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千骑卷平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其实我很惨的

千骑卷平冈 惊·神 4317 2005.09.05 06:04

    金泽到来时,临风只丢下个烂摊子,人早已已经离开了。

  金泽只得无奈的接手原本是临风份内的事,也就是临风甩手就不管了的城防事务。此时对着有点堆积如山感觉的卷折,金泽心下感叹临风懒惰之余,也只好立即动手了。——临风这一回,可真正的做到了甩手掌柜的最高境界,连一点大同事务都推的干干净净!

  果然不出临风之所料,金泽为了让大家安心,的确也提出了要与人共事的请求,所以现在坐在金泽另一边的,就是同样被临风“陷害”的郭衡了。——在推测金泽性格的这一个方面上,学过一点心理学课程的临风,倒很准确的把握住了。

  郭衡对金泽的第一印象还不错,对于堆积如山的卷轴没有抱怨,立即就懂得动手,看来这个金泽很务实啊!但真正的本性如何,郭衡还要日后观察,不可轻下断语。总之郭衡和金泽在一声初次见面时的寒暄外,就再也没有说过话了!——而两人就这么开始了在大同府衙里的共事生涯。

  临风在离开大同前,开始从军生涯前,就和金泽边走了边走边商量了一路的事务,最终认定现在自己应该立即处理的有三点:一,大同边连塞北,数千里地就与当时的突厥汗国相连接。辽东之地盛产马匹,为了有足够的军用马匹,肉质食品,这样就必须立即着手安抚突厥人,让他们知道我们的诚意。——而只要处理好了这些游牧民族,不仅就有了精锐的骑兵来源,连兵将们也不用再面黄肌瘦的日夜吃素了。第二点,发展大同,幸好临风记得大同多矿煤,资源什么的应该应该没问题。好象在在现在的大同以东地区,还有铁矿,发掘出来锻造高强度兵刃也就没什么问题了。嘿嘿,大同日后即可以卖煤,又可以铸铁,这在乱世中可是暴利啊,全是好东西啊!(朝廷想征用?没这么便宜的事)!第三点,虽然大同现在人口不算多,但耕种面积很大啊,而且很快多多少少十三万大军中日后会刷下不少人,可以用来屯兵种田,在这一点上,金泽和临风非常的一致,总之在兵马训练齐备,粮草准备妥当前,大军还是暂时“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比较稳妥。

  而为了更好的发现问题,临风现在就要只身深入自己军中,看看到底自己的军队缺少些什么,应该怎么去训练,又如何培养士卒!——军旅训练这个问题,临风可是看的比什么都重要。甚至罕有的拿出了自己风雷怒涛般的强硬作风,早上才公布这个想法,下午自己的人就早已立即跑去参军了。总之无论怎么样看,临风的任务也应该不算轻松的了!

  现在临风一伙人,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事务要去处理,要去开始奋斗,要去开始图强。——当然,还有三个百无聊赖的女子除外。但不甘寂寞的她们,到底也会去干些什么呢?这个就不是我们要关心的了,我们拭目以待吧!

  ……

  两天前,临风或许还是个手握重兵,养尊处优的唐廷智将,但两天后的现在,改头换面的临风只能算是一名普通到什么背景都没有的新兵阶级。这个身份是应该是毋庸置疑,但的的确确是到了和电视上不一样的古代军营中,刚刚开始了的军旅生涯,陌生的环境,一切都让现在什么都不熟悉的临风,着实心理建设了一番。

  刚刚从大同住民中征召的新兵们整修了两天!当两天后的现在,临风第一眼见到他们一帮新兵蛋子的驯良官时,看着那对着自己一脸怪笑的家伙,临风差点激动的要一拳轰过去。——天知道!那个驯良官就是现在被自己踹过去管粮草的魏云同志!

  一脸坏笑的魏云,和在心里直骂娘的临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最高兴的,当然是现在当了十来年兵,第一次这么舒畅的魏云了。——就在两天前,听到临风要来参军的消息,利马就让魏云整整兴奋了两宿没睡觉啊!动用了自己在军中巨大的人脉大关系,上上下下打点,才好不容易混了统管一千二百人,管理一个上戍编制的驯良官过过瘾。——毕竟,能折磨临风这小子的机会不多啊。还有,临风虽然变了模样,但个头、背影、身型总不会变吧!别人认不出,还瞒的过老早就留心了的魏云么!(留心这个干啥?难道说很早就想整临风了?难道早就是哀叹‘苦无机会’。应该貌似这样!)

  “你!出来,重新做一遍。怎么这么爱偷懒!”爱偷懒,别人做一遍,临风做三遍了还说临风爱偷懒。

  “不管怎么样,你重做这个动作,再做到我满意就可以了!”魏云表面上严肃的大声说。

  嘿嘿!第一天给临风训练,没事偷着乐的魏云,可并没有太过火。但临风仍是在心里暗暗发誓,“好你个魏小子,告诉你,咱俩的事情就不算完!你等着,来日方长,我们后会有期!”

  “姿势不行!重新做!”魏云在临风一不经意的眼神中,深刻的了解和猜测到临风心中的恶劣想法,本着整你一天是一天的革命觉悟,直把临风往死里整!——告诉你!,老子也豁出去了。

  新兵营虽然说是新兵,但不知道哪个抠门的将领为了不浪费资源,却也是有安排新兵蛋子们去巡逻的,所以现在的临风么……也正穿梭于大同的大街小巷。

  呜呼唉哉!巡逻时幸好没人从临风化过装的脸上看出什么来,否则这回自己就要丢脸了。但问一下,自己还有脸吗?(8错,有自知之明。)

  临风问过郭衡后,在军中再看到的大多是一些身强体健的魁梧大汉时,他这才想起这么一件事来,是关于历史学家研究大唐国脉血统的事:

  那些专家认为,其实究其实也,赫赫大唐的创立者李家本来就不是纯种的汉族,更绝非后来编造杜撰的是什么李耳或李广的后裔。李唐家系渊自北魏的西北民族杂居地区,或许是汉化的鲜卑人,又或许是汉化的突厥种。反正李氏皇室因为自身的血统,民族模糊观念和以“天下为已任”的雄才大略,才使得李唐王朝的民族隔阂意识非常淡薄。初唐时就有冯盎(百越)、阿史那社尔(突厥)、契苾何力(铁勒)、黑齿常之(百济)、李多祚(靺鞨)等“九夷”大将,忠心耿耿于唐室,为唐王朝东征西讨,南争北战,死命拼杀,青史留名。这些可都是大唐从一而终的重臣良将。因此,唐朝使用非汉族的“九夷”将领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安禄山、史思明的叛乱给后人的印象,好象造反起兵、残暴杀人的都是“异族”,其实他们手下充当首席军师出尽坏点子的都是汉人。安禄山兵起,河北尽降,波及河东,河南大唐诸军士气,唐玄宗就曾哀叹:“河北二十四郡,怎么就颜真卿一个忠臣!”即使与安禄山同宗的安思顺,也是忠于唐朝,事前不断向玄宗提醒安禄山要造反,虽然事后由于哥舒翰造假,使玄宗怀疑安思顺和安禄山暗中勾结,下令杀掉安思顺兄弟,但当时“天下冤之”,最终仍是唐朝不叛之臣。而且,以李光弼为最,在唐王朝最危急的时刻,“九夷四蛮”出身的将军们,包括哥舒曜、白孝德、李国臣、白元光、荔非元礼等人,舍生忘死,力赞唐室,时至今日,他们的忠勇行节,仍旧令人感动,能使人至于唏嘘泣下。——所以中原地区汉化的外族人多,就没有什么好希奇的了,而且忠心为我大唐的外族人更是大有人在。

  想到这里,临风望了一眼走在前面的几个蛮人,他们就是和自己同一编队,和自己的一起“充军”,不,是一起从军的队友才对,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光自己一小队就N多的外族人,看来大唐民族团结真的做的不错嘛!但现在的军队编制就很让临风疑惑了,说现在临风的十三万军队是藩镇军吧,封领四州的临风还不是节度使,没这个资格;说是边防军吧,十三万又早已大大的超出了太宗的祖制……但临风并是不在意这一点名分,虽然古人常说什么“名不正,言不顺”什么之类的鸟话,但现在是什么时候,都国破家亡了还祖制个P!莫意思,不去理会!

  还是说一说现在临风现在的军队的编制吧!在大同府城外,十三万大军扎营分扎前后左右四营,除却南营三万多的骑兵外,东、西两营各有三万人,北营四万。万把人中就会中选一人为统将,其下分戍:约一千二百人为上戍,六百人人为中戍.三百人人为小戍;戍中一百人人为上队.五十人为中队,二十五人为小队。每戍亦分别置戍将、戍副,戍主、各一人,队长,副队长其他的军军曹,参军,监军、谏官、都吏多的临风记不全。由于屯驻担负任务不同,分为巡兵、营兵、镇兵等杂七杂八的。——总之说出来大家或许也不信,关于这些编制,做为他们主帅的临风,是啥也不清楚!光现在这些,还是韩封城知道他要参军后告诉他的。不懂也就算了,可我们的猪角还老嚷嚷着要改革军制,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临风现在的队伍就是个小队,隶属北营,而且队长还不是临风,是一个铁勒大汉,叫名字叫做莫克恩答,身上很有少数民族那种所特有的直爽,临风当时一遍进他们的小队,莫克恩答就对临风一口一个兄弟的叫。——如果不是知道自己的样貌已经发生大改变了,临风几乎都要以为答恩在和自己套近乎呢!汗……

  临风后来又发现,同样是外族人,也有好有坏,看的顺不顺眼之分。喏,那个拿着枪的蛮汉看见到没,那是副队长,靺鞨人,名字逞扈,不仅名字怪怪的,人更讨厌了,看着不爽,动不动就打骂队里的弟兄们,一副残暴的样子,鸟人一个。其他剩下的临风才来了不到两天,还认不全啊!大抵都只有一个大概印象。不过这两天来,深入基层也并不是没有斩获的,最少,临风也了解了一点这些老兵痞子是怎么偷懒的!一趟巡逻,老兵痞子们居然敢“来三道拐两道,最后一路抄近道”!我靠。这样还巡逻个P啊!没有奸细混进来就已经算是大同之福了!这次回去,就一定要关于这个问题……哎呀!

  “靖仁,”临风还没有想完,脑袋上就挨了一下,队长的声音就随之传来。——临风怎么听着这么觉得别扭啊,“靖仁”,“贱人”?寒……

  这说起来临风的糗事不少,“靖仁”的名字在其一生所有的糗事中绝对可以名列前十,这名字的由来,话说起来又长了,简单的说,就是临风只想到了改变样貌,却没有想到自己的参军后要用化名的事实,所以当时他们一问,一紧张下“靖仁”的名字就随便脱口而出,本来也不觉得什么,木靖仁不也挺好,后来就越听越不对味了,贱人,贱人的不是自己骂自己吗?

  “我都说了!以后队长你们叫我小木什么的就可以了啊!”对于这个名字,还是少叫为妙。

  “注意点,等一下就到府城门口了,假如被人看到你心不在焉的巡逻,你就完蛋了!” 莫克恩答好意的提醒到。

  临风当初见到他时,是对他说是自己家里因为实在穷的揭不开锅,才来当兵的。当时莫克恩答对于这个兄弟,就把这件事就留心上了,对于临风也特别照顾。

  “看到就看到呗!反正自己也不缺这点俸禄。”临风小声的嘀咕着,但对于恩答的关照还是特别感谢的。

  “兄弟们!精神点。”莫克恩答大声的叫道。

  这时,临风抬起头来,才看到自己快要到家了,但,可惜现在回不去啊!有家归不得,岂不很惨乎?想不到声名在外的自己,居然也要和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大禹齐名!其实我很惨的......

  这就是临风暂时的军旅生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