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千骑卷平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公主的鸾诏

千骑卷平冈 惊·神 3515 2006.02.28 06:12

    就在这时,刚才迟迟没有露面,郝平口中的那一个“柳大美人”终于也惊鸿咋现般的出现在了行廊右侧,径直向临风所在的地方。

  “全都起来吧,不要在外人面前丢人显眼了!”临风斜眼瞥了一眼如烟手中的那张对折的小信封后,懒洋洋的说。——说实在话,这个时候送来的情报,临风真的是懒得去揣测到底是好是坏了。

  或许那几个正跪着思过的家伙们,也觉得让一个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看到自己这个样子实在是不雅观,所以也不再多做什么辩解,先陆续起身了。

  “柳阁主,我想这个消息,应该不是好消息吧?”临风对于如烟,任何一个时候都保留着应该有的距离,而这样的距离即会给如烟一种受到尊重却同时又刻意保持一段距离的感觉。

  “恩!是的,是关于大同的!”原本是一副淡然慎言的如烟,今日却不知道怎么的,在看见临风后,面色稍稍有些不自然,“是关于那个平华公主的消息。”

  说完,连忙走到临风身旁,把手头的东西递了出去;但是在手指的指尖碰到临风暖和的手掌后却有闪电般的缩了回去。原本不自然的神色仿佛更加的在面上呈现了一丝红晕。

  将信笺拿到手后的临风,可没有心思去管如烟在想什么,细细的就看起了信笺上的每一个字。

  如烟看到神色专注的临风,原本稍显不自然的神色也慢慢的恢复了正常。暗叹了一口气,如烟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是怎么了?原本应该已经对世间情情爱爱完全死心了的自己,居然开始慢慢的……慢慢的变的不像自己了。两日前的那个晚上,看到临风被敌兵团团围住后,自己紧张的几乎要昏厥了;在看到他浑身是血的回到城里后,自己更是急的团团转。原本以为自己完全可以照顾他的时候,也不知道从哪里,居然一直没有消息的彩婷又冒了出来。那时,自己心里面的那一丝妒嫉,让自己感到很害怕,究竟自己怎么了?这样子的自己还是当日那个叫嚷着“不信人间有白头”的柳如烟吗?摇了摇头,如烟敛去了自己最后一丝异样,神色沉静如水,脸上再也看不出什么波澜。

  “难道如烟也……?”就在如烟努力掩盖自己的异样情感时,这几****的反常举动和所作所为却不知不觉间全部落入了一个冷静旁观的人,彩婷眼中!对此,彩婷也只能是无奈后外加苦笑了;除了责怪临风的风liu命,彩婷也实在是找不出能够在责怪临风什么了——因为她知道这一切都不是因为临风拈花惹草的结果。命,有些人的命是如此,既然自己未来的丈夫命犯桃花,由天注定命该如此,那么自己也没有什么好抗争的。

  就在这时……

  “妈的,混帐东西!”暴怒的临风撕碎了手上任何一片完整的纸片,大吼起来,虽然胸口疼痛,但是现在难得完全进入暴怒状态的他,可是什么都不顾及了,“那个笨蛋公主就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吗?居然要我回去面见她!她疯了吗?在这个时候居然下这么白痴的命令!难道她,咳,咳!”——还没有说完,一阵激烈的咳嗽就阻止了临风继续讲下去,身边的彩婷连忙轻柔的拍打着临风的项背,为他顺气。

  那份情报已经被盛怒下的临风撕成了碎片,自然金泽等人也无法看见,但在临风盛怒的语气里和一些琐碎的言语中,众人的确也知道了事情的始末。恐怕这次惹的木将军雷霆震怒的,就是杨贵妃与当今圣上的宝贝公主“平华公主”了。

  其实事情并不如临风所想的那样!要么算起来,也只能说是事有蹊跷了。原本,在攻克下云中城后,没有鹞鹰这么现代化工具的公主等人,初抵大同不久后,才展转在前线的战报中得知云中已经攻克的消息。在不是完全知道前线战况如何的情况下,那么,自然,临风一个坐拥数洲的一方重臣,手握十数万大军的副节度使,公主要着急的亲自招问加封也没有什么过错,更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地方。否则大家试想下,就算公主要胡闹,那么她身旁的李翩翩会允许吗?

  总之就在这一道召还凤玺在发出后几天的路上,也就在临风战场刚刚失利的现在,鹞鹰就把这个消息传达到了云中。进而弄的临风非常震怒……这些只是巧合,真的是个巧合!而这道诏令没有错,错的只是时机不对罢了;但是就是这不凑巧的时机,让临风就连公主第一面都还没见到的情况下就开始厌恶这个金枝玉叶的皇室千金——这还真是天大的冤枉啊!

  “大人想怎么样处理这个问题?”看着众人沉默不语,低头沉思而不敢触虎须的时候,作为临风最倚重的参谋型人才,金泽也只有不怕死的先抵上了。

  “哼,怎么办?”临风转头看着眼前面色仍显苍白虚弱的金泽,冷哼着毫不在乎的就当着所有的面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对于这样的白痴命令置之不理,而且吩咐下去,以后有这样的东西一律无视好了!”

  原本,临风就感到地处偏异成长起来的金泽,对于所谓的忠君思想应该就与自未来而来的自己一样毫不在乎,所以对于这件事情,临风也认为金泽会立即表示赞同的站到自己一线上来。但是,似乎事情有些出乎临风所料……

  “大人怎么可以这样!”出乎临风和大家的意料,金泽这个时候到是对临风的做法表示了自己的看法,“此番,公主受当今圣上之命,鸾架亲临大同,意在向天下展示皇恩之浩荡。故,公主凤玺在天下人眼中就是皇上的恩威,足可号令公卿!既然皇命不可违背,那么公主此次的凤玺也就无法违背……。”

  “有这么严重吗?”恩达、逞扈、郝平几人一直不解的想,虽然说公主是皇亲国戚不假,但是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君命”尚且如此,还在乎你一个小小的公主吗?

  嘿嘿,其实,我华夏言语之精妙,就在于时时刻刻,我们的语言都能有“模棱两可,百种人解百种意”的效果。金泽刚刚那一席话,或许在其他人耳朵里面没什么,充其量一番激昂文字的高调陈词,但是在临风耳朵里却又是另外一码子事情了。

  临风可以肯定金泽爱国,也绝对敢保证金泽也是个血性的男儿,但是至于他是否忠君,那么这就值得商讨了。——因为金泽他很像自己;也或许也正因为这样,临风对于金泽除了前期一点不得已的防范外,至始直终都把金泽当作自己的心腹来看。可是,这样一来,和自己一样的人,又怎么会现在唱起忠君良臣的高调呢?所以刚刚金泽的话在临风的耳朵里有着另外一层含义:

  “不要忘记了,自从率兵从郭帅手中接过兵权到现在,将军您,所用的可都是皇室赋予的,所谓‘大义’上的名分;所以也正因为这样,军锋所指,所到之处,无不是顺理成章的;所到之处,无不是名正言顺的;所到之处,民众也无不是诚心降服的。基于这样的前提,对于公主代表着现在当今圣上的第一道指令,那么一直行使着他们权威的我方,不应该趁机表示亲近吗?”

  经过金泽深度的剖析,临风心中的那份怨气到也慢慢的平息下去,只是依然有些不爽罢了,“哼,算了,不就是回大同述职吗?”

  看到临风接受了自己的策略,金泽还不忘补充道:“如今,公主的来使势必正在路上,按照鹞鹰两日的路程,快马加鞭,大同到达云中也还有六天,如果可能的话,我们还是有着足够的时间扫平李怀仙十万大军,在挟一战之威仪,回到大同的!”

  恩!临风只得接受这样的方法了,也正如金泽的意思一般,正在一直运用着“李家皇朝”平叛的“大义”名分,那么自然,自己也的确是应该给于他们一些应该的回抱。

  “你们听着,现在开始清算两日前的事情。”在这个时候,临风也没有时间在与他们计较的这么多了,军纪是一定要整顿的,否则日后纪律哪还有威信来约束众人,“从即日起,因作战指挥不利格去魏云中军右将职务;以参献不利,格去金泽左参正的职务;以擅自调动部队格去恩达,逞扈,郝平军中一切职务,另外所有人各领责罚军杖一百,罚俸禄半年,以儆效尤,如有再犯者立斩不赦!”

  “哎呀!”临风的判决一下来,郝平一声悲鸣,就差叫的大声点就一下子哀鸿遍野了。恩达,逞扈几个到是没什么意见,他们仔细一想,既然能够保住性命,那么还有什么好计较的呢?没俸禄也不是什么恐怖的事情,毕竟将军对有功之臣向来不薄,还是专心等着日后东山再起吧!

  金泽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魏云则也认为自己是罪有应得,也没有什么好表示的。就是站在一旁的无双和彩婷感到有些不忍心,毕竟这里面除了郝平外,一个带病,三个带伤,这一百军杖下来,估计也就没几个有活路了;但是军政大事,偏偏她们不忍心却也无法插手,说不上话。

  “对了,还有我!”就在彩婷、无双着急的差点掉眼泪的时候,临风又晃悠了这么一句, “准备不足,仓皇出城应战,累死三千子弟。我自然会写奏折,待此战结束,呈表朝廷的,罢免自己官职,消减俸禄的!”

  汗,这下,所有人犯真的全齐了。

  【转世红楼之薛蟠新传】http://www.cmfu.com/showbook.asp?bl_id=5216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