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千骑卷平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内讧

千骑卷平冈 惊·神 4418 2005.12.26 00:39

    其实云中并不难以攻克。假设我们是用以前高之远的算术思维来看:现在即使是那个死跑龙套的,也就是现在的云中太守,已经开始从平民中抓壮丁,并且早就还向晋、潞、辽、泽,河中诸地,诸州,诸府,诸郡借兵,请求支援了!那么满打满算现在正在守备云中的兵力也才仅仅三万到四万人上下。如果可能的话,在平原上他们这四万兵力一遇到自己这刚刚训练完毕的十一万大军,他相信自己的步骑配合,马其顿的冲锋阵型能很快就可以吞掉他们。——临风做为一个统帅对自己的军队就有着这样的十足信心。但是,怕就怕的是云中城城守玩“坚壁待援”的把戏,想要凭借自己城高固垒,闭守城池不出,让己方陷入被动。这样万一真的让李怀仙赶到了,凭持着其手中的十万精兵加上云中城,自己一群人除了挑脚外还真的不好办啊!说到攻城这里,现在一定不禁有人会问,为什么不用大唐的攻城器械啊?晕了,虽然大唐的攻城器械的确已经是非常的精妙,而楚家的制造厂也很厉害,这些倒是不假。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楚家的器械场空闲了这么久,真的能够一下子又让他们造出在当时相对高科技和精密的战争器械吗?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而且就算是真的制造出来,临风也不敢再没有训练前就交给自己的人用啊!现在楚家已经交付的军械有是有,但是仅仅是制造相对而言比较简单的努车,而且这种新式的,强劲到能远射至八百步远的新式努车,已然已经成为临风的秘密武器。——临风打定主义,以后就要这个新东东给李坏仙做见面礼。

  滴答、滴答的马蹄声现在正响彻着山道。不错,这里是难以大军快速前行的平原,的确是山道不假!……疯了,自己的统帅一定是疯了!不断的在山间小道上费力攀走着,士卒们口中不禁还埋怨着临风放着好好的平原不走,硬要抄什么山路近道的命令!

  其实临风心里也不想啊!先不说骑兵在山道里就像龟速一样,步卒也不好大军通过啊!做为一个主帅,在这个乱石成堆的山间小道上,这个时候的临风也不得不下马了步行,“真的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诚之?”

  连军队统帅都下马步行了,那么做为军师的金泽也就没什么多余的特权。金泽抖了下手中的缰绳,“已经实在是没有什么其他的路能够更快的到达云中了。假使我们依照老的路线走,要先穿越云州,再进军威宁,最后还要临兵岩水、乌泉二地,这样才能放手进攻云中,那么以我方大军骑步两路部队缓慢推进的行军速度看,起码要十三、四天才能到达云中;而以李怀仙部队范阳至云中也才只要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行军十三、四日,攻克云中也最快要六、七日,那么算起来届时我军就算是打下了云中,恐怕也根本没什么多余的时间用来布防。——这样一来,我们打下了云中意义也就不大了。”

  “那么就是说如果我们不尽快赶到云中的话,“嬴也是输,输也是输”吗?”一边用手抹了抹自己额头上细细的汗珠,柳如烟不禁接过了话题。

  “可能基本上就是这样了,兵贵神速,打战就是要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那么速度的重要性可见一般了。”魏云做了这么久的军需官,虽然这个战争狂亲自上战场的机会不多,但是在伟大的郭帅教导下,耳染目濡之后,战场上的东西还是能够说的很清楚的。

  “的确是这样的,所以我们才改走这条山*,绕过汶河,横向穿越岩水、乌泉,直捣云中腹地!那么起码我们可以比走云州,威宁的那条路线快上四天的时间。”

  天呐!我倒了……千辛万苦,我下马走山道你就到最后只快了四天啊。上帝,哈雷路亚,我发誓再也不一边看着彩婷一边发着呆的浪费光阴了。——临风在心底哀号啊。

  不行,自己的脚估计已经快要肿了,得想办法重新上马才行。但是,临风看了眼后面全部走的汗流浃背的步卒,不禁暗叹了一声。——谁叫自己是个爱护士卒,愿意和士卒同甘共苦的好统帅呢!(靠,真无耻,有本事你在这山道骑马飞奔啊,还唧唧歪歪说个什么!)

  “唉……要么不然先放骑兵部队先从平原地区先行一步吧。毕竟这样和步卒一起翻山越岭也不是个办法啊!就长途行军而言,虽然走山*能够稍微的加快了一点步伐,但是这一段狭窄的走道,也实在是难以令人穿流!”看着后面全部下马走路的骑兵部队;看着他们的军马背负着无比繁重的骑兵装甲——临风这回说的倒是真心话!因为他心疼啊,看着都看的心疼起来。要知道,这些全是自己辛辛苦苦一手训练出来,要靠他们吃饭队伍啊!

  “我们难道不想让他们先走吗?”摊了摊手,摇了摇手中马鞭的魏云说的也十分的无奈啊, “但是十一万人的军需稂草,实在不是个小数目;而现在的稂草全都在后方的数百粮车里。如果你们三万骑兵先行一步,那么势必要自带稂草。那么你们谁能说自己带的能比粮车带的多?就算你骑兵先到了云中,不仅不能攻城不说,去了也只能空等消耗食物!——而且估计先走的骑兵在我们后方的部队没有赶上来之前,差不多就前胸贴后背,开始杀马做食物充饥了,——那可有十多天时间啊。你们三万人的食物你们想怎么带?”

  “也对!那么叫看管稂草的兵将们小心点,山路难行。”不仅仅是魏云无奈,临风也感到郁闷啊!以后一定改变行军的方法才行。不然一定会郁闷死的!不过,还有个问题:“骑兵不能攻成,那么不如把坐骑让给步卒,让他们先走怎么样?”

  “也不现实。”柳如烟做为一个突厥人,对于骑术方面还是很有心得的样子,“首先没有经过训练的士卒上马,先不说能不能很好的策马急行军,就光是他们从来没有经受过——那坐在马上的一路的震荡,都可能让他们身体里面受到损伤。”

  “那么我呢?我以前最多也是爱好骑马,也没有系统的训练过,为什么我却能很快的学会骑马和经受得住动马上的动荡呢?”其实这个问题困扰了临风很久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而且在当日平冈奇袭平定原那上马的一刻,临风反而有一股熟悉、久违的感觉。或许,自己天生就是属于马上的……又或者,英雄的产生是不需要理由。

  对于临风的问题,如烟低下头沉思了良久,终于给出了答案——“你是怪胎”

  “柳如烟。”临风的吼声震动了半个山道,平地惊雷啊,并且传得很远很远。这时……在魏云负责运用稂草的军队后方……

  “怎么我好像听到了木头的声音啊。”一个面目清秀,却显得很眼熟的小兵,穿着稍显得不合身衣物,奇怪的用右手尾指刮了自己脸颊一下,“不是再做梦吧。”

  “是啊!是啊!是在做梦,不过么,今晚我们连做梦的地方也快没有了。”一旁有一个乐呵呵的新兵却接过这个清秀小兵的话,——同样的,这个新兵似乎也十分眼熟。

  “为什么?”

  “不好意思了呗!魏大哥为我们姐……呃!是为我们哥们几个,已经连续打了很久的野铺了,今晚不如我们就将就点去野外睡帐篷好了,我算是实在是不好意思去抢他的帐篷了。”

  “切!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姐……呃!是哥们几个睡外面怎么行,兵荒马乱的!我们睡我们的就行了,不用理会他!”挥了挥手,小兵很是不把他口中姓魏的放在眼里的样子。

  “嘘!”轻轻的拍了拍前面两人的肩膀,后面一个脸色相对于更白皙雪嫩的小卒打扮的年轻人,用食指在嘴边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看了看他们一眼,轻轻的说道:“不想被人发现,就最好什么都不要说了。”

  “是,知道了”虽然他声音里虽然没有过多的火气,没有过多的教训意味,但是就凭那一股淡淡的威严感和那一双秀气的眼眸也使得前面两人不自觉的低下了头。

  路途还在继续,正如前面所说的那样,临风的路也还很长,而且是很长、很长……

  “我认为应该死守城池,等待后面大军的支援。”莽古一个斗大的拳头碰的就砸到了桌子上面。——桌子上的杯子给这一拳头的余劲打的劈劈啪啪的乱颤!

  “你、你这是干什么啊!”做为云中现在的太守,周淳还真的有些怕自己这个来支援自己的百济人,但是声音抖了片刻,随即就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强装镇定了下来。——现在这个内堂里面还有自己一帮手下人呢!怎么能掉面子!

  所谓:一将无能,累死三军。假如临风知道自己正头疼的云中的太守是这样的角色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再梦里笑醒!

  “你知道什么啊!那个来攻城的将领是一般人吗?他可是天下公认的唐廷第一智将,平冈的木公,木临风是也。他威震平定原的时候,用了多少兵马,一千;他打静边军城的时候用了多少兵马?五千!可第一次用一千对五万,第二次更离谱,可以说是五千对近四十万!那么现在他手里有多少人你知道吗?十一万啊!我们云中几万人够看?”

  “后面我们李大人(李怀仙)十万大军不日即下,你娘的怕个屁啊!”妈的,这次莽古真的怒了,在前段时间里这个周淳加急战报送了不知道多少,请求支援。结果到了云中一看,屁点大的事情没有,那个木将军还在训练新兵,准备过年呐!还自己一帮人呆了好久也没见动静,好不容易有点动静了,这老小子居然吵着要他娘的去投降。

  今天既然骂开了,莽古也没什么好怕的了。——他本来就不是周淳手底下的人,他是晋泽、密三州的兵马使,是应周淳的要求和潞州、辽州、沂州、青州、齐州、棣州数州的一干军使来支援云中的,现在云中四万三千人,其中三万七千有余是自己一伙的支援部队。吵翻了就吵翻了,老子怕你个鸟啊!“你们中原汉人就他娘的这点屁事,胆子都给狼吃了啊!今日不要说是木子渊带兵,就算是郭老令公亲自带队我也不怕!……”

  你们瞧这话说的,“你们中原人……如何如何!”其实看到这段话的时候,作为一个地地到到的汉人,大家的心情应该是非常沉重的,因为莽古没有说错,也没有冤枉我们的先辈,和我们的同胞!——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在查阅了资料后,大家往往可以发现,往往一个塞外民族的兴起,带领大军攻打中原,杀戮我中原百姓的时候,高高在上的是他们外族人,而在一旁充当爪牙,走狗为之摇旗呐喊的,却总有很多是我们民族中所谓的“精英人士”!他们也有个笼统的说法,名字统称:汉奸!……唉,民族的劣根性可见一斑。……

  “我,我,我中原人怎么了?”周淳被气的一口气差点上不来,脱口而出就愤愤的骂到:“哼!比起我们来,你们就是一群什么都不懂的莽夷!——莽夷!”

  “什么,娘的!”此语一说,在内堂一批外族血统的将领就坐不住了,“汉贼你说谁呢!”

  “汉贼?他娘的大家上啊,有人骂我们呢!”汉人将领现在也来劲了。

  “我们胡人也不好欺负!”

  “你们他娘的!来啊。”

  “我们怕你啊!”

  叮叮咚咚,稀里哗啦的!……不一会儿,云中城府的大厅里就开始上演了全武行。

  先不说周淳现在在大敌当前的关键时候,跟手握重兵的胡人们闹翻是不是明智之举,光现在云中的各路兵马没有一个统一的调遣就很是麻烦的事!不过不管你们怎么去折腾,反而一帮正朝着这里来的人,他们觉得你闹的越凶越好!——闹吧,加油闹吧!

  *本期问题:请依次列出那三个小兵的身份,并注明原因。精华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