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水晶谜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乱石惊战

水晶谜 霍晞 9385 2005.10.30 17:33

    林世冲径自行向惊猿山,这一路上一言不发,一连数日,都是如此,只是默默在心中暗道:“要真是她,我又能怎么样?但若不是,却叫我如何对得住她?唉,还是先到清水寨再作打算吧!”心念至此,心境也已不似先前那么烦闷躁动了。

  此时,他方始记起结拜义妹秦咏珊还在后面跟着,想她大伤未愈,不知能否跟上自己的轻功,当下急忙止步回头,却见她气喘吁吁地从后面直追上来,虽然落后,却也不致相差太远,心下暗赞她轻功终究还是有些功底,待她走到自己身边,忽见她身形一颤,立足不稳,忙以双手托住她两肩,笑问道:“怎么样?还行吗?”秦咏珊喘息不止道:“你……你走这么快干什么嘛?我……我……”说着便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已是上气不接下气,说不出话来了。

  林世冲抱歉道:“是林大哥不好,行了吧?不过你跑不动了也应该跟我说一声!”这当儿,秦咏珊好胜的性子又上来了,只见她睁大眼睛大声说道:“谁说我跑不动了?我不知道还有多少力气没使出来呢!不信的话我在前面跑,你在后面追,看能不能把我追上?”说着又要撒腿跑去,哪知方才双腿用力过度,此时已然僵硬,尚未恢复力道就又强行动用,身子顿然周转不灵,向前一倾便要摔在地上。林世冲伸手在她腰间轻轻一碰,立时卸去了她所有的前倾之力,又将她身子扶正,看着她那副羞愧的样儿,不觉有些好笑,当下摇了摇头,道:“好了,别闹了,现下天色已晚,咱们也都累了,去找家客栈歇息一宿再赶路好了。”秦咏珊此时已累得要死,早就巴不得林世冲这么说了,又听他说起“咱们也都累了”,并非全指自己力气不济,想到和这位武艺高深的义兄较量轻功还能追赶得上,心中倒也得意。

  这日他们已经到了惊猿山前的一个小镇了,原本到的时候应属傍晚时分,给秦咏珊这么一搅和,天色都已暗了下来,就连天边的浅月也出来了。

  二人来到一客栈外,正要进去投宿,却见里面有一大帮人正与那掌柜的发生纠纷。只听那掌柜向那伙人苦苦哀求道:“各位大爷,你们都是些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何必贪图我们这些小老百姓的小惠小利?你们一天来三次,每次一来,都老是这样白吃白喝的,这生意我们怎么做得下去啊?求求你们行行好,别再难为我们了!”其中一人道:“你知不知道我们弟兄是什么人?我们来这里光顾是看得起你,别给脸不要脸啊,惹火我们没你好处的!”掌柜怒道:“你们太不讲理了吧!”在一旁的人看不过去,也纷纷说道:“就是嘛,怎么可以这样子?”“简直就是无法无天!”“这群不要脸的东西,有什么了不得的?”

  林世冲向围观的一人打听出了何事,那人却愤然说道:“这些清水寨的喽罗仗着自己有些能耐,就成天横行霸道、作威作福,专拿我们这些老百姓开刀,这都已经不知是第几次了!”林世冲听到“清水寨”三字,心中一动,但同时又不禁怒火中烧,心道:“这些喽兵平日里在山上作威作福也就罢了,没想到到了山下,仍是这般蛮横,见人就咬,如此暴劣行径,有何异于魔教?杨前辈一世英明,怎会容得寨中出此败类?今日让我遇上,正好挫挫这群人的锐气!”

  他此时已经怒气积胸,有了出手教训之意,忽的又见那群喽兵们野蛮地将那掌柜推dao在地,却仍在一旁大声笑骂,当下怒不可遏,随手就从地上捡起若干石块,大声喝道:“住手!”说罢右手一扬,手中石块已纷纷掷向众喽兵。

  且别说他们事前毫无准备,就是告诉他们要投石块了,凭林世冲的奇准手法,他们能躲避得开吗?登时,场中多人中招,被掷到的不是头破血流,就是鼻青脸肿。这还是林世冲顾念他们是清水寨的人,不愿下重手对付,否则的话,毙命当场也是丝毫不足为奇的。

  有些没被砸到的喽兵们见状还不知厉害,只道有人明目张胆地前来挑衅,当下纷纷大怒,朝林世冲厉声吼道:“哪来的臭小子,活得不耐烦了?”林世冲怒喝道:“小小喽兵,也敢如此猖獗,尽丢清水寨名声。”其中一个不可一世地道:“哟,你还知道我们是清水寨的?那你还不快让开!”林世冲皱着眉头,没有回答。那喽兵得寸进尺道:“怎么,怕了?我劝你还是少理这闲事,老子今儿个心情好,不想开杀戒,否则……”“否则叫你知道我的厉害!”林世冲话音刚落,就迅捷捡起一块石头掷出,使出五成功力击中对方唇部。那喽兵尚未反应过来,就被打得满口是血,连两颗门牙都掉了下来,吓得他不敢再多言半句。其它喽兵见到同伴伤得如此狼狈,皆是横眉竖目,怒视着林世冲。这时,自人群中钻出个领头的来。那人留着一脸大胡子,黝黑脸色,粗俗不堪。俗话说“相由心生”,这种人一看就知并非善类。那个“大胡子”将在场众多受了伤的手下环视了一通,然后眯起他的小眼睛斜视了林世冲良久,才冷笑道:“小子,看你乳臭未干的样子,胆子倒是不小嘛,竟敢在老虎的嘴边拔毛?你要不要命啊?”林世冲也冷笑道:“哼,这我倒是不敢,就怕你是狐假虎威!”那“大胡子”怒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打伤我的人还敢恶言相向?好,今日与你单打独斗,叫你死个明白,我乃惊猿山清水寨七香堂的堂主路成!”林世冲也懒得再辩,当即干脆地拔剑出鞘,道:“好,我便是林世冲,相信阁下也听说过吧?今日倒要看看谁叫谁死个明白!”

  正要冲上时,但见那路成奸笑一声,从旁拉过一个少女,挟持着她对林世冲道:“林少侠且慢,你先看清楚她是何人?”林世冲定睛一看,天哪,那个被挟持的少女不就是他的义妹秦咏珊吗?

  原来那路成见秦咏珊紧紧跟在林世冲后面,料林世冲必然对她极为重要,于是就趁她不备,先发制人挟持了她,好威胁林世冲。

  林世冲见状,果然大惊失色,当下惊呼道:“咏珊!你……你不要乱来,快点把她放了!”路成哈哈大笑。林世冲怒道:“路成,说好的是单打独斗,你挟持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姑娘,算什么英雄好汉?”路成厚颜无耻地对众手下笑道:“单打独斗?我说过吗?我有说过吗?哈哈!”手下一一随声附和。

  林世冲冷笑道:“在下出道数年,阅人无数,见过的无耻小人固然不少,却怎么也没有一个比得上阁下你?好吧,你想怎么样?爽快些说吧!”路成笑道:“林少侠果真是快人快语!可惜啊,你纵使武功再好,还是要栽在我的手上,哈哈哈哈……”林世冲大怒道:“废话少说,到底要怎么样?”路成不紧不慢地道:“别急嘛,先放下你的剑!”

  秦咏珊此时大声骂道:“喂,你这个说话就跟放屁一样的不要脸的大乌龟,快点把我放了!”“臭丫头,嘴这么刁,当心以后嫁不出去!”路成嘿嘿奸笑了两声,又对林世冲道,“怎么样?林少侠,我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你要是再不把剑放下,可别怪我对你的心上人下手了!”他见林世冲如此在意秦咏珊的安危,以为他们关系定非寻常,却不知林世冲真正的心上人却是他们清水寨的少寨主蓝水晶。

  林世冲强抑怒火,依言将佩剑缓缓放于地上。路成得意笑道:“我们公子说你林世冲有多厉害,还不是被我玩弄于股掌之间,哈哈,可笑,可笑!……来呀,先给我把这小子绑了!”几个喽兵当即跑到林世冲身旁,拿起绳索就要捆他。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林世冲右腿一扫,立时将那几个准备捆他的喽兵全都踢倒在地。路成慌了,指着秦咏珊叫道:“姓林的,你不要她的命了!”未料林世冲却忽的一反常态,漫不经心地说道:“你随便吧,我林世冲孑然一身,他人性命与我无关!”此言一出,不单路成他们始料未及,就连秦咏珊听着也是大为纳闷。

  就在路成这心神一荡之际,林世冲抓住机会,运脚如风,忽的猛踢地上的佩剑,立时长剑飞起,剑尖直指路成的咽喉。那路成也非酒囊饭袋之辈,他见剑突飞而来,情急之下,急切向旁一扭,给飞剑割伤了左肩的皮肉,伤口很深,鲜血直淌,痛得他杀猪般地大叫起来。

  好个林世冲,就趁此乱局,飞步闪到路成跟前,霍地从他手里抢出秦咏珊,带着她一路杀将出去。路成只看到眼前一团白影闪过,脑子还未反应过来,就见林世冲已带上秦咏珊向前逃了,当下大怒不止,暴跳如雷地乱吼手下人等追截,然而林世冲轻功了得,这些喽兵又如何追他得上?

  且说那日凌晨四更时分,东方未白,天色朦胧,月影徘徊,人们大都犹入梦乡,除了几丝鸦啼虫鸣之外,惊猿山顶清水寨里外别无声响,一片寂静。突然,大寨门口那边忽的响了两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移花园离大寨门口至少应有数十里之遥,但习武之人一般要比寻常人警觉性高,修为深些的更是耳聪目明。所以蓝水晶听到叫声,立时清醒过来,披衣下床,握了佩剑,迅即往外冲去。侍女怜香醒来,见她外出,问道:“小姐,你这么早上哪去啊?”“你没听到么?外面好象有点不对劲,我出去看看!”蓝水晶一边回答一边已经迫不及待地推门而出。怜香诧道:“哪有什么不对劲啊?准是小姐练功过度,心生幻觉,别那么用功了!”她一个小小丫鬟,一身粗浅功夫都在观看主人练功时胡乱学的,听力更是半点无异常人,也难怪她有此想法了。

  蓝水晶提了一口气直冲到大寨门口,但见门上地上血迹斑斑,点滴皆是,却不见任何尸首,想是凶手怕人发现,已经移尸别处了。她惊怒之余,倒也不失理智,当下又奔进寨里,东找西寻,查找了好一会儿,可那个凶手就如长了翅膀似的,连个影儿也见不到。

  正自彷徨失措,却见师兄杨取义也从左侧疾步追来,正要迎前相问。杨取义已然抢先一步,急切说道:“师妹,我看到一个黑衣人鬼鬼祟祟地好像朝大厅方向去了,我们快追上去看看!”蓝水晶精神陡振,急一点头。当下,师兄妹俩不再多说,匆匆忙忙地火速赶向清水寨大厅。待得二人赶到大厅之时,厅内空空如也,全无疑处。其时,东西二方又各起响动,蓝水晶与杨取义闻声火起,当下一个往东,一个自西,分头追截,决计捉到那个狡猾的刺客。

  蓝水晶刚追到西首的兵器房,见房门敞开,便进去一看,未料却有两具尸体藏在门后,周身上下毫无伤口,只是胸前均有一个殷红如血的大手掌印,颜色鲜艳,未及变暗,看来死去并无多时,细细一辨,不正是清水寨中的两个看守寨门的喽兵队长么?想不到凶手杀人之后,竟会移尸至此,只不知他为甚如此布局。

  蓝水晶满心疑惑,俯身查尸,发觉其中一个竟然尚未死绝,心中不觉疑道:“他明明全身经脉尽断,却还留有一丝心脉,以凶手的掌力看来,似乎不该出现这样的失误,莫非……”时间紧迫,已不容她细想,当下她急忙坐下,将本身真气输入那濒死者的体内,望能让他苏醒,道破所有疑团。

  杨取义在东面找不到什么,就跑去西面与师妹会合,不料恰见蓝水晶在尽力抢救那个喽兵队长,便凑前问道:“怎么样,能不能救活他?”蓝水晶摇头道:“他全身经脉尽断,而且伤及肺腑,恐怕回天乏术,现下只有指望他能清醒片刻了。”

  过不多久,那个喽兵队长就渐渐苏醒了过来,杨蓝二人见状大喜,当下不约而同地齐问道:“快告诉我们,是谁打伤你们的?”那喽兵队长此时也知自己已是回光返照,于是勉强聚集最后一口气,张口竭力说道:“山……山间……会武,林……林……”尚未言尽便气绝身亡,但说得已经够清楚了。山间会武,所指之人不就是当日与蓝水晶剑掌较技的林世冲么?

  蓝水晶失声道:“山间会武?难道……难道是他?”杨取义恨声道:“好你个林世冲,胆子倒是不小,竟敢来我们清水寨行凶!早知道那个林骞的徒弟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抬眼望去,但见蓝水晶双目迟滞,呆立不动,神色就跟当日林世冲见到她的水晶片时一模一样。

  她听师兄这么说,也不知怎的,忽的站起身来替林世冲辩驳道:“不,天下姓林的人不下千万,凭什么认定就是林世冲所为?”杨取义反问道:“那你说呢?惊猿山间与你会武,而且又是姓林,不是林世冲还会有谁?再说两具尸首经脉尽断,你跟他交过手,难道还看不出这是雷霆神掌所为吗?”蓝水晶道:“他跟我们清水寨无仇无怨,有什么理由要这么做?”杨取义道:“什么理由?理由就是他是林骞的徒弟,他师父不甘当年输给了我爹,所以就派他来找我们报仇!”蓝水晶道:“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或许林前辈早已将前事淡忘,我说分明是你故意针对他!”

  杨取义道:“那你怎么不说自己袒护他?……还有,我们清水寨在江湖上怎么说也是个响当当的名号,深得江南各大小帮派的拥戴,等闲之辈是绝不会也不敢与我们为敌,唯一有可能策动此事的,我看只有魔教中人!”蓝水晶惊道:“你是说……他……他勾结魔教?”杨取义道:“他一人之力自然撼不动咱们清水寨,于是就勾结魔教,借他们之助来此行凶,这也是不无可能的。更何况,他又曾在我们寨里住过一宿,熟知这里的地形,可以不费周章地声东击西,混淆我们的视线。不过可惜啊,人算不如天算,他终究还是百密一疏,还是让我们知道了凶手就是他!”

  蓝水晶心下一片混乱,不停地反问自己:“凶手真的是他吗?真的是他吗?……”她是不愿相信这一切的,但又觉师兄说得合情合理,太多的巧合,那就是事实了。她似乎信了几分,静静站在那儿不再多说,一会儿又静静离去。杨取义眼见如此,脸上登时现出一丝得意的诡秘阴笑。

  蓝水晶回到房里,却左右不见她的两个丫鬟怜香与惜玉,唤了几声也无人应答,正自纳闷不解,此时门外突然飞来一封镖书,劲力强厚,直入石墙。她拔了钢镖,取信下来,但见信封书有“敬呈清水寨蓝少寨主”九字,启封看去,却见里边首先露出两处簪尾的粉红珠花。蓝水晶豁然惊觉,此二物正归怜香及惜玉所有,又见信上言道:

  “欲救二位姑娘,明早五更时分,单身至百里外乱石坡,如见第二者,杀无赦。”

  虽说怜香、惜玉只不过是两个小小的丫鬟,但服侍蓝水晶多年,伴她一同成长,二人与她名为主仆,实则是姐妹,如今她们二人遇难,蓝水晶岂会袖手旁观、置之不顾?想必对方也是觑准了这一点,才会大胆飞书给她。

  蓝水晶想到两个丫鬟均只懂些皮毛功夫,又无临敌经验,自保尚欠不足,更别说是对抗他人了,此番遭人掳劫,也不知会受何等折磨,心下万般着急,一夜都未睡好,好容易等到次日的四更时分,便已沉不住气,单枪匹马地提早赶往乱石坡赴约。

  不消一个时辰便已到达乱石坡,却见此处旷无一人。蓝水晶看看天色,知道并未过了约定之时,只是自己早到而已,当下只好站着相候。

  过了一会,忽听后方脚步声响纷至沓来,她回首望去,却见一大帮素未谋面的陌生人迎面涌上,霎时就将她重重包围起来。为首的那个高声问道:“这位便是清水寨蓝少寨主了吧?果然守时守信!”蓝水晶目视众人,面无惧色,侃侃说道:“我与各位素昧平生,彼此无涉,不知为何掳劫我那两个丫鬟?想必是她们得罪列位了,是吗?”那人道:“那倒不是。”蓝水晶又反问道:“那是我们清水寨有何不是之处了?”那人道:“也不是。”蓝水晶冷笑一声,干脆地说道:“既是如此,就请赐还!”

  那人笑道:“误会误会,其实我们只是一番好意,想请小姐移驾此间作客,但又怕小姐你瞧不起我等,不肯纡尊降贵,所以才会出此下策。”蓝水晶冷笑道:“是吗?既是一番好意,那又何必掳劫他人在先,威胁恐吓在后,如此便是你们所谓的待客之道么?”那人忙道:“姑娘切莫见怪,我等也不过是奉命行事,当中内情一概不知。”蓝水晶问道:“奉谁之命?”那人笑道:“这个人现在说出来可就没意思了,不过,他倒与姑娘你的交情很是不错呢!”蓝水晶这一惊非同小可,颤声问道:“你……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姓林?”那人道:“姑娘真是聪明,一猜即中!”蓝水晶又道:“你们是魔教中人?”那人笑道:“不错,我们就是你们口中所谓的‘魔教’中人!”

  蓝水晶霍的一声拔剑出鞘,指着那个人,怒道:“装模作样!快说,怜香、惜玉现在何处?”那人以指轻轻夹开剑尖,笑道:“我们知道蓝少寨主你武功了得,逍遥游剑更是久仰,若是单打独斗的话,我们几个自问不是你的对手,但你要知道,既然我们都是你们口中的那些‘魔教’中人,自然不吃你们那套武林规矩,姑娘纵是武艺再高,也不可能在举手间就将我们尽数覆灭吧?”言下之意,即是蓝水晶一动上手,他们便会一拥而上,以众凌寡,群起而攻之。

  蓝水晶心中暗道:“他说得没错,以我一人之力确是难敌这些无耻之徒,倒不如省点力气,看看他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也好。”当下强抑怒火,静静说道:“那么你想怎么样呢?”那人见状,大喜道:“烦请小姐跟我们弟兄走一趟,去会见你那位姓林的朋友,相信你们多日不见,必有很多话可谈。当然,届时两位姑娘也定当奉还。”

  他们左一句“姑娘”,右一句“小姐”,显得极为客套。须知魔教中人行事诡秘,越是客套,就越有问题。蓝水晶淡淡说道:“好啊,那何不即刻起程呢?”那人巴不得她这么说,当即说道:“好好,小姐请!”说罢先行带路,蓝水晶则持剑紧随其后。

  行了好一段路,只见前方行来二男一女,男的一个是面貌粗犷、满脸虬髯的汉子,一个是唇红齿白、眉清目秀的少年,女的一身青衫,活泼可爱,相貌姣好。蓝水晶认得当中二人正是路成与林世冲,秦咏珊她倒不识得。

  原来当日林世冲带上秦咏珊逃离路成等人的追杀,走了不久,忽的心生一计,想到可以逼迫路成带他们直接上惊猿山,借他的身份避开那些守山的喽兵,这样上山就容易多了,于是故卖一个破绽,引路成去追他们,然后将他擒住,顺便逼问他那件灭口之事,没想到那个路成竟然满口称是,还说是听命于少寨主蓝水晶行事。林世冲自然不信,那路成却一口咬定,还说她命自己今日到乱石坡见面,有要事吩咐。

  林世冲听后也是半信半疑,如今果见蓝水晶依言前来,当下再无半分疑虑。蓝水晶见到同样情形,而且林世冲身边还有个“妖女”相伴(她以为秦咏珊是魔教少教主冷雪衿),越发大怒。二人几乎同时喊出:“果真是你?”话音未落,双方便已不由分说地大打出手。

  林世冲长剑猛然一抖,剑尖到处,正指向蓝水晶颈下的“天突穴”。蓝水晶回剑一格,灌注内力,作势下压。林世冲紧捏剑柄,运气自丹田传出,直至右掌掌心,顿时手上加劲,与她作内力之拼,磨得双剑咯咯作响。蓝水晶轻“哼”一声,蓦地卸去臂上劲力。林世冲不意她卸力,顿觉手上一轻,身形却止不住地往前疾倾,眼看着剑刃就要碰到蓝水晶身上了,不觉大惊。就在他长剑将到未到之际,只见蓝水晶口中忽的暗念天罡步法的上乘轻功口诀,顿时身如柳絮,直飘出去,避开了林世冲那无心的一记狠招。

  林世冲暗松口气,但此时他身前已无障物,收势不及,重心不稳,差点就要斜步跌倒。但见此时他忽的手上运劲,剑尖点地,而后身形一起,头下脚上,倒纵开来,全身不触地面,只以剑尖略作凭借,又在半空翻一跟头,待到双足落地之时,已然稳住身形。

  蓝水晶目视经过,心神一动:“刚才他的剑快要刺到我身上的时候,瞧他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总算他还不是有心要伤害于我。”心下一软,出剑再不似先前这般强猛。林世冲见她突然缓招,心中甚是不解,暗道:“她若在我翻身之际出招攻我,我全身无所凭借,必定不敌。行径如此光明磊落,又怎会是当日灭口之人?我莫要听信小人谗言,错怪了她才好!”当下只守不攻,丝毫不敢用强。接下的几招,二人越打越是小心,只要一近对方要害,便立即收剑不攻,生怕失手伤了对方似的,再后来就变得如同相互拆招一般,有时甚至各打各的,自己扫起门前雪来,乍眼看去,哪有半点像是与人拼斗?

  旁观的众魔教中人见状,都各自纳闷起来,有个还出言对同伴说道:“你瞧他们两人是怎么回事?怎么越打越是没劲呀?”

  蓝水晶闻言,脑中突然“嗡”地响了一声,当即清醒过来,暗地埋怨自己道:“我……我在做什么?他既是魔教中人,我就不该对他手下留情!”心念至此,剑招又忽的一变,倏然自左向右划一立圆,猛地套住对方长剑,随即右腕微翻,手中长剑一个绞击,向外一带,顿时绞落对方器械。林世冲全没料到她会突施此招,抬眼去看蓝水晶,但见她满面怒容,神色冷峻,挺剑又已向他刺来,当下急切斜身滑步,踉踉跄跄地自旁冲出几步,才得勉强避开,当下又惊又怒,双掌一起,使出了雷霆神掌。

  他的雷霆神掌不使出还好,一使出就令蓝水晶忆起兵器房里两个喽兵队长惨死的情景,心中盛怒已极,也不跟他再行客气,当下也使出逍遥游剑来。此时此刻,惊猿山上二人会武的一幕重演,有所差别的,那一次纯属切磋,这一次却是生死相搏了。

  只见林世冲使出雷霆神掌中的“风火山林”,左掌上压,右掌下托,当中蕴含巨劲,然后双掌交替猛发而出。蓝水晶兀然不惧,长剑一抖,使出逍遥游剑的“万里飞霜”,剑身径直迎向掌风,剑掌之间,蓦地出现了一层淡红色的气墙,二人都在暗运真力,努力冲破那层气墙,仍相持不下。照形势看,似乎谁能快些冲破,谁就可稳操胜算了。

  林世冲心高气傲,几曾试过用足十成功力尚难取胜,当下怒意更增,逼出全身潜力,顿时两掌力道又猛了几分。蓝水晶到底是个少女,而且要以单手对抗林世冲双掌,气力自然有限,当下但见她剑尖一颤,剑身微摆,好似即要抵挡不住了,当下大怒喝道:“你……你好狠!”林世冲当即冷笑道:“哼,你又何尝不狠?”蓝水晶沉声喝道:“你勾结魔教,上我惊猿山滥杀无辜,如今还抓走怜香、惜玉,对付你,我岂可留情?”说罢便以左手抵在自己右臂肘处,输入无限劲力,顿时长剑复稳,向林世冲那边缓缓移去。

  乱石坡上剑掌相击,石屑纷飞,当真有“乱石”之实。那些冷眼旁观的魔教大小头目们,受二人剑风掌势波及,死伤不计其数,二人却安然无恙,那些漫天飞舞的大小石块就连他们的衣角都沾不上边。

  蓝水晶凝神对抗,脸上汗珠直冒,却觉越战越勇,手上劲力也越来越强,当下心中大喜。就在她要冲破气墙的那一瞬间,忽然听到有人背后在叫:“小姐,林少侠,你们快住手,别打了,莫中奸计啊!”

  蓝水晶一怔,心神一荡,没有全力再抗下去。高手内功较量,岂容半点分心?就在此时,林世冲的刚猛掌力快她一步冲破气墙,双掌立时朝着蓝水晶那边迅猛袭来。他们二人武学造诣本就旗鼓相当,但由于蓝水晶一时分心,林世冲未及收掌,待得她回过神来,左肩就已结结实实挨了一记重掌,登时内骨震得咯咯作响,巨痛难当,身躯顿失重心,摇摇欲坠。

  林世冲即使认定蓝水晶就是当日杀人灭口之人,心中也压根不存伤害于她的念头,此时失手打伤了她,实非心头所愿,慌乱之余,更为她的伤势担忧,当下急道:“我……我不是存心的!你……你怎么样?”蓝水晶横了他一眼,强忍痛楚,一声不吭,跃到刚才的发声之处,发觉那人竟是她的随身丫鬟惜玉。

  蓝水晶大喜道:“惜玉,真是你!怜香呢?”惜玉道:“小姐,怜香她……她……”蓝水晶追问道:“她怎么了?你快说呀!”“她已遭人杀害了!”惜玉说着,只见小姐用手紧紧按住左肩中掌部位,脸色发青,似是剧痛难当,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蓝水晶悲怒交集,指着林世冲叫道:“你……你……”一激动,伤处又隐隐作痛,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惜玉忙解释道:“不关林少侠的事,是我们内部有人勾结魔教,阴谋叛变,想借此让你和林少侠大战一场,他好坐收渔人之利!他就在……”说着便向四周环顾,要把奸贼当场揪出,却哪里还有他的踪影?想是他自知阴谋败露,已经畏罪潜逃了。

  “什……么……”蓝水晶此时心智已渐迷糊,只说出这两个字,便晕倒在地,人事不省了,隐隐约约耳边尚能听到惜玉在对林世冲哭道:“林少侠,你救救我们小姐吧!小姐,你怎么了小姐,你不要吓我啊!……”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