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千骑卷平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鼎盛个P

千骑卷平冈 惊·神 3913 2005.09.10 07:02

    对于这一件事的反应,金泽的耳朵的灵敏的足以让人吃惊,更出乎临风的意想之外!

  金泽在刚刚听说了菜市很搞笑的“窑姐对殴”事件后,第二日临风还来不及给予任何通知的情况下,一道以大同城府名义发布的榜文已经贴到了大同东、南、西、北四个城门处。

  榜文内容很简单,也很简洁,更只是针对入城的兵卒将领们说的,加上它前面的题目也不过才区区二十五个字,但内容却非常的令人震撼和感到血腥……

  唯兵将令:聚众伤人,杀无赦!强取豪夺,杀无赦!骚扰城民,杀无赦!

  乱世用重典。但“行重典”也是有个尺度,金泽现在就对这个尺度把握的很好。——其实对于停止军营骚乱,最好的方法就是下令封城,不给军营的人进来,那自然是万事大吉,——但金泽并没有怎么做。因为如果在太平盛世的时候,这么做当然无可厚非;但此时,在军中各路人马良秀不齐,号令不一的情况下你还敢这么干,那么可能就有兵变的危险了!聚众伤人,强取豪夺,骚扰城民这三样都是大同府人深痛勿绝的事,当然是禁你没商量;但对于逛青楼,喝烈酒,去赌枋这些同样应该是军中决不允许的事情,金泽却没有下令严禁,——这个就是尺度,因为这样,只要你不犯事,无论如何就应该不会招来太多不满了。

  对于金泽,临风现在又放心了不止一点点,毕竟做事情要一步一步来,而一个会审时度事的人,总比一个刻板死气的人更让人放心!

  看到榜单后,一时间所有兵卒将领也摸不透现在这个统领自己的木将军是何用意?但对于当日火烧随烟阁开始,木临风就深入人心的就像恶魔的形象,可没有人敢忘记。——那阴沉可怕的脸色,毫不在意你生死的态度,面对随烟阁数十年点滴积累的产业,丝毫没有留恋的样子,一个“烧”字,就差点摧毁了那一群可怜女人的家。冷酷的没有温度,冷血的没有怜悯,有这样的主帅,日后很难混日子了!——但这些当兵的非常非常担心的是另一个问题,日子难混倒没关系,一但惹怒了这个喜怒无常的家伙可不是开玩笑的!

  平民中,拍手称快的人有之,感到费解的人有之,对其嗤之以鼻的人有之,不屑一顾的人有之——但不久后的将来,他们或许就会发现,今天临风所下的决心,到底有多大。

  “肚子又饿扁了!什么时候回去吃饭啊,头!”郝平哀号道。

  不用怀疑,这个郝平就是原来昨天晚上的那个瘦子。经过昨天晚上的一番谈话后,临风终于好歹又记住一个人的名字!看看他身无三两肉得身板,没有肌肉突起,的确“好平”!果然还是中原人的名字好记,当初记莫克恩答的名字,可足足花了临风两天啊,而且貌似老外的名字都这样难记。

  “等巡逻完这一圈吧!巡逻完这一圈我们就回军营吃午饭。”莫克恩答抬头看了看天色,终于说道,他的话立即受到大家的一致欢呼。

  7饭!7饭!临风也摸了摸自己快要饿扁了的肚子,他已经好不容易熬到了最后一站的城南,但他的眼睛突然被几个身影吸引住了,几个美丽又熟悉的身影:

  先是远远看到走在前面,身穿天色蓝裳的无双,女装的她,仍旧是这么的俊俏迷人,英气十足。——这么说,在她旁边那个有说有笑,青衣蓝绫的就应该貌似是郭秀青了,对于秀青,临风不屑的迅速瞥过眼睛。终于,等了好一会儿,正主出现了,在她们后面那位白衣胜雪的如玉美人,铁定是彩婷无疑了。(临风的眼睛立即呈爱心状,快看,是偶的婷婷耶,是偶的婷婷老婆耶!)在自己参军的这段岁月里,这么多年过去了,想不到彩婷,依然显得仍是那么楚楚动人,风采依旧,但她手上貌似正拿着什么东西,一个篮子?无须理会,再贪婪的多看几眼吧,穿白色的衣服的彩婷,总是显得这么……等等,白衣胜雪?怎么会有两个白衣胜雪?

  临风仔细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定睛一看,我靠!原来另一个穿白衣的居然会是那个柳如烟!干什么?学我老婆穿白衣装清纯啊。还有,她接近我未来老婆想做什么?欺诈,勒索,抢劫,绑票,哄骗,拐卖,敲闷棍,放迷药,仙人跳什么的,总之一定不是什么好事!不成,我得去看看先!

  “不用看了。”旁边得郝平笑的淫荡荡的推了临风一下,轻轻的在临风耳边说,“她们就是经常跟在木将军身边出现的几个女子,你还是死了这条贼心吧!不过那个柳如烟的确不错,如果没有让木将军收入私房,也的确在我考虑范围内,可现在……看起来希望破灭了!”

  “这是什么跟什么啊!”临风都不知道该要怎么去分辨了,哭笑不得,“其实我看她们是因为,因为,因为这个……。”这句话也不好说,总不能说自己认识她们吧!现在自己是什么身份啊,认识她们——别做梦了。

  “因为什么啊!说啊……嘿嘿!有色心没色胆。”郝平同志以己度人,自然而然的把临风的结节巴巴归结到做贼心虚,被人撞破奸情后,死不认帐的情况,“安拉!安拉!兄弟理解你的!理解!理解!男人嘛,我明白的,理解!”

  “理解个屁!”临风心想,越来越有种要在郝平淫笑西西的脸上来一下子的冲动。

  “啪”“啪”两声,无论是笑的猥琐郝平,还是鳖的脸色发青的临风,他们的头上又一起被人狠命敲了一下。

  “多干活,少说话!”敲过他们头后的莫克恩答心情舒畅的说,——最近大家都没有什么过错给自己在他们脑袋上来一下子了,幸好现在还有这两个学不乖的人在,否则自己就真得去改习惯了。敲过之后,恩答心里那个愉快啊!爽!(汗……)

  “这是哪里,怎么这么多得老人家?很热闹的样子!”临风摸了摸自己得头,只是声音变小了的说。却一点不把莫克恩答的话放在心上。——不怕死的正面经典教材!

  “少见多怪,这里是大同城南最繁华的六角巷,而前面就是城隍庙啊!今天是初一啊,庙会,烧香拜佛的人当然多了。”

  “城隍庙?原来是这样啊,这里香火很鼎盛啊!不错嘛。庙应该满大的样子。”临风看着远处人们上香后滚滚冒出的浓烟,赞叹的说!——毕竟,在现在的大同这么物欲横流的地方,能给人一种心理寄托的地方不多了,虽然这个寄托可能只是一个泥偶,但有希望的生存下去,总比没有目标像行尸走肉一般活着的要好得多!对了,这么一想,刚刚彩婷手里的竹篮子,好象是用来盛放香烛的——她们也是来逛庙会的吧!

  “满大?不是满大,是很大啊!”郝平用一副看乡下人的眼神看临风,“你不知道建这个庙已经多少年了吗?从前隋文皇帝开始到现在,你算算?所以这个城隍庙在外人口中还有个称呼,就是叫‘文庙’,大同很出名的!”

  算算?我除了知道隋朝有个出了名人渣的杨广外,连有几个皇帝都不知道!——临风爆汗的想。无奈之下,只得再次感叹到:“果然历史悠久,难怪到了今时今日,香火鼎盛如初。”

  “就是啊,这里很鼎盛的!正因为它鼎盛,当初大家为了修葺此庙,还集资了不少钱呢!我就是大同府的人,我就捐了一百钱,那时连大同乡绅里面出了名小气的家伙们也……唔!香火怎么……奇怪?真是奇怪。”

  “香火怎么了?很鼎盛么!”临风疑惑的问,看了远处一眼,烟雾还是很浓啊!

  “奇怪?鼎盛是没错?可怎么今天看起来那些烟雾怪怪的!以前香火鼎盛是冒白烟的,现在怎么冒黑烟?”郝平奇怪的对临风说。

  这时,临风仔细一看,的确如此。

  “妈的!还鼎盛个屁,城隍庙着火了!快啊!”恩答这个家伙一语道破天机。

  临风:……!郝平:……

  苍冷的一股秋风吹起几片落叶,在两人的头顶出现了数条黑线。—_—!!///

  对了!刚刚彩婷的手上拿着香垅!我靠,快救火啊!

  立即街上就乱了套了!这下临风等人口中香火鼎盛的城隍庙就不止鼎盛这么简单,总之一时间热闹极了,逃跑的逃跑,救人的救人,提水的提水,扑火的扑火,喊人的喊人,有的连锅碗瓢盆都拿出来了!

  彩婷,无双,郭秀青,柳如烟,你们要顶住啊!

  半饷,好不容易挤到城隍庙门前的临风,一把抓过旁边别人正提着的水桶,一下子给自己来了一身湿,提腿就想往里面跑。

  等等!一只手在这个时候拉住了他。

  “干什么?放手啊!”临风回头怒视吼道,但出现在眼前的人居然是——彩婷。不远处临风还看到了无双和秀青,少了一个柳如烟。

  “刚刚我们在买火烛,如烟先进去了,应该在这座庙的中心处,正殿里。木大哥,你从正门这里进去,不要向前,而要往左边走,过三个侧门,进第四个门就直接是到正殿了。”比起旁边直挑脚的秀青和的着急的无双,彩婷要显得好的多,没有一般女子的慌乱,甚至她还能很镇静的分析给临风听。

  “明白了!”顾不上问彩婷如何看到自己,临风拔腿立即就跑,连身后恩答和郝平的叫声都没有时间顾及!

  假如刚刚着急彩婷,那是为了儿女私情,那么现在临风着急就是为了黎民百姓了!——做为北突厥唯一的联系人,柳如烟绝对不可以出事的!

  剧毒的浓烟肆意散布在周围,临风用湿淋淋的袖子捂住自己的鼻子。

  里面根本已经没有人了,看这个火势,应该也是刚刚窜起,或许因为城隍庙里易燃物太多,火势汹汹的浓烟才显得这么吓人。

  一边跑着,根据彩婷所说,临风一边寻找着第四个侧门,烟尘滚滚。

  或许更多的危险不是来自与大火,而是来自于自老旧的城隍庙本身,——倒塌,这个是随时都可能发生的!虽然生死关头,临风还是狠狠的骂了一句,“干!好大的破庙。娘西皮,建这么大!”

  从来没有一个庙建的这么像迷宫一样。

  看到了!临风终于在彩婷所说的正殿里看到了呆立在一旁的柳如烟,似乎她对于外物

  毫无知觉,也不闻不问,只是呆呆的站在哪里,看着窜起的火苗。

  ——那个白痴女人在干什么?还不跑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