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千骑卷平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淡出个鸟来

千骑卷平冈 惊·神 3314 2005.08.19 13:34

    “哈哈、哈哈哈!”

  临风把刚才的事,都还没有说完,就立即被彩婷和无双的笑声打断了!

  “很好笑吗?”临风很是郁闷的问。

  “不好笑,不好笑。”虽然口里这么讲着,彩婷也极力想用手捂住嘴巴,但却依旧没有使笑声停下来;而在彩婷另一边的无双,则还在毫无顾及的轻笑着,直笑的花枝乱颤。

  ——的确,这是这么久以来,这是第一次听到临风吃鳖的消息,不笑个够本,怎么对得起自己。

  “算了!想笑就笑吧。反正……反正我也不跟她一般见识!”临风心里还是郁闷啊,但因为觉得对方是个女的,所以度量还是要放大一点。

  “但,十公子……朔方·郭公乃一代名将,声威远播,但彩婷却从未听说郭公有过第十子啊!”彩婷想了想疑惑对临风说。

  “和你身边的韩公子一样啊!”临风随意的指了指彩婷身边的韩无双,便不再说什么了!立即策马向前方跑去,最近木临风可没有多少和彩婷在一起的时间,并不是说临风不愿意,而是临风觉得在李光弼身上能学到不少的东西!——幸而彩婷也很识大体,并没有在这一件事上耍一些小性子,为难临风。

  试分析郭子仪和李光弼特有的作战风格就可以发现,唐朝的这两员中兴名将,虽然可以分庭抗礼,但作战方式是大大不相同的。

  郭子仪作战兵法调度有理,攻首有据,善于把握大局,偶出奇兵,虽然时有以少击多的战役,但却未尝败绩!而李光弼,作战则讲究狠硬快猛,擅长打硬仗恶仗,攻则猛虎出匣,一往无前,守则稳如泰山,岿然不动!——跟他们无论是谁学到一些经验,也足够帮助临风在战场上增加一些胜算了。

  “和韩公子一样?”彩婷此时诧异的回头看了无双一眼,因为自始自终,都没有人向临风提起过无双的身世!

  而无双,此时却也是一脸的震惊与讶异!……

  临风快马从队伍末尾,向队伍前面策马,可刚跑至半山腰,甫一入眼的,就是在山野满山平坡驻扎起来的连绵数百里的联营。

  一眼望去,临风除了震撼,就只剩下震惊了!——二十三万人啊!什么概念啊?一个山坡的布帐啊。就连好莱屋所谓的战争巨片,也都根本没有出现过二十三万人一起出征的壮观景象!——现在居然出现在一个现代人的眼前?这叫临风怎么能不震惊,怎么能不震撼呢?远远望去,但见军中一帐连一帐,一营连一营,一阵连一阵,各个士卒均有所事,各个将领操守有度,他们的事务繁而不乱,互不打扰,能各司其职!——只一眼,就可以看的出这个阵式比当初高之远于平定原所扎的困难的多,也有内涵的多,而且看似颇为松散,其实据临风观察,其阵应该是以奇怪的规律排行而成的,退时可以死守,进时能立即强攻。——名将就是名将啊,果也世间无双!

  李光弼与临风的小部队慢慢开进郭子仪的营中,一路上,只见朔方军中所有人都在默默的做着自己的事,但在这个压抑的气氛中,任何人也都可以感觉的到,大战将至的气氛!

  ——今天并没有见到郭子仪,临风如此,李光弼也如此。因为郭子仪勘察地形去了!而在带着大军到达此处后,郭秀青也就不见了,不知道跑去哪里。

  临风一行人,终于到达了静边地界!只是不知道,那仍在远处静静耸立的静边军城,是否也指日可待呢?

  现在已经入夜了,晚风习习,在这静边山野之地,夜晚还是很宁静,很美的,只是,谁也不敢保证,这份宁静,这份美,到底,还能维持多久!毕竟,在这边上,足以影响天下大势的一战,正慢慢的拉开序幕!

  “木大哥,还在生今天那个十公子的气啊?” 安详的靠在临风的肩上的彩婷,乐呵呵的问。现在她正半眯着眼睛,显得十分舒适与开心。

  “什么?生气!你木大哥是气量这么小的人吗?”临风倒显得很大度,伸手在彩婷圆润的小鼻子上轻轻的捏了一下,以示对她惩罚。

  每当没有人的时候,夜深人静的时候,那就是临风和彩婷唯一有时间互相倾诉情思的时段了!那时,临风会轻轻的摘下彩婷的面纱,露出彩婷那本来就倾国倾城的绝色容颜。其实在哪之前,临风大抵就已经模糊的看到彩婷的美丽,但在几日前的第一眼之后,临风还是在心里暗爽了一把,立即想大声疾呼,奔走相告!——我木临风赚到啦!

  青丝水眸,朱唇皓齿,影若幽兰,白衣胜雪,宛然出水芙蓉,美的灵气逼人,美的只叫人不敢正视……

  “对了,”彩婷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狡洁,“你怎么知道无双,她……!”

  “当然知道了!”临风笑笑说,再捏了捏彩婷的脸——这手感,和豆腐一样,嘿嘿,“当初第一眼就知道了啊!”

  “哦!”彩婷并没有再问什么,只安静的闭上了眼,——她并没有去追问临风怎么知道的,也没有去问临风知道了之后有什么想法,并不是她不想问,而是她相信临风,也明白有时候做一个什么都不问的傻女人,会更惹人疼爱,使人怜惜的。

  但彩婷真的傻吗?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第二天一大早,临风就早早的起来了。不需要遐想,临风昨晚什么都没有做过,亲自送彩婷回去后就完事大吉,甚至连个晚安吻都没有!

  洗涑完毕后,临风慢慢的向昨天安置自己平冈骑兵的地方走去,一路上,任由郭子仪的兵卒们再身后轻声议论着自己当日的平定原的神武啊,虚荣心又小小的满足了一把!

  平冈的骑兵们正在吃着早饭,并没有发现临风正大步的慢慢向自己这一边走来。

  临风慢慢走近了,当看到自己的带来的平冈子弟们手上拿着的只是一碗薄薄的白粥时,眉头就立即邹了一下,突然出声问:

  “为什么早饭只有这一些?”

  这时,平冈的士卒们才看到临风的到来,当即全部都站了起来,必恭必敬的向临风打起招呼,那一声声“木大人”,直叫的临风心里暖乎乎的,——这可不关虚荣心的事,因为临风依稀记得当时,在平定原也是平冈男儿们奋不顾身的大叫着“保护,木大人”,前仆后继的策马向前,才使自己在平定原那样的兵力悬殊的情况下能够有命活到现在,还神气活现的受人们称赞——想到这,临风的心里沉甸甸的。

  “大家坐吧,其实我只是来看看大家的。”临风赶紧挥了挥手让他们坐下,仍是向他们问,“为什么今天的早饭只吃这些?”

  “这是因为现在朔方有大军二十三万,加之已经数日连番强攻,也没有能攻破静边军城,所以现在全军兵卒都要喝粥,而且不仅仅是早上,一日三餐,只要不攻城的时候都是这样的。”临风身旁一个反应比较快的兵卒,抢先回答了临风的问题。

  “是这样啊!”既然全军都要喝粥,临风那么自然也无话可说了,自嘲的笑了笑,“我还以为是朔方军那边的管事克扣我们伙食呢!”

  “呵呵、呵呵!”平冈的士卒们听到临风这样说,只是善意的笑了笑,心里很是有点感动……

  “那么给我一碗粥吧!”临风到不在意,随便找了位置就坐了下来,“我的肚子也饿了!”

  平冈众人听到临风的话却没有动,只在一旁奇怪的看着临风……

  “怎么了?没粥了吗!”

  “不是,只是……”回话的依旧是那个反应比较快的兵卒。

  “只是什么?”临风疑惑的问。

  “只是在军中,以大人这样的将领身份,是不用吃的这么差的。在不远处,有专门为将领准备的伙食!”

  “将领那一边吃的可能是不错,但那又怎么样?”临风一点都没有起来的意思,痞子也是很讲义气的,“即便是将领,还不是得靠你们做为冲锋陷阵的资本。其实将领兵卒都一样的,难道说上战场的时候就是我一个人冲在前面吗?还是说你们不需要冲锋!既然一样的要为国英勇做战,那又凭什么我可以大鱼大肉,你们却要清粥萝卜呢?所以说,做官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后你们吃什么,我就吃什么;你们喝粥,我就陪你们喝粥;你们饿肚子,我也就陪你们饿肚子。现在,先给我一碗粥吧!”

  临风无意的一些话,或许,在临风看来,这只是讲义气的一个小事情,但对于平冈那些临风带出来的子弟兵们来说,他们没有一个人会忘记今日木将军所说的每一句话;永远也忘不了那颤抖着递给木将军的那一碗和他们一样的白稀粥;永远也忘不了曾有过这么一位将军……

  但此时的临风却在想:“今天的粥怎么这么淡啊,都能淡出个鸟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