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千骑卷平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这顿饭不好混

千骑卷平冈 惊·神 3148 2005.08.08 00:07

    现在,木临风怎么看这老头子怎么顺眼:

  衣服破破的,这估计是节俭了,有钱人都这样的;胡子白白的,一看就知道是真是仙风道骨啊;个子矮矮的,浓缩就是精华,看看人家鲁迅,拿破仑;人还算是精瘦,这一定是常年锻炼的结果;战斗力评估约大于、等于10,这个,这个,这已经是满值了。

  “老丈。”想到以后的衣食住行,木临风恭敬的伏身下拜到。这时,他才体验到了老爸常讲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滋味!

  虽然不知道木临风为什么突然对自己显得恭敬起来!郭衡仍是十分高兴,因为这证明眼前的年轻人并不是属于顽劣不化的人,既然不是莽夫之流,那是自持高才的人杰了可能性大增,看来自己找了这么多天,终于又找到了一个隐者。

  “事已至此,”木临风挠挠自己的头发,心里就开始琢磨,到底是干脆接说“恭敬不如从命”呢?还是假意感谢一番,说“只好叨扰数天”呢?木临风感到十分困惑与为难。深入仔细点想,这可直接关系到在老头家蹭饭的天数问题,决不可等闲视之……

  “既然如此,贤侄请跟我来!” 郭衡不给木临风多加思考的机会,直截了当的走在前面开始带路。

  “难道我的意图,被这老头识破了!”跟在郭衡身后的木临风,脑海中突然闪过这样的想法。

  在一个有着酷似北方家宅的庭院中,冷冷清清一张桌,一壶茶,几个人,而那一曲幽怨的琴声伴随着幽怨的歌声,就是在此传出……

  “请问老、老丈,到了没啊?”此时的木临风走的已是眼冒金星,舌头发直,两腿发软,四肢无力,身躯麻木——就差不能动弹就可以直接送医馆诊断是中风了!

  也怪不了木临风,也是,就这么一直走,一直走,走了不知道多少山路,终于才看到了一个小镇,还得再走,一直走,一直走,从门口走到镇西边,还要七拐八拐的——给你你也受不了啊!

  “到了!就在这里。” 郭衡笑着指了指旁边那还算较大的府第,“隐居于此,倒叫贤侄见笑了!”

  笑?我有什么好见笑的,我要笑现在也饿的笑不起来啊。木临风现在是连客套的力气也没了,立即拔开腿就冲了进去,大有立志风卷残云的味道……

  就在木临风经过庭院时,忽闻一阵歌声传来:

  “黄沙漠漠人烟稀,百战千军夜破敌。雪夜生擒土谷浑,壮士铁衣归故里。……”

  靠!什么鸟歌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吃早饭,木临风觉得自己对噪音的抵抗力大大不如从前了,听到这鸟歌的第一印象就是——立即堵起耳朵来!不知道在当代唐人的耳中这首曲子是什么感觉,但在木临风耳里,这无疑无异就是鬼哭狼嚎,千军避易,套句雪村的话说,就是“什么玩意儿”。

  “啪啪…啪啪…啪啪啪!”木临风还没走到几步,就有一连串的鼓掌声;这还不算完;掌声后面,还有已经有一迭声的赞美从不知道从谁的口中传出了!

  “郭小姐真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此曲一成,绕梁三日亦不绝于耳。”假,太假了,木临风不用看就知道说话的是一猪哥。因为他说的话太假了,比自己家乡那些吹黑哨的裁判还要假!

  “不错!更难能可贵的是,以小姐女儿之身,竟写出“雪夜生擒土谷浑,凌烟阁中欲名题”的佳句来,以太宗皇帝攻破土谷浑为例,凌烟阁二十四将自比,这分胸襟与气魄,就足以令男儿汗颜!”

  靠!这个更加不要脸,谁啊,这么恶心!让我看看……快步迈进连接大院的行廊,一念之差,就让木临风吓了一大跳!——难怪啊难怪!难怪这么难听有人捧场;难怪居然有人昧着良心叫好;难怪有人居然这么恶心的去比喻。现在一切的一切也变成可能了,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美女啊!

  所谓秋水为眸,碧玉为骨,亦不过如此。身着白衣胜雪,三尺青丝披肩,虽然带着面纱,但出水芙蓉气质,清馨可人模样,也是掩盖不了的。虽然给人有冷清清,一番傲骨,凌然傲气的感觉,但……但自己的肚子好饿,美女又不能吃,靠,鄙视啊!得拐个弯让老头备点薄酒什么得,填填肚子,随便什么东西,不用太好:雀舌鸭溥,山珍海味,鲍鱼龙虾,熊掌鱼刺什么的,将就着点,我都吃!

  不过,奇怪的是为什么我旁边的这老头不走了,还笑的这么猥琐。等等,该不会那个可怜的不幸少女是这老头子的女儿吧。

  “适才弹奏的,正是老夫小女,难登大雅之堂,还望贤侄指教一二。”

  居然猜对了,真是暴殄天物,啊,不,真是自古红颜多薄命啊,不、不,是“人间不许露白头”也不对,算了,总之就是形容这个少女很惨就是了。临风想着想着,但明显只听到郭衡前半句话的临风,脸上露出了颇不以为然的神色。

  “唉,无论如何,还望贤侄指教一二。”看着木临风的神色,看他压根没有指教一下的意思,郭衡以为他对自己女儿的诗很是不屑——郭衡也无奈的直想叹气,“老夫的这个女儿,是老夫中年喜得,但自打小出生就失去了母亲,老夫自此将她当成了心头肉,从不过分言教,事事顺着她去,这才养今日的脾性——文采容颜均不差,就是过于持才而傲,傲的不将他人放在眼中,傲的不知天高地厚!可是天下能人辈出,处处皆卧虎藏龙之地。再这样的继续傲气下去,可是迟早要吃亏的,所以有不足之处,还请贤侄大胆指出,不必顾及其它,但搓一搓小女的锐气亦可!”

  “这样啊!”木临风这一次总算是听到了,嘴角立即开始抽筋,心中暗暗叫苦,以前在高中,谁不知道自己木临风是出了名的文理白痴,功课没一个在行的“忧”等生啊。自己的历史科目也差的可以,之所以记住“安史之乱”这一段历史,纯粹也是因为听说唐朝的那个叫啊基(李隆基)的皇帝,老婆够漂亮!可现在,现在居然要我这个文理白痴,不通音律的家伙给意见。——这顿果然不好吃啊!

  “这个、这个啊!” 退无可退,木临风习惯的挠了挠自己的头发,硬着头皮说,“其实我初闻郭小姐的琴声,顿觉小姐的悲天悯人之心,身处安乐,却忧患战事前方,洋洋洒洒,大气凌然;只不过么?这个,只不过么,不过,这个……”

  “只不过如何?”一个清冷的声音蓦然传入木临风耳内。原来在木临风在为一顿饭挣扎,苦苦想着如何回答时,他口中的郭小姐,已经带着人,穿过庭院,走到木临风与郭衡所在的行廊内了!

  “郭老先生。”这时,与郭小姐在一起谈诗赏乐的几个年轻人们,就一一上前向郭衡俯身拱手行礼。在乡中的青年仕子中,郭衡还是很有名望的。而现在的郭小姐,则正冷冷的看着身穿破衣,举止怪异的木临风,在加上其刚刚批评过自己,口中当然就没什么客套的语气了,“请讲,只不过,我的这首诗如何?有什么遗漏之处,还望尽管一一指出!”——话虽客气,但一副倨傲的神色,居高临下的样子,不禁给人一种“傲慢”的感觉!

  “就是,这位兄台,不知道你对郭小姐的诗有何指教啊?”突然此时,说是迟,那是快,一个瘦的就像是风干了的腊肠的男子立即接过郭小姐的话道!

  木临风看到这位仁兄的尊颜!呕,好难受,我的胃。没有吃过早饭的胃开始翻滚起来;但看着身旁老头,郭小姐等人稳如泰山的样子,恐怕早已经习惯了,并已经领略到了腊肠的风采!爆强。

  “对啊!知耻方能进,阁下不要因为挤不如郭小姐而出言毁谤啊!”一个满脸麻子的像个大葱油饼的男子继续说道!

  呕……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木临风的胃再受猛烈创伤,

  但还不仅仅是如此……继腊肠,大葱油饼之后——居然还有长的像油条、肉包、云吞、饺子、混沌、米线、方便面的人相继粉墨登场,对木临风发表了讨伐宣言。

  估计饿的慌临风,现在是看什么什么像食物啊。但是,长的丑不是你们的错,但你们出来吓唬人就是你们的不对了。最重要的是,居然还敢嘲笑自己,我怒了!——狂吐中的木临风心中暗暗的发誓,即便是文理不及格的自己,也要让你们知道什么叫真真正正的“绝世佳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