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千骑卷平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浴血

千骑卷平冈 惊·神 3333 2009.05.11 14:35

    吐血,狗日的一天只能最多解禁三章。我本来还想一次性全部解禁完的,反正挂着也没钱。现在看来只好慢慢解禁了,不过放心了,最近正在弄后续更新的东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战斗还在继续,在寒冷的春雨和兵火之间,陆陆续续的,一切也在重演着昨日的一幕;但是,战场上的变化往往只在于片刻之间,而且是转瞬即逝!就像是现在,谁也没有观察到,在早晨黑蒙蒙的天色中,随着恩达大军出城进袭的,还有那一小搓人马,正往更显得幽暗的云中两山之间的山峰摸去……

  “快、快点!给我顶上,顶上!”不断的挥舞着马鞭,在这冷飕飕的寒风与冰凉侵袭的暴雨之中,所有的一切感官,逞扈也已经麻木了;而嘴边也只在不断的呼出浓浓的雾气,也只在证明,自己正焦急的心态!

  虽然心中的焦急已经无可附加,但是此时,已经成为这次行动最关键的指挥官之一的他,一想起正苦苦支持着的患难知己恩达,坐在马上面的逞扈,就立即显得非常的骄躁不安。

  根据彩婷小姐的地图所指示的那样,两山间山巅北四里,侧往东三里处,就是所谓的黑潭了。可是甫一来的那里,逞扈差点怀疑自己看错了,因为这宽数十丈,方圆数十里的覆盖,那里像是黑“潭”了,简直就是黑“湖”啊!总之,无论如何,也不管情况怎么样,逞扈一到大这里,立即就下令动手了。

  看着正在不断的淌在巨大的水塘里,打挖着水道的一干士卒,逞扈不禁又回忆起自己离开前的那一刻,离开前,军师,金泽的话还犹如回荡在逞扈耳边……

  “因为这次,布袋里面装的并不是沙石,而是掺杂着杂物的火油!所以根本不需要在堵住水道后,再冒生命危险去挖开水道,如果时间把握的正确的话,甚至可以不安排留守部队,直接回援恩达,直至撤回城内或者是登上高地;总而言之,时间和时机,一定要记住这两样!”

  “大家加油啊!后面正有着我们的弟兄们正为我们拖住叛军们的主力部队,只要我们快上一刻钟,和你们一样,那些有血有肉,有着家人,有着孩子,有着妻子的同胞们,就可能有上百个能够回到自己的故乡,和你们一样,作为今日的英雄,回到自己的故乡!为了他们,为了你们的妻儿、父母、荣誉,大家给我加油啊!”

  “是!加油啊!”“兄弟们上啊!”“快啊,快挖啊!”

  逞扈的声嘶力竭的吼声,冒着大雨盘陀倾泻的声音,甚至压下了轰隆的雷声,一直传的很远,很远;而身后,就是大家符合的努力声……

  就在这时,恩达和李怀仙主力的接触仿佛也到了白刃化的地步。

  “大人,前方快要崩溃了,根本就承受不了大军的轰击和冲锋,需要加实前阵。”“大人,侧面也受不了挤压,已经非常危急了。”“还有中军,已经开始被慢慢侵入,打乱了。”第一次,这是恩达第一次当上指挥官,而且也是第一次坐在这个位置,开始聆听着下属们的报告……金泽曾经劝告过临风,这一次行动大肆起用新将领,是否合适,但是临风只说了一句话,就给足了这群即将出征的将领们信心,而又封死了金泽的话。他说,“这个世上有人一生下来就是将军的吗?”

  “是啊!没有人生下来就是身经百战的将领,同样的,所有的将领也是在“刀与火”的考验中成长起来的。假如,这一次连这样的小战阵自己都无法解决的话,那么还有什么颜面说要跟着木将军争战四野……”恩达没有什么多余的念头,只能想着,这一战,不仅仅是自己的第一战,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把本阵的部队压上去,加固前军,一定不能溃散;侧面给我收缩起来,部队不要展开,先稳住阵脚;剩下的人跟我去中军,一定不能让人活着进入后阵!杀!”恩达扬起手中异于普通骑兵的重型斩马刀,一下子就杀气腾腾的冲了上去。

  “杀!”看到这次行动的指挥将领都这么英勇,后面的部队也就势如破竹的往前冲了上去。

  这一次,恩达的部署完全是中规中矩,按照金泽的建议,布置成前排长枪攻击,侧面是少量骑兵的掩护,中军奴箭火力压制,后阵按兵不动的策略布阵的,现在已经成功的吸引了李怀仙的目光,把李怀仙的火力全部也吸引到了这里,这样一来,正面恩达不可避免的受到了致命性的打击,而人数不到两千人的逞扈,则慢慢展开了行动……

  “奇怪,一下子就扑出城了吗?”李怀仙正冒雨站在比较高的站台上观测着情形,虽然现在的暴雨影响了视线,但是战场上的主要形势,站在高处的李怀仙,还是可以凭借衣服的不同色泽分辨的出来的。战场上的战机是转瞬立逝的,所以当机立断,临机立决!这也是将领需要拥有的素质之一,但即便是有了这样的素质,之后,第一时间你也总得知道形势吧!

  “是的!”站在李怀仙身旁,比较狗腿子的,依然是契丹的副将,滓多,“据说是在我们照例攻城,摆开阵型后,猛然从城中冲出来的!”

  “猛然窜出来?恩!”挥了挥手,表示知道了,沉默不语的李怀仙,似乎有些奇怪的感觉。——原本,按照李怀仙的想法,他的想法就是临风现在做的,也就是以自己的猛烈覆盖的坚炮逼迫临风,逼到最后不得不出城决一死战的地步!

  其实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地形的先天限制,所以,这也就注定了自己攻城方在城前占据一切优势。就算是云中城里精锐尽处,但在其后有护城河,前有大军压境的劣势下,大部队能够安然出城的能有几个?那么,相对而言,临风出城就是失去了一切希望;又或者,临风当然也可以选择坚守城池不出,但是,这样一来,那么在火蝗弹和悍不畏死的兵卒不断强攻下,云中陷落也似乎只是变成了时间问题了。细细想来,这一招的确很狠:要么出城,要么不出城,但是在临风选择下,李怀仙看来,也都只是死路一条罢了。

  但是,李怀仙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临风会这么快就出城了啊?到底,他在做什么呢?

  ………

  就像个巨大的粉碎机,在两军交战时刻,作为接触面水平线正在不断的覆没着两军双方的生命!血红、血红的地面,鲜血淋漓,杀声一片,甚至这声音把云中城前的暴雨倾泻时的“沙沙”也完全淹没了……

  “该死的!是不是给恩达的人马太少了,为什么刚才到现在一直也被李怀仙打压着呢?”猛烈的大声吼叫着,此时也正焦急的站在云中城头的家伙,也已经不能在顾及到自己的伤势了。

  “不是的,大人!”无论这句话,临风吼的是谁,总之金泽作为军师,也有着立即让自己主子息怒的义务,“这次的兵力,已经是极限了。”

  “极限!”临风的瞳孔不禁轻微的收缩了一下,是啊,毕竟,现在身处防守方的自己,要把大军开到外围,势必在途中就是受到猛烈的打击,这次能偷偷摸摸分兵一万,已经算的上很幸运了,之中也没被李怀仙发觉,但是再多的话,可能就要出问题了……

  “可恶啊!”临风低声的吼道,终于,他也尝到可所谓忧喜参半的滋味了,虽然,这次行动假如能成功,可能一下子就可以击溃这几天让自己困扰的李怀仙叛部;但是,现在要面对的情况就是,自己作为讨伐军的人马,反而要偷偷摸摸的才能出城,而李怀仙的大军十万就密密麻麻的像蚂蚁一样,等在那里!——值得庆幸的是,这次出城只是策略中的一部分,而不是真的要来开决战的序幕,不然的话,估计自己一点胜算都没有。但是这样一来,假如没有早就拟定好的相应策略的话,那么迟早云中也会陷落,毕竟这么变态的武器自己也不常见。

  其实,万变不离其中,临风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一番想法和李怀仙的是多么的吻合!——可见,将领与将领之间,眼光之类的决定性因素,还是能有很多共同点的。

  对了,说起秘密武器!

  “传令下去,把所有的八百里重弩给我架起来,往叛军所在的地方给我狂射!还有……”临风想了片刻,终于还是猛的下了个决定,“还有,就是云中城后面,没有驻扎在城里的黑甲骑兵!——给我调一批出来,我有任务要下达。养兵千日,用在一时!现在,也只能靠他们了;而你,恩达,绝对不要让我失望啊!”

  轰!又是一道闪雷猛的批了下来……似乎,夹杂着双方鲜血和哀号的暴雨声,也越发的更响了……成功与否,是成是败,也全都看这一回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