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千骑卷平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勾心斗角

千骑卷平冈 惊·神 3683 2005.09.15 17:10

    **晕了!晕了!居然有人怀疑小神的实力。好吧,最近混了这么久,就拿出真正的实力,我又要开始奋发了!

  如果曾经有人告诉临风,平冈骑兵们战斗力是多么可怕的话!或许没有亲眼见到的临风还认为他们的话很有水分。——但现在看来,此话丝毫不假。

  其实,古载,北国燕赵之地,多出猛士!其独特的历史和地理位置,成就了大多数北地人的性格特点,他们“知足豪迈”,却又“好斗顽强”。——有人说这是好事,也有人认为这是缺点。总之燕赵之地千百载,经历了许多的战争,割据,动荡,压抑,但这里多数地方民风依旧淳朴,人们依然悠然自得的活着,豪爽,淳朴!

  但无疑,大同府的兵卒也是燕赵人,甚至比起位处中北地平冈郡中的儿郎们,更有资格称为燕赵猛士,但明显的,失去了良好训练,被酒色掏空了身体,丢掉了父辈斗虎饮血积累起来血性的他们,在木临风带出来的平冈子弟兵面前,更加显得不堪一击!所以此时在众人眼中,只赞叹平冈骑兵——好可怕的战斗力。数十平冈骑兵,只有少量上前,同样是五个对五个,甫一个照面,三下五除二,逞扈五个人就被轰趴下了!当然,这跟逞扈他们喝的不少也有关系,但毕竟实力是大前提......

  “大人!扰民的乱军已经擒拿,请大人发落。”平冈骑兵中,为首的一个男儿傲然对金泽道。

  金泽似乎一点也不讶异平冈骑兵们的效率,只冷冷的瞥了临风这里一眼,出口赞道,“很好!不愧是木大人带出来的子弟兵。”

  “谢谢大人的赞誉!”听到金泽如此称赞,平冈骑兵们都露出了笑容。——他们其实很朴实,要求的也不多,因为他们记住了曾经有一位将军带领他们出生入死,奔驰在大军之中;他们也记住了曾经有一位将军“国破家亡尚如此”,视死如归的豪情壮语;更永远记住了有那么一位将军,曾经和自己一起喝那清水般的白粥!所以只是为了不给自己故土·平冈抹黑;也只为了对得起在平定原死去的弟兄们;更只是为了不堕下平冈木临风·木将军的威名。偷偷不断的进修,偷偷不断的苦练,为的,也仅仅是这一句“不愧是木大人带出来的子弟!”。——他们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相比现在笑的很是满足的平冈子弟,与之对照的是此时恩答一行人惨白的脸色:他们不是笨蛋,他们当然知道调来平冈骑兵是为了对付谁!如果不是啊仁(临风)刚刚的果断,那么趴在地上的就不只是他们五个人这么少了!

  在场能够面色如常的,也就只有临风了!跪在地上的他还不老实,正在扭头四望周围,寻找着彩婷的身影。因为他想来思去,在他不在的情况下,还能够帮助金泽调动这数十平冈骑兵的,也就只有在众人心目中自己未来的妻子,也就是彩婷了!平冈子弟是自己绝对的嫡系亲兵,自己把他们看的非常重要,金泽虽然令符在手,但是再怎么样他也不可能随意在没有得到自己点头的情况下,立即调动自己的亲兵;而且嘴上再怎么说些“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话,要说自己对于金泽真的是连一点顾虑都没有了,那一定是骗人。——所以自己来从军之前,也曾秘密的嘱咐过平冈儿郎们,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的,平冈骑兵们就立即听彩婷的调动,做出应有的反应。

  说起来,原来临风也是后面留有一手,和金泽一样,又发现一个阴险的淫!......

  能够这样安排,看来对于识大局的未来老婆,临风还是颇为放心的。并且,彩婷是个聪敏的女子,而一个聪敏的女子当然是知道男人最讨厌什么样的女人!像吕后专权,涉及男人太多的大事,惹起男人反感的事情她是一定不会做的。没有太多权欲的她,平平静静的只想当一个惹人怜爱的小女人就可以了!要不是这样,彩婷再怎么样也不会去接手这些事情,而接管了之后,以彩婷的性格就会负责到底,所以现在有大队平冈骑兵的地方,就有一定的机率看到彩婷绝美的身影。

  果然,临风在一堆跪着的人上空,终于仰视到一个美丽的倩影:依旧跺着小步走来,也依旧沉静如水,白衣胜雪,若隐若现的面纱却掩盖不了那万千的风情。所谓,美人如玉,不外如是!而美人,看着看着就会令人着迷。

  “请大人!......手下留情。......” 一个不是适宜的声音打破了此时很是沉闷的气氛,也惊醒了正贪婪的看着自己未来老婆的某狼。

  不自觉的,众人回头望去,居然是一直跪在地上的恩答!

  虽然自己跟平日里嚣张的逞扈关系并不是很融洽,但这次一压回去候审,估计逞扈就会没命的,甚至立即押解到闹市斩首也不是没有可能,而要自己眼睁睁的看着战友被杀,这也没有可能。所以明知道没有什么用,恩答还是开口请求道!

  金泽眼中闪过一丝怒意,这个家伙真是太不知道好歹了!自己还没有说要放过刚刚犹豫执行命令的他,现在居然还敢为别人求情,当真不要命吗?

  “请......请大人放过......我们的副......副队长吧!......”虽然也是颤抖着声音,但一向胆小的郝平居然也说出这番话来,还真叫人刮目相看。

  临风奇怪的看着郝平:自己的老大说求情的话,也就算了,那是一向够义气,但为什么连这小子......

  “对啊!请放过我们的副队长吧。”大家也这么陆续请求到。

  临风这回无语了,搞不懂!真是的,自己一进来看到的就是逞扈欺负人的样子,但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肯为他求情?貌似不明白。——如果日后临风知道原因,恐怕会更无语。

  “你们不怕死吗?”虽然脸上的神色没有什么大的变动,但金泽此时的语气已经显得很是阴森了!估计谁只要在多说一句,他马上立即会发飚!

  金泽冷冷的环视了跪了一地的人,他预料到今天会有人阻止自己,所以也早就下定决定,谁赶阻拦谁就要拿头一起祭旗。

  看到金泽毫无转环的语气,临风看了看又按耐不住想要开口的恩答,连忙把求救的目光投向彩婷!假如再搞下去,自己这一队的人给金泽这心狠手辣的小子杀个精光都有可能性,到时候自己一队人马就剩自己一个,那不就扑街了!心里不住的祈祷彩婷能尽快看到自己——SOS!救命啊,老婆。

  金泽认不出临风,不代表着彩婷也认不出来!正如魏云所说的那样,虽然临风虽然变了模样,但个头、背影、身型、讲话的语气总不会变的,——而连魏云都可以很容易发现并察觉得到临风的身份,更不要说是对其时时在意,刻刻关心,简直可以说是魂牵梦绕的彩婷了!在城隍庙那一天,除了为临风化装的如烟外,不仅彩婷能认出临风来,无双也认得,可是最离奇的是一向和临风不对盘的郭秀青大小姐居然也认出来了,这能不能证明,某人也在偷偷的关注猪角呢?嘿!嘿!嘿!(请大家依次排队发出男人都了解的笑声。)

  言归正传,此时的彩婷当然知道临风正看着自己。其实,从自己刚刚一来到这里开始,就早已经注意到那双直往自己身上招呼的眼睛。那眼神看的真是毫无顾及,热烈的只看的自己面纱下面的脸庞绯红,可他还不收回那火辣辣的视线......真是的,呵呵!现在要我帮忙了吧!真是的,好吧,真是冤家......

  “金先生!”轻轻的上前一步,彩婷的声音打断了正要开口的恩答。

  “彩婷小姐!”“郭小姐!”——看到出声的人后,平冈骑兵们和金泽一起出声道。一个是平冈男儿们对于自己乡人的亲切称呼,另一个却是对于自己未来主母的的尊敬,比起平冈子弟们的亲切,金泽显得恭谨的多。金泽性格沉稳如此。

  “不知道金先生想要如何处置闹事的众人?”

  虽然不知道彩婷为什么这么问,不过金泽仍如实恭谨的回答道:“依木将军令:‘骚扰城民,杀无赦’,所以对于他们,当然是立即押至闹市,杀一儆百,以敬效尤!”

  金泽的话不带一点火气,但语气中却充满了说不出的杀气腾腾!只听的众人背后冷飕飕的。

  “可是今天即便是立即将他们查办了,不在此地的大多数百姓也不知道发生了了什么事,效果甚微!不如明天张贴榜文后,再行论处,不是更好吗?”

  彩婷一席话,说的在情在理,丝毫没有可以值得怀疑的地方,不过,金泽眼中还是闪过一丝惊讶!彩婷性格温和不假,但也是冷冷清清,却绝对不是个会主动管这种闲事的人,金泽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彩婷会有这个提议。细细一想,难道是......金泽假装不在意冷冷的环顾了四周一圈,果然,在跪着的众人里看到那一个熟悉的年身影......

  “你们先起来吧!”金泽心中暗叹自己一时失察,话锋一转说道,脸上神色不变,“既然如此!那么就明日处理!”

  听到金泽这么说,众人才长长的嘘了口气,刚刚这个家伙的气势好吓人啊!

  尽管金泽把自己的心思隐藏的很深,但是所谓机关算尽太聪明,欲盖弥彰,他前后态度变化的太快,却让临风知道,这小子已经发现他了!——真是个可怕的家伙,可能他刚刚仅仅凭借着彩婷的几句话,和一些关于自己不在大同府内的传闻,就能这么的想到最大的可能性,在人群中发现并认出自己!——实在是太可怕了!难怪皇帝得到天下后往往会大肆屠杀功臣,假如朝中所谓的能臣巧将都是这么可怕的家伙,真怀疑皇帝怎么睡的着觉。

  勾心斗角,呵呵!现在临风也能来一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