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千骑卷平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一出肥皂剧

千骑卷平冈 惊·神 3398 2005.08.24 06:20

    在大同府府衙的后院中,此时正有一人伫立迎风,仰望着那无穷的星空,寒风寂寂,影月悠悠。——现在这些事物也是更加显示出其身影主人的落寞和哀伤!

  “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轻轻吟完,临风黯然低头,做为现代人的他,还是放不下,毕竟,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人因为自己的计划而丧生。无论说临气度量狭小也好,优柔寡断也罢。临风就是放不下!……那是数万人啊!数万个与自己一样,有血有肉,有亲人,有妻子,有孩子的中华同胞啊,一下子杀死他们那是什么概念啊!——但他们就的确是在自己一念之间灰飞烟灭了!

  临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缓缓吸气时冰冷的空气的经过肺部后立即让临风觉得有点冷,轻轻的打了个冷颤。

  临风却继续伫立在这里没有动弹。

  这时,突然有人在临风件将一件披风盖在了临风身上。动作,是那么的轻柔,那么的和谐,与那么的小心翼翼……没有转过头,临风大约就应该知道来的是谁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上的慰籍,临风立即觉得自己原本有点冰凉的心,也立即暖和了起来,身上也变的有些温度了!

  临风将身后的人轻轻的拉到自己的怀里……没有多余的话语,一切尽在不言中。

  “我该高兴吗?”临风突然开口问道。

  可怀中的玉人正娇羞的无语以对。

  “在世人眼里,或许我该高兴吧!从平定原一役开始,我从来就没有信过的天命,似乎也站在了我这一边。在那一场战斗,仅以一千精骑,连我自己都感到讶异的就击溃了高之远五万大军。其实那是我第一次上战场!那时我就在心里不断的对自己说,这里是战场,这里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战场。——而我,却正为了心中那片宁静的乐土而战斗,而挥刀的!战后,假如还能活下去,就再去为那些自己杀过的人感到自责吧!——而那时,却没有这个时间啊!——就在这个心态下我才会挥出了平生的第一刀。——甚至我连杀掉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天命到了第二战,也就是刚刚结束的静边军城会战,还是没有离弃我。仅仅一个简单的计谋,那被人称为安禄山麾下三大谋臣之一的朱慎,既然也和高秀岩一样后知后觉,才能令我们的计划实施的怎这么顺利!……这两场战打下来,我都不知道我杀了多少人,虽然不是我亲自动的手,但我不杀伯仁,伯仁却为我而死。如曾经所言,假如还能活下去,就再去为那些自己杀过的人感到自责吧,所以我在忏悔,我的心也在一直的谴责着我,总是难以平静。——比起郭公,和李大哥他们这些能够在死人堆上谈笑风生,面对所杀满野敌兵尸首都不会眨一下眼睛的真正名将气魄来,现在正被人们传言的沸沸扬扬的我,根本就是个什么都还没有学会的学生吧!攻城之战,杀人盈城;夺野之战,杀人盈野……很可笑吧,现在正被人们称作唐军无双智将的我,正因为自己杀掉的敌人苦恼着!……‘一将功成万骨枯’之语,果然不假啊!

  临风无语,怀中的玉人野没有开口说话。

  只是静静的相互依偎着,很久很久两人都没有享受到这么亲昵的两人时光了,所以谁也不愿意开口打破这份宁静。

  “好香啊!”临风暂时抛下了所有的不快。我想,有美人的相伴与无言的安慰下,任谁,他也可以暂时平伏下心情来!

  “彩婷,你今天用了茉莉花的胭脂吗?和平日里的梨花清淡的味道很不相同啊!”临风突然奇怪的问,手摸上细发的触感似乎也不太一样啊!彩婷的头发没有怎么细密?难道去做了头发焗油?

  “木、木大哥,我是,我是……!”临风怀、里那个声音忐忑不安的回答到。

  临风立即触电般的把怀里的女子推了出去,并恐惧的叫出了那茉莉花香味的主人的名字——“无双!”

  “怎么、怎么回是你、你啊!”这个玩笑对于临风来说就开大了,误会可是可大可小啊!现在连彩婷都还没娶到手的临风,你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偷吃啊!

  “我,我是来,来替彩婷,替彩婷送披风的!”无双的手在搅弄着自己的衣角,语气也是像临风那样结结巴巴的。

  “哦!对。披风,送披风。”临风强行镇定了一下自己,鬼鬼祟祟的四处望了一眼,似乎搞的跟地下党碰头似的,“哪东西呢?带来了吗?”

  话一出口,临风就觉得自己是个白痴,虽然对面的无双在极力克制着自己,但她嘴边露出的一丝笑容,还是让临风觉得自己很傻——披风不就早已经在自己肩膀上了吗?

  “那么,那么还有事吗?”临风想了想,似乎一切也是自己卤莽造成的,自己从强抱无双开始,就一直在自己顾自己的讲着,一点也不给怀里的这位开口的机会。但无双赶嘛不反抗一下啊!真是的。古代的女孩子就是脸皮薄,刚刚其实只要无双轻轻的挣扎一下,现在至于这么的难堪嘛?

  临风想错了,而且是想的大错特错。就临风这身板,还反抗呢,估计无双假如真的要挣拖,临风现在应该已经躺下了。——临风似乎到现在还不知道韩MM的恐怖啊!以后等到临风领教了,那时,临风第三个孩子都已经两岁了。悔之晚矣,痛心疾首,真是痛心疾首啊!

  “呵呵、呵呵。”看着临风难得的狼狈样子,无双抿起的嘴还是笑出声来。无双赶紧要用手捂住,却被临风伸手制止了。

  “想笑就笑吧!”临风用手习惯性的抓抓自己的头发,这个习惯好久没有出现了,今晚意外见到韩无双的临风,却感到有些紧张。

  从没有看到过临风这么人性化的一面,因为一直以来,临风出现在世人眼中,永远是那副高深莫测,目空一切的傲世奇才。甚至在谈论到行军作战的时候,临风曾经冷静到冷酷的印象还存留在无双记忆中。可无双今天见到的临风,他居然会是个为世人感到苦恼,会赞赏自己妻子,温柔多情的形象,这些倒有点超出无双预料之外。

  静静的看着临风,无双心里却在无奈的叹气,到底,眼前这个男人有着什么样的魅力,才使得自己如此的不顾矜持,如此的痴心不已……

  临风也没有说话,但他的心中想着的却是现在该如何向无双道歉。

  “夜凉如水,木大哥你要早点休息啊!”半饷,还是又无双开口打破这片尴尬的宁静,——此时她的双颊绯红,不知道临风注意到没有,她的称呼由原来的“子渊”,变成了“木大哥”!

  “啊!对了!睡觉,睡觉!”很不幸,临风这个郭彩婷口中的“木头”也不是浪得虚名,的确是够木的,一点也没有发现无双的称呼变化,“那么我要去休息了!无双姑娘你还有事嘛?”

  果然,临风有着打击对他心宜女子的天赋,仅一句话就让无双变的无精打采起来,“那,那好吧!你早点休息吧!木大哥。晚安!”尽管在心中暗暗的叹气着,无双还是鼓起力气,拿出自己最美丽的笑容,好让心爱的人有个甜美的梦!

  “那么我就先告辞了!”依旧不怎么领情,临风有时的举动真的会很令我们愤慨,——只见临风甚至连招呼都不打,似乎后面有洪水猛兽般立即逃离当场!

  “还是不行吗?没有一丝吸引力啊!”韩无双苦笑着,心里却委屈的想哭。自己迄今为止,第一次穿上女装,第一次盘上发簪,发第一次抹上胭脂,第一次别上珠钗……都是为了他!结果,结果他根本就不曾在意自己,看来还是男装适合自己吧!又或者,自己对于他而言,只是个负担吧!

  ……想着想着,眼角开始湿润的无双,终于黯然的准备离去。

  “对了!无双。”临风的声音突然响起在无双的身后,“忘记告诉你了,今晚的你,很漂亮啊!女装也挺好的,没必要整天穿的跟男子一样。好了,晚安吧!”

  说完后,临风就立即转头离开了,对于美好的事物,临风从不吝啬自己的赞美!

  “好!晚安!”转过头的无双连忙的回答道,一惊一喜下,她差点就要激动的掉下眼泪来,今晚花了很多时间准备的打扮,他看到了,他还是看到了,而且他还说我很漂亮!嘻嘻!耶!我找彩婷去咯!

  无双兴奋的小跑开来,她要去找今天晚上的行动策划者,也就是罪魁祸首·郭彩婷,来一起分享今晚的成果!

  但……无双此时要找的人,正躲在离临风,无双刚刚碰面的草丛边,拍着该死的非虫,似乎正火大的要杀人!

  一直看完无双那笨妮子与自己木头丈夫之间的肥皂剧,只想哭的应该不是无双,而是无奈的至极的彩婷。

  “这个笨无双,今天晚上最重要的事她都忘记说了!每次都要苦命的我来收拾残局,这次也是这样,丈夫都大方的让你一半了还这么不会把握!我郭彩婷发誓,这是最后一次帮你了!无双你个笨妮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