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千骑卷平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可怕的家伙

千骑卷平冈 惊·神 2819 2005.09.14 15:01

    这群垃圾!挤进人群里的临风眼中不觉闪过一丝寒光。

  一个正在啜泣的弱质女流,被五个三大五粗的大汉围成一圈,而身旁是一群光顾着看热闹的人!没有一个有正义感的人站出来阻止,而那群家伙就难道就不知道羞耻吗!临风不觉脸上露出鄙夷的神色,国人的劣根性真是一览无余。

  “嘿嘿!小妞,长得不错么。跟大爷我们回去玩玩。”打着酒嗝,一个不知道哪个营的家伙很是无耻的淫笑着说道!——调戏女子很经典的一句话啊!但望大家记住的是,一般你说了这句话后就利马会有人出来收拾你!

  这不来了?

  “住手!”一声牛吼,恩答的声音音贝很高,但就是音质差了点,有吓死人的潜力。

  “住……住手!凭,凭什么啊!” 逞扈的嘴巴都不利索了,明显的是喝高了。否则怎么连自己同一戍的兄弟来了都没看见呢。

  “就凭你们现在在扰民。”临风平静的说。虽然很不齿他们的这种行为,但家丑不可外扬,等回到军营里在好好的整死他们。现在么,还是不要杵在这里让别人看笑话了!

  “就你?你好像就是那个、那个贱人!给大、大爷滚一边去!” 逞扈的眼神一直不好,从不拿正眼瞧人,现在喝醉了后,居然反而认识了!

  “扰民!哈哈哈!哥几个……几个是谁你知……知道不?骑兵营的,扰民怎么拉!谁敢多管闲事?我们可是全是宝贝啊!打战冲前面,撤退挡后面,谁敢说什么?哈哈!”估计这些吹嘘的话说的顺口了,这位哥们本来蛮结巴的话越说越流利了!

  “木将军贴在城前的那张告示呢?你们也可以当做没看到吗?”临风眼里的寒光更浓了,但是心中还是抱着秋后算帐的想法。

  “木将军。”几个骑兵营的人动作不觉有迟疑了一下。木临风现在在大同人的心目中一直保持着阴冷残酷的形象,火烧随烟阁,那一句“顺者昌,逆者亡”至今还留在众人心中。那冰冷的眼神,冷酷的话语,至今也还会令人感到余波未平,铭刻在心。

  “那又……怎么样?他……他真的敢拿我们开……开刀!” 逞扈嚣张的说,酒壮贼胆,大抵就是指现在逞扈这个样子了,“杀了我们他还打个屁战啊!”

  “对!怕什么,兄弟们。我们可是……可是……骑兵营的。”不知者无畏,但一般死的快的也是这一帮人,不懂了还敢乱说。

  “是啊!杀了我们就等于得罪了我们三十六队的骑兵兄弟,得罪了三十六队的兄弟就等于得罪了北营二十七戍的兄弟,得罪了北营二十七戍的兄弟就等于得罪了我北营的全部骑兵!他……他……惹的起么?”

  包括临风在内,听完这几个骑兵出奇牛B的背静,全部的人头上开始冒出冷汗来!——因为他们的背景真的好牛B啊!

  “是吗?”一个清冷的声音再临风的怒气值到达临界点之前就响了起来。

  不回头,因为临风已经知道来人是谁,——金泽无疑!

  因为金泽的声音一向清冷,有时甚至冰凉的让人发冷。但似乎,此时他的声音没有起到镇静的作用。

  “你算哪……哪根葱……。”一个骑兵满嘴酒气的指着金泽说。

  “我?我只是无名小卒。”金泽一点也不在意他们的失礼,因为他们快要成为死人了!没必要喝一些死人计较太多。

  “那你、你居然敢管我们的闲事!”打着酒咯,骑兵营的家伙们嚣张的问。

  “我不想管!但却又不能不管!因为有人将这里托付给了我,我就要把这里治理好!”

  “谁?谁敢管!你叫他出来。” 逞扈叫宣道。

  你们可认得此物。”金泽手上拿出一块美玉,细看之下,竟是当日临风手中的上品和田玉,四翅鹰羽丝毫不差!——并不想对这几个无视自己主子威名的人浪费口舌,“不扰民”的命令还只是他稳定大同的第一步,如果有人现在就无视律令,那么日后城府出来的命令都是废纸吗?商君变法,以移木授金,立木为信来印证自己的决心,现在我金泽就用这些家伙的血来立威。

  “参见大人。”见令如见人,见到这块碧绿,色纯的墨玉,犹如四州兵马使,木临风亲临,一时间巡逻的莫克恩答等人就单膝下跪拜倒。——临风思索在三,也拜了下去。

  看到官兵们都跪了,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人们也立即跪了下来。不过他们心里还是很疑惑:这个金泽不是我们大同的人嘛?什么时候这么有面子了,官兵见到他也得下跪了。

  一时间除金泽外,只剩下反应不过来的骑兵营的家伙们和整在酒兴上的逞扈杵在哪里了!

  “木将军早有言明聚众伤人,强取豪夺,骚扰城民,皆是死罪!现代行木将军令,巡逻兵听命,对其一干人等——杀无赦!”

  什么?金泽一席话不仅说的周围的民众吓了一大跳,连现在正跪在地上低着头的临风也吃了一惊。在这里就敢动手,不会太血腥嘛?

  莫克恩答也犹豫起来,毫无疑问,在金泽这个格杀勿论的命令中,逞扈也是一员。但逞扈毕竟是自己同队的人,虽然关系不太好,但是也没到对自己人下杀手的地步啊!可是现在……

  或许是所想的一样,又或者大家谁也不愿意先动手,巡逻的兵卒们跪在地上,都没有动弹。

  “你们敢……敢……!”刚刚被吓了一大跳的骑兵兄弟们酒就立即醒了一半。但看跪在哪里半天没有动的莫克恩答他们,立即又得意起来,“看到没有?谁敢动手!”

  最先反应过来的,却还是临风,如果在平时,临风或许还能假装不知,但此时,所谓“军令如山”,假使现在就有人敢违抗军令,日后岂不就要造反。

  “军令如山!”冷冷的瞥过众人一眼,临风缓缓的吐出这四个字,军人最注重的是什么?那就是对于命令果断执行,如果一个军队连最基本的这一点都做不到,还谈什么上战场打战!而现在如果没有人执行这个命令,那么就让我自己来充当恶人吧!——即便是心中非常的不愿意这么去做!

  “嘿嘿!一个人,来逞英雄啊。”看着其他人不动的样子,哥儿几个还不把临风这个瘦的像柴火一样的小子放在眼里。

  这个笨蛋的一句话,倒提醒了跪在地上的众人,不错,他们是军人,军令如山,又怎么能置自己的兄弟一人以不顾呢!

  忍痛的恩答,郝平等人,也难过的站了起来,挥泪拔出了手里的刀。

  看着众人这么做,金泽眼里露出了难以察觉的赞赏。

  “大家让开,让开。平冈的骑兵们来了!”就在这时,原本弓剑努张的气势为之一滞,金泽让彩婷帮忙调来后续部队终于到场了!

  可怕的小子!一见到平冈骑兵,临风的脸都吓白了。——原来金泽根本这家伙就不相信我们巡逻的外围部队,不相信我们会对军营的自己人动手,所以才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千方百计调来平冈的骑兵。刚刚假如我们一群人肯听令,那么还好,相安无事;但假如一旦违令,那么可能现在自己这一队也在平冈骑兵们攻击的范围之内了!算计的这么面面俱到,但做的这么绝狠。今天总算又见识了金泽的可怕!——不愧是个善于出毒计的家伙啊!

  好险!差点就让金泽玩死了!所谓谋者无情,这样看来,金泽这次是铁了心要用他们的人头立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