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千骑卷平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原来是这样

千骑卷平冈 惊·神 3540 2005.08.27 20:00

    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从手持重弩的官兵们里走出来的,那个铁衣战袍的青年将领,不是现在应该驻扎在城外的魏云又是谁?

  “魏大哥?”彩婷、无双和郭秀青面露喜色,看来今天不用动手了,心中也暗松了一口气。反观临风,他对于魏云的到来,倒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一点感激的心情都没有。

  “小子,你忘了这次是怎么升官的嘛!这么久不出来救我,难道是想要过河拆桥?”

  面对临风的指责,魏云倒也是满不在乎,懒洋洋的斜视着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你知足吧!如果不是看在彩婷几个面上,没准到现在还不出来呢!对了,你们没有事吧?”

  ——最后一句,魏云显然问的不是临风。

  “没有事!”郭秀青代三人答到。

  “嘿嘿!没事,就好!”魏云说完,就后退几步,将这里的局面交给了临风。——毕竟,今晚他只是临风请来的救兵,不适合太过于喧宾夺主。

  看到魏云退下,临风转眼望向了身前不远处的柳如烟,嘴角不禁露出个戏谑的笑容,现在是春风得意啊!

  “刚刚你们问了这么多,现在我给你们问话的机会,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嘛?别客气,尽管问啊!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柳如烟身后的一伙人现在盯着临风得意的贱笑,不禁快要暴走了,如果不是现在动一下就会有随时被弓弩射杀的威险,他们早就扑上来了。但即便是这样的劣势,他们也并没有露出什么怯意,只是将眼光投向了他们的首领·柳如烟,也只等她一声令下了。——这样的组织纪律,还真让临风、魏云等人刮目相看啊!

  柳如烟依旧没有什么过多的举动,就像刚才临风被她包围时的那种不在乎一样,她也一副不着急,慢慢来的神态。

  “第一个问题:你们怎么知道我们今晚会对你有所行动?”

  “我并不不知道啊!我又不是神仙,我怎么可以未卜先知你们今晚会有所行动,——而且还是对付我的。”临风嬉笑着说,虽然话里听着很是无赖,但这却真的是事实。

  “不知道?不知道还可以这么精确的在这里布局等着我们上钩?” 柳如烟柳眉轻颦,一副苦恼又楚楚动人的样子,神色一脸的不相信,好像正在责怪着临风的不诚实!——只看的众人心神为之一荡。

  “其实不是推脱之词啊!我真的是不知道你们有所行动,但我想,攻破大同的我,一定会让很多人咬牙切齿的吧!所以今晚除了陪着未婚妻子出门,一方面,我的确是想散散心,而另一方面的目的就是想看看大同府城内,到底还有多少乱党,所以就大胆设了这个局,想要看看有多少人是日夜挂念着我木某,想要我的项上人头的。”

  “那你全部都是毫无理由的猜测了,一点把握都没有,那么你为什么还敢肯定在大同城府里有你口中所谓的乱党呢?”

  “拜托!这里是大同啊!安禄山老巢平卢、范阳、河东的西侧啊!所谓卧榻之畔,怎容他人酣睡。——安禄山经营了数年的三镇边侧,我想他还没有就就这么放心交给高秀岩的魄力,所以安插一个辅助用的外线组织什么的,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主意吗?”

  “那么这个伏击点呢?你们又是怎么猜到的?”

  “并没有十分肯定啊!只是觉得这里比较有可能而已。其实如果你们没来,这里的将士或许就要白等上半夜了!”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你也说了,这里的房子被你们全部买下来了。突然这几天这里一下子就开始变的没有什么人了出入了!——如果换做你们,难道不会觉得事有蹊吗?说是算无遗漏,看来金泽还是算漏了一点啊!”

  “不是的!金泽原计划是要等到行动的这一天,才立即买下所有的房屋,从而根本不让你们反应过来,这样的话等到你们发现问题时,也早就没有翻本的机会了。可是我没有去听。所以才造成了今天的疏忽!”

  “为什么?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计划就可以算是完美了啊!”

  “对付你,我们连一丝可以大意的机会都没有,所以我们害怕事情再出现什么变数,所以在金泽帮我们定计之后,立即就布置妥当了!想不到当日的谨慎之举,居然变成了使今日功败垂成的最大败笔。”

  柳如烟说罢,落寞失望的神情易于颜表,能从一点蛛丝马迹就发现自己的意图,这个唐廷军中赫赫有名的智将,果然名不虚传啊!

  临风笑了笑,自己心中虚荣心小小的得意了一把。

  魏云等到双方的话语讲的都差不多了,缓缓的将右手举起,所有的官兵再收到命令后,立即将自己手中的弓箭抬起,而柳如烟身后的人则都已经做好了随时拼个鱼死网破的准备!彩婷,闭上了眼,不想看到别人血溅七步的样子,无双和郭秀青则更加提高警惕!——在这里的所有人内,毫不紧张,镇静非常的,除了临风外,还是只剩下嘴边一抹含笑的柳如烟了。

  “弓弩手准备!”魏云一声令下,随着官兵手中弓弩的弓弦越拉越开,气氛立即就变的异常紧张凝重起来,千钧一发,一触即发!

  临风猛然对上柳如烟的眼睛,相视一笑,其实今天谁也没有嬴谁!

  在魏云的手挥下的那一刻前……

  ——等等!

  突然一个声音抢在魏云前面响起,出声的居然是临风!

  停下了手,魏云疑惑的转头看向了临风,“干什么?”

  临风无聊的打了个呵欠,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今晚玩够了!小子,你收兵带兄弟回去睡觉吧!今天夜真是辛苦各位兄弟们了!”

  在所有人奇异的眼光中,伸了伸懒腰,临风今天真的是累坏了。

  ——什么?收兵回去!什么都不干就收兵回去!临风到底在说什么啊?

  今晚真是个不眠之夜啊!

  清晨,大同城府,东厢三房内

  昨晚的临风可是累坏了,被三个女子被吵了一夜,问自己为什么放走“那个不要脸的狐狸精”,连魏云这小子夜趁火打劫,狠命敲自己的头,问自己是不是疯了!幸好自己忍住了,死活不说啊!其实里面的原因么,估计现在知道这个秘密的,就只有自己和那个柳如烟了,嘿嘿!这个机会可要把握住。——以后全都是保命的资本啊!

  木大哥!木大哥!

  感觉到有人轻轻推了推自己,临风转了个身,睁开自己睡眼朦胧的眼睛,印入自己眼帘的,是一张精雕琢刻的清秀脸庞,美目流转,白嫩琼鼻,红润的焉唇,碎玉般的细齿……

  “仙女?”临风可能还没有睡醒,一开口就一句。

  “讨厌!”摘下面纱的彩婷,娇羞的轻捶了临风一下。

  呃?临风现在才看清楚了点,好象仙女很像彩婷啊!——可不就是彩婷吗?

  “晕!是彩婷啊,你什么时候来的!”临风抱着自己的被子不放,还是没有清醒的迹象。

  “我是来问问你,昨晚……”彩婷显得很是为难,咬了咬自己的细唇,问了,可能就会让木大哥不高兴,而不问,自己又心下不安。

  临风倒没有什么不高兴的样子,轻轻的捏了一下彩婷白嫩的小鼻子,“你认为呢?”

  “我……我……!”用手揉了揉自己的衣角,彩婷半天夜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她没有你美丽大方,我不会喜欢她的,你如果是担心这个,尽管放心吧!其实我放她走,那是因为她昨晚对我们没有什么恶意。”

  “没有什么恶意?”

  “是啊!不仅没有什么恶意,对我们而言,他们或许还是大大的助力。”临风正经的讲。

  “为什么?”

  “昨天这一出‘请君入瓮’,你看金泽这个人才华如何!”

  “光从这个算无遗漏从计策看,金泽的确应该是个工于谋计的大智之人!”

  “不错!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当时作为资助人的柳如烟,要把这么一个引以倚重的人才,安排到跟我们临座呢?然后再一再挑拨楚文成,逼我出面呢,——她就不怕我把这么一个人才拉走吗?”

  “对啊!这点我倒没有发现!”彩婷走到盛满清水的脸盆旁边,拧了一把面巾,递给临风。

  接过面巾,仔细的擦了一把,临风接着解释讲,“其实,昨天我能在金泽心中留下好的印象,还是难道不是全靠了一再挑拨的柳如烟吗?”

  “这倒不错。”

  “我觉得其实柳如烟是故意的,她的目的其实就是将金泽这么一个人才当做礼物从给我!”

  “礼物?送给我们?怎么会?”

  “怎么不会!”从床上起来的临风,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她其实就是以这个金泽,向我们示好,昨晚其实不止基于此点,所以我才会放过她,我真正放过她的原因,那就是——她是来找我们合作的!”

  “那么包围我们怎么说?”彩婷对这一件事是耿耿于怀。

  “你不觉得她在包围我们的时候讲了太多的废话吗?——她根本就没有对我们动手的意思。先用金泽向我们示好,在用我们的性命作为谈判的条件。一手软,一手硬!明白了吧!傻丫头!”

  原来是这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