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千骑卷平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背水一战

千骑卷平冈 惊·神 2761 2006.05.28 22:23

    为帅者善断;为将者善战;为士者善谋!

  我国古代的精辟语录,仅仅是几个字,这就很好囊括说明了元帅,将领,还有谋士三者之间的本质区别。虽然表面上,和底下善战的将领和善谋的谋臣一比,元帅或许就是武不可冲锋,文不可谋划的废材;但其实,他们却正是一只百战雄师中最重要和最关键的角色。——没有了他,什么战争也打不嬴,而且是怎么打也是输。原因很简单,因为军队中少了一个可以在众多将领中选择可以好好让他们各司其职,知人善用的领袖,也少了一个可以从众多意见中挑选出最佳方案和最可以实行的策断者!——而现在,临风就是正在扮影着这样一种不可或缺的角色。

  可是,虽然表面上很风光的临风,很没面子的是,此时,他却在云中城的城府中,陆续传出那一声声惊天动地而又哭爹喊娘的声音。惨叫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一天一次的换药的时间到了。

  只要想想慢慢的还是把不断渗出血迹的纱带干涩后从胸口慢慢的撕下来,再撒上云南金疮药粉,最后再慢慢的换上新纱布包裹起来。——还真是吓人兼恐怖啊。就是这一日一次的换药,使得平日里修养不错的临风,最近终于也还是不由暴躁的直骂娘。

  在战场上没有骂,因为那是你死我亡的战场;在被李怀仙那一箭射中的时候也没有骂,因为那是战场上正常的对决,而只要能杀死对方主将,任何一个方法都算的上是堂堂正正!最后看到自己的手下一个一个死去临风也还没有骂,那是因为自己感觉,是自己的轻敌害了他们。

  一天还能忍受,两天还能忍受,三天、四天还可以忍,直到第五天的时候,此时,一向温文尔雅的木将军,就是在这一次又一次的非人折磨后,第一次破口大骂:操你娘。(爆汗……素质啊素质),然后很光荣的骂完后就直接晕了过去!

  这些事情我们为了保存临风的颜面,也就暂且表过不提。

  当晚,也就是五天前的那个晚上的计划,使得这几日来,除了养病的临风外,各个都忙碌了起来……而李怀仙的那秘密的家伙,在临风抠着指头算,估计也就是一、两天之前到了。——就是可惜不知道是什么!

  要说起来,在那一夜金泽和临风商量了一个下午,号称绝对成功的计划,实在是吓了众人一跳,果然,这次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的将军,又再一次让众人大跌眼镜!

  我们不妨把镜头转移到那一晚……

  “没有错了,”在彩婷不断的策划后,终于得出了结论:“往东三里处,也就是这个地方,就是护城河的上游源头,假如没有弄错的话,这条就是一直供应整个云中水源的中枢水道。——只是不知道你们找的是不是这个地方!”

  临风和金泽听到彩婷的这个消息,不知道“棺材里卖的是什么药”的,相互对视了一眼,也终于慢慢的嘘了一口闷气。——因为只有找到了那个源头,才能证明云中原来的地图上面关于水源的纪录是是正确的,那么同样的,计划也才可以慢慢实施。要不然,否则的话就算是金泽刚刚和临风的计划再完美,再完善,最后也只能是扯淡罢了!

  “你们找水源干什么?”刚刚坐下的魏云,顾不得仔细擦干自己的衣服,心思缜密的他,立即从这一丝蛛丝马迹中观察到了最重要的一点!——按照刚刚军师和将军的兴奋劲,估计找了一个晚上,他们找的就是这个水源吧。

  “你们自己来看,”临风对于魏云刚刚的问题没有立即回答,只是小心的从彩婷手中接过刚刚制作完成的新地图,并把它捻于平板,招呼大家上前自己来细看。

  “你们看着,这做长条状城池,就是我们的云中城;面北的黑色副点是李怀仙的十万叛部,而相对的,朝南的红色副点就是我们大同的部队。从这张图我们可以得知,我们这云中城池,屹立于青山之中,接山而筑,构造烦琐,绝对是一处对于我们来说不险要却绝对重要的地方。可是你们可曾知道,虽然云中一向被人称为城池,但是实质上称其为要冲,青石碉堡其实更为妥当。因为长状的城池地处山间,所以现在也就成了我们跟李怀仙对决的凭据和筹码;而大家想必都知道的是,这一座堡垒墙后的人行道足有四丈多宽,而距墙根三丈外就是护城河!可你们想过没有,护城河里的水,在这山间小道里,是那里来的?”临风这时候,除了先解释了一通外后,又提出了一个大家以前可能真的是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对啊!说起来……。”恩达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惊呼到,“说起来这倒真的啊,为什么一个依山而筑的堡垒,会有在大河边才有的护城河呢?”

  “这倒也是,”而坐在恩达对面的逞扈,貌似也已经可以直接排除了,“我也没有想过。”

  “依山而筑?那么说起来……不过为什么……呃?”郝平似乎倒想到了什么似的,但是也没有什么头绪。

  “因为上面还有供应水源的地方,可能那里大的不用大河水直接由上直下?”魏云疑惑的猜测到,“但是,那么一来的话……?”

  其实,在这里,如烟也想到了一些关键的问题,有意在临风面前压下彩婷的她,稍稍思索,随即也推测出了不少东西,但是,看到彩婷这个假想敌不动,她也就懒得动了,只是稍微说破了一条,“那么大家用的水是不是也是那条水源供应的?如果是的话,为什么……?”

  彩婷正视着如烟,看到了其眼中稍微带些敌意的眼神,此时,仿佛是安静下来了似的,反而静静的在一旁,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不错,不妨告诉你们好了,我们城里用的水,其实也就是那个源头流出来的?那么你们现在是不是在奇怪为什么李怀仙不把那个水源一下子堵死,一劳永逸。断了我们云中城所有的水源,把我们这里变成一座死城?不战即克云中城。”金泽等到大家说完,为了给彩婷一个机会,把自己的话终于放了出去,“这个你们只要问问我们的彩婷小姐其实也就明白了。”

  恩,点了点头,彩婷走上前来,用那纤悉的玉葱小指,点了点云中城旁边山上的一个小十字,“或许李怀仙可能在云中被我们攻陷后的第一时间就分析过各种方案了,对于堵水源活活困死我们,甚至把这里变成一座死城的想法,并不能说他没想过,但是“实非不想,而是实在是不能”啊!其根本原因就是,因为上面是分布的水源源头,不是山河道,而是一个水潭,深不可测,又名黑潭。那里的地下水就是直通我云中城的,那么一来,也可以说河道没有露出地表,那么他根本就是断无可断,也就是说,他想堵也堵不了。”

  “黑潭?”魏云这小子这时候却猛然惊醒过来,“难道你们是想……”

  “这还不明显吗?”临风的语调忽然变的有些阴璨璨的,和旁边的面色阴沉的金泽刚好形成了搭配效果。我们要,水、淹、李、怀、仙!一字一句的,临风把自己和金泽商量了一个下午后,感觉可行的计划,说了出来。

  PS:或许有读者觉得小神在“决战李怀仙”的“云中之战”里浪费了太多的笔墨,但是小神却认为这很有必要,因为这里面会产生太多的伏笔和变故,至于李怀仙最后的结局……嘿嘿,反正保证这个月尾之前击溃李怀仙,然后继续北伐……我真的不能再多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