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千骑卷平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不共戴天

千骑卷平冈 惊·神 3693 2005.09.13 14:45

    乒!正发出奇怪声音的,是正在打斗中两人手中的兵刃,一声怒喝下,两人都双双退开数步!其中一个持刀而立的人,居然就在临风身前不远处。

  奶奶的!幸好这一排人家伙还知道四处散开,如果排成一条直线从我可怜的PP上踩过去,还让不让人活了。汗……

  临风很没有形象的从地上慢慢的爬起来。——继上一次的着火事件后,临风对于现在的已经深入人心,并且很不幸定位了的“衰”哥木“贱人”形象,已经不做太多要求了,大不了俺们换张脸接着干!甚至这个无良猪角还在心里暗暗发誓,换脸之前打家劫舍什么的先干上一票,然后就让这张脸正式退出江湖,留下个千古骂名!

  仰起头,临风就看到一个黑色清冷的身影,正斜指着刀,与对面的人相持而立!……对立面的不就是恩答那个家伙?——但这个穿黑色衣服的背影,很熟悉啊!

  “好厉害的身手啊!” 莫克恩答毫不吝啬的赞叹道,语气中,很是有一股欣赏的意味。

  “过奖!”依旧冷冷的两个字脱口而出。

  怎么听觉得这个背对着自己的人,不仅是语气很熟悉,而且口吻也和谁差不多。……就像,呃,就像……

  “靖仁兄弟?你快退后,兄弟我要来了!” 莫克恩答瞥了一眼站在那个人身后的临风,大声的说。

  天啊!谁叫你认这么多兄弟,搞的现在每叫一个人都得加上名字,现在好了!刚刚狗扑食的我知名度再次打响,不管认识不认识的新兵都该记得我了。

  贱人兄弟?——哈哈哈!哈哈!果然不出临风所料,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得新兵们大笑起来。

  “对了!好像昨天烧到屁股的那个家伙也叫‘贱人’啊!难道是同一个衰人?”

  “听说他还是被一个弱女从大火里拖出来的!是不是真的?”

  “应该是真的,很多人看见的!

  “什么!这么没脸面?”

  “什么没脸面啊!据说当时差点连屁股都没了?火烧了半天居然没事!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这么爆强?不会练过吧。”

  “有可能!应该是类似铁档功之类的!”

  汗……你背地里笑话过也就算了。可这些没有德行的新兵居然当着临风的面,就当众议论起临风心中永远的痛!连“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的原则都不知道,人心不古,人心不古啊!临风一边这么叹息着,一边心中暗暗决定,日后一旦恢复身份后,无论如何,哪怕就算像周历王“堵塞源流”,秦始皇“焚书坑儒”,乾隆皇帝“大兴*”,慈禧太后“禁论国事”,腥风血雨,血流成河,杀人灭口,斩尽杀绝也一定要把这一件事情的真相彻底的掩盖掉!

  (有那么严重么,不过是被火烧了一下PP,比起某人“光着屁股去唐朝”好的太多了!)

  但是听到莫克恩答叫了这么一声靖仁兄弟,站在临风前面的那个身影轻轻的颤动了一下,转过身来,脸上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什么?居然是……对了!对了!临风一下子就回忆起来了:这很熟悉的语气和口吻,不就像初时在郭府见第一次见到她一样!没错,无双,是无双!但,怎么可以一个女子到军营来。谁允许的!这不会就是魏云那小子口中所谓的朋友吧?老天,怎么能怎么乱来!

  无双只看了临风一眼,虽然想关心一下他的伤势,但明显的时机不对,只得无奈的立即回身举刀横直莫克恩答,“这一次我就要尽全部实力了!”——为了多和这个冤家相处一会儿,就只好下重手解决眼前这个家伙了!

  “什么?难道刚刚和恩答这个公认的牛人打成平手的时候,他还没有尽全力!”所有的将士心中闪过吃惊的想法。

  看韩MM看来稳操胜卷的样子,她的攻击力很高吗?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武将技?什么半月斩,射日弓什么的?《三国群英传中毒》已深的临风,也有些奇怪的想,但他还是很识趣的听从莫克恩答的劝告,识趣的往后退。

  “他,他刚刚用的是单手刃!”一个眼神比较好的新兵立即指着身穿黑色男装的无双,吃惊的大叫着说!

  什么?——所有人也惊奇的看着无双的手!的确,右手执刀的无双用的是只是单手刃。

  莫克恩答在北营能打是出了名的,在这一戍一千二百人里面,能和他打的还真是没见过几个!大家想不到今日他却如此不济,又或者对手史无前例的强。……比起现在已经双手握刀的莫克恩答,和仅仅用单手刃就可以和他打成平手的无双,当下胜负已分!

  “虽然要嬴你很难,但我还是要斗胆试试。” 莫克恩答大声说,输就是输,他不会小家子的去掩盖什么,豪爽就是他的本性。

  “好!来吧!”双手执刀的无双,身上开始散发出可怕的杀气。但是心中,无双忽然发现自已经开始佩服上这个对手了!

  “好!我来了。”没有多余的话语,同样是杀气腾腾的恩答立即上前进攻。

  喝!双方横刀劈斩。互斩中后,强劲的冲撞让两边的刀刃猛烈颤动,恩答立即回刀,小退一步,试图缓解手部巨震后的麻痹感觉后,蓄劲出刀。——但是,同样是手臂失力的无双就显得十分高明与可怕了!不仅硬撑这一记,不等什么回力,立即挥刀强攻。恩答一时间被这么不要命的打法攻了个措手不及,现在连连败退。一子错,满盘输。

  汗!看来恩答不行啊。从前能在戍里对战其他人嬴,那是嬴在气力上,现在一遇上无双这个不按常例出手的技巧形,那就玩完了!等等,不对,靠!原来不单单技巧形啊!力量技巧并重!突然改口,是临风惊讶的看到了那个一刀就震飞了恩答的可怕女人,——这个用双手刃的家伙真的是那个不太爱说话的无双?

  无双手中的刀劲挟风雷怒涛,一横斩到底,光声势就足以吓倒人,恩答无奈的接下这一手,结果就是狂退了数步。但还没有结束,无双立即鼓起力新一轮的狂斩随即斩到,……喝!

  看着无双MM越战越勇的表现,临风突然发现自己从前有多傻:当初还曾经抱怨过上天不给自己一个战斗力超恐怖的将领;也曾经放声大叫过“谁来追随我”啊;更加后悔自己身无三两肉。——现在看来,原来这无双MM,也颇为牛B嘛!当然,以牛人来衬托牛人,恩答的攻击力用三国志十的标准来计算,也在80-90之间。嘿嘿,这两个偶都要!攻击力贼狠的将领了,一下还得到俩——运气貌似不错。

  百招左右,胜负已分!虽然打的很是精彩,但做为外行人的临风要的只是结果。——而最终的结果就是,以莫克恩答的刀被无双可怕的攻击力击飞而收场。

  双手握刀的韩MM当之无愧的强悍,这也是临风第一眼看到韩MM的恐怖。

  幸好貌似自己没有得罪过她,否则自己可能就要……想起那一刀两段的可怖情景,临风本能的夹紧了自己的双腿。(又不阉你……怕鸟啊!)

  训练解散后,临风和无双两人默默的走在军营的侧边小坡,因为临风知道,那里还有九月份未散尽的花草。……某无良猪角貌似居心叵测,提醒众MM提高警觉!

  “刚刚吃惊吗?木大哥!”无双似乎不太好意思的问,脸上还有激烈运动后的一丝粉色。

  (读者:激烈运动?难道是“嘿咻”“嘿咻!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们怎么莫看见?怎么没有描写啊!临风:我没有动手啊,不是我啊!你们问作者。惊神:汗!我说的运动就是比刀啊,要是有的看我早就去看了!——无双:哼,全是一群死色狼!)

  “有一点点吃惊,不过我没想到你这么厉害。”站在无双身旁的临风开始观察了一遍,终于确定,这是无双无疑,并不是假冒伪劣!那么无双MM真的这么厉害的话,那么上一次在花园里那个晚上,乱摸的结果……不自觉的临风又夹紧了自己的双腿。

  “以前我就喜欢研究一些战斗技巧,所以魏大哥这次才委托我来是来教你们战斗中运用的!还有,还有如烟托付我问,她说,毕竟也是因为她,你才……你的伤……”

  “已经不碍事了!”——不就是问我PP上的伤么,这么不好意思干啥?不过柳如烟貌似还有点良心啊!

  “那就好!本来这次来,除了答应了魏大哥当几天训教外,还有受彩婷和秀青的托付。彩婷因为不适合扮做男子,所以没有来,但她知道木大哥你的几乎没有受过什么高强度的战斗训练,让我务必要要特别关照你的武技。当然,这要在你的伤势好一些之后!而秀青发誓再也不回枯燥的军营,所以也没有来,而其他人都很忙,这次就只有我一个人来探望你了。”

  “没关系啊!一个人也总比没有人好啊!既然你们这么关心我!那么我就要努力。”听到彩婷和与自己一向不对头的郭秀青也这么思念自己,临风不禁有点轻飘飘的感觉。“对了!刚刚你只讲了彩婷的,秀青呢?秀青托付你什么?是不是托付你带好吃的给我?还是托付你精神上对我表示慰问;又或者写了什么鼓励信,托付你代她就以前的事情表示歉意。——你告诉她,我接受了。其实我也不是个小气的人,以前的事情也早已忘记的差不多了,不愉快的事过去,就过去吧!还提它干什么!对了,还有……。”临风自我感觉良好,对于郭秀青重前的种种事情,也无所谓了!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

  “她托付我好好折磨你!”虽然很不想打击木大哥,但是朋友的托付自己还是得带到啊!无双还是把话说了出来。

  无语,半饷,临风忽然发狂当的大叫起来:

  ——我跟那妮子势不两立,不共戴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