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千骑卷平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针锋相对

千骑卷平冈 惊·神 4173 2006.05.05 21:21

    “你们怎么到现在才来!”对于作为与会重要的将领和人员,临风对于他们两个迟到的行为,感到非常的难以容忍,所以一看到他们就无法克制的出言指责到。——确实,望着自己两人已经似乎有些滴水的衣物,魏云和柳如烟两人都感到自己在路上确实花了太多时间!

  “这是我的错,不关他(她)的事情。”所以同一时间,两人都这么为对方开脱道。郁闷的如烟只是本着一般朋友的义务,毕竟她从不鼓吹“死道友不死贫道”的论调;至于魏云,动机尚不明确,但是估计也差不多吧!这些话本来在平日说出来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但是今天却有些不同,原本白天还争面红耳赤的两人,怎么到了晚上就……而且还是两人撑着一把雨伞……还是一起来进来的……现在又帮着对方辩解……

  “你们……怎么……?”疑惑,非常的疑惑。临风先凝神看了看如烟粉红的俏脸,再又扭头看了看现在一副吃惊样子的魏云,最后略带些疑惑的问道。

  看着临风露出疑惑的表情,再看看原本就在座的金泽等人露出“了解”的神色, 天哪!你们了解个P啊!如烟现在不仅是郁闷了,简直是欲哭无泪啊!——假如被这个本来就已经够没心没肺,薄情寡义的家伙再误会的话,那么这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自己还能活吗?

  “没有,我们只是路上遇上的。”出于无奈,如烟着急的急急忙忙试图解释道,但她那脸上一抹刚刚因为走的太急,而产生的粉红韵色,反而更换来大家一片善意的轻笑。——看起来我们平日素来以大胆著称的柳大美人,也开始学会害羞了。

  “我们真的是路上碰上的。”魏云不知道该生气还是窃笑,最后是以哭笑不得的语气再次重复了一遍如烟的话;但是显然,他嘴边的那一丝苦笑让这个解释的真实性在众人善意的笑容里大大折扣!

  “天啊!伟大的腾格里神,不要开这样的玩笑了。”如烟简直要抓狂了,怎么这群人就不听自己解释呢!

  “大家还是先谈完正事吧!”而就在如烟想要再三做解释的时候,一个柔弱的充满了磁性的声音忽然响起!是女声,而且无须分辨,如烟也可以听的出来,是彩婷;也就是这时候,他才看到了正在一边,正细细凝视比较着战图的彩婷。——她怎么来了?

  回眸间,如烟和彩婷眼光再一次在空中相处。原本,彩婷和如烟的关系虽然比不上她和无双的那么铁,也比不上和秀青的那么融洽默契,但是好歹也能算的上是一般好友。这点可以在她们俩在大同的城隍庙大火中,先是一起去上香,再是着急的劝动临风去救人看出来。但是最近,彩婷和如烟的关系就变的十分微妙了;当然,这也是由如烟和临风的关系慢慢变的微妙开始。

  女子的心思总是特别缜密,特别是遇到了可以托付终身的的情郎后的女子,彩婷或许就是第一个,甚至比如烟自己更快感觉到其两人之间变化的人。——那时候也只记得彩婷就是首先感到,慢慢的,如烟逐渐本来其由一个“不信人间有白头”的刚毅女子,变的有些不一样了。

  “你也在啊!”如烟勉强的扯出一个笑容,看到正在忙活的彩婷,莫名的,连如烟都不知道为什么的,看见临风望向彩婷那含情脉脉的眼神,就感到有一阵妒意。其实,这句话没什么意思,也就是一般的口头语,但是听到现在正留心着临风和她关系的彩婷耳中,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什么叫做“你也在啊?”难道自己就不能来吗?还是有人不希望自己来。彩婷心中暗道,女性的小心眼也可见一般

  “是木大哥找我来修改一下地图的。”似乎是回敬般,彩婷把“找我”和“修改”两个字念的特别响,嘿嘿,言下之意,就是说比起你靠近临风获取同盟的动机不纯而言,我和你可不一样哦!

  抽搐,如烟脸上当场在彩婷说出这一一席话后立即抽搐起来了……

  痛脚!这句话可踩到如烟的痛脚了。也难怪临风会保留距离的对待她了,毕竟,无论如何,为了自己部族寻找中原盟友的她,也只是盟友罢了。就算是临风有数的温柔与关怀,也只是为了盟约的延续。想起种种,如烟眼中的火苗猛然窜起!——看起来有人在找搽。

  如烟浅笑微颦,心中虽然有些不忿,但是起码表面上是看不出来,只是淡淡的回敬了一句,“那么就请郭姑娘继续努力,尽快完成吧。”——如烟也把彩婷不着边际的悄悄换成了郭姑娘,首先,语气中的输离不言而喻;其次,也就是摆明了说:是呵,是呵!你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弄完后拜托你就快走吧。”

  “那是自然,其实,有些地方,还真的不适合我们女子呆。”来一下太极,彩婷这一句不仅是很有技巧的扯开了话题,还顺带讽刺下如烟得到随时随叫随到,要常伴大军左右,鞍前马后的“非女子生活”!

  …………

  一时间气氛忽然变的有些不对,就连临风这个平日里神经大条的家伙也感到有些怪异:这平日里虽然可能关系也就一般,但是也好歹是貌合神离的两人,这次见面似乎和往时有着很大差异啊?

  “呃,你们两人先进来吧,恩,把雨水擦干……”虽然还摸不清状况,但是这个时候,作为这里一切的所有人,临风也不得不先站出来,做一下缓和,免得气氛一上去,东西就咋光了,“好有就是,这次你们两个迟到就算了,没有下次,如果再这样迟到遗误军机的话,就重罚不怠!”

  吧嗒、吧嗒的往下滴着水,可如烟和彩婷相顾回眸,那原本应该两双都充满了万般风情的眸子中可没多少倾国倾城的美色,只传相互达了一个女人们的信息:我跟你卯上了。

  金泽原本古井不波的脸上,忽然有些也变的有些抽搐,其主要症状和刚才的如烟相同。——想不到他以前曾经预见的事情,像争宠的这样在戏剧中不断出现的超级老桥段还真的出现了。虽然他时刻秉持着作为一个谋臣的原则,向来不理会自己主子的家务事,但是显然的,上影这么没有新意的戏码,特别还是这个内忧外患的时候,恐怕真的不是什么好事情。要阻止才行,最好把这个势头掐掉!

  “事情是这样的,原本,我们的军事战图上面,是根据地理志上的记载而测定的。但是,所谓百闻不如一见,此次,我们有些计划还是需要完完全全,甚至是差别一定要小到可以忽略的地步。这样就需要正面且一丝不苟的态度的人来完成,而郭小姐的父亲乃是当世大儒,足迹遍布天下,那么,重新测定这样重要的事情,交给她,想必一定是万无一失的。所以……呵呵,大家各司其职吧!” 试图缓和气氛的金泽,其难得的笑的有些温度,使他刚毅冷漠的脸上出现一丝活人的气息。

  金泽这一席话,讲的大家云里雾里。今晚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了?因为怎么看,平日里金泽他也不是个这么八卦的人,为什么这次……?与同样是一头雾水的大家一样,临风也是不明白为什么金泽忽然转性,把事情解释的这么清楚。其实,原本,这么细腻的女儿家东西,假如不是有心人,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更不要说是神经本来就大条的临风了……

  “恩!”轻轻的应了一声,如烟明白,金泽刚才的一席话是对自己讲的,她慢慢坐上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后,显然的,没有放下心中的不忿。

  “那么继续刚才的话题吧!”一挥手,临风实在是不能浪费什么时间了,“地图上还有哪里与现在的地方是不符合的吗?彩婷,这一切可都得弄清楚。”

  真的是麻烦死了,原本的地图也只是划个大概罢了,就算是军用的,直面没有立体的地图也只能是前人划下的一个大概轮廓罢了。如果不是金泽的这个计划需对地形的要求是绝对准确的话,临风也不会急急忙忙的就把彩婷找来了……

  “我可以保证我说的我说的方位是正确的,但是我却不敢说一丝一厘不差。”彩婷还是在这次头都没有抬起来,只是用一些直版状的条带和丝练,不断的打杈,相互对比,细细的比较着地图上任何一丝差错。

  “这就组足够了,但是还是要小心翼翼的尽力而为!”比较满意的临风,要求虽然是严格了点,但也还没有变态到要一点误差都不能出现、强人所难的地步。

  看到临风略带欣慰的说,如烟心里可就不太乐意了,这个时候,出人意料的,站起身来却说到,“烟曾闻中原有古之名将者,有‘军战图略,纸上谈兵,可尝闻百闻不如一见’的说法;可如今,外围封锁,我们却在里面重新量定策划地图,这是不是有闭门造车之嫌……”

  挑衅,这在彩婷听来绝对是赤裸裸的挑衅!抢在临风开口解释和金泽开口和解之前,彩婷先一步开口说道,“家父喜游山玩水,好吟风赏月。足迹遍布四处万里,且都有过详细记载,鞭策成地理志保存于家中,婷自是一一遍读。”

  “那么那郭姑娘又怎么能保证自己现在抄录的东西就是一定正确的呢?”不死心的,如烟又问道。——她可不信匆匆忙忙从大同偷跑出来的彩婷,会随身带着书籍。

  “这里!”彩婷猛然抬起头来,秀丽的脸庞中现在正充满了不可冒犯的凛然气势,指着自己小巧的脑袋说道,“全在这里面。我并没有什么可以引以为傲的东西,除了一样,那就是我过目不忘的记忆。这一点,恐怕没有人可以否认吧!”

  “你……!”如烟根本就连反驳的语气都提不起来。强势,想不到一向柔柔弱弱,性情宁态的彩婷,也居然会有这样强势的时候,如烟第一次见识到了彩婷的另外一面。

  世上将自己丈夫推向别的女人怀抱的妻子有,但是如果说是她们是无怨无悔的那就是在扯淡。除非不爱,只要有哪怕那么一点点的爱意她们都不会没有埋怨过。因为爱情是盲目兼没有原则性和自私的;而当爱情没有办法保证完整性的时候,往往这个时候女人们会退而求其次,“让他多爱我一点”就成了她们追求的目标。所以古代大到皇宫大内,小到富家别院,才有着这么多争宠的例子。彩婷可以容忍无双,那是因为她是自己从小到大的好友,绝对不会在地位上跟自己有任何的冲突;彩婷也可以容忍秀青,同样的,自己接受的封建教育中,她也不会对自己的地位造成威胁;而现在只有一个柳如烟,她绝对不会妥协和容忍的,因为这个女子有着太多的执着,有着太多的执念和太多的潜在威胁了。作为一个明智聪明的女子,彩婷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不稳定因素出现!——刚刚就是如烟和彩婷第一次正面的较量,并且似乎还以彩婷的稍占上风而转入针锋相对的暗战。

  “柳姑娘你……。”

  “郭姑娘你……。”

  …………

  不断的看着他们互相比较激烈的讨论,大家的头就向车刷一样,东一下、西一写的……幸好今晚的事情不会泄露出去;又或许,被世人广为传开后,今晚发生的事情,这只是整个冷酷冰冷的战役中的一个值得人们去笑话,也在这次整个北伐战争中唯一显得有些温情,关于木将军的风liu韵事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