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水晶谜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囹圄奇遇

水晶谜 霍晞 7215 2005.10.30 17:35

    杨天川性如烈火,此时已不由分说地一掌向林世冲掴了过去。林世冲刚喊出“前辈”二字,便觉掌风扑面,当下也只得出手相迎。哪知杨天川这一掌极为刚劲,当中蕴含了他数十年的内功修为,林世冲终是年轻后辈,即便武艺再高,内功火候也是远不及他,顿时就被震得虎口欲裂,手臂酸麻。单手吃之不消,他随即便以另手相抵,合力施为,全劲发挥。杨天川“嗌”了一声,又把掌力加重了一分。林世冲双掌一错,使出雷霆神掌的“雷霆万钧”与他抗衡,本来这一掌是极为刚猛霸道的,哪知对杨天川来说却是毫无作用,林世冲的掌力一经他手,便如泥牛如海,一去不回。

  这招“雷霆万钧”是雷霆神掌中最厉害的招数,林世冲万试万灵,从未失过手,初始心想即便难胜,也不致落败,不想却打错了算盘,栽了一个大跟斗。

  蓝水晶方寸大乱,她深知如此长峙下去,受挫的必然是林世冲,然而自己又不好阻止师父,真是进退两难。秦咏珊初时见二人相较内功甚为精彩,也曾暗暗为义兄打气助威,此际见他面色铁青,汗水长流,才知他有所不敌,心中震惊与不安委实不在蓝水晶之下。

  其时,只听得一声惨叫,蓝秦二人几乎同一时间惊呼而出。着眼望去,果见林世冲身形弹出数丈,忽的张口猛吐一口鲜血,唇边犹有血丝沁出,显然是受了严重的内伤。

  杨天川即刻收掌,道:“果然是雷霆神掌!林世冲,你的武功根基还算不错,不过内力修为还未到家。在后辈之中,你也算得上是个顶尖高手。如此武功,居然甘心作魔教的鹰犬,老夫真是为你感到不值。今日看在你师父的份上,我不要你的性命,你给我交代清楚!”林世冲拭去唇上血迹,缓缓站起身来,道:“杨前辈且慢,我林世冲自问为人无愧于心,岂会助纣为虐?阁下此言,为免太过轻率!”杨天川道:“你倒还不承认,你以为我会信你所言吗?”林世冲冷笑道:“哼,既然不信,那还要我交代什么?清者自清,我已经澄清此事,信与不信,全凭阁下抉择!”

  蓝水晶忽的鼓足勇气,站出来道:“师父,徒儿可以担保,他绝非魔教中人!”林世冲心中一喜,此时一言,足抚他身上伤痛。杨天川喝道:“你凭什么给他担保?水晶,你才刚下山几天,就变成这个样子了,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师父?”蓝水晶忙道:“徒儿不敢。”

  杨天川叹了口气,道:“你爹若是泉下有知,也会指责你。唉,早知如此,我就该早日将你的血海深仇告知你了。……林世冲,你说我冤枉你,好,我现在就给你个机会,你敢跟我回清水寨当面对质么?”林世冲仰天长笑道:“我行得端,坐得正,有什么不敢当的?好,我就与你同去对质,是非曲直,自有公论!”杨天川道:“好胆色,老夫也希望你不是。”

  四人辗转来至移花阁,房中竟是空空如也,不觉大为惊异,便分头在房里四下查觅起惜玉的下落。蓝水晶眼尖,无意瞥见屏风后面隐隐泛一人影,她火速过去要看个清楚,忽的大声惊呼起来。众人纷纷围过,万料不到,那个人影竟然便是蓝水晶的惟留的贴身丫鬟惜玉的尸身……

  林世冲顿感茫然,只觉心头千头万绪,不知如何理清,突闻背后掌风呼呼,当下听声辨位,运用全力接了这一招,不料身躯还是给弹出数丈,口中鲜血狂喷,内伤较之先前更为严重。此时,他也不必费神去猜此人是谁,因为心中早已雪亮——此间除了杨天川有此功力,还会是谁人?

  林世冲躺倒地上无力再起,却是冤气积胸,仍在沉声喝道:“杨前辈,惜玉姑娘的死我也很难过,不过此事又与我何干,你又何必要迁怒于我?”杨天川愤道:“林世冲,你演戏的本领着实不差,到了这般田地,居然还如此装腔作势,权作不知?就想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了?”林世冲怒道:“前辈言下之意,是指惜玉姑娘的死与我有关了?”杨天川冷笑道:“哼,那就要问问你自己了,林少侠?”

  秦咏珊听他屡屡出言冤枉义兄,当下怒气上涌,高声嚷道:“杨伯伯,惜玉姐姐死因的确有异,但你也不该怀疑林大哥呀,他不是一直跟我们在一起吗?怎么可能分身杀人?”杨天川抬眼看了看她,忽的面露喜色,笑道:“你就是临安秦帮主的女儿,叫‘咏珊’是吗?”秦咏珊敬他是父亲好友,当下对他一揖道:“侄女见过杨伯伯。”杨天川说道:“不必客气!贤侄女,魔教中人诡计多端,你小小年纪是不会懂的。林世冲他虽然没离开过我们,但他不会让他的同伙先行探路么?”

  林世冲冷笑道:“哼,你既然一口咬定是我,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不过我倒想请教一下,我这么做究竟目的何在?难道我活得不耐烦了,设计作茧自缚吗?”杨天川闷“哼”一声,道:“你先来个缓兵之计,然后再派人暗害惜玉,以为这样就可以死无对证,从此对你来说天下太平了,是吗?我告诉你,你做梦!”林世冲冷冷说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在下言尽于此,信不信随你,我问心无愧,何须诸多解释?”说罢忍痛勉强起身,看了蓝水晶一眼,便欲扬长而去。

  杨天川暴喝一声,道:“想走?没那么容易!”扬手就是一掌。林世冲狂性骤起,仰首大笑道:“好,你有本事就杀了我,不过无论你问我多少遍,我的答案还是三个字——没做过!”杨天川道:“好个倔强的小子!你当真不知悔改,我也不客气了,接招!”说罢随手抡起蓝水晶的佩剑,使出逍遥游剑中的“逍遥天下”。这招林世冲曾在蓝水晶剑招之中见过,当下忆起初时领教此招的情形,当时蓝水晶运剑如风,迅捷难当,他不敢久攻,就往后退开数丈,然后才使出雷霆神掌来反击。此时他依样画葫芦,也欲后退几步再行出掌,哪知跑出不到三步,身形已被笼罩在对方的剑光之下,此时若要脱身真比登天还难。

  杨天川是蓝水晶的师父,无论剑法还是内力,自然都胜徒弟百倍,所以蓝水晶的招式林世冲躲避得开,杨天川使出的他就未必行了。可他素来心高气傲,哪肯就此服输,心道:“我练了这么多年武功,我就不信逃不出这一招!”心念至此,立时展开五行步法,也不顾对方的凌厉剑势,强行向后直退,没跑出几步,左膝就中了一剑,顿时摔倒在地。

  只听杨天川厉声骂道:“岂有此理,简直混帐!难道你师父没教过你用巧劲化开人家的强招吗?像刚才的情形,你不躲不闪,反而制造机会任人攻击,如果我是你的敌人,你的左腿现在已经废了!如此不自量,真不知这几年你怎么在江湖上混下去的?”林世冲摔倒地上,虽然又羞又怒,但凝神听得杨天川分析败因,也不得不心悦诚服。

  蓝水晶忙跑过去道:“世冲,你怎么样了?师父,你放过他吧?”杨天川道:“你只会帮着那小子说话!他骨骼清奇,是难得的练武材料,我也不想杀他,但他心术不正,目中无人,必须给他点厉害尝尝!这也是为了他好,要是不挫挫他的锐气,以他这样狂傲自大、心浮气躁的性子,将来还是一样要败在别人手上!”又吩咐手下道:“把他给我带回山寨,以后没我的命令,谁也不准见他!”又补上一句道:“尤其是大小姐!”

  蓝水晶想起林世冲曾经说过,杨天川是他师父的大恩人,于是便道:“等一下,师父,你既已得知林大哥是‘雷霆君’的弟子,又怎能误会他是魔教的奸细?”不料杨天川反而更坚定地道:“正因为他是林骞的徒弟,我才会留他一命,更要将他带回寨中,以免他再步前人后尘,至死追悔莫及。林世冲,你师父曾经错过一次,我既然跟他有过交情,就没有理由看你继续错下去。来人,带他上山!”说罢点了他胸前的“膻中穴”,让几个喽兵先行带他到清水寨。

  了结林世冲的事后,杨天川才对秦咏珊笑道:“咏珊,你父亲近来可好?”秦咏珊不敢将父兄失踪一事告诉杨天川(怕他又把这件事算在林世冲头上),只得答道:“承杨伯伯挂念,家父一切安好。”杨天川点了点头,又道:“你既然来了苏州,就到我清水寨小住几日,也好让我这个做伯父的一尽地主之谊。对了,你和水晶相识吧,那你就暂时跟她同住移花阁吧!”秦咏珊道:“多谢杨伯伯,侄女却之不恭。”心下却道:“嗯,这样子也好,我跟蓝姐姐要救林大哥就方便多了。”面上却不表露,只是陪笑。

  秦咏珊与蓝水晶一回移花阁,房外就有无数喽兵来回巡逻,防止她们外出救人。二人极度牵挂林世冲的伤势,等了许久,很是烦躁,正要不顾一切冲出房去,不料刚一开门,就被许多手下拦截住,道:“小姐,寨主吩咐过,等查明林世冲的事之后,才可以让你和秦姑娘出去,请小姐见谅。”蓝水晶虽然恼怒,但这是师父吩咐,却也无可奈何。

  秦咏珊急得在屋里走来走去,不住问道:“林大哥他……他……,哎呀,到底该怎么办嘛?……”蓝水晶静坐叹道:“唉,还能怎么办?师父的脾气我是知道的,他一向深明大义、嫉恶如仇,相信此次一定是有小人从中作梗,否则师父也断不会一口咬定世冲就是凶手!”秦咏珊疑道:“杨伯伯他不是早就知道那个姓路的大乌龟是奸细么?”蓝水晶沉吟道:“我敢断言,清水寨中一定不止一个内奸。”秦咏珊道:“如今杨伯伯还怕咱们去救林大哥,派这么多手下守着,搞什么嘛,难道我们真要留在这里一筹莫展吗?”蓝水晶灵机一动,忽道:“这倒不一定,我有办法离开这里!”秦咏珊看到她那自信的眼神,不觉半信半疑。

  且说林世冲让几个喽兵带回清水寨后,便被关入大牢,心中一直愤愤不平,时不时地大声嚷叫道:“杨天川,你颠倒黑白,是非不分,你快放我出去!”林世冲素来心高气傲,何曾受过此等羞辱,此时心中怒不可遏,只想将杨天川痛痛快快地骂上一通,早就将他那套涵养抛诸脑后了。骂得久了,也不见人理会,气力却渐渐衰竭,声音也愈来愈沙哑,再加上身负重伤,体虚气弱,一口鲜血“哇”地吐出,眼前金星一冒,便晕倒在大牢里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悠悠醒转过来。但见几个守门喽兵呼呼大睡,四周毫无声响,方知此时正值半夜。林世冲口中轻轻念道:“水晶,你知道我在想你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向你师父解释清楚?难道连你也不相信我?”又道:“咏珊,我被困于此,自身难保,无法兑现诺言,带你去寻你父兄,对不起了!”说至此处,心中顿感一阵绝望,不禁仰天大号起来。

  这时,大牢里突然响起一个苍老而又满带稚气的声音,埋怨他道:“喂,三更半夜的,你叫什么叫?扰人清梦!”林世冲正在气头上,当下也怒道:“我叫不叫与你何干?”话一出口,也觉不对头,深夜高声叫嚷,当然是打搅人家了,但已经说了,要改口却是过迟,脸颊不禁红了一边。好在那怪声并没有借题发挥,只在幽幽叹道:“小朋友,火气别那么大嘛!吵醒我不要紧,给那些‘看门狗’听到了可就不妙喽!”

  林世冲怒气稍平,问道:“你是谁?”那怪声反问道:“那你又是谁啊?”林世冲道:“哼,你不说就算了,我也没必要告诉你。”

  那怪声道:“喂,想不想出去?”林世冲心中“突”地一跳,正待回话,转念一想:“也不知这个怪人是什么人,还是少惹为妙。”于是没好气地道:“废话,我当然想出去了,不过你问了也是白问,你要出得去的话现在也不会在这里跟我聊天了!”那怪声道:“什么?你以为我也像你这么没出息,是被他们抓来的?告诉你吧,我是自愿进来了,否则的话,那些大龟蛋小王八凭什么抓得住我?不过,想起来还是一肚子火,这里的伙食这么差,那些人小气得要命,他奶奶的清水寨全都是龟孙子!”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怪人说的“清水寨的人”,很自然地也包括了蓝水晶在内。林世冲听他无端骂起自己的心上人来了,心中便燃起了火,大怒道:“喂,你说话放尊重点!”

  那怪声又道:“怎么?你不恨那个杨天川吗?”林世冲道:“杨寨主之所以会如此对我,是因为他怀疑我是魔教中人。我虽然不值他武断所为,但他嫉恶如仇,我亦十分钦佩!”那怪声奇道:“你这小子是不是脑子坏了,刚刚还听你骂他呢!”“我一时气愤口不择言,又怎能当真?只是,不知该如何出去?难道我林世冲真要困死此间?”林世冲说着说着就皱紧了眉头。

  怪人道:“说你没出息还真没出息,要出去有什么难啊?”林世冲喜道:“这么说,你真有办法离开这里?”那怪人却似孩童斗气一般怒道:“怎么?你以为我是瞎吹的吗?真是!”林世冲暗笑他稚气未消,忙道:“阁下莫怪,在下只是随口说说,实无他意。”那怪人笑道:“好吧,既然你向我道了歉,那我就原谅你了。”

  林世冲被他逗得哭笑不得,心里不觉对这位素未谋面的怪人产生了几分好感,问道:“尊驾是哪位?”那怪人道:“什么驾?拜托你,说话不要不清不楚的好不好?”林世冲笑道:“我是问你尊姓大名!”那怪人乐滋滋地说道:“哦,早说嘛!我尊姓陆,大名乾坤,你呢?”林世冲惊道:“原来你就是陆大侠?”陆乾坤道:“什么陆大侠?我叫陆乾坤!喂,小子,你拖拖拉拉地到底叫什么?”林世冲道:“晚辈林世冲,只不过是江湖上的一个无名小卒,陆兄你是不会认识我的。”

  陆乾坤道:“什么?你……叫我陆兄,你想与我结拜为兄弟啊?”江湖上称对方为“兄”,实是尊敬客气之意,谁知那陆乾坤却毫不懂人情世故,弄得林世冲一时呐呐答不出话来。

  陆乾坤道:“喂喂喂,小子,大丈夫一言既出,就五马难追了,想反悔啊你?”林世冲笑道:“是‘驷马难追’吧?”那怪人强词夺理道:“我当然知道了,但是五匹马肯定要比四匹马跑得快,这样说不更好吗?”

  林世冲道:“你是武林前辈,晚辈怎敢放肆高攀呢?”但听那陆乾坤闷“哼”一声,想是极为不悦,当下他忙改口道:“那好吧,阁下若不嫌弃在下年轻识浅,我就僭越交你这个忘年之交。”怪人却道:“什么知交啊?不是说兄弟么?”林世冲哈哈大笑道:“好,承蒙大哥不弃,小弟就结拜定了。”

  当下,二人各自撮土为香,八拜为证,结为异姓兄弟。陆乾坤道:“林兄弟,你都跟我结拜了,我也不妨对你直言,我之所以假装被他们抓进来呢,其实是为了临安铁门帮的帮主秦风。”林世冲道:“我认识秦帮主,此次小弟就是专程陪同秦小姐来寻她父兄的,而杨寨主却误会我是魔教的人。如今秦小姐也正在清水寨中,我想她应该是和水晶在一起。”

  陆乾坤好奇道:“水晶?什么水晶?哦,我知道了,是不是亮晶晶、很漂亮的那种啊?那丫头喜欢这玩意儿吗?”林世冲笑道:“大哥你说什么?水晶是杨寨主的高足,也是我的好朋友!”他一说到“蓝水晶”,脸上就不觉一热。陆乾坤叫道:“哎呀,糟了,杨天川这个是非不分的老糊涂,他教出来的徒弟不会也是个小胡涂吧?”林世冲脸色一沉,道:“陆大哥你别乱说!”陆乾坤笑道:“我明白了,那个叫什么‘水晶’的丫头一定长得很漂亮,而且还是你的心上人,对不对?要不然你怎么不许人家说她半句坏话?”

  林世冲摇头笑叹,道:“好了,言归正传。你说为了秦帮主才被关了进来,此话从何说起?”陆乾坤道:“当日我路经此地,见到那个大胡子正与一大帮人鬼鬼祟祟地聚在一起,……”林世冲打断问道:“大胡子?你说的是路成?”陆乾坤道:“我哪知道他叫张三还是李四,总之留着一脸大胡子就是了!然后我呢……哎呀,我说到哪了?”林世冲道:“你说看到他们鬼鬼祟祟地聚在一起。”陆乾坤点头道:“哦,对了对了,我呢,就暗地里偷听,终于被我知道秦帮主之所以失踪,是被关到清水寨的一个叫什么‘水云洞’的地方。”

  林世冲惊道:“你说什么?秦前辈在清水寨?此话当真?”陆乾坤道:“难道骗兄弟你啊?那天,我就假装偷他们的粮草让他们给抓进来,我想进一步探听水云洞的下落,就先待几天喽!”林世冲道:“那查到没有?”陆乾坤道:“查到还呆在这儿喝西北风?我问了几个小的,他们都讲那是什么禁地,只会说‘不知道’,哼!对了,你可以问问杨天川的徒弟你的心上人,她可能知道。”林世冲道:“那也要离开这里才能见到水晶,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陆乾坤道:“唉,不知道就不要想了,出去不就知道了?来,林兄弟,我现在就帮你解穴!”说罢,即从墙角随便扔出一粒石子来,不偏不倚,恰好解开了林世冲被点的穴道。林世冲顿感神清气爽,心中暗暗佩服陆乾坤的武功。

  二人破门而出,相对而视。林世冲此时方始看清所谓“大哥”的样子,只见他鹤发童颜,嘴唇微翘,三缕白须倒垂下来,活脱脱就是一个“老顽童”。

  陆乾坤见结拜兄弟相貌俊秀,当即笑道:“林兄弟,谈了那么久,不知道原来你长得那么斯文啊!哈,好小子,怪不得成天正经事不做,只会想着那个叫什么……水晶的女孩子了!”林世冲笑道:“你又取笑我了!其实你才是呢,老当益壮,人老心不老!”陆乾坤跳起来道:“什么叫作‘老当益壮’?哎呀,老,怎么我很老吗?”林世冲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心忖道:“这位大哥真是有趣得紧!”陆乾坤道:“好了好了,出去再说吧!那些王八蛋被我点了三个时辰的晕睡穴,算起来也差不多该醒过来了。”二人不再多说,施展轻功急速逃离,但陆乾坤素来好玩,一路上还是按奈不住老吵着要跟林世冲较量轻功,林世冲怕他不分轻重,大吵大闹,惊动了清水寨的人,当下也便答应了他。

  穿亭绕榭,七弯八转,好不容易二人才出了清水寨。林世冲道:“现在怎么办?”陆乾坤道:“我去临安招集秦帮主旧属来救他,至于你,最好暂时不要留在惊猿山,以免打草惊蛇,还是先下山玩两天吧!等我回来,你再找你的心上人问明水云洞的背景。就这样了,保重啊,兄弟!”说罢,也不等林世冲开口说话,他就一纵身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林世冲赞道:“陆大哥真是来去无踪啊!我若要练到他这种境界,不知要到何年何月方可,唉!”沉默半晌,这才惆然下山。

  行了一个时辰,东方大白,林世冲已经身处乱石坡,想起当日与蓝水晶双双决战此间,眼前就仿佛看到了她似的,她的笑好美,就像水一样……正自沉醉其间,突然听得附近响起几声雁鸣,乍听之下,甚为凄凉。林世冲心念一动:“莫非又出了什么事?”便即快步循音找去。

  林世冲四下里寻了良久,突然左前方出现一个蓝点,不觉心中大喜,悄然近得其身。但见一个蓝衣少女半蹲在地,侧对自己,正在为一只伤口流血的雁细细裹伤,微风拂动她的秀发,丝丝掩盖在她脸上,但仍遮不住她那花容月貌,此少女莫不正是冷阳教的少教主冷雪衿?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