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千骑卷平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凤临大同

千骑卷平冈 惊·神 2372 2005.12.31 23:45

    大同四万骑兵、步卒并行突进,先锋部队如风雷怒涛的海啸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掠过了岩水,驰越了乌泉,切入了偾程,踏破了臼川,并终于在第七日,以令世人震惊侧目,与难以置信的行军速度一举就扫平了云中!——这就是被后世史学家称为木临风“千里席卷云中城”的一次大规模作战行军。只不过,这次的漂亮的千里急行军也只是序曲罢了,云中城之战,真正的高潮部分,还没有来临……

  第一抹明媚的晨光初露,懒洋洋的洒在云中的每一寸土地;但即便是已经有了阳光,现在云中的清晨仍然给人一种冬日寒意正浓的感觉。毕竟,现在才一月份,连正月多还没过去的日子里也还是冷的人打颤的冬天。此时,在云中的府城中,最高级的主房里,一张大华贵温暖的鹅绒大床上,一个神色严峻的年轻人正沉思的睁开着自己一双锐利的眼睛,眼中正不断流露出的,是那一道道冷茫茫的寒光;他在想些什么,谁都不知道;但是假如他愿意,这座云中城随时会遭殃!不错,他就是昨夜“千里席卷云中城”的主角,现在云中真正的主人:木临风•木将军。——虽然现在已经打下了云中城,但是后面还有着更让他心烦的事情正等着他处理,半饷,临风才苦恼的合上了自己的眼睛,声音有些低沉的吐出了冷冷的三个字:李怀仙!

  昨晚,一切事情都显得是那么是顺利,至始至终,以出其不意的手段攻入云中城的四万大同军根本没受到什么有力的抵抗;又或者说,根本没有给云中的叛军们太多的时间来组织抵抗!这次云中城之战,可以说是很顺利,很顺利的奇袭,天降神兵般:雷霆怒吼,急风暴雨般的黑甲骑兵,他们的马蹄踏遍了云中城的每一条街道;强悍无匹,进无可当的白羽步卒,他们则如推移的阵地般冲刷着任何一个拥有着敌人的据点!期间,唯一一个让黑甲和白羽感到有些难以下手的,恐怕就是在夺取云中城府的时候,敌方叛部那一个叫做莽古的百济将领麾下的百来人亲兵团了!就是在临风打了他们一个出其不意,措手不及的情况下,敌方的亲兵团还能做到士气不衰,调度自如,并统一有序的据云中府而守,咬牙死死坚守着云中城府的每一块容易陷落的地方。所谓将为兵魂,虽然从来没有见过面,但临风可以单单从这样一队亲兵中看出,正在指挥他们反击的将领一定是一个打战的好手;而且在自己下令劝降下还能不受一丝影响,他受士卒的爱戴可见一般。最后无奈,临风只得把自己小心翼翼带在身边,号称各个能够“以一挡百”的超精锐部队,也是自己嫡系中的嫡系的四百“平冈精骑”派了上场,——要抓活的!这个就是临风的最高指示了。结果还用说吗?士气虽然重要,但是实力和素质的差距也不是仅仅能靠这个弥补的,在连“平冈精骑”都派上场后,一切也就没什么过多的悬念了。云中府城的陷落也是情理之中,意料之中的事情!

  “好怀念老妈做的早饭啊!”突然睁开眼睛,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嘴唇,临风忽然猛的冒出这么一句话来。唉,可惜现在也就是只能在没人的时候,临风还可以不正经的露出自己原来的本色样子了。其实,无论外界传闻其声名显赫,战功彪炳;也无论世人形容其出人意表和冷血残酷。——木临风只有二十一岁的事实都不会改变,而现代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大都不正是年少轻狂的大好时候吗?可是,临风也正越来越感到自己被声名所累!

  “唉……”现在的临风也只能偶尔没人的时候叹气,其自我感觉“盛名”这东西,就像龟壳,背着累啊!

  “将军您起来了,需要梳洗吗?”临风还没来得及感受够晨间的寒义,也还没有来得及穿上衣服时,房间外面,侍女的声音已经穿到了临风的耳中!

  “呵!原来还以为自己最早呢,原来还有人比我更早啊!”临风自嘲的笑了起来,但笑着笑着,忽然脸上闪过一丝不屑,——这倒不是针对这个侍女的,而是针对另外一个人。那就是原来的云中太守•周淳!昨日打下云中后,无论周淳是什么样的立场,也无论是他曾经是“诈降”还是真的想“投降”,为了给大家树立个“弃暗投明”的榜样,临风都只是在布告上公布了周淳改过自新的情况,并说明给予了最宽大的处理。另外,还出人意料之外,临风非常大度的没有革去周淳云中太守的官职,云中仍以周淳为最高地方官。嘿嘿,心中不屑的冷笑数声,虽然现在如此,但日后等云中李怀仙战事一完,临风心里早决定就立即让姓周的回家种田去。

  “想不到姓周的还是挺有心啊。”不屑的说出这一句话,临风穿上了自己黑色的锦服,这才打开了门,放入了此时正在门外面端着一盆热水,冷的瑟瑟发抖的可怜侍女……

  木临风就在刚刚入主云中的时候,一行人马也到了其辖下重镇•大同。此时的大同,东、南、西、北四座城门大开,所有官员,包括现在大同代太守的陆常信,老将韩封城,当世名士郭衡,大同首富楚景山等人一起静侯,街道夹路两旁的是大同府各路百姓。——场面可以说是恢弘之至,也可以说是是礼遇之至。

  这些当官的到底要迎接谁呢?大同府的人们不禁在心里就琢磨开了:要说是木将军回师,应该不可能,哪有出去几天就回师的道理;难道是郭帅,李将军?估计着也不是,他们正都在忙着,和木将军一样,兵分三路,各打一边。——不会是皇上来了?琢磨着也不对,皇上听说要迁都成都,那可在大老远的巴蜀地界啊!

  就在大家都纷纷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的时候,嗒嗒、嗒嗒嗒的马蹄声在忽然想起。先前的队伍中的人,只跑出一个跟陆常信等人行了个礼,后面的骑兵们就无视正在城门处恭候多时的人们,没有一丝停留的就鱼贯的进入了大同。在那百来骑兵中,出现在众人眼里最显眼的,就是那为首的一个满脸胡须的中年男人,身高硕健,正气凛然的他,一看就知道是一个身份不低的武官;但,其实现在真正使得人们去遐想的,真正感兴趣的,却是这百来人的骑兵队伍中,那唯一的一个帷幕大闭的精巧马车里面,那里,装着的到底是谁呢?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