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水晶谜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毒龙返首

水晶谜 霍晞 7367 2005.10.30 17:36

    林世冲目视如此,心道:“想不到一个杀人如麻的女子,竟也会出手相救危在旦夕的生灵,看来她倒不是别人想象中那么狠毒的,只可惜一代佳人错生魔教,唉!”心念至此,不禁轻叹了一声。

  冷雪衿武艺不凡,耳聪目明,听到了叹息声。她小心翼翼地放飞了手中的大雁,转头惊道:“是谁?”林世冲无处躲避,只得现身相见,笑道:“冷姑娘,久违了!”冷雪衿大惊道:“林……林世冲?”林世冲道:“不错,正是在下。”

  冷雪衿二话不说,霍地拔剑出鞘,一招“望穿秋水”,径直刺向林世冲左目。林世冲不以为然,剑鞘轻摆,将之轻易挡开,道:“冷姑娘,在下并无恶意,何必一照面就刀来剑往的?”冷雪衿道:“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但你屡次坏我好事,我绝不能就此放过你!”说罢又是一剑刺去。

  林世冲截住剑路,微笑说道:“你能救受伤的雁,为什么不肯救救你自己?”冷雪衿冷冷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林世冲道:“你知道的,只是你不愿意面对而已。其实救人也好,救雁也好,只要你诚心救它,就表明你的心中还有良知存在,为什么要遏制它呢?”冷雪衿道:“你住口,我不想听你说这些!我告诉你,我根本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我喜欢残忍,我喜欢有人倒在我的面前,包括你!”说罢便使出“飞龙穿涧”,一剑径直刺向林世冲咽喉。

  林世冲立地纹丝不动,也不出手招架,就等着冷雪衿这一剑刺来。就在剑尖离他咽喉不到一寸之时,冷雪衿忽然停住了手,没有继续向前刺去。只听她叹了口气,冷冷问道:“为什么不闪开?”林世冲道:“你不是想我倒在你面前吗?来呀!”冷雪衿盯着他道:“你不要逼我!”林世冲笑道:“多年以来,你习惯将善良和感情压在心灵深处,久而久之,就连你自己也认为你只是一个为魔教而生存的冷面杀手,其实你不是的!”

  冷雪衿惊疑地望着林世冲,问道:“为什么跟我说这些?”林世冲道:“我只是不想江湖上多一些无辜的亡魂。你可以一剑杀了我,我也绝不会还手,但是我相信你不会的。”冷雪衿此时多想一剑刺过去,但不知为何,手上好像是给绑了千斤巨石似的,总是难以刺出,最后她干脆将剑抛到地上,苦笑说道:“就算我有感情,我不想杀人又怎么样?我爹他要统一武林,我能劝他放弃吗?你说得那么轻松,若是你为我设身处地想想,你告诉我,你能做什么?”林世冲长叹一声,无言以答。

  冷雪衿道:“这就是我的路,所以我只能选择残忍,告诉自己我是生来就没有感情的,可是我讨厌这样。你知道吗?从小到大,我没有一个朋友,因为他们怕我,所有的人都怕我!”林世冲心念一动:“原来她身世这么可怜!”心中一酸,冲口说道:“至少我林世冲不会怕你!怎么样?愿不愿意交我这个朋友?”冷雪衿大惊道:“什么?你……”林世冲洒脱一笑,当即伸出手来。

  冷雪衿惊喜至极,犹豫了一阵,缓缓将手伸向林世冲,望着他道:“你不怕别人说你勾结魔教妖女吗?”林世冲笑道:“清者自清,我林世冲行事但求无愧于心,他们要说就让他们去说好了,何况你也不是妖女!”

  对一个心灵扭曲的少女来说,她最需要的就是一个朋友,一个可以对他畅所欲言的真心朋友,她认定的这个目标就是林世冲,因此,她把所有不开心的往事都向他倾吐出来。就连冷雪衿自己也不知,她在突然之间竟对林世冲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这种感觉无法形容,无法言表,只能用心去体会。而在林世冲心中,却只有一个蓝水晶,对秦咏珊是兄妹之情,对冷雪衿则是怜惜之意。

  且说那晚,蓝水晶与秦咏珊在移花阁早已商量好对策,只等那些守门的喽兵送上门来。于时,蓝水晶故意将佩剑重掷于地上,然后大叫一声,喽兵们一听是小姐的声音,当即冲向房中,蓝水晶使出隔空点穴中的绝招“连环指法”,顿时一个个喽兵在瞬息间全受指力波及,纷纷躺在地上纹丝不动。秦咏珊看了看这些躺在地上的喽兵,对蓝水晶的武功更为佩服了。

  蓝水晶带着秦咏珊左一弯,右一转,很快就出了移花园,到分岔路的时候,她忽然对秦咏珊道:“咏珊,你快到大牢去救世冲!”“蓝姐姐你呢?”“我去见我师父!”“这怎么行呢?我们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蓝姐姐,还是跟我一起去救林大哥吧!”蓝水晶道:“不,如果我走的话,师父他一定会追究下来,这样我们三个都走不掉,与其如此,倒不如让我留下来,对大家反而会有好处。况且,我有信心可以说服师父。”她见秦咏珊一脸不情不愿之态,又道:“听我一次吧,你趁此机会早去早回,万一我失败的话,你就带着他先离开清水寨,我能出来的话一定去找你们。这张就是通往大牢的地形图,你拿好!”说着便将地图交托于她,转身便走。

  然而,林世冲此时早已不在惊猿山上清水寨大牢了,而是身处于百里以外的乱石坡,这一点,任凭蓝水晶如何聪睿也是料想不到的。

  蓝水晶飞速来到杨天川卧房前,却见大门紧闭,走了过去,不料却被喽兵们重重挡住。蓝水晶喝道:“让开!”一名喽兵队长道:“小姐,寨主正在闭关练功,你不可以进去。”蓝水晶怒道:“你敢拦我?”喽兵队长道:“属下无意冒犯,但小姐你真的不能进去。”“哼!”蓝水晶理也不理,甩开他拦截的手,径直往前走去。

  其时,场上又来了一人——惊猿山清水寨另一少寨主杨取义。那首领见他急道:“公子,小姐她……”“行了,你们先下去吧!”杨取义吩咐完毕,便慢步走到师妹身旁,在她肩上轻拍了一下。蓝水晶一看是他,道:“怎么?你也要阻止我吗?”杨取义皱眉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蓝水晶斩钉截铁般回答道:“我只知道今天一定要见到师父,跟他解释清楚!”杨取义道:“师妹,我不是要阻止你,只是……”蓝水晶截口道:“不是就好。”说罢一跃而前,一步一步逼近大门。

  只差几步之遥,突然有人来报:“不好了,不好了,林世冲越狱了!”蓝水晶止住脚步,心道:“不可能,咏珊没去过大牢,就是靠地图也不能这么快到的。”当下便问来人道:“什么时候的事?”来人道:“应该是一个时辰前。”蓝水晶心道:“那就更邪了,一个时辰前我们还在移花阁,世冲又被师父点了穴道行动不便,绝对不可能自行逃狱的,是谁带他走的呢?糟了,他现在武功失控,如果那个人是敌人那就不妙了。不行,我要下山去找他!”当即又问道:“有没有见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来人道:“属下没留意。”“蓝姐姐,我在这里。”其时,秦咏珊从另一边跑来道。二人会合,立时下山。

  杨取义望着她们俩急急远去,顿时放下心头的一块大石,吁出一口气道:“好险!”

  蓝秦二人下得惊猿山,途经乱石坡,此时月隐星归,天色大白,已是次日破晓时分了。蓝水晶也和林世冲心有同感,对这乱石坡有股莫名的亲切,也许是因为二人心灵相通吧!就为了这个原因,蓝水晶就特别留意那里的一切,包括任何响动。蓝秦二人已经来到那个岩洞前面,但见眼前景色依旧,都深有感触。忽的自岩洞后方传出兵刃碰击的声响,二人又惊又喜,快步跑了过去,认出了交战的双方——林世冲与冷雪衿(蓝秦二人不知他们是在相互拆招,并非交战打斗)。

  只见冷雪衿一剑刺出,剑身平直,向前急撩。林世冲身形一矮,避了过去,反刺一剑,攻她手腕。冷雪衿右腕一抖,身形上跃,长剑一绞,顿然刺向林世冲虎口。这一招极为凶险,蓝水晶担心林世冲伤势未愈,难以抵挡,不禁惊叫道:“世冲你小心啊!”林世冲原本自然是避得开的,突然听到她那熟悉的声音,不觉喜从心起,心神一荡。高手比剑,岂容得半点分心?冷雪衿的剑一下失了分寸,由于出手过快,瞬间无法收势,竟然刺到了林世冲虎口上的皮肉,划了道小小的口子,渗出几滴鲜血来。

  秦咏珊见到这个毁己家园、多次设计害己的魔教少教主冷雪衿,不由得怒气上涌,当即家仇己恨一并算起,拔了佩剑就冲了上去。冷雪衿见是秦咏珊,心下着实一惊,忽的又见她长剑刺到,当下急急回剑挡格,叫道:“秦姑娘,你先住手!”秦咏珊冷笑一声,丝毫不理会她,顿将满腔仇恨化为动力,攻如排山倒海,前招刚罢,后招又至。本来她武艺平平,根本难以造成大的杀伤,但此时一经灌注仇恨,剑剑狠辣至极,倒也不可小觑了。冷雪衿一让再让,也实在让她不起了,被迫只有使出得意剑技夺命连环三式。

  第一招“黑夜繁星”,身形骤起,长剑一抖,寒光闪闪,直点下来,剑锋过处,正是秦咏珊的膻中穴,这一点下去,轻者无法动弹,重者立时身亡。秦咏珊哪里闪避得开,眼见就要刺中,不料冷雪衿却猛然收势,改攻为守。

  你道冷雪衿为何突然不攻反守,放弃大好良机?原来她与林世冲相处时间虽是无几,但她已以得此益友为贵,渐渐驱除了身上的魔性。她确实不想再伤害任何人了,因为这样会让她觉得不配与林世冲为友,更何况秦咏珊又恰恰是她最愧对的人,她又怎能忍心再置人家于死地呢?

  可在秦咏珊看来,冷雪衿是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断戏弄她,竟然恼羞成怒,又一招“横扫千军”,剑身飞扫,直向冷雪衿袭来。冷雪衿见秦咏珊不知进退,也不觉动了怒火,当下跃起避过,重施那招“黑夜繁星”,下手远远不如适才留情,秦咏珊自然吃不消了,顿时“啊”的一声惊呼出来。

  蓝水晶眉头一皱,也拔剑出鞘,一跃而前替下秦咏珊,顿然乾坤扭转。只见冷雪衿使出第二招“银蛇舞地”,顿时寒光遍地,耀眼生缬,剑身朝着蓝水晶足部袭去。蓝水晶脚踏天罡步法,轻移莲步,从容避开,忽进忽退,皆有法度,每走一步,就出一剑,后来冷雪衿舞得越快,她手上的剑出得也就越快,而且每一剑中都暗藏了好几个精妙变化,迫得冷雪衿不得不回剑护身,没有机会再行攻击。

  冷雪衿暗暗打量着蓝水晶,她实在难以想像一个轻柔似水的美貌少女会有如此功夫,而且还似乎与林世冲不相上下。林世冲看在眼里,深深为她而喜,心下赞道:“水晶的逍遥游剑真是越来越精纯了!以剑而论,我恐怕都不是她的对手了!”

  冷雪衿调整了一下剑势,又使出第三招“飞龙穿涧”。本来这一招太过阴毒,她是不准备再用的了,但她跟蓝水晶武功相差太远,如果不用这招,心知无论使出任何一招,结果都是必输无疑,这才破例使出“飞龙穿涧”,顿时剑光如龙,直逼蓝水晶咽喉。蓝水晶不慌不忙,一记“移花接木”,反将冷雪衿的劲力全数转到她身边的那棵大树上,冷雪衿收势不及,一剑刺进树干当中,正要拔出,忽觉背后冷气森森,蓝水晶的剑已逼了上来。

  林世冲见状惊呼道:“不要伤害她!”蓝水晶的逍遥游剑已到收发随心之境,本来就无伤人之念,如今又听到林世冲的叫声,当下道声“承让”,收剑插回鞘中。

  秦咏珊见林世冲维护起那个“妖女”来了,心头不免有气,当下指着冷雪衿对林世冲高叫道:“林大哥,你是怎么了?你看清楚,她是那个妖女啊!”林世冲正色道:“咏珊,冷姑娘不再是什么妖女了,她没有恶意的。”

  他又回头向蓝水晶笑道:“你来了,杨前辈没有为难你们吧?”蓝水晶道:“我们是逃出来的,没有见到我师父。对了,你是怎么出来的?”林世冲道:“是一位前辈救了我。”“你和她是一道来的?”秦咏珊对着林世冲说,可是双目却恨恨地盯着冷雪衿。林世冲并无回答,来个默认。秦咏珊一怒跑开。冷雪衿心中很是愧疚,便即追上前去。

  秦咏珊一口气跑到一棵大树旁,猛一回头,冷冷说道:“你跟着我干什么?又想抓我回魔教复命吗?”冷雪衿抱歉道:“秦姑娘,对不起,我知道我们冷阳教欠你们秦家太多太多了,其实我也不愿如此。……为偿还这笔血债,今天,你就一剑杀了我吧!”说罢递出佩剑,两眼紧闭。秦咏珊颤抖地接过那把剑,恨声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思量良久,几番回折,还是一剑刺出。

  冷雪衿此刻万念俱灰,只愿以命偿命,了断仇恨,不料忽闻“咣啷”的一声坠剑之音,大惊之下,睁眼一看,但见秦咏珊双目含泪,满是痛楚惆怅之色。

  冷雪衿难过更增,两眼直望她道:“为什么不动手?”秦咏珊苦笑一声,道:“杀你有什么用?我爹和我大哥就能化险为夷么?那些惨死的弟兄就能够复生么?”冷雪衿满怀歉疚,欲言又止,心道:“我欠他们一家太多了,不如就回去放了她的家人,让他们好早日团聚。不行,我怎么能背叛爹呢?然则林大哥诚心待我,秦姑娘又是他的义妹,这……,天哪,我到底该怎么做?”

  良久,她才垂头轻声道:“秦姑娘,对不起!或许除了这三个字,我真不知道还能对你说些什么,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开开心心地活着!”秦咏珊含泪苦笑道:“开开心心地活着?哼,你们魔教抓我父兄,叫我怎么开开心心啊?”抬眼瞥去,但见冷雪衿神色黯然,似有不解苦衷,她本性纯真善良,当下也就不再咄咄逼人了,长叹了一口气后,便又拔足跑开了。

  夜半无人,万籁寂静,林世冲他们四人就憩于乱石坡的岩洞里。正自入眠,突听秦咏珊高声惊叫起来,将其余三人都给惊醒了。只见她汗如雨下,抽噎不止道:“我……我要去找我爹和大哥,我不能看着他们受尽折磨,我要去救他们……”说罢挣扎站起,奋力要向前冲。蓝水晶急步甩出衣带拦她腰部,将她去势阻住,问道:“咏珊,你怎么了?”秦咏珊哭道:“我梦到他们两个全身血淋淋的,被魔教的人折磨得死去活来,好可怕……好可怕……”说罢便倚在蓝水晶左肩痛哭不休。蓝水晶安慰道:“没事了,只是做梦,是你想得太多了。”

  秦咏珊哭了良久,还是要坚持去寻父兄,正要跑开之际,耳边突然响起冷雪衿的声音来:“你知道他们在哪儿么?你不用去了,秦帮主并不在冷阳教里。”“那他现下在哪儿?还有我哥哥呢?他们有没有事?是生是死?”秦咏珊急切万分,一下子连珠带炮地问了好几个问题。

  冷雪衿静静答道:“那天清晨,我爹接到匿藏苏州的密探送来的秘报,说是你们秦家三人已经来到那儿了,于是他就派人用逍遥迷魂散间接暗算令尊令兄,抓了他们回到教中。后来有一次,给我无意中在大厅外听到,秦少侠的的确确还关于本教秘室,至于你爹,则身在惊猿山的清水寨,至于具体囚于何处,我也就不得而知了。”

  蓝水晶颤声问道:“你……你……你说什么?秦帮主……在我们清水寨?这怎么可能?”冷雪衿道:“蓝姑娘,我也不妨对你直言,其实如今你们寨中已有不少我们冷阳教的内应,他们时有秘报传到我爹手里,所以对你们的一切我们都了如指掌。”

  蓝水晶急问道:“清水寨的内应除了路成之外,还有什么厉害角色?”冷雪衿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道还有一个神秘人,每次来的时候都是黑巾蒙面,无法辨认容貌。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路成只是一个小角色,真正的幕后主使应该就是那个神秘人。”林世冲茅塞顿开,道:“怪不得,会有人在我还没到之前,先把惜玉姑娘给杀了,既嫁祸于我又来个死无对证,这样杨前辈就会认定我是凶手,哼,真是够歹毒的!”

  一语未了,蓝水晶急问冷雪衿道:“等等,你不是冷阳教的人吗?为什么要把这些告诉我们?”冷雪衿黯然道:“因为我是一个人,我有感情,不是冷血的,我怕受到良心的谴责。”蓝水晶点了点头,抱歉说道:“对不起!”冷雪衿苦笑道:“没有什么对不起的,你们怀疑我是应该的,要恨只能恨我自己生长在魔教!”

  蓝水晶道:“事不宜迟,我们得尽快赶回清水寨,我怕我师父会有危险。此外,我们还要先救出秦帮主,只是不知他关在哪儿。”林世冲道:“我知道他关在水云洞。水晶,你知道水云洞的路怎么走么?”蓝水晶道:“水云洞?这是我寨的禁地,小时候我有一次因为贪玩,无意中路经此处,结果被师父发现了,我从来没见过他发那么大的脾气,当时我吓得哭了起来,自此以后,我就再也没去过水云洞了。如今虽然事隔多年,总还不至于忘得一干二净吧!”

  冷雪衿道:“那就没什么大问题了!这样吧,我现在马上****部,看看能否救出秦少侠,我们一个月后在此重会。”说罢就要离去,忽的她转身又道:“如果到时你们见不到我,就拿这张地图去冷阳教找我。其上红点所在就是我们的总部。”交图之后,飘然远去。

  望着她的背影渐渐消失云海,蓝水晶轻轻叹道:“她其实是个很善良的人。”

  几日后,林世冲内伤外伤均已痊,一行三人,正要准备前往清水寨。其时适逢一队人马疾驰而来,近身一看,正是陆乾坤邀请来的那些江南义士们。林世冲大喜道:“各位都到了,可以出发了!对了,怎么不见陆大哥?”一大汉道:“林少侠,陆大侠让我们先来助你们一臂之力,他自己已到冷阳教另救少帮主去了。”林世冲道:“有陆大哥接应,相信必定事半功倍。各位,时间紧迫,我们即刻起程吧!”

  一行数人在林世冲等的带领下,不过半日路程便已上得惊猿山。奇怪的是一路上山,竟不见一个守山喽兵,再往前数里,更怪的情况出现了,只见两个穿黑衣系黄带的魔教教徒在山头把守着。二人见他们这么多人气势汹汹地逼了过来,当即吓得魂飞魄散,一边拔足急逃,一边还大声叫道:“路主,大事不好了,不好了,林世冲他们杀上来了!”“路主?”众人顿然一惊。

  蓝水晶大怒道:“岂有此理?路成这个卑鄙小人竟敢厚颜无耻地当起他们的主来了!”林世冲义愤填膺道:“此等卑劣之辈,人人得而诛之。我们先去将他解决,我倒要看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来!”众人也正想铲除这个武林败类,替江湖同道出口怨气,纷纷配合他们的举措。

  众人很快便上得清水寨的正厅,但见路成正自怡然自得地坐在杨天川平日坐的那张豹皮座椅上,乐不可支地笑道:“哈哈,想不到我也可以坐上这个位子!杨天川那个老不死的,平日里压得我好苦,今天终于让我挽回面子了,哈哈……”蓝水晶闻言大怒道:“无耻奸贼,你没资格坐在这里,给我下来!你胆敢再污辱我师父半句,信不信我一剑杀了你?”

  那路成却死皮赖脸地笑道:“干嘛吗,大小姐?皇帝轮流做,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山寨之主,老实说,老子还不放在眼里呢!”蓝水晶气得柳眉倒竖,不由自主地手按剑柄,好似箭在弦上,一触即发。林世冲恐有诈,拉住她道:“水晶,小心他设有陷阱!”蓝水晶道:“路成,是你自己投敌在先,可怪不得我!”话音刚落,就一个“鹞子翻身”,身子腾空而起,平挽了个剑花,凌空下击刺向路成。

  却见路成不慌不忙,诡秘一笑,就在蓝水晶剑尖将要触及他咽喉之际,他却突然从屏风后面拉了个人出来做挡箭牌。此人满身血污,披头散发,遍体鳞伤,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蓝水晶只觉她极为眼熟,万料不到那人竟会道出这么一句来:“小……姐,是……是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