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千骑卷平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皇帝跑路了

千骑卷平冈 惊·神 3807 2005.08.28 13:55

    在大同城府里的食厅里,今天早上桌子上的气氛有点沉闷,可能大家都听说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了,但是还是很有默契的没有问什么。——出于对临风的信任,他们坚信临风应该不会毫无目的的去做离奇的事!

  在座的几个女子中,无双并没有说什么,因为她已经在彩婷那边知道消息了;彩婷也低头不语,想起早上临风的解释,心中对临风充满了愧疚,想不到自己还会去怀疑自己的未来丈夫;而三个里剩下的最后一个郭秀青,则是气鼓鼓的样子,拼命的搅拌着自己碗里的粥!

  昨天的那一场闹剧,反倒让临风的心情变的没有那么压抑,今天的风和日丽,则就更让这份难得的好心情沉积下来。——几天里,临风第一次露出一个由衷的笑容!

  “怎么都没有人问昨天晚上的事,都不觉得奇怪吗?”临风在郭衡、陆常信、韩封城,以及众女脸上横扫了一遍,奇怪的问。

  陆常信对此事倒是漠不关心的样子,郭衡只是笑了笑,他们都肯定临风绝对不会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韩封城在事情没有明了之前,也不想多问什么,因为昨晚既然临风不肯对魏云和几个丫头明说,那么临风就有临风的道理。——那他也不想多问。

  “还问什么?有什么好问的。”先出声的当然还是郭秀青了,口气颇为不善啊,“不就是某人……说的好听点就叫怜花惜玉,说的难听点啊,就是见色忘义,有什么好说的,我都不想讲了,不说了!不说了!”

  靠!舌头还是这么毒!不过善者不来,来者不善——临风早预料到了。

  “关于这个问题嘛!早上我就跟彩婷说过了,所以就让彩婷帮我来解释一下吧。我现在要去城外的军营一趟!”

  什么?我!被临风点到名字彩婷吃惊的抬起头来,看着临风坏坏的抛过来一个“老婆你顶住,老公跑路了鸟”的无赖眼神!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对啊!对啊!找个借口你快跑吧!——我倒要看看你到了军营到底怎么跟我爹还有李叔叔解释!”郭秀青不屑的说。

  临风一听可不乐意了,什么!什么!这怎么讲话呢?不过,反正估计着郭帅和李大哥过几天就应该遣军南下,东出攻打井径口,我也反正会负责攻打现在兵力较少的安禄山三镇老巢,我不会和你们一起去的!——所以,现在我忍你!

  “估计现在你老爹等在军营里呢!要不然我们先吃完早饭,坐下来喝个茶,再慢慢聊聊。让郭帅先等几天!”临风反问道,一点都不甩郭秀青的样子。

  “你!”郭秀青这几天一次又一次被气到挑脚为止。——这个可恶的家伙啊!

  大同府城外,朔方军营。

  原来的朔方就有二十余万大军,高秀岩静边军城守军中死去的,逃跑的都不算,加上这降卒也有二十六万之多!接连扎营数百里,骑马从头跑到尾也得一天啊!——谁想过这是什么概念啊!光这近五十万得大军的粮草,也就是大麻烦啊!但现在短时间内还是不用担心这个问题的!——说起来这也得谢谢安禄山那个胖子,当初诈取大同的时候,安禄山同时就给了临风一个大惊喜:因为安胖子老巢三镇,支援大同的数十万石军粮,也刚刚抵达不久,乐的临风差点立即去抱住安胖子猛亲,但想想安禄山的满脸横肉——还是算了!写信去表彰就可以了……

  反正这个时代,能打战动不动就调集数万数百万大军的,恐怕也就只有我们中国了!现在的临风已经懒得去吃惊他们的人数了!

  此时已经有数日未回军营的临风,在看见军中将士们秣兵厉马,操练有序的样子,还是稍稍的吃了一惊:才多少天啊!想不到当初数万的降卒就已经有点强兵的味道了。看来郭子仪,李光陛名不虚传啊!

  四百的平冈男儿现在正跟随着临风住在大同府城里,来不及去看一看麾下五千当初随自己强渡天险的将士们,临风策马快速跑向主帅的帐营跑去。

  连营扎大了就是这样不好,找个人你也得跑个半天的。

  “郭帅,李大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此时正和李光弼一筹莫展的郭子仪,从帅椅上一抬眼,就正好看到推开营布进来的临风了。

  “最近怎么样?好久不见了!”无所顾及的临风,找了张椅子坐下来,很随意的问。其实临风还是个很讲进退的人,如果现在帅帐里还有其他将领,打死他也不敢怎么放肆。否则郭子仪主帅的威严往那摆啊?而一旦涉及到军律的事情,郭子仪和李光弼都是一些出了名不给面子的主,虽然不至于砍了自己,但一顿军仗就足够打的自己哭爹喊娘了。所以这该放尊敬的时候就该放尊敬,而无所谓的时候也不要让自己累着!——临风的至理名言啊!

  “是好久不见啊!”也坐在一边的李光弼对临风笑了笑说,虽然也笑,但是与从前的豪爽的笑不同,此时的李光弼笑的似乎有点勉强的意味,“你小子一住进大同城府,就舒服的不愿意出来了吧,把所有事情全甩给我和郭帅!”

  “是啊!你小子知道回来就已经不错了啊!”郭子仪也大笑附和着说,但心思明显的却并不在这里!

  看着自己的这位契丹大哥笑的很是勉强,郭子仪也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没有什么多余的反应,临风只是本能的觉得——大事一定是出了什么变故了,“到底怎么了?”

  指了指自己桌上的那黄色信封,郭子仪苦笑着了起来,……

  “不会是对我们静边一战的封赏吧?”临风也觉得不是什么好事,但还是想要祈祷事情不要变化的太吓人。毕竟,他们刚有胜利的喜悦不久。

  “如果真是封赏,我们也不用在这里长吁短叹了啊!”李光弼也笑,只不过也是苦笑。

  “到底怎么了,你们说就可以了!难道是安禄山——安禄山攻破长安了!”临风着急的站了起来,为自己的猜测感到震惊不已。

  “不错,……真天不保我大唐啊!”郭子仪再抬头,已经泪流满面了。

  连李光弼这样的铁血契丹男儿,也已经眼中含泪了……在国家危亡之刻,任何人都会去哭泣,无论是谁!所谓的男儿有泪不轻弹,那也只是未到伤心时!

  临风也惊呆立住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对大唐的百年基业到底归谁没有兴趣,他呆了的原因,只是因为将要发生在长安的惨绝人寰的屠杀。

  安禄山史上的残暴不仁,这就不用多说了!其他不说,光这次费力巨甚的攻破长安城后,大开杀戒,连日屠城,就足以令天下人为之发指!安禄山先把霍国长公主,玄宗众王妃、驸马宗室尽残杀于崇仁坊,活祭了被玄宗斩首的其子安庆宗。同时,又虐杀杨国忠、高力士等人的亲党八十三人,皆用刀寡以残杀。可即便是这样,安禄山仍感愤愤不平,遂令大军屠城三日,一时间长安城内恍如森罗鬼蜮,惨不人道,流血成河。后又残杀皇孙及皇室公主、郡主二十多人,金枝玉叶,一时凋残。至此,标志着光辉赫赫的盛唐时代戛然终结,唐王朝已在风雨飘摇之中……

  凭借对历史上的不多的点滴记忆,此时的临风耳边都仿佛都已经听到了百姓的哭嚎……

  安、禄、山,你敢!——咬牙切齿的想,临风怒不可遏!

  “那么此时的皇上呢?”顾不上多想什么,现在的临风非常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因为自己当时听说玄宗脑子进水,不肯西逃,万一被困在长安……

  临风倒不是在乎这个害的天下百姓受苦的皇帝生死,但是他的死活却关系影响到了天下能人义士的决心与信念,——这可是至观重要的事!

  “万幸!圣上在当朝宰相杨辅国的劝解下,已经西迁蜀地!”李光弼欣慰的说。

  哼!临风心中暗暗冷笑,辅国?卖国还差不多!杨国忠这个鸟人,安禄山叛变他也有责任,要不是他与安禄山争权,安禄山怎么会这么急急忙忙的就起兵造反,妈的,——以后我一定玩死你!你等着……说什么西迁,国都都没了还迁个P啊!所以玄宗也不是什么好鸟!

  等等!西逃?说到西逃蜀川!

  ——马嵬驿!临风一惊之下脱口而出。

  “什么马嵬驿?”郭子仪突然出声问。

  “马嵬驿只是圣上逃至蜀地的一个小地方而已。”自知失言的临风,立即掩饰到,他可不敢现在就说什么“马嵬驿兵变”。

  怕郭子仪继续问下去,临风立即说道,“现在圣上西迁蜀地,贼军攻据长安,我们唐之为将者,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了。所以大家不如先商量一下日后何日出兵井口径如何?”

  看到临风轻轻掩饰,郭子仪也并不点破,其实现在他也没有心情取理会这些了,顺着临风的话说到,“不错,的确已经没有时间了。——我看明日我们就可以起寨出兵了。”

  “虽然那些降兵们都还没有训练好,但事情紧迫,也没有时间理会这些了。我也认为明日即可!”李光弼的意见与郭子仪不谋而合。

  “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么我以为,兵分三路如何?”临风提议到,即然现在自己被人们称做智将,当然也应该有些智将的样子。

  “如何兵分三路!”李光弼和郭子仪对视一眼,会心的笑了起来。

  靠!原来他们早想到了。临风心里还是郁闷了一把——自己可是想了一整晚啊!

  “所谓兵分三路,即一军从大同攻打邻郡云中,进而收复晋州、潞州、辽州、泽州,沂州、密州、齐州、青州、棣州等河中府诸地,从西面包围并威慑安禄山老巢三镇;一军 趁势从此大同南下,入扎太原府,后以太原为基石,取蔚州、忻州、卫州、相州、魏州,正面 对抵御前气势如鸿的史思明叛部!——此贼正强攻邺城,如果谁能赶到太原邺城还未失守,还可分兵从右路冲击其部,以解邺城之围。最后一军,如原计划,东出井径口,目的就是东都洛阳、河南府、孟州、陕州、虢州、汝州、许州,以及被安禄山主力占据的国都·长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