的,你看到没?这块地皮是我的地盘,我想要你的东西你就得交出来,我不没收你的东西你就该庆幸,少TM的唧唧歪歪!——否则随烟阁就是你的下场!”

  轻轻的放下手中的茶杯,柳如烟觉得自己已经把话说的够明白了。就凭死也不松口的这份谨慎,也可以看出楚景山并不是个笨人。起身,她缓缓的向楚家主告辞了。“希望今日的随烟阁,不是明天的楚家。”别有深意的留下一句话,柳如烟离去的背影依旧妖绕,在火色的夕阳下离开了,在楚府门前。留下不知道正想写什么的楚家家主……

  当夜,楚景山再次拜访了木临风,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说了写什么?总之到第二日大同府的人们又惊讶的看到楚家的兵工厂又开始锻造兵器了!

  不论结果怎么样!楚景山也有扎根在大同的柳如烟帮自己盯着,临风相信他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昨天晚上的话也并没有什么新意。在一堆礼物后面,临风才最终听到了想要楚家给出的答案。——效忠!临风现在需要的不是对等的合作关系,因为那种关系往往会因为利益而变质,附属自己,受自己支配与控制的家族不是比合作的家伙们更好用?

  终于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整顿削减军队后,开始了新一轮的轰轰烈烈的练兵!操练兵马,永远是战争中必不可少的步骤!西方人有战争史上就有一句话叫做:一群训练有素的羊可以击败一群正在嬉戏的狼。当然,战争和统帅也是密不可分,所以又有“一只狮子带领的绵羊,可以击败一只绵羊带领的狮子”之说!可见训练和统帅的双重重要性!——但不管是狮子还是绵羊或是狼,现在临风只知道一件事:对于训练的东西,自己貌似一点也不懂。但在他看来,这个问题非常的好解决,把任务下去分摊不就可以了!

  临风在一生的征战生涯中往往没有多少烦恼。大凡比较聪明的人不好辅佐,因为聪明就代表着自视甚高,而自视甚高的人往往难以规劝,难以善听人言,也就难以成就大业。临风比较喜欢的项羽就是如此。而临风不然。自己什么货色自己还不知道吗?自己能干就干?自己不能干的事情为什么还要死扛呢?死捏着权利送死啊?——这就是临风的无忧无滤的代表思想。所以也许也正因为这样,临风给予了手底下无论是文臣还是武将,都以最大的自由和空间,无论那个将领从前表现的如何平庸,但在临风手底下,谁也可以很容易的在这个空间中多多少少发挥出自己的特长,优势与才能!这或许也是到了后期的时候,临风麾下将星云集,虎士如林,谋士如雨的主要原因吧!……虽然为了替临风偷懒找借口,但也不必说的那么远,就现在,耽误之极就是先把任务分配出去!

  在临风看来,对于练兵,韩封城和魏云两人应该是一队非常好的搭配了!——韩伯父性格稳重,大有猛将之风,资格过老、素质过硬,为人豪爽,应该很受兵卒欢迎。另外,再加上一个上了战场就仿佛就冷静到冷血冰凉的魏云,应该就可以训练出绝对强悍的步兵。对!这个组合合适无疑!还有无双也可以去帮忙,再把善于出点子的彩婷拉过来出谋划策,郭秀青也可以打下手。(连秀青你也利用上了?真的没人用了吧!)至于骑兵营的训练,骑兵讲究的是兵不厌诈,神鬼莫测的机动性使得骑兵没有什么特定的兵法可以训练,这么说起来合适训练骑兵就只有自己和金泽两个不按常例出牌的家伙,这也再合适不过了。强悍的恩答,机灵的郝平,甚至是恶言恶状的逞扈自己也可以用!物尽其用,让自己露出万恶的资本家砸取劳动力的嘴脸先……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然,所谓天道无完,万物有缺,经过细细想来,临风发现一个小小的问题。骑兵一直以来被人称为冷兵器时代里的“终极兵种”了,可经过与金泽的一番辩驳,发现自己貌似有点太热中迷信于骑兵的优势而忽略了其他兵种。对了,临风还想起这么一件事,在自己以前还在现代的时候,玩全三D动画,高度拟真现实的“帝国战争”,自己的波丝骑兵就一直踩不死马其顿,亚历山大大帝率领的方阵步兵!自己后来查了一下资料,不知道有没有人听说过,貌似那个方阵叫“马其顿方阵”,据说是能够在平原上正面迎击骑兵的步兵方阵,——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但是骑兵的优势就是大面积的冲击力和绝对难以预测的机动性。一旦骑兵真的冲入这样的容易困住骑兵的机动步兵阵营,威力不仅会锐减不说,连机动性恐怕也就束缚住了。毕竟,骑兵不停的冲击和穿插才是王道。利用高机动性扰乱敌阵才能之后冲击大幅度打击对方,如果遇到这样的恐怖方阵自己除了崩溃一途似乎也没什么其他的打算了!

  所以临风决定,骑兵要大幅度训练,自己一向不太在意的步兵也要。要两手抓,而且两手都要钱——啊,不!是两手都要硬。

  骑兵的训练可是煞费苦心。不论是主要训练的金泽和临风,还是在一旁看着的众人无不献计献策。彩婷MM不错,想到一个临风等人没有想到的事情,是关于所有兵卒防护的:她建议每个兵卒在战前都披一件用生丝制成,编织细密严紧的纱衣。——经过临风多次实验,似乎有一段固定距离内远程攻击的弩箭也很难穿透这种丝衣,但是会连箭带衣一同插进伤口。届时只需要将丝布拉出,便可将箭头从伤口中拔出。异常方便。当然,制造这种纱衣需要的不仅仅是大量生纱,手艺时间都很紧迫,所以在这段训练时间内,能赶制出多少算多少,当然,这要让冲在前面的骑兵部队先穿上了。搞的其他的几个军营那个叫羡慕啊!(婷婷好聪明,赞一个!)

  骑兵训练是一码事,但骑兵运用的装备也要绝对先进的。以前临风能空想却没有钱,但是现在今非夕比,靠着抄别人家发家至富奔小康的临风俨然一个有钱的主——更别提他现在手上还握着一个楚家的兵工厂。

  骑兵武器方面,长矛是重骑兵用来从事近战的武器,适合冲锋后用来刺杀徒步的敌军;也可以投掷,貌似不错,先算是重骑兵一样基本配置。轻骑的主要配置还是重弩,火枪这些东西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自己是不要想了。而且现在轻骑兵的待遇大大提升,因为轻骑机动性较强,一般遇敌奇袭的都先是他们,而重骑兵……估计打扫收尾比较准时!所以现在轻骑可吃香了,就连以前常用不用花什么心思的弓也是临风花了大价钱特制的,需要六种材料干、角、筋、胶、丝、漆,“六材既聚,巧者合之”。这样的强弓上战场之后就知道威力如何。

  头盔!一律换成铁制的。对了,大同的铁矿、煤矿到底在哪里啊?挖到现在也没有找到啊?搞什么啊?以前教科书不是乱写的吧?

  马镫,这个大抵上没什么花样。不过值得一提的是,马镫对于骑兵的兴起十分具关键性,而且加乘后所带来的优势毋庸置疑。没有这个你骑兵再牛也无法很随意的上战场!

  重骑兵在作出首次攻击后,常常会失去手中的长枪或长矛,或是陷入混战之中。无论是那一种结果,他们最好的选择就是换上另外一件随身武器,是一柄大刀,也就是唐代俗称的·斩马。这种武器在临风看来,首先太过于笨重不说,还携带麻烦,对手臂力量要求也高。万一碰上个骑兵和自己一样的身板,还没战斗前就估计挥舞、挥舞着就趴下了。汗……得换!但,到底该改成什么样式的呢!想想……貌似听说亚洲曾经有一个垃圾种族,被世人称为“日本人”。即便是厌恶,但是不得不承认这群***虽然脸皮厚,但偷偷窃学人家的东西还是很有一套的。把我们中国的东西拿回去鼓捣鼓捣,丫的,就变成他们的了!BS之,BS之。有个例子就是他们的武士刀,不就是我们唐代斩马的翻版。武士刀的优势在于马上。骑兵冲击的时候,将刀平托,刀刃向前,借助马的速度推劈向敌人身体,由于一般的刀有很好的曲度,接触敌人身体瞬间沿刀刃的曲面滑动。所以可以连续的接触敌人身体,切割力也就相应增加。妈的!先代替着斩马刀用用。不好用我还抽你们嘴巴子。虽然说换了这样的轻武器后,重骑兵马北上重重斩下而产生的力道优势就没了,但是以后的骑兵自己可能不要求,或者少做正面进攻和冲击。要知道步兵原地园阵防守最强,行进时最弱,骑兵等步兵摆好阵型后,正面冲锋已经是只能以扰乱阵型为目的,而不是杀敌了,最好一击得手后马上撤退,硬扛死没有好处滴……

  对了,还有铠甲。盔甲之类的东西,临风有过引进欧洲时代的锁子甲的想法,但是后来一度想放弃。因为虽然听其他历史学家说锁子甲在以前很是流行,而且穿着也貌似很帅,但一想到随时自己会被箭或剑尖刺透,——你还敢穿吗?可是不穿锁子甲,难道学习重骑兵穿铁板上战场!哇哈哈哈,——估计穿着重铠的骑兵一摔在地上就一蹶不振,乌龟一样顶上铁盖子里,爬不起来了!困绕啊?困绕啊?但是不穿这个比起现在大唐的厚实重披甲,灵敏度上又吃亏了很多,毕竟锁子甲可以算的上灵活性最好的铠甲。还是算了,问问其他人意见。“如果非常容易穿透的话,为什么不在穿着锁子甲时,在外面在批上一件小护甲呢?护住心脉等要害就可以了。”金泽如说是。对哦,自己怎么没想到。

  最后,还有骑兵的载体,也就是最重要的马匹问题了。临风自己以前还担心一件事情,那就是夜里马匹对于火的恐惧,毕竟动物都怕火。但后来听柳如烟说,经过训练的战马基本不受火光的影响。这样就好了,免得以后奇袭还得专挑雨天!而一匹好的座骑,往往需要一个优良的先天血统和后期大量的训练,这样才可以发挥出它们的体能和速度。万一上了战场,这些马匹不能对骑兵的指令作出反应,嘿嘿!那么没别的选择,除了等死就是跑路。说实在话,临风曾去亲自看了一下自己现在军营里的马匹,就算是不怎么懂的自己,也可以看的出郭帅留给自己的马——实在不匝地!嘿嘿,现在的临风倒也不必太担心这个问题,毕竟跟北突厥的家伙们谈好了。以后源源不断,已经训练完毕的优良马匹会慢慢运输至大同;外族的马匹是中原无法比拟的,他们有着得天独厚的草原以及环境优势!嘿嘿……对了,顺便一提,貌似柳如烟说北突厥的最大部族·哥翰的大汗也要来。可想想也对,难道你想就凭几句话就要别人一个族相信你,和你订立盟约?源源不绝的支持你?这可能吗?也不现实啊!就让他来,再见识一下偶的风范。

  既然所有的东西都为骑兵们预备妥当,而且都还是最好的,那么没有与之相符的训练量怎么行?免得其他几营有意见啊。

  原本南营三万多的骑兵,东、西两营各有三万人,北营四万骑兵只有一营。现在经过筛选还剩南营骑兵还剩两万七千余人,西营还剩一万四,东、北还好,算正三万。——换下来的三万人全种田去了!汗……

  折腾完骑兵,临风仔细一想,觉得还是不过瘾!就立马打起步卒们的注意。这可并不是临风这家伙像现代的军官一样,有喜欢拉练的嗜好,实在是他越想越觉得恐怖啊!“马其顿方阵”?能够抵挡骑兵的步兵方阵?NN的,如果给你们研究出来我还有的混?既然这样,那么偶也要练习“马其顿方阵”。以后先克制你们的骑兵,还让你们见到我的骑兵就害怕。当然,保密工作以后还是要地。但是还有个小小的问题,谁知道“马其顿方阵”主要是怎么一回事啊?

  对于骑兵,金泽的见解就比较全面:机动力就是骑兵的最优点,这也是对骑兵使用的最关键。首先,一方面没有人可以摆下个绝对完美毫无破绽的步兵阵型,另一方面战场的形式是瞬息万变的,骑兵部队随时可以抓住步兵的弱点,将其弱点不断扩大乃至最终取得胜利;而在冷兵器的条件下,面对以机动力擅长的骑兵,慢腾腾的步兵部队想要弥补自己战场上突然出现的弱处相当困难,如果强行弥补反倒让对方反复调动,疲于奔命!——这才是骑兵的克敌之道。

  但现在,大家对于骑兵的克制之法却并不是很了解。骑兵部队并不是无法克制,刚刚就说到了当年亚历山大这个家伙,而他,就曾经在平原上和骑兵硬磕,还磕嬴了?克制骑兵是枪兵和盾兵最佳的配合。马其顿方阵于平原对付骑兵的几个条件就是在于:在精神上必须视死如归,前排倒下,后面屹立不动。当方阵开始进攻的时候,前五排士兵的长矛一律放平,长矛的长度足以保证这五排长矛在敌人的武器有效范围外杀伤正前方的敌人。如箭猪一般向前方伸出的密集长矛,在杀伤敌人的同时逼迫对手后退,造成的心理效果甚至大于其实际杀伤效果。走在中间的顿兵也并不是闲得没事,他们要用盾牌挡开飞来的石头和羽箭,还要妥善利用他们的矛柄。马其顿方阵用的长矛尾端同样装配着锋利的金属矛头,当前排战兵无情前进的时候,无数被刺倒的人倒在方阵兵的脚下,五排以后的士兵将用矛尾向下的狠戳消除他们任何重新站起的可能!

  综上所述,貌似只要你步兵素质够好,士气够旺,手持长矛和盾牌也能对付骑兵。即然的确可以,那么这个问题解决了,OK!那阵法呢?没有同一训练的阵式啊?幸好我们的无双,倒对于这个奇怪的阵型有点见解:“一般来说骑兵都要等到步兵阵列有了空隙或者薄弱之处再冲进去发动致命一击,而前进中的步兵阵列一旦变得不完整,就只能任骑兵宰割了;所以假如要克制对方正往我方冲击的骑兵,步卒只要灵活,不需要往前,只要无论机动的骑兵从哪个方向冲击,都有足够长矛从林指向哪个方向就可以了。这样这个阵式可能也就完整了!”——对哦?我怎么又没有想到。

  但这样的话步卒的兵器就要适当的改变一下。众所周知,唐军步兵均用陌刀,刀口刃锋的威力极大,列阵而出,肉搏时候威力不减,步卒就“进如刀墙”,向前推进,而往往“挡在前者,人马俱碎”。看来大唐步卒的威力还是不错的。对了,忘记申明一点了,步卒有这样恐怖的战斗力是指唐初李世民当老大的时候,不是指现在临风手里的那一群步卒。汗……虽然也拿陌刀!

  (所以现在得换换武器了,马其顿方阵里的矛头到手的长度,超过马身的长度,只有这样才可以阻挡抵御骑兵的侵袭;而步兵无法追赶骑兵,所以战斗只能是防御性的,步兵的防护能力就要提高,所以在防护铠甲方面他们可以穿从来只有骑兵能穿的一些防御很高的铠甲。——这个可是个创举啊!剧临风所知,还没有人让步兵穿过重铠,原因很简单,步卒容易累趴下!——所以很不幸这个提议让正在训练步卒的魏云“咔嚓”了之后,将临风踢出步兵三营,并把他列为禁止来往户。)

  一般的人都是绝对无法说服他们去为了国家去无谓的送死的,因为就算是死起码死也要死的有价值!——这就像无法让一群步卒拿着长枪就冲上来和骑兵硬来一样!所以,临风在采纳了无双的意见后,训练的要求也就很简单,只要在作战的时候步兵们排成空心方阵,再把枪尖一致对外就可以了!这样就能够阻止战马从任何一个角度向他们冲撞过来,而现在需要训练的就是步卒们组成方阵后,能很直接熟练的进攻和后撤!那样的话,就方阵本身而言,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人体构成的粉碎机。但如何让对手在粉碎机所需要的时间,出现在粉碎机能够架设的地点,并且自愿跳入这个粉碎机中,就需要其他技巧和实力了。这又是另外一个问题了……汗……

  简单的说,骑兵机动力强,一般用于平原作战;步兵守备力强,一般用于险要地域使用!

  终于,训练也在进行着!但是训练的时候,百无聊赖的秀青突然发现自己貌似好久没有出场了!突然就在临风的部队中无聊的做了一次比较有意思的事情。——秀青把运给临风的骑兵部队的小铠甲全部换上了黑色;给步兵下的定单则全改成了白色的装备!郭秀青或许并不知道,只是这小小的改变后来却震慑了天下。这就是后来素以“来去如风,散如秋雨,势如破竹”而闻名天下的“黑甲骑兵”和素以“聚如丘峦,进如密林,不动如山”震慑八方的“白羽步军”得名的原因所在!(汗)

  “黑甲”有着强烈的冲击力,白羽有着恐怖战斗力。这使得手握这两支军队的临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跟胡人作战时,对战方式相对单调:先对其一点先使用重骑兵三连突击急袭,一波一波乃至数波数波的冲击,常常就可以贯通敌方士兵前军。突破前军后来回穿插,打乱其部署。至于稍后的结尾工作,顺着突破口将“白羽”全军压上,那就是魏云后来的拿手好戏了。——这全是占了胡人们喜欢硬碰硬的便宜!而临风他风卷残云式的骑兵冲锋也就在这个难得的便宜之下经常打得胡人大军一溃百里。

  信心来自于自己的信念。至少,现在还没有指挥着这群军队上战场的临风就相信,只要加强这种训练机制,完善军功进爵制度和锻炼作战经验,自己的这两支部队日后即就算是比起秦王政的秦师,汉武帝的汉军,蒙古帝国的骑兵,唐廷初期的远征部队以及北宋岳家步卒等强悍的史上有名的军部,虽然不敢说平分秋色,但自己也一定有一搏之力。究竟鹿死谁手,还犹未可知。

  呃?这么算起来中国牛的军队很多么!貌似有人还嚷嚷过多少天,多少天占领中国的!不知道假如秦始皇,和汉武帝听到了,会不会从坟墓里跳出来,向老天做个鄙夷的手势,向侵略者发出傲立世界东方民族,重重的一句规劝:

  “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