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水晶谜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石破天惊

水晶谜 霍晞 7809 2005.10.31 12:29

    蓝水晶立时惊道:“惜玉?”不错,那少女正是当日众人在移花阁发现的女尸惜玉(原来那时她是假死)。

  蓝水晶认出是她,当即收剑,回返原地,又惊又急道:“你……你放开她!”路成哈哈大笑道:“大小姐,值得为这个出卖你多次的贱婢动气么?”蓝水晶闻言,目视惜玉道:“他说什么?你……”惜玉跪地哭道:“小姐,是我对不起你,是我为了自己求活,多次出卖你,全都是我,你怪我吧!”

  蓝水晶一怔良久,心中怒怨交加。其时,忽的响起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但见惜玉那残弱的身躯慢慢地倒了下去,地上喷满了她的鲜血。蓝水晶花容失色,飞奔过去抱住她,含泪叫道:“你怎么那么傻?”惜玉摇头苦笑道:“小……姐,你一直待我……如同手足,可是……我却因为贪生怕死,两次三番……出卖你,像……像我这样的人,根本……根本不配再留在……你身边……服……服侍你。小……小姐,你……现在一定很恨我,是吗?……”蓝水晶道:“你我自小就在一起,我从来没有把你当作外人,就算你一时胡涂,我也不会怪你,可是……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惜玉道:“小……姐,上次我……我就是受路成万般逼迫才来骗你和寨主的,他让我把一切都推在他身上,目的……就是要你完全地信任我,找我作证人,有信心在寨主面前证明林少侠不是凶手,后来……后来他又给我灌了可以假死的毒药,死无对证,令寨主出手对付林少侠。我……为了自保,一次又一次……用你对我的信任……来出……出卖你,我过不了良心这一关,情愿……一死了之。小……姐,我错了,你能原谅我吗,啊?”说到最后,声音渐弱,香汗淋漓,呼吸极为困难。

  蓝水晶伤心不已,但还是强抑悲痛说道:“你不要再说了,我都知道,我怎么忍心怪你?惜玉,你不会有事的,我要救你!”当下急扣惜玉的“命门”、“返魂”二穴,将内力运于掌心,输入惜玉体内。只可惜惜玉失血过多,已回天乏术。但见她使劲摇了摇头,用尽所有力气说道:“不,没……没用的。小姐,你总是……总是那么善良,我有幸伴你身边……服侍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份,我够了,足……够了……”

  蓝水晶紧闭双目,脑中不断浮现儿时与怜香、惜玉追逐嬉戏的情景,滴滴泪珠顺着她那长而卷曲的秀睫渐渐淌下。林世冲过去轻轻扶起她,道:“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顺变。眼下不是伤心的时候,我们要为惜玉报仇!”蓝水晶如梦方醒,猛一转头,双目狠狠盯住坐在寨主座位上的路成,迸出仇恨的火花,怒声斥道:“你这个衣冠禽兽,是你害死她的!”

  那路成还是嘻皮笑脸地道:“是又怎么样?不就是一个低三下四的小丫鬟吗?”蓝水晶怒喝道:“岂有此理,我要杀了你!”路成道:“你不杀我我也不会放过你们,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我要你们上山容易下山难!上——”一声令下,在场所有的魔教教徒全都一拥而上,将林世冲等人重重围于核心,顿时水泄不通,休说是人,就是一只苍蝇也难飞出去。

  然则林蓝二人何等武功,岂会惧怕他们?当下只听蓝水晶冷笑一声,道:“哼,就凭他们几个?你也未免太看不起我们了,今日是你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话音刚落,双臂一振,佩剑立时出鞘,只见一道寒光闪过,已有两名手下倒在地上了。

  陆乾坤招来的江南义土救主心切,把怒气都出在那些魔教徒身上,杀得他们哭爹喊娘,抢天呼地。秦咏珊一心要救父亲,更是责无旁贷,怒斩敌军,一点不弱于人。至于林蓝二人自然更不在话下,那些魔教弟子好似根本就不敢与他们交手,一见他们杀到,便如分潮般向两边急退,惟恐一个落后,被他们一剑结果。

  正派众人边杀敌军,边节节逼近,完全不把魔教一干人放在眼里。可奇怪的是路成频频损兵折将,竟是全不放心上,面上仍露喜色,嘴角略挂奸笑,老大一副有恃无恐的神气。

  不消多时,正派众人便已将那些魔教教徒杀得死的死,逃的逃,一时之间围阵大破,四分五裂。蓝水晶一声冷笑,步步逼向路成,喝问道:“我师父呢?”路成阴笑道:“大小姐,你很快就能见到他了。”

  蓝水晶正觉愕然,忽地身子不由自主往前一倾,随即迅速下坠,整个人立时置身于一片漆黑当中,林世冲在上头大声呼喊不绝,根本听不到有任何的回音。

  秦咏珊骂道:“无耻到家的大乌龟,你好不要脸啊!”那路成阴笑道:“哈,原来又是你这个刁嘴丫头!你们别急,待会儿就轮到你们了!对了,林少侠,久闻你少年英雄,武艺出众,今日倒有位朋友想来与你认识认识。”他说着便拍了两下手掌,屏风后头即又走出一个四十出头的髯须客,须眉外张,气焰照人。路成得意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冷阳教教主的座下左使檀弃雄,这位就是林世冲林少侠!”原来姓檀的正是当日围攻铁门帮时,在教主身旁大肆拍马的奸贼。

  那檀弃雄,用鄙夷的目光注视林世冲良久,忽的仰首大笑道:“你就是林世冲?不会吧?我听人说林少侠是位武林中难得的少年英雄,怎的我左看右看,还是看不出你有半点的男子气概,羞答答的倒像个大姑娘,哈哈哈哈……”林世冲“哼”了一声,当即怒道:“是吗?我倒要看看你这个魔教左使到底有多分量,竟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惭!”说罢便运起双掌,摆开架势。檀弃雄闻言又笑道:“哈哈哈哈,后生小辈,不知死活!”

  林世冲双目怒视檀弃雄,蓦地推开秦咏珊,施展绝顶轻功闪出正厅,几跃便跃上了惊猿山山巅的众石堆上,居高临下,朝檀弃雄叫道:“有种的就上来一决雌雄!”檀弃雄微微一笑,也迎势跳上了石堆,但见他双掌齐错,上下纷飞,顺手抓起两块石头,猛地便向林世冲掷去。林世冲见他出手刚猛,当下也不敢贸然相接,身子微微一侧,石块恰恰与他擦肩而过,但见那径直飞前的两块石头,一前一后,瞬息之间就相互碰撞了,顿时石屑纷飞,金星飞溅。

  林世冲目睹了这一切,深知对手武功深不可测,远在自己之上,目前局势,只宜速战速决,不可拖延过久。当下只见他反身一跃,在身子翻空那一刹那,也捏紧了一块石头,铆足全力,还击了一招。檀弃雄右臂一振,陡出食中两指,猛的钳住飞石,顿时石碎灰扬。虽是如此,但他亦觉虎口隐隐作痛,想林世冲如此年纪,居然有如此功力,心下也是暗暗钦佩。

  两人进退自如,忽攻忽守,于石堆中穿来插去,飞石击敌。沙尘滚滚,石屑纷飞。一些功力较弱的人此时早已站不住脚,被石屑砸得鼻青脸肿,反而他们二人进退攻守,皆有法度,那些石屑像长了眼般纷纷避而坠之。

  眼见二人难分难解,战况激烈,在一旁的路成却安逸地品茶说道:“檀兄,好玩吗?拿出你的真本事来,这些留着耍猴吧!”檀弃雄哈哈大笑:“你急什么急?就算你那个少寨主找着了门路上来与这小子合攻,我也不会怕他们。更何况,这水云洞哪有这么容易脱身的?没有一定高深的内力,她是绝对出不来的,嘿嘿!”

  林世冲心头一震:“什么?水云洞?水晶原来掉到了水云洞里去了!糟了,我又不知水云洞在哪?怎么下去救她呢?”突然左臂一阵酸麻,紧接着就是连番剧痛。原来他适才心神一荡,让对手有机可趁,被他掷来的石块击伤了左臂,当下略整掌势,反手再攻。

  且说蓝水晶掉入陷阱,顿感漆黑难当,伸手不见五指,全身上下也都湿答答的好不难受,始知身处的是个潮湿阴暗的水洞。她艺高胆大,当下朝前探去。忽地,双足似被什么东西给拌住了,吃惊地俯身下摸,不料触到的竟然是一只冷若冰霜的手……

  蓝水晶惊魂不定,以剑猛击一旁的石壁,金石互击,擦出瞬间光亮的火花。就趁此一刹那间,蓝水晶清楚地看到了,地上僵卧的不是别人,正是对她有二十年养育之恩的师父杨天川。

  蓝水晶伤心难抑,扑在师父身上大哭起来。倏然,她感觉到杨天川的胸口还略有微温,尚未气绝。就怀着这极小的希望,她迅速将师父拖至浅水处,急促以内力运足掌间,推出一股纯阳真气,输到杨天川体内。幸亏杨天川自己早已封了重要穴道,否则焉能坚持到这会儿?

  终于,杨天川渐渐苏醒过来了。他睁开那双无力的眼皮,眼前一个模糊而熟悉的影子,层层叠出……。蓝水晶看到师父醒来,大喜唤道:“师父,师父,我是水晶,我是水晶……”杨天川嘴角略泛苦笑,勉强说道:“你……真是水晶?我没有死吗?”蓝水晶哭道:“没有,师父,你还活着,有我在,我不会让你死的。”其实此时,她心中雪亮,杨天川深中剧毒,纵得保命一时,也是无法康复的。

  杨天川喘过一口气,苦笑道:“傻孩子,天下哪……哪有不死之人?人生在世,最……最重要的就是无愧于心,只要活得精彩,就算……就算只存活一天,也……也是足够的。师父今生最觉快慰的,就是有你这个好徒儿,你……你和义儿要光大清水寨,这担子就落到你们的肩上了,你们一定要勤练武功,以图后用,知道吗?”蓝水晶含泪应道:“我知道,师父你放心吧!”

  杨天川又道:“我当然……放心,你从小就是个很乖巧的孩子,从未令师父失望过。你学武的天资绝佳,只要肯下工夫,将来必成大器。他日武功大成之时,你要记住,一定要找魔教的冷老贼报……报灭门大仇!”蓝水晶两眼满噙泪水,哽咽说道:“徒儿谨记师父教诲,时刻不敢有忘。”

  杨天川欣然笑道:“好,好!你出了水云洞以后,立时到洛阳的万剑门找你师兄回来,你们两个一起清理门户,杀了路成这个狗贼。为师现在就把数十年的功力尽数传给你,你自己走,不……不用管我!”蓝水晶激动不已,连连摇头道:“不,这怎么行?师父,要走我们一起走,我决不会扔下你独自逃生的!”杨天川神色忽转严厉,喝道:“师父心意已决,你无须多言,快快闭目静坐,不可分神!”说罢集合周身功力,双掌齐拍蓝水晶背心大穴,于她身上注入源源内力。

  蓝水晶只觉脉门一热,有股强力自背心大穴涌进,渐渐弥布整个身躯,最终直冲丹田。她自行吐纳之后,果觉精神大振,气血顺畅,功力较之先前不知增强了多少倍。正待探问师父情形如何,却突然发现杨天川已经昏倒在地,想是他耗尽了全身真气,虚脱而晕。蓝水晶热泪盈眶,暗暗叹道:“师父,你好好休息吧,我一定会照你的吩咐,办妥一切,你放心吧!”心念至此,扶起师父续向前行,一面走,一面还四下敲击触摸有无出洞的机关。

  这时,前方忽的传来阵阵咳嗽声响。蓝水晶大惊道:“是谁?”只听那人道:“老夫铁门帮秦风,听你声音,是个年轻姑娘吧?”蓝水晶道:“你就是秦帮主?晚辈清水寨蓝水晶,秦前辈,你现在何处?”秦风道:“原来是蓝姑娘。你沿这条小路一直走,然后左拐个弯就行了。水路难行,当心啊!”

  蓝水晶扶着师父,顺着秦风所指路线,果然找到了一扇小铁门。她扬空就是一剑,猛的劈断门锁,步入室内,但见一五旬老者面色惨白,卧倒室中,想来他就是临安铁门帮的帮主秦风。

  蓝水晶道:“莫非阁下就是秦帮主?”秦风道:“正是。蓝姑娘,你怎么也掉了下来?”蓝水晶道:“说来惭愧,晚辈是误中叛党路成的奸计,才掉进这个机关里来,谁知就到了水云洞。秦前辈,你一直困在这里吗?”秦风道:“嗯,当日老夫一时不慎,中了魔教的逍遥迷魂散,被他们抓到魔教里,后来才秘密转囚于此。这逍遥迷魂散果然厉害,时至如今,我还觉得昏昏沉沉,全身乏力的,唉……”蓝水晶沉吟道:“逍遥迷魂散?我听说这是魔教专用的一种使人内力暂失的奇特迷药,中者会通体乏力,头晕目眩,就像前辈你的征兆一样。”

  秦风惊道:“咦?他不是……啊,是杨寨主,他怎么了?”牢房光线过暗,所以他才刚看到蓝水晶身旁昏迷着的杨天川。蓝水晶黯然道:“家师中了他们的剧毒,晚辈真是惭愧,连他老人家身中何毒都还不知。”

  秦风忙替杨天川把了把脉,忽的惊道:“糟了,是七心海棠!这种毒见血封喉,即使是内功再深的高手也是抵受不住的。”蓝水晶急问道:“难道真的一点办法都没了?”秦风深思片刻,忽的叹道:“办法不是没有,只不过有也等于没有。”蓝水晶追问道:“这是什么意思?”秦风续道:“我有个朋友,平生专研那些奇毒之物,世间很少有他解不了的毒,人称之‘妙手罗汉’。如果有他在的话,令师或许还有几线生机,只是……”“只是什么?”蓝水晶焦虑万分。秦风失望道:“只是我们如今都困在这水云洞里,找不到出路离开,再这样拖下去,也不知令师能够熬得多久。……我在此地已有一月之多,却连一丝门道都未发觉,相信是出不去了。”

  蓝水晶凤目一转,瞥向下方流淌着的水波,突然灵机一动,笑道:“未必!前辈你看,这水是向外流的,也就是说前方必有出口。”秦风略一思虑,赞道:“一点不假,蓝姑娘果然绝顶聪明!好,咱们就朝着那个方位走走看吧!”蓝水晶问道:“前辈可以行走吧?”秦风道:“还好,幸亏我闲来无事就努力逼毒,多多少少也有一些成效,相信行走不是问题。”

  二人扶起尚处昏迷状态的杨天川,在黑暗中踏水而行,均感觉越是往前,就越是难行。猛然,一帘瀑布挡住去路,瀑下一宽阔深潭,水浪迎面扑来,水花飞溅,冲力刚猛。蓝水晶推想道:“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出口就在这瀑布的后面。”秦风却道:“这瀑布好强的力道!要是我未曾中毒,倒还勉强可以过去,可如今……”正愁苦无计,突觉身子被人用什么东西拉起,不由自主地往前倾去,只一眨眼的工夫,就飞似地穿过了那道水帘。

  秦风惊异万分,盯着蓝水晶道:“是你吗,蓝姑娘?你年纪轻轻,按说是不可能有此内力,你……”蓝水晶道:“是我师父,他把他数十载的功力尽数给了我,否则,我们怕真要困死此间了。”秦风点头赞道:“虽说如此,可还是不可思议。有些人即使空有一身内力,却不知如何动用,你却可以随时付之于行,而且融会贯通,实在难得,难得!”蓝水晶淡淡的道:“前辈见笑了。”

  二人一面前行,一面用手或剑柄四下敲击。走着走着,忽听蓝水晶大喜叫道:“找到了,这里铁定就是通风位!”秦风又惊又喜,顺着她叫的方向摸去,果然摸到一处特别光滑的石壁,再用两指敲了几敲,发出的声音也与它处不同,果然便是通风位置。

  只听蓝水晶又道:“秦前辈,你休息一下,让我来击破这堵石墙!”说罢便略一转身,立于石壁之前,双掌贯运内力,紧贴石壁,猛力向外一推。惊的是以蓝水晶今时今日的内功,如此一推,石壁竟然分毫未动。

  秦风见状,不由叹道:“这石壁何止万斤,你一人如何推动得开?要不是我功力未复,不然也可以相助一臂之力。”蓝水晶银牙一咬,冷冷说道:“我要救师父,我还有大仇未报,绝不能轻言放弃,我一定要击破它!”话音刚落,又贯运双掌,陡然发出一声清叱,双掌夹有十成威力,再次狂然击出。这掌一经打出,还用上了玄门的内家真力,当真非同一般。

  只听得“轰”的一声山呼海啸,一掌过后,水云洞内石岩皆撼动不止,碎石飞泻,石破天惊。蓝秦二人只觉刺眼,抬眼望去,但见这堵万斤重的石壁,居然现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窟窿洞来,几缕光线自此洞飞射而进,水云洞内骤现几丝光明。

  蓝水晶喘了口气,双掌再度挥起,挟着全力,狂然击出——

  只听“砰砰砰”三声连响,岩壁碎石犹如铁砂,四泻飞溅,洞中一片光明。这厚约两寸的石门岩壁,竟然输给了蓝水晶的决心,给她几掌击得四分五裂!蓝水晶见状,禁不住满心狂喜,连连欢呼道:“我成功了!我成功了!前辈,我们不用再困在这里,我们可以出去了!”

  秦风目视经过,这当儿,真惊得连一动也动不了了。他哪里想象得到,仅凭蓝水晶一个后辈女子之力,竟能击碎这堵坚固石墙,心中不觉砰然,暗道:“好纯厚的玄门内力!年纪轻轻,功夫就如此了得,他日此女的武功必然不可限量。清水寨出了这样一个少年侠女,当真是武林正派之福!”但见蓝水晶嘴边沁出血丝,当下问道:“蓝姑娘,没事吧?”“不要紧,只是伤了点元气,休息一会就好了。”蓝水晶说罢,立时扶起昏迷依旧的师父,与秦风出了水云洞,屏息顺水游至岸上。二人举目四顾,发现身处之地正是惊猿山的半山腰处,不禁大喜……

  且说林世冲与檀弃雄游斗甚久,发觉越斗越是难缠,深知如此长持以久,自己一定会竭尽全力而败,而对方却似有无穷潜力,尚未发挥完全似的。一想到这一点,他心中就暗暗叫苦,手脚也显得迟缓了。

  只听檀弃雄笑道:“哈哈,小子,我可来认真了,你得好好留神啊!”话音刚落,手掌一翻,从腰间抽出束衣的黄带,疾地向林世冲袭来,只见黄光一闪,带头已然掴到他面颊前了。林世冲大惊失色,急以长剑往上一挡。檀弃雄微一冷笑,带头一转,冲向对方咽喉。林世冲肩头一缩,左掌一拿,想硬抢他的黄带。哪料得檀弃雄的带势,看似冲他咽喉,待他闪时,带头一送,却又突然自斜旁冲出。林世冲抽身跃起,已觉肩边寒风飒飒,当下着着实实挨了一下,火辣辣地好不疼痛。

  檀弃雄哈哈大笑。林世冲闷哼一声,双掌一错,用尽全身劲道,打出一记“雷霆万钧”,顿时沙飞石走,沙尘漫天。檀弃雄为他掌势所慑,退步连连,当下收敛笑容,刷刷几带,带势如虹,似虚似实,令人捉摸不定,每招之中,都暗藏了好几个变化玄机。饶是林世冲掌力刚猛,但出掌毕竟快不过出带,挡得一带,又疏忽了另一带,如此反反复复,措手不及,心知再打下去必败无疑,不禁急得满头大汗。

  须知学武之人讲求的是修身养性,切忌心浮气躁,欲速则不达,他一急之下失了分寸,分而越打越乱,到得后头,自顾不暇,何谈反攻?眼看着就要败下阵来。

  就在此刻,蓝水晶领着秦风刚好赶到,恰见林世冲难以支持,当即握了佩剑,也跃上山巅石堆,支援处于败态的林世冲。林世冲见她安然归来,不由得心花怒放。二人对视一眼,心下均有说不出的畅快。

  蓝水晶得杨天川传功,内力大增,正好弥补她那套轻灵有余、刚猛不足的逍遥游剑的缺陷,当下使了一招“神龙戏水”,手中长剑顿如一条翻腾游水的长蛟,轻灵翔动,矫捷凌厉,频频攻向檀弃雄。檀弃雄的带快,不意蓝水晶的剑却更快,他只见眼前一片剑光闪烁,却忽略了蓝水晶身旁还有个林世冲在。但见此时他正左足迈出,右臂内屈,猛朝地面打出一记“九霄风雷”,蓦地里现出一道红光,直向檀弃雄这边射去,檀弃雄遭到两面夹攻,险些遭殃,顿时心下大惊,暗道:“这个丫头还真不简单!今日我孤掌难鸣,看来是极难取胜的了。”方才他尚自夸口,即使二人联手也同样照打不误,可他怎么也没想到杨天川还有一丝气息,更料不到的是他竟然把毕生功力都给了爱徒,所以她才能如此神速地赶回正厅,与林世冲联手对付自己。

  檀弃雄说罢蓦地收带,落下这么一句话道:“好,这位想必就是清水寨蓝少寨主了吧?果然是不同凡响!檀某今日有幸得见二位少年侠士,也算是不虚此行了,下次有缘再请赐教!”说罢双腿一蹬,施展轻功,纵身夺门远去了。

  其时,忽听秦咏珊大叫一声道:“糟糕,那个大乌龟不知什么时候也给溜了!”众人纷纷四顾,果然不见了路成,想来是他趁着林蓝二人与檀弃雄交战之时神不知鬼不觉地又逃走了。蓝水晶恨声道:“让他逃,我看他还能逃多久,早晚有一天,我要把他揪出来,为我师父报仇!”

  林世冲这才喜望着心爱的人,握住她的手道:“水晶,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你能安然归来,我真的太高兴了!”蓝水晶低眉一笑,道:“傻瓜!我现在不是好端端站在你面前吗?”林世冲一笑将她拥入怀中,久不松开。

  秦咏珊终于在此见着父亲,正自欣悦难当,可恰恰给她瞧见林蓝二人相拥的一幕。这一刻,她突觉心头一酸,悲从中来,险些就想哭了出来。秦风看了女儿一眼,什么都明白了。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