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千骑卷平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一个也不放过

千骑卷平冈 惊·神 4308 2005.09.07 09:13

    洗澡!晕!洗澡怎么办啊?看着一票一票人向十几个出水的水槽井挤去,临风头上斗大的汗珠划落……难道这个就是我北营四万大军洗澡的地方,可要他们全部等洗完,可得要多少年后才轮得到自己啊!

  啪!临风得脑袋上轻轻得又挨了一下。

  “怎么老发呆呢?靖仁兄弟!这澡还洗不洗啊?”莫克恩答一对牛眼一踏入北营的澡堂区,就已经看到在一旁发呆的临风了,回头看了一眼人满为患的澡堂,莫克恩答拉起临风就往营外走去,两人就一直捧着个破木盆,一直走到了军营外的一条河流上。

  在着走着的一路上,临风发现自己现在这个小队长,人缘还真的是不错,一路走还一路有人和他打着招呼。——这大概和莫克恩答这个人铁勒大汉喜欢和别人称兄道第有关。

  “以后澡堂人多就来这里,”莫克恩答到了河边,才放开临风的手,怎么对临风说道。

  “知道了!队长大哥。”临风环眼望了一下这条还不算是湍急的河流,心中估计它应该是静边那条苍头河的小支流。

  “什么鸟队长大哥,叫大哥就成,前面的队长就免了!你这些新兵蛋子,以后要学会变通,不要一看到什么事情觉得做不了,就站在哪里不动了。”已经开始泼水洗着澡的莫克恩答,突然对还杵在那边的临风怎么说道。

  呃?不可为而为之!很有哲理的一句话啊。临风想。——虽然他知道莫克恩答说的只是澡堂的一件事。临风是很感莫克恩答激连日来的许多提携。不过听他的语气,好象他不是新兵啊?

  “你不是新兵吗?莫克恩答大哥!”

  “不是啊!我原是朔方郭帅部的老兵油子,被留下来随木将军打云中的队伍,是来带你们这帮新兵蛋子的,现在很多的小队都是这样!对了,你站在哪里干什么啊?洗不洗澡了!”

  临风也不客气,一听到这话,一头扎冲进碧透的小河里,冰凉的河水让临风浑身一震!现在还是八、九月,暑气还变未退尽。在热力袭人的天气里,临风上午要忍受被恩将仇报的魏云折磨,下午还要和其他营的弟兄们换营巡逻,现在这么一冲,别提有多舒服了!

  “慢慢来,要像我一样先打湿身体,你冲的这么急,一旦受凉训练就不要命了。” 莫克恩答教训的说,但说到训练,“对了!兄弟。你是不是河那个姓魏驯良官有仇啊,怎么看他都有点针对你的意思。”

  “以前没有见过他啊!谁知道他发什么疯。”临风一想起来也很不爽,魏云这小子,日后决不可以轻易饶恕。

  “或许只是我猜错了!不要管这些,只要把我们当兵的活自己做好就可以了。”

  “是!我明白的!莫克恩答大哥!”临风笑着说,“我们当兵的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不怕事也不成,能躲就躲。” 莫克恩答对于临风的论调很是不赞同,“跟那些当官的就没有什么理好讲。”

  呃!再吃惊的看了莫克恩答一眼,临风并没有说什么,但心里暗下决心,现在的这个军制是一定要改,——绝不能让当官的骑到当兵的头上!

  “我知道了!那日后我躲躲。”临风无奈的说。按理说,在郭子仪的朔方军中,应该不存在着大量欺压军兵的事,但无论怎么讲,郭子仪的朔方军也总是代表了封建阶级统治阶级,军中官官相护,克扣下属奉银的事,是不可能杜绝的。郭子仪不会这么干,可郭子仪底下不知道有多少的小军官们呢?——而能让一个什么都不怕的汉子说出这样的话,临风几乎可以理解到里面有多少的辛酸。

  ……

  好不容易洗去今天一天的疲劳,临风靠在军中一个剩余无用,没有用来支起大帐篷顶的木桩上免,仰望着天空,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风无定,云无常。人生际遇烟飘茫。”现在玩腻了当名士智将让人景仰的临风,现在不禁又为自己多了一份当兵的经历自嘲不已。笑过了,临风也才开始真正明白自己有多么的不负责,甚至对于自己的军队都了解的极少,现在弄的毫无头绪。临风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很彻底的改造自己的军团。三天来,除去战斗力强盛的骑兵不算,对于自己九万的步卒,临风得出得结论就是——不堪一击。其实无论如何强调骑兵的重要性,临风也知道自己的军队里不可能全部都可以披马上阵,没了步卒,攻城呢?怎么办?叫骑兵下马?然后以己之弱,攻敌之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当然,如果日后能把骑兵训练的上马为骑兵,下马为虎卒,那就另当别论了!可是现在么,临风可没有胆子这么去估计自己大军的战斗力。而且关于骑兵,临风又有个大难题。最近不到军营里来,临风还不知道,原来骑兵营的人是这么牛B看不起人的,几乎走路从不给其他营的人让道!他们这样的做法用莫克恩答的话说,“不就是骑了匹马吗?人仗马势!嚣张个P啊!”话虽这么讲,但莫克恩答的眼中闪过的那一丝羡慕,还是让临风决定在自己的新兵生涯结束后,让他去当个骑兵溜达溜达!

  “来啊!靖仁。兄弟们正聊着呢?你一个人跑到这里看个鸟风景啊。”不由分说,拉起临风就走的是莫克恩答无疑!

  好吧!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诸多苦恼问题,临风还是决定日后全军要大整修。

  新兵蛋子们自然有新兵蛋子的好处,至少,在白天的高强度训练过后,晚上可以没有事的聊天唠嗑,不像可怜的老兵油子们一样,每到晚上就要看开始轮流换班,加强戒备,巡查四处。这不,现在围在火堆前的一伙新兵蛋子们就在谈论这今天的那一场大战……

  “可好看了,可好看了!”当临风走到,确切点说是当被莫克恩答强拉到大家身旁的时候,他就听到怎么一句话!说话的是自己小队里出了名猴精的瘦子,名字临风记不得了!

  “……听说小桃红是骑兵营一个小戍官当的相好,这次在和和西营一个坏胚私通的时候给人撞上了!……听到呼喊声,我只跑到东边菜市才一眨眼的工夫,就立即看到骑兵营的家伙们跑来二十来人,各个还操着家伙呢!但你想啊,西营的那几个也不是怕事的主,他们从前可是高秀岩的旧部啊,听说还是什么狗屁亲兵。一把也就抽出自己的刀来,要和骑兵营的拼命。……”

  “那你怎么不去阻止他们啊!”“啪”的一下,瘦子的头上也挨了一下。

  瘦子没有回头,光听声音就知道来的人是谁了,摸了摸自己的头,回头就给了莫克恩答一个大白眼,“我说,头。你这话可就不厚道了。他们是谁啊?一般人是南营的骑兵,一般人是西营的破落户。——他们哪帮人肯听你劝啊!当时巡逻身边就兄弟十个,瞧瞧我这身板,上去还不够他们塞牙逢呢!”

  “这样想想也是!” 莫克恩答想了想说到。

  “所以喽!老子才不管这两伙王八蛋死活呢。想想他们平日里都是怎么对待我们北营的兄弟们的。而现在是老天开眼,是死一个少一个。嘿嘿!”

  “结果呢,死了多少个,有喘气的没?”临风刚刚在一听到这个惊人的消息时就呆了。——在菜市?为了个窑姐?当街斗殴?对自己人拔刀相向?——他们是白痴嘛!这样做大同府的人会怎么想?这到底******这叫什么破事!——饶不了他们,对,老子一定饶不了他们!怒极了的临风咬牙切齿的想。

  看着怒气冲冲的临风这么问,瘦子心里大约就明白了。这一定又是一长时间受北营和西营压迫的受害者。想到这,瘦子倒也爽快,利马就大叫了一声“可惜”,“今天算他们命大!后来碰到了正在帮忙巡逻的平冈骑兵,二话不说,立即把两伙人抓了下去交给了他们的长官,听说不仅那个戍官掉了官职,连着其他人都一顿军杖,估计没死也脱了一层皮,半死不活喽!”

  “哼!算他们识相。”临风冷冷冰的话从牙齿里蹦了出来了。临风现在的脸色阴沉的就像此时的夜色一样,随着篝火忽明忽暗的衬托下,别提有多么骇人了。

  不自觉的裹了裹自己的衣领,瘦子还是说道,“什么识相啊!要不是这次抓到他们的是平冈骑兵,谁敢管这一件事啊。换言之,就算当时我们巡逻的兄弟去管,也一定不会有人听的,我们是什么啊?小巡兵!他们什么人啊!一个是可以在打战时冲锋陷阵的精英,一个是不怕死的泼皮。除了现在的平冈骑兵外,就没人敢管和管的住他们!而且,就算当街真砍死几个人又能怎么样,他们上司喝喝酒也就会过去了!——这叫官官相护!知道不?”

  “官官相护?这么大的事竟然也敢官官相护?他们,他们……气死我了,他们就不怕我……我、我们的木将军知道!”

  “知道什么啊!木将军现在时刻准备着用兵北上,日理万机,这种小事这么有人会报告给他知道!再说了,知道了也不一定会理。最重要的是……。”

  “是什么?”临风看他说的神秘,也感兴趣的问。

  压低了声音,瘦子才对大家说,“最重要的是他们根本就不怕木将军。他们可都是蒴方,德高望重的郭帅部下,现在居然被调派来听从一个二十出头,乳臭未干的小子命令,是谁都不服啊!”

  长见识了!终于长见识了!好!这躺军营来的的确是好,好极了!临风强压下自己心中的熊熊怒火,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至少表面上恢复了平静,“不说这些大逆不道的话了!对了?你说泼皮,不怕死的泼皮也怕平冈骑兵?”

  “当然了!平冈骑兵是什么人?那可是现在四州正行营都统木临风·木将军带出来的子弟兵。泼皮不怕死,但他们得为自己的家人想想啊!木将军要知道自己得子弟兵受了什么委屈,一声令下你祖坟都可能保不住!——这绝不是吓唬你们啊!但说起虽然只有四百人得平冈骑兵,他们的战斗力真不是盖的,我就亲眼看到十多个平冈骑兵一下子放到三四十个骚扰平民的的高秀岩降兵。打完之后甩下一句“有本事再来我们平冈驻地试试。” ——那个威风啊。没人敢说什么。你还别说,骑着马的那一帮家伙里,我就最服这平冈骑兵了。平民里的声望也很好……。”

  “真的有这一码事?我怎么就一点事都不知道。而且自己应该从没有让自己得子弟兵去冒着烈日巡逻。——那么这应该是他们自己组织的!有福不会享……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们!”临风心里奇怪的想着,脸上阴沉的神色在想到自己的子弟也放松不少。当刚才听瘦子说到骑兵营的人惹事,自己也是吓了一大跳,——自己平冈子弟不也算是骑兵营的人吗?如果平冈子弟们有份,那叫自己怎么忍心下手啊!现在听来,闹事的应该是郭帅的朔方骑兵了!可是,朔方骑兵应该是训练有素才对,怎么郭帅一走,难道他们真的不怕自己,不怕军律怪罪,还是其他……对了!高秀岩,一定又是高秀岩留给自己的次品货色。要知道,现在的三万四千多骑兵可是整合了高秀岩残部的,所以就是一般披着朔方骑兵营身份的垃圾很成功的败坏了骑兵营的名声。——大家才不管你是从哪里来的,只要是骑兵,就算到骑兵营头上。娘西皮,几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好!就拿你骑兵营先开刀;然后是西营那个投降了还敢这么拽的家伙们;再然后是自己的北营,东营!——总之我这次大清洗,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