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千骑卷平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随机应变

千骑卷平冈 惊·神 4415 2006.03.06 10:16

    “好,现在我们来说下云中现在的局势吧!”临风在没有人的掺扶下,咬牙重新站到了作战全景的地图前面。

  彩婷,无双,还有秀青都没有来。毕竟临风觉得军政大事并非儿戏,越少人知道越好。

  现在是第二天的傍晚了。昨天,自己去看了看没有和彩婷她们一起出现的秀青。真想不到这个丫头还是满关心自己的,在自己晕迷的这两天里,随着彩婷和无双不断的照顾自己。还弄的自己得了风寒,不得已被彩婷无双逼到床上去休息了!自己一露面,就抱了自己一个大满贯,还在自己胸前哭的梨花带泪的,呵呵,还真是长不大的丫头啊!不过,有这样一个妹妹,的确也很温馨啊!对了,听说自己昏迷的时候,如烟也来的很勤快,只不过是看着彩婷帮自己洗脸清理了。其实看不出来啊,平日里烟恃媚行,颠倒众生的柳大美人,居然也会关心自己!金泽,魏云几个就不提了。呵呵,原来关心自己的真的还不少。这一箭如果没有搭上那几千好儿郎的性命,那么能够用一箭就看到这么多原来平日里看不出来,默默起来关心自己的人,算算也值了!至于她们三人是怎么来到云中的,其实临风也猜的出来是魏云干得,但是算了,自己也不想在追究了,大家都心照不宣就可以了。——只是希望没有下一次。

  现在,作为失利方的他们,急需立即用一场大的胜利来坚定其麾下北伐的决心;而那场胜利,临风则野心勃勃的圈定以击垮李怀仙来完成;但是,这样一来,原本轻敌,只是空想着凭借着城池坚守的就能击溃李怀仙的大同军。无奈之下,他们就要完全一丝不苟的重新布局了!终于到了此时,原本在与李怀仙作战前那种盲目的乐观没有了,至此,大同方面的将领们也吸取到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那就是:并不是默默无闻的将领就是好欺负的笨蛋;而有些极富盛名的名将或许则更好击跨!总而言之,那晚的大同失利,临风、金泽、魏云也把它当成此生惨痛的教训之一。

  “首先,李怀仙当日在恩达率领的骑兵忽然袭击后,又被不知道哪里猛然窜起的野火烧了个焦煤烂额,苦于无奈之下,只能放弃了追击。在这里我要特别的感谢单骑杀入敌阵救了我的逞扈。”在心里,临风真的还是十分感动的。想起曾经见到逞扈开始,就不怎么看好他!要不是当日在大同的街头碰巧让彩婷救下了这个鲁莽的靺鞨人,那么现在也不能完成“千里席卷云中城”这样的任务,也不能兵不血刃的收复云中,几日前更不可能还活着生还。其实,感觉世事还真是奇妙啊,仿佛是牵连在一起的锁链一般,一环扣着一环,环环相连,组成了无常的人世!

  “好了!言归正传,当时,大家虽然干的很漂亮,也成功的吓破了李怀仙的胆子,但在见识到能把劲射到八百步的重弩后,他就不在射程之内随意活动了。换句话说,我们重努的隐秘性也已经暴光了。在远程压制上,也已经没有一张王牌。那么,现在大家有什么好点的意见吗?”

  所有人都还安安稳稳的坐在云中城府的议事堂内,每一个都正低头深思着临风刚才所说的事情。

  对了,似乎,还记得某个人不是说要把在座的哥几个拉出去一百军杖的吗?

  不过这个时候可能真的打吗?想想也不太现实啊。你想,临风难道疯可,一下子把自己手底下几个有点能耐的将领全打晕!那么这战还能打的下去吗?为此,临风采取的将功补过的做法。说白了就是你在打这战的时候有功了,那么随时来销帐,也就不罚了;但是万一你很菜,看着别人功劳簿上一笔一笔的往上累加,自己啥都没有;那么很不幸,对不起了,打完这战以临风的性格照样还是要打的你哭爹喊娘!还有,虽然格去了众人的官职,但是却仍然让众人进到议事堂讨论军机。这对于恩达,逞扈,郝平来说简直是完成了他们一半的夙愿,值得他们喝上一坛了!明显的是明降暗升么!有了战功后,日后要什么官也不就是临风一句话的功夫吗?功勋换来的财宝难道也会比俸禄少?

  看着窗外沙啦啦的雨水声,轻轻咳嗽了数声的金泽现,在也是苦于无奈了。原本文质却不柔弱的有神双眼,现在也不禁闭了起来。

  他并不是神,他也没有想到偷袭失利,更加没有想到失利后居然还会碰上这难得的骤春暴雨!慢慢的皱起了自己的眉头,他也不知道这长暴雨是福还是祸,但至少,暴雨现在阻止了李怀仙的进攻倒是无须质疑的事情,但是,敌人们不敢冒险进攻,我方也不可能趁雨出城急袭,那么总这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就在今日,自己陪着大人冒着大雨走上城头,看到暴雨之下,己方所谓的护城河都已经不见了踪影,所感无奈啊。

  恩,金泽觉得自己必须尽快的拿出新的应对策略才行。

  恩达现在的心情,和坐在旁边的逞扈和郝平是一样的,充斥着激动和不安。毕竟,这次的情况和上次的不一样,在木将军的栽培下,原本功勋不足的自己才可以名正言顺的坐在这里,这不就是自己不久前的愿望吗?想不到这么快就实现了。或许,自己真的该做点什么事情,甚至打个前所未有的大胜战回报将军才好。和恩达现在的想法一样,郝平也是忐忑不安。小事情他可以很快的出点鬼点子,但是对于大事,这样的战役还不是他能够玩转的动的,所以他也识趣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逞扈亦然,自认是能打硬战不善谋略的主,故一言不发。

  如烟也赫然在座,收拾起自己忽然变的“剪不断,理还乱”的思绪,慢慢恢复了女强人那该有的强势感觉。

  “我认为,现在这样一直对峙下去,实在是空费时力;除了慢慢消耗军粮外,一点便宜我们也占不到。”柳如烟相较于现在的局面,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对,对极了!有见地,但只可惜是废话。”临风在心里无奈的想,现在他需要的是可行的方法,而不是回音般的一再重复,“提些有见地的主意吧,如烟。”

  听见临风颇不为然的语调,再想想昨日扶着临风的彩婷,那嘴角一抹的浅笑,如烟感到一丝莫名的愤慨,语气也变的有些硬邦邦的,“我是说,与其这样和他们斗军需储量,斗士气,斗粮草;倒不如想办法主动出击为妙。”

  “怎么可以主动出击。”魏云反对的声音这时候忽然响起。

  这几日的魏云过的相对于落魄,虽然众人也都让他别把战局失利的事情看的太重,不是说胜败乃兵家常事吗?但是你们看着连一向喜欢整洁的魏云脸上开始出现的胡子茬子,估计他也还是没有把大家的话放在心上!反观临风,倒是从不断的内疚自责的打击中站起来,三千人的损失依然故我。——这倒并不是说他冷血,这实在是为将之道。

  “为什么不可以出战?”如烟现在的心情不是太好,谁反对她可就跟谁卯上了。

  “我们战前不是分析过了吗?既然夺下云中城,那么高城坚野就是我们的资本,我们怎么可以自毁凭持?”魏云讲的倒是非常的中肯,因为在偷袭之后,他发现李怀仙不是那种靠硬碰硬就能击溃的敌将。

  “对,你们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认为我们接下来守城就是最好的策略?”如烟见魏云作答,又反问向坐在那里的临风、金泽。

  “是!现在假如没有什么实际可行的办法,那么最笨的办法就是跟李怀仙继续保持对峙。因为范阳战线拉的太长,那是毋庸置疑的事情,我们跟他拼的就是军需后方的补给线。假如我们以不变应万变的话,估计会让李怀仙先着急起来,等他一旦露出马脚,我们就可以立即侍机而动!”临风见金泽低头沉思不语,就回答了如烟这个问题。

  “不错,正是这样。相信大家在前面的偷袭后就可以发现,李怀仙他并不是个平庸无能的将领,那么这么浅显的东西他会想不到吗?既然他也认为我们会等下去的话,那么我们何不再放手一搏呢?或许可以一击得手也不一定。”如烟终于把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

  “我反对,这样的做法还是太冒险了。既然李怀仙不是平庸的将领,那么柳姑娘的计划或许又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也不一定。”无论后期的魏云是如何的纵横驰骋,任何时候他也不得不承认,让自己第一次产生阴影的人,就是现在的李怀仙;而让自己第一次接受洗练的战役,就是与李怀仙的这一次对决!只有在这一战之后,魏云也才仿佛找到了自己成长的契机,由恐惧中慢慢摸索出了成为一代名将的战略之路!

  “可是你怎么能保证李怀仙已经未朴先知了呢?”如烟反问。

  “那么你又怎么能肯定李怀仙不知道呢?反正无论如何,我反对出击!”

  “为什么?失利,仅仅是失利,我们还不是战败啊!怕什么?”如烟这几天的心情真是糟糕透了,这也影响到了她平日里为人处事,心如止水的原则。

  “怕了,我怕什么!”虽然心中的确还是留有一丝阴影,但是向来不服输的魏云,立即反吼道,“我这是为大同士卒们着想啊!”——如果是平日,魏云也不会跟如烟一个女流之辈计较,但是这几天也刚好就碰上了他不痛快的时候,口气冲冲的说。

  “不可理喻!真是不可理喻。”如烟自离开她的家乡,离开塞外后,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

  “不可理喻的是你啊!”魏云大声的说,今天看起来大家都吃了火yao了。

  “懦夫,不敢作战的可耻男人!”

  …… ……

  “碰”的一声巨响,刚才还吵的唧唧喳喳的口水战,立即没有了声音。室内也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是怒气值正在上升的临风。

  “够了,大敌当前,你们还有心思内讧吗?哼,今天的会议到此为止,可以了,解散吧!”挥了挥手,临风非常不耐烦的宣布了这次会议的结束,也结束了如烟和魏云无意义的争吵。

  “结束了?可是不是还没有……。”逞扈还没有得到确切的部署,作战心切的他,不禁问了一句

  “吵死了,闭嘴啊!我说结束了就是结束了!”临风发起飚来,可不逊色任何一个人。此时的临风心里想的和金泽当日的念头如出一辙:看起来自己的领导班底真的有很大改进的空间啊!

  说完,临风甩手就走出了大门;在那一瞬间,临风把最后的眼神望向了金泽。一切尽在不言中,聪明人其实有些话不需要讲明。

  苦笑,也只能是苦笑!金泽有些伤神,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主子又把这个难啃的任务交到自己手上了。

  夜晚,金泽卧房。

  此时的金泽真是辗转反侧,寝室难安啊!他在考虑着,今天自己主子给自己的任务,也就是想出比柳姑娘更好的方法来对付李怀仙。

  其实,向来主张争取主动的金泽,对于魏云这种“为守而守,以守为攻”的消极做法并不是太赞同。——因为金泽坚信用等待的时间,已经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了;但是,反对魏云的同时,金泽也同时又不赞同如烟再冒一次险的主张,本能上,金泽认为不可以排除魏云所说:己方再被李怀仙再二次算计的可能性。再说,冒险的话势必出城的部队规模会很小,如果再次失败的话,对自己军队的士气或许真的就是毁灭性的了,所以金泽也反对再冒这样的风险。毕竟稳中求胜,这个也是做军师的法则之一。

  感到暴雨中的闷热,金泽起身走到窗前,推开窗户的那一刹那,雷霆怒吼般的暴雨声不禁让金泽小小的吃了一惊。但是望着不断越下越大的雨,任凭狂风呼啸,已经忘记了现在自己正身染重寒的金泽,脑海中却是神光一闪,一个大胆的计划慢慢成型……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