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水晶谜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断义毒酒

水晶谜 霍晞 11963 2005.11.01 18:00

    蓝水晶左思右想,反复推敲,突然间脑海里闪出一个人影来,脱口而出:“是有这么一个人,不过,他根本没见过师父,也没有杀我师父的动机,你在骗我?”杨取义道:“没有动机就不可杀人了吗?上头交代下来,下属自当奉命行事,哪管此人认不认得,杀不杀得?”蓝水晶将信将疑,问道:“真是他,你没有骗我?”杨取义道:“你要我说的我已经说了,你要是不信,我也没有办法。”

  蓝水晶面色稍缓,道:“好,我就再信你一回!适才你说奉命行事,莫非此事又是你们冷教主命令的?”杨取义道:“不,这件事可能连教主都不知道,完全是檀弃雄在幕后主使。”蓝水晶怒道:“怎么又是他?他跟清水寨到底有何怨仇,何以三番两次跟我们作对?”

  杨取义道:“师妹,我知道我做了很多你无法认可的事,我也不求得到你的原谅,现下我只有一个请求,希望你能答应。”蓝水晶道:“什么请求?”杨取义道:“我知道你来冷阳教,并不单单是为救那个姓秦的,更多的是为复仇一事。不过我们教主是何等角色,我想你也明白,以你今时今日的武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我不想看到你……”

  蓝水晶抬眼一望杨取义,见他一脸诚恳正经,毫不似平素那样虚伪阴险,心下一软,也就不自觉地道出这么一句:“你是真的关心我吗?”杨取义苦笑道:“你到现在还怀疑我对你的感情?不过也无所谓了,你心里有的只是林世冲,又何必在意我这个旁人?你走吧,我不想再斗下去了!我宁愿你和林世冲一起离开,也不想眼见你白白送命。”

  蓝水晶少女心性,见他如此为己着想,而且眼前人又是她青梅竹马的师兄,心中一酸,大受感动,道:“你……我知道在你心里,也并不愿留在魔教,你是为了我……”杨取义喜道:“师……妹……”太过激动,反而说不出话来。蓝水晶道:“如今,你能不能再次为了我,也为了你自己,下决心弃恶从善、离开魔教呢?”杨取义道:“如果我答应你,你会不会跟我在一起?”蓝水晶低下头去,默然不语。杨取义苦笑道:“算了,我只是开个玩笑!要你离开林世冲跟着我,这怎么可能?”

  蓝水晶道:“你这算什么?是在跟我赌气么?”杨取义摇了摇头,正色说道:“我如今不留在冷阳教,还有什么地方可去?”蓝水晶冲口说道:“你可以跟我回清水寨啊!”杨取义道:“回清水寨?就算你可以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但是我不能,我是清水寨的罪人,我对不起爹,对不起众弟兄,也对不起你,今生今世,我都不会再回去了。”杨取义缓过一口气继续道:“不过不管怎么样,师妹,我都要感谢你还能够接纳我。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还是趁教主不备,快点离开吧!相信我们后会无期了。”说罢闭目,强忍心中酸楚。

  蓝水晶却突然厉声说道:“不,我不会走的!冷夜常毁我一家,我倘若不为双亲复仇的话,我还算是个人吗?如今仇人近在咫尺,你却要我走?哼,我蓝水晶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杨取义知她素来脾气倔强,决定的事不管旁人如何左右,她都不会有半分改变,可是此举非同儿戏,而且关乎她的性命,无论如何也要设法制止。这时,山涧那边又走来两个黑衣使者,向杨取义行礼说道:“杨右使,教主有命,让我们速速带蓝姑娘去见他!”杨取义道:“好,你们先走,待会儿我带她去。”他想拖延一点时间,好劝服蓝水晶离开。

  谁知那两名使者却道:“不劳右使大驾,教主吩咐过,让我们俩即刻带上蓝姑娘走!”杨取义怒道:“岂有此理,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蓝水晶道:“算了,他们也是奉命行事,何必迁怒于他们呢?反正我正要去找他的。”杨取义纵使千般不肯,万般不愿,也无法公然忤逆教主之命,当下只得眼睁睁看着师妹随他们二人而去,径自眉头深锁,挂怀不已。

  蓝水晶跟着那两名使者,七弯八转,很快便到了冷夜常的寝房中,恰见冷夜常紧攥她的水晶片,在房中踱来踱去,正自低头沉思。

  只听二使者禀告道:“启禀教主,蓝姑娘带到!”冷夜常挥了挥手,示意让他们出去,然后才慢慢走到蓝水晶身边,温言问道:“这枚水晶片你从小就带在身上?”蓝水晶冷冷说道:“这似乎不关你的事。”冷夜常道:“我要你如实回答我!”蓝水晶见他说这句话时神情极为威严,语气铿锵有力,心中一惊,不禁依言说道:“师父说,他当年从火场中救我出来的时候,我身上就已经佩着这枚水晶片了,二十年来,我一直把它带在身上。”

  冷夜常心头一动,颤声说道:“什么?你说他……他是从火场里把你救出来的?”蓝水晶恨声道:“不错,我爹当年就是被你这个大魔头所害!你不但害死了我的父母,还放火烧了我的家园!我现在落在你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你想让我向你哀求吗?我告诉你,绝不可能!”

  冷夜常道:“看样子你很恨我?”蓝水晶咬牙切齿道:“哼,我恨你入骨!你最好一剑把我杀了,否则有一天等我练好了武功,定会回来找你讨回这笔血债!”冷夜常非但毫不动怒,反而温言笑道:“你的性子倒有几分像你师父!”

  蓝水晶默不作声,若有所思。不料此时,那冷夜常却忽的运气掌间,朝她突发一掌。蓝水晶猝不及防,大吃一惊,急切之间,也不知该避何方,只得硬着头皮出掌相迎。只听“砰”的一声巨响过后,双方身形已然分开。

  但见蓝水晶倒退连连,直退到墙角边方始稳住,墙壁犹受余力,震荡不止。她回顾起刚才那一幕,心下暗道:“人说冷夜常武功天下无敌,今日看来,倒是真的。以我的功力,恐怕再练个十年二十年也非他敌手。哼,杀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今天我跟他拼了!”

  却听冷夜常哈哈笑道:“不错不错,看来杨天川真把功夫都教给你了!环顾当今武林,能够接我一掌的后辈,简直屈指可数!你年纪轻轻,就能有此造诣,实是难能可贵啊!”蓝水晶此时方知,他方才是在试自己武功,倘若那一掌有心杀人的话,自己哪有命在?

  余悸未息,又听冷夜常道:“蓝姑娘,你想找我报仇是吗?”蓝水晶道:“我做梦都想!”冷夜常不动声色,静静说道:“好,那你就静下心来,先听我讲个故事,要是我说完了,你还是不变初衷的话,尽管向我下手!”冷夜常陷入回忆中:“二十年前,正值正邪两派水火不容之秋,冷阳教中的一人化名混入正派,意欲从中套取情报,以便一网打尽。这个人混入正派以来,一直与冷阳教书信联络,设置了一次又一次的行动,大挫了正派锐气。”

  “正当他想回归教中,发动大战之际,他意外地爱上了一个正派的女子,并与她有了两个女儿。他知道自己早晚都要****,于是就将两枚蓝色水晶片分赠给两个女婴,一枚刻着‘永乐’,一枚刻着‘太平’。……”

  蓝水晶听到此处,不觉失声叫出:“永乐?……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冷夜常续道:“之后,他回到教中,还是发动了那场声势浩荡的正邪大战。那次大战中,正邪两派的死伤均不计其数。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就连那个无辜的女子,也被冷阳教其他的人所伤,房子也被烧了。那个男的去看妻子和两个女儿,恰见火势汹汹,于是就不顾一切进门要抢出妻女。可怜妻子重伤,没说一句话就死了。至于两个孩子,当时的情况也只能允许他任择其一了。以后的二十年来,江湖上就再也没有出现过那个男的,包括整个冷阳教,直至今朝……”

  蓝水晶听到此处,心中已是大为怀疑,此时她急于要向冷夜常证实一件比报仇雪恨更紧要千倍万倍的事——自身的身世之谜,当下颤声问道:“我问你,那个……那个男的化名……化名什么?”冷夜常双目直视蓝水晶,一字一字地道:“蓝——鹤——声!”蓝水晶只觉心口被千斤大锤猛砸了一下,脑中一片空白。这件令她最不愿发生的事最终还是发生了,一切,就犹如上天注定的一般,不过若真是上天注定,那它未免也太会捉弄人了……

  二人对视良久,一言不发。相持盏茶时分,蓝水晶才神情颓废地道:“当年那个人……就……就是你?”冷夜常点了点头,道:“你也就是那个遗弃了的孩子。水晶,我找了你好多年都未能如愿,还道你已经不在了,想不到你竟然还在这个人世间,而且还学成这一身的好武艺。天可怜见,隔了二十年之久,咱们父女还是见着了!”冷夜常说罢,当即激动得抓起蓝水晶双手,紧紧不放。

  蓝水晶又惊又急,急忙挣脱他紧抓的手,向后退出数步,大声叫道:“你胡说!这一切都不过是你编的一个故事,你骗我!我不信!我不信!”冷夜常听她连说不信,不禁又急又气,脸上青筋崩出,高喝道:“骗你?我为什么要骗你?我若要杀你的话轻而易举,又何以三番两次地放过你?你当真以为我是碍于你清水寨少寨主的身份吗?我冷夜常要杀的人,即使他是天皇老子我也照杀不误,又岂会在意一个小小的清水寨?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吗?就是因为你是我的女儿,你是我的亲生女儿!”他说了这么多话,连大气都不喘一下,神色激动,令人慑然。

  蓝水晶两眼紧盯着他,一时呆住了。冷夜常见状,也渐渐由躁怒缓转平静,轻叹一声,温言细语地对她说道:“水晶,这些年来,我天南地北地找你,每一次都是失望而回,你知道我有多想念你?若不是看到你身上佩着的这枚水晶片,我怕是这辈子都找不到你了!”

  蓝水晶听他说得如此感人,似乎不像一时胡编而成,心里也是半信半疑,脱口而出道:“可是师父告诉我,我的爹娘是被你所杀,师父绝不会骗我的!”冷夜常道:“我当年化名接近他,你师父一直不知道我真正的身份,所以才会对你这么说。水晶,爹没有骗你,你的的确确是我的孩子呀!”

  冷夜常吁了口气:“我虽然坐上了教主的宝座,统一武林,得到了至高无上的权力,但是,这一切没有你娘跟我一起分享,始终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我失去了你们母女,就算得到全天下又有什么用?我本待了结江湖上的事之后,随你们而去,想不到,老天爷如此垂怜我们父女,让你重新回到我的身边,我真是太高兴了,太高兴了!”

  蓝水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当下大声叫道:“你不要再说了,我是不会相信你的!我爹是正派大侠,他行侠仗义,侠骨仁心,绝对不会是你,绝对不会是你……”冷夜常叹道:“我知道,你从小在清水寨长大,深受正派思想的熏陶,一时间不能接受,爹也不会怪你,只能让时间来说服你!”

  蓝水晶泪水长流,叫道:“你死心吧,我这辈子都不会认贼作父的!”冷夜常闻言大怒,举起手掌就要拍向她面颊。蓝水晶含泪叫道:“打啊,你打死我吧,反正我也不想活了!”冷夜常见到爱女眼噙泪水,楚楚可怜,哪里还下得了手?当下收回掌势,柔声叫道:“水晶……”

  蓝水晶犹似未闻,幽幽说道:“我视冷阳教为毕生大敌,发誓要为我惨死的父母讨回这笔血债,哈哈,今日你却告诉我,原来这么多年来,我身上流着的竟是魔教的血液。这太残酷了!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告诉我?”冷夜常凝望着神情恍惚的爱女,长叹一声,道:“水晶,以前是爹对不起你,从此刻开始,我要你留在我身边,我要尽我做父亲的责任,以弥补这二十年来的过失。孩子,给我一次机会,好好照顾你吧!”蓝水晶泪眼迷蒙,痛哭道:“你不要再说下去了,我不想听,我不想听……”说罢便冲出房门,飞似地向外狂奔。冷夜常只是站着长叹,却没有勇气追上去。

  蓝水晶刚跑出没几步,就撞上迎面而来的冷雪衿。冷雪衿见她泪痕满面,神色怪异,不禁问道:“怎么了,蓝姑娘?”蓝水晶没有回答,双眼却紧紧盯住系在她脖子上的丝线,突然想起她师父曾经说过:“你爹当年还把一对蓝色水晶片分赠给你们姐妹俩,你的反面刻着‘永乐’,而你妹妹的则刻着‘太平’二字。”心念至此,当即抽出冷雪衿脖子上的那枚水晶片,翻看其上的刻字,果然,“太平”两字赫然入目。

  蓝水晶怔了良久,她似乎停止了思想,脑中空空洞洞,直至冷雪衿推了她几下,她才回过神来。冷雪衿大为惊奇,还以为是冷夜常对她做了什么,忙问道:“蓝姑娘,是不是我爹他……”蓝水晶秋波一眨,两滴泪珠夺眶而出,颤声叫道:“不可能!不可能!我……我不相信……”还未说完,就已飞奔而去。

  冷雪衿莫名其妙,当即跑到冷夜常房中,探问究竟。冷夜常见到女儿,道:“雪衿,你怎么来了?”冷雪衿道:“爹,蓝姑娘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冷夜常道:“你见到她了?她都跟你说了?”冷雪衿奇道:“说什么?她什么也没说!我看到她的时候,她就神色颓唐,而且还在哭。我从来没见过她这个样子。”冷夜常仰天长叹了一口气,皱眉道:“唉,这孩子……她……她太可怜了……”

  冷雪衿听他这么说,吃了一惊,怔怔说道:“爹,你……”冷夜常道:“雪衿,你知道吗?她其实是你的亲姐姐!”冷雪衿这一下更为惊诧,连声问道:“什么?……她……你是说……蓝水晶是我的姐姐?我们两个是亲生的姐妹?这是真的吗?”

  冷夜常正色道:“二十年了,我整整找了她二十年,想不到她竟然在清水寨长大!……她还一直认为我是她的杀父仇人,要杀我以报家仇。”冷雪衿道:“长痛不如短痛,还是让她早点知道的好。”

  冷夜常道:“可是,她不肯原谅我……”冷雪衿道:“所谓血浓于水,我相信姐姐一定会想通,并且会回来认你。”冷夜常道:“她……她真的会认我?”冷雪衿点头道:“会的,一定会的,等姐姐回来,我们一家三口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冷夜常道:“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就是叫我减寿十年,我也毫无怨言。”

  且说蓝水晶含泪跑开,一口气直跑到十里以外的花园里。她想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切,伤心欲绝,当下怒挥佩剑,将满腔郁闷随着剑招挥洒而出,招招凌厉无前,全力刺出,若是与人对招,那人不死也必重伤。

  其时,花丛那边突然钻出个人,拍手笑道:“哈哈,蓝姑娘,好厉害的剑法!”蓝水晶斜眼望去,正是唐煜,此时正是无处消怨,乍见这个无耻之徒前来,她一言不发,狠命一剑便向他当胸刺去。

  唐煜大吃一惊,急急闪避,仍给蓝水晶一剑挑破腋边衣裳。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回想起刚才的那一幕,若不是自己闪躲得快,早就给那剑撩个透明窟窿,当下急道:“蓝姑娘,我又没得罪你,你干嘛出手这么狠辣,非要置我于死地?”

  蓝水晶怒目而视,恨声道:“你杀我师父,我要你偿命!”说着又捣出一剑。唐煜滚到一边,叫苦道:“蓝姑娘,你慢点动手,有话好好说!”蓝水晶怒道:“你少废话!”说罢就连续刺出数剑,差一点就让唐煜丧命。

  蓝水晶当日与杨取义所谈之凶手,便是唐煜。早在她赶赴洛阳之前,唐煜就已经瞒着父亲,勾结魔教,在万剑门又听说蓝水晶为清水寨少寨主,当下便假装中毒,演了一场好戏,好拖住他们,先他们一步偷偷跑到苏州的惊猿山,趁林世冲一个不备,将他的佩剑刺进昏睡未醒的杨天川的腹中,赶快逃离现场,造成林蓝二人的天大误会。

  唐煜连滚带爬,竭力逃出她长剑的势力范围。蓝水晶眼见他逃走,竟然面上无神,也不上前追赶。正自彷徨间,突觉有人在她肩头拍了一下,她以为是唐煜去而复返,余怒未消,喝道:“你还不走,找死!”话音未落,一招“妙手背斩”,头也不回,剑身径自向后突然撩出。

  那人夺住长剑,高声叫道:“水晶,是我啊!”蓝水晶回首一望,原来是林世冲。

  蓝水晶于此时此地见到爱侣固然惊喜,但还是提不起半点精神来,只静静说了一句:“是你,他们放你出来了?”林世冲见她满脸泪痕,惊道:“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杨取义他对你做了什么?”蓝水晶摇头哭泣,转身扑入林世冲怀中。

  林世冲疑团重重,柔声问道:“水晶,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蓝水晶把头靠到林世冲肩上,几行晶莹的泪水簌然下落,沾湿了林世冲的衣裳。她只是哭泣,并不答话。林世冲又道:“无论发生什么事,你身边都还有我,我会跟你一起承担的。是不是杨取义,或者是冷夜常?你倒是跟我说呀!你不说出来,我怎么知道你心里想什么?更没有办法帮你啊!”

  蓝水晶蓦然收泪,深情目视林世冲,道:“世冲,你会不会后悔跟我在一起?”林世冲哑然失笑道:“傻丫头,你在说什么呢?今生有你相伴,我欢喜都还来不及,怎么会后悔?”蓝水晶怅惘说道:“你现在虽然这么说,可终有一日,你会嫌弃我,甚至憎恨我的!”林世冲紧紧握住她手,正色说道:“不会,不会的!我发誓,如果我林世冲将来有负于你的话,叫我孤寂终老,不得善终!”蓝水晶高声叫道:“不,我不要你发誓,我不希望我们之间的感情被誓言所束缚,变成无可奈何的责任。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宁愿不要这不完整的爱!”

  林世冲凝神呆望她的古怪神色,这并不似女孩子家闹情绪,况且蓝水晶性情稳重矜持,绝不会贸然这样讲话。跟她相识至今,林世冲还从未见她有过此等神色,心想定是她有什么苦衷憋在心中,当下便道:“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连我也不能告知?”蓝水晶颤声道:“你真的要听?……你知不知道冷夜常是我什么人?”林世冲冲口就道:“他不是你杀父仇人么?”蓝水晶道:“他是我爹!”她知道纸包不住火,终于还是鼓起勇气说出真相。

  林世冲一怔,良久,喃喃说道:“什么?你不是说你爹是被冷夜常害死的吗,怎么他又成你爹了?”蓝水晶摇头道:“不知道,我真的一点也不知道,这一切都来得太快了……”

  林世冲道:“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呢?”蓝水晶苦笑道:“我还能有什么打算?上天把最残酷的事实都裹夹在我身上,我还能跟天斗么?如果你是我,你告诉我你会怎么做?”

  林世冲长叹一声,道:“唉,水晶,这种事谁都不敢想象的,既然发生了,就要勇敢地去面对。如果我是你,至少我不会逃避。”“蓝水晶道:“你是说,让我回去认他,是不是?”林世冲道:“认不认毕竟还是要由你自己决定。血浓于水,不管那个人的身份如何,他总是你爹,这是不可置疑的事实。况且天下为人父母的,有谁不希望自己的儿女快快乐乐、无忧无虑地成长,我相信冷教主对你也是一样的。”蓝水晶凝神谛听,默然不语。

  林世冲又道:“还有冷姑娘,她虽然在冷阳教长大,但是,她不是同样有着一副侠义心肠,为了救秦兄,不惜忤逆父亲吗?……”蓝水晶点头说道:“对,我不留在冷阳教,这并不代表雪衿就不是我妹妹。其它的我可以不接受,但是对于她,我却不能不认。”林世冲道:“你认她,也就是在无形中承认你和冷教主的关系,那……”

  蓝水晶定神道:“你知道吗?我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双亲。二十年前的那场战火,毁了我的家园,还几乎要了我的命,是师父救了我,他给了我新生,将我带回清水寨。在我心中,他就是我爹,我爱他,尊敬他,远胜于我亲生的爹。……我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在这个世界上,我还有一个爹,那个人竟然就是冷阳教的教主,为什么,为什么?……”

  林世冲见她情绪激动,当下忙道:“水晶,不要这样!就算这世上所有的人都离你而去,我还是会在你身边,爱护你,照顾你,关心你,直到永远。”蓝水晶抬眼一望,对视林世冲诚挚的眼神。这眼神,就好似对症的良药,使一个几乎失却信心的人,即将崩溃前悬崖勒马。

  蓝水晶凝神问道:“你已经知道了我是魔教教主的女儿,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好?”林世冲笑道:“我为什么不对你好?我喜欢的是你的人,又不是你的身份,无论你是清水寨的也好,是冷阳教的也罢,你永远都是蓝水晶,是我初结识的那个清纯如水的女孩子,我对你的感情也永远不会改变。”

  蓝水晶道:“但是我是魔教的人,我不配你……”林世冲道:“我们之间没有什么配不配的。我也不是什么好出身,我师父曾经是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大魔头,也做了很多的错事,后来,他经你师父指点,改邪归正,江湖中人才不将他视同恶人。”蓝水晶道:“那不同,毕竟你师父已经改邪归正。”林世冲道:“上一代的恩怨没有道理让它延续到下一代,水晶,我绝不会因此弃你而去,相信我,不管你作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支持你。”蓝水晶道:“谢谢你,世冲,我没有你的勇气,也不想留下承担这些痛苦,我真的不知道该作什么样的决定。”

  林世冲道:“既然留下来痛苦,那我们就走吧!离开冷阳教,离开整个武林,我们找一个没有纷争的地方,就我们两个人,从此快快乐乐地生活,好不好?”蓝水晶闻言起初一喜,而后又渐渐紧锁眉头,怅然说道:“我很期望这样的生活,但是,如果我走了,那清水寨怎么办?在水云洞时,师父曾经交代过,让我和师兄共同挑起清水寨的重任。而今,师兄却进了冷阳教,如果我再一走了之,那清水寨就会成为一盆散沙,一旦冷阳教进犯,很有可能会遭灭顶之灾。你说,我怎么能只顾自己的幸福,而置师门的安危于不顾呢?”

  林世冲苦笑一声,道:“你说得对,这个时候清水寨需要你,你不能跟我走。我真是太天真了,从我第一天认识你,你心里就只有师门,没有自己。”蓝水晶道:“对不起,是我负了你!”林世冲摇头道:“没有!我说过,无论你怎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好吧,我们就回清水寨去!”蓝水晶道:“他们这么对你,你还肯陪我回去吗?”林世冲道:“有你在我身边,我怕什么?只要你开心,你叫我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蓝水晶深情望着林世冲,眼中再次泛出晶莹的泪花。

  二人主意打定,便要离开冷阳教,前往清水寨,不料迎面却走上两个人来,一前一后,正冲着他们俩而来。走近看时,蓝林二人方始看清他们正是檀弃雄与路成。

  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蓝水晶见他们二人双双前来,不禁气往上冲,早早按剑立在那儿。那檀弃雄却自笑道:“蓝姑娘,林少侠,二位这是要上哪儿去呢?”林世冲冷冷说道:“与你无关!”檀弃雄道:“本来二位的事,檀某是不应过问的,只不过蓝姑娘身份特殊,如今二位又在敝教为客,在下身为左使,又岂能不理?”路成道:“不错,我们是奉教主之命,邀蓝姑娘今晚赴宴。如果二位在敝教失踪,叫我们怎么跟教主交代?所以,只好冒昧了!”

  蓝水晶道:“赴什么宴?我不去!”檀弃雄阴笑道:“蓝姑娘,你可要想清楚了,是去还是不去?”蓝水晶怒道:“我不去你能把我怎么样?”檀弃雄道:“我当然不敢把你怎么样了!只不过,蓝姑娘如今身在我们冷阳教中,我若是发个讯号给清水寨的列位英雄们,他们护主心切,必定前来救你,那个时候,嘿嘿……”蓝水晶怕他借此将她师门中人骗来一网打尽,急道:“不要说了,我……我去!”檀弃雄得意道:“那就请吧!”

  林世冲正要跟上,不料檀弃雄却突然转身,对他说道:“林少侠,抱歉得很,我们教主请的只是蓝姑娘一人,还请林兄见谅。”蓝水晶道:“那你就不要去了。”林世冲默默点头,停留原地,心下暗忖冷夜常今夜的用意,以防他暗耍阴谋害了意中人。

  时已入夜,蓝水晶身处冷阳教大厅内,但见偌大的一处厅,除教主冷夜常外,再别无他人。大厅正前方还设有一张极大的香案,其上金樽美酒,玉盘珍馐……

  蓝水晶看都不看一眼,径直走上前去,冷峻问道:“你找我来还有什么事?”冷夜常叫道:“水晶……”蓝水晶却道:“不要这么叫我,我跟你没有关系。”

  冷夜常道:“你还在恨我?”蓝水晶摇头道:“不,我谁都不恨,只恨我自己,恨我为什么会有你这样一个爹!”冷夜常激动道:“你终于承认我是你爹了?”蓝水晶冷冷说道:“你错了,我这一辈子都不会认你的。你听着,我姓蓝,不姓冷,我是清水寨的人,不是你冷教主的女儿,以前不是,现在不是,将来更不是!”

  冷夜常哀痛道:“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这么恨我?”蓝水晶道:“好啊,我问你!是谁害我从小痛失双亲?是谁害死我娘?让我的身世整整沉沦二十年之久!从小,我看着师兄在师父的臂膀下成长,我心里面不知有多羡慕?有爹在身边照顾,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尽管师父对我很好,但是我最想要的还是我的生身父母啊!”

  蓝水晶续道:“我期待着你的出现,可是你呢?这么多年来,你有没有关心过我?有没有来看过我?你只知道称霸武林,在你的眼里,在你的心里,可有我这个亲生女儿的存在?你既然对我这么无情,又怎么能怪我不认你这个生身之父呢?”

  冷夜常急道:“不是这样的,水晶,我不知道你还在人间!如果我知道你在清水寨,我一定会把你带回身边,好好照顾你的!”蓝水晶惨然一笑,道:“没有什么如果,你有心的话,二十年这么长的时间,你一定能找到我,不过也幸亏你没有找到我,否则我跟在你身边,也不知会成什么样子!”冷夜常心下痛苦,欲言又止:“水晶,我……”蓝水晶道:“没话说了吧?我可以走了?”说罢毫不犹豫地径直走向大门。

  冷夜常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失而复得,而又即将失去的爱女的背影,越走越远,越走越远……,这个时候,他多么希望蓝水晶能够回头看他一眼,哪怕只有一眼,也是好的。

  蓝水晶真的回头了,不过却不是回心转意,而是向他交代最后一句话:“如果你真的为我好,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让我平平静静地生活,这样,也许我会忘记这些天在冷阳教所遭遇的一切,忘记我的离奇身世,我会好过一点。还有,若你非要一意孤行,强来攻打我清水寨的话,我们也只有兵戎相见了。”话毕,当即转身而去,再不回头。

  “等一等。”冷夜常斟了满满一杯酒,端起来递向蓝水晶,惨然说道:“水晶,你心意已决,我也不好强求。你我怎么说也是父女一场,你就喝了这一杯酒,我们就各奔东西,再无相见之日了。……”

  蓝水晶见他老泪纵横,心下一软,当下含泪接过,犹豫了一阵,也就将它一饮而尽。但觉喉中火辣,好不难受,却更有那么一丝的畅快,只觉这种烧痛跟她此刻的心情极为相似。

  蓝水晶竭力忍住那将要下坠的泪滴,静静说道:“希望你能遵守诺言,我已经喝了这杯断义之酒,今后,我们就……”话未尽,她感觉心下一阵绞痛,一阵寒意,顿现心头。只听“咣啷”一声,酒杯摔落于地,余酒泼洒而出,顿觉一层寒气自下升起,冷得人直打哆嗦。

  蓝水晶吐出一口血来,但见血液即时凝结成冰,她始知中了一种奇特的剧毒,当下急速封了自己的几个大穴,不让毒气蔓延,又指着冷夜常,颤声道:“你……我想不到……你会在……在这个时候……对我下毒……,你……你好狠的心!……”她巨寒难当,如坠冰窟,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冷夜常顿时目瞪口呆,急道:“不,水晶,你是我亲生之女,我怎会对你下毒?你别动气,快过来让我救你……”蓝水晶寒心地摇了摇头,不再言语,趁着自己心智未失之前,急忙倚墙而立,缓步而出,一心想逃离大厅。

  然而,还没挨到门口,就一阵寒毒攻心,几乎就要一头栽倒下去。其时,半昏半醒的她,感觉一双温暖的手臂紧紧地揽住了自己的身体,令她巨寒之余,仍能感受一丝暖意,极力睁开双目,但见那人正是林世冲。

  林世冲见她这副模样,连连急问道:“水晶,你怎么了?你怎么了?……”蓝水晶无力地道:“带……带我……带我走……”才说了这三个字,便晕倒在他怀里,不省人事。林世冲一搭她的腕脉,只觉触手冰凉,且脉象甚为伏跃不稳,方知她中了剧毒,又看到摔落在地上的酒杯,一切了然于胸。

  林世冲指着冷夜常喝道:“你不是人!你怎么对亲生女儿也下得了如此毒手?你还有人性吗?”冷夜常立于原地,百口莫辩。林世冲道:“冷夜常我告诉你,水晶没事倒也罢了,若然她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我林世冲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当下不由分说,便抱起昏迷不醒的心上人,径自向外冲去。

  冷夜常大喝道:“林世冲,你把我女儿放下,我要救她!我要救她!……”林世冲咬牙道:“我不会相信你的!你为什么一定要害死水晶?”他又俯下身去,温言对蓝水晶道:“水晶,你不要怕,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我一定会带你走,带你离开这个禽兽不如的爹!”说罢就施展绝顶轻功,腾空飞起,转眼间就逃出了十里开外。

  冷夜常心神一荡,不禁让林世冲捷足跑了,此际见他逃远,才回神,慌忙叫道:“截住他,别让他跑了!”此言一出,众教徒纷纷群起追截林世冲,他自己也在后头紧跟不舍。

  林世冲一路过关斩将,一口气逃到了花园一带,回头望去,但见来路人影如潮,急急涌来,心下大急,四顾茫然,突见附近的假山星罗棋布,立时抱了蓝水晶,闪身躲进假山之中。

  未几,他见追兵纷纷往前追去,正要出去,突然,肩头给人拍了一下。林世冲吓得面色惨白,还以为是冷夜常追来了,抬目一看,却是个须眉倒垂的白头老翁,当下唤道:“陆大哥!”那人正是林世冲的结拜兄弟陆乾坤。

  当日陆乾坤于惊猿山与林世冲分手以后,便即回转临安,一时兴起,跑到城郊的七峰岭处怀故,不想却遇上了大队人马,还和他们打了一架,不打不相识,到后来才知那些人马均是铁门帮分散在各地的旧部,此次前来也正为营救帮主秦风,当下便与他们共商大计,决定由他们前去惊猿山支援义弟救秦风,他自己就早早寻到了魔教总部映屏山,上山另救秦箫逸。

  陆乾坤笑道:“林兄弟,在这见到你真是高兴!多日不见,我们哥儿俩定要大醉个三天三夜,不醉不归啊,哈哈哈哈!”林世冲望着怀中的蓝水晶,断然说道:“大哥,现在不是时候。我必须先救她出去,来日方长,兄弟再陪大哥喝个痛快!”

  陆乾坤看了看蓝水晶,疑问道:“她是谁啊?看脸色应该中了很厉害的毒。”林世冲道:“她就是我跟你提过的清水寨的蓝水晶!”

  陆乾坤恍然大悟道:“哦,我想起来了!这个小丫头就是杨天川的徒弟、你的心上人,对不对?兄弟,我刚来的时候,看到冷夜常和他的手下们都跑了出去,他们是不是在抓你啊?”林世冲点了点头。陆乾坤道:“看来咱们兄弟要再等几天才能见面了!兄弟,我现在出去把他们引开,你呢,从另一边带这个小丫头快走,迟了就没救了,你哭死可别怪我啊!”当下就飞快奔向追兵涌来的方向,意欲引开他们,好让林世冲带着蓝水晶有机会逃走。

  林世冲此刻无暇多思,顺着陆乾坤所指明路,从另一面下山而去。好在一路跑将下来都无甚异状,直至到了半山腰,突然不知从哪儿窜了一条黑影出来,举剑要削向他的左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