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水晶谜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归认恨晚

水晶谜 霍晞 7033 2005.11.02 19:14

    突然之间,只听檀弃雄一声惨叫,金鞭也脱手落地,身如风中残烛,摇摇欲坠,最终一个失足跌下了万丈深渊。

  原来是冷雪衿记挂林、蓝二人,从山下跑回来,及时一剑刺穿檀弃雄背心,解了蓝水晶他们的燃眉之急。

  林世冲大喊道:“雪衿,快解开我的穴道,他们快撑不住了!”冷雪衿立时解开他的穴道。林世冲飞快跑至崖边,拾起檀弃雄的那条钢鞭,紧紧抓住一头,往下一扔,道:“水晶,快抓住它,我拉你们上来!”

  蓝水晶舍了短刀,腾出右手来紧紧抓住钢鞭的另一头。林世冲与冷雪衿在崖上用尽全力要拉他们上来,可因为杨取义身受重伤,浑浑噩噩,根本无法配合他们,所以始终拉不上来。

  杨取义苦笑道:“师……妹,你放……放手吧,不然……不然我们两个……都要死!”蓝水晶猛的摇了摇头,紧紧抓着他的衣襟不放。杨取义又道:“我……我一生都活在虚伪和无奈当中,而你……你却是我生命里唯一的……真实,我……我会永远爱你。”话音刚落,也不知他从哪来的一股力,忽的挣脱开蓝水晶的手,顿时坠落崖底,无影无踪。

  蓝水晶大声叫道:“师——兄!师——兄!……”林世冲手里一轻,当即将蓝水晶拉回崖上。蓝水晶刚一站稳,就往崖下望去。但见悬崖深处烟雾缭绕,什么都看不清了。霎时,她呆住了,也许这个时候她除了泪水会流动外,其它的一切都已麻木了,都已静止不动了。

  林世冲走到她身边,任她靠在自己的肩上痛哭。过了一阵子,蓝水晶心情得以平复一些,他才轻抚着她的秀发,安慰道:“别哭了,我想你师兄在天之灵,也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蓝水晶含泪说道:“师兄……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他对我一直很好。他是为了我,一切都是因为我,没有我的话,他根本就不会投身魔教,今天更不会死。如今师父离开我,师兄也为我而死,我……”

  林世冲道:“可是你身边还有我,还有雪衿,还有整个清水寨,我们都很关心你,你知不知道?”蓝水晶道:“我不要你们关心我,所有关心我的人都会陆续离我而去,我不要这样……”冷雪衿走上前道:“姐姐,不会的,我们都不会离开你!”林世冲也道:“不错,檀弃雄这个罪魁祸首已经死了,今后再没有人可以分开我们。……来,我们下山吧,程堂主他们都在等我们呢!”

  待得三人来到下山要道,正要下去,却见山道早已为那些炸裂的石块所掩盖,根本无法行走。蓝水晶道:“这怎么办呢?”林世冲道:“雪衿,映屏山还有其它的下山路径吗?”冷雪衿略一思虑,便道:“你们跟我来!”即将他们带到另一处崖边。

  林蓝二人一片茫然,只听冷雪衿喜道:“幸好还跟小时侯一样,一点没变!”林世冲奇道:“没变什么?这里就是你说的另一条下山路径?”冷雪衿道:“对啊!这是我小时侯无意中发现的,就连爹也不知道。你们看,这下面有许多青藤,只要抓紧它们荡身下去就成了!”蓝水晶他们往下一看,果见崖壁四处长满长长的青藤,直通崖底。三人不再多说,每人抓紧一条青藤,一一荡身下去,安然到了崖底。

  那崖底也是一个坳地,位于映屏山的山腰。三人找到下山道路,正要下去,恰见路成和唐煜从另一侧的山道下来,五人对面相冲,路、唐二人顿时吓得魂飞魄散,立即抱头鼠窜。蓝水晶与林世冲当然不能就此放过他们,当即轻轻一跃,追上前去。

  路成迎面碰上林世冲,他知道必定不是他的对手,但心中还存在侥幸的念头,猛喝一声道:“我跟你拼了!”把手一扬,甩出两支毒箭来。他明白毒箭是伤不了林世冲的,但这样一来,至少可以消磨他一点时间,自己逃生的机会也会大些。

  林世冲冷笑一声,立地纹丝不动,也不拔剑出鞘。待到毒箭飞到之际,他从容地举鞘一扫,只听波波两声,两支毒箭顷刻落地,连他的衣角也未沾上。路成大骇,撒腿就跑。林世冲凌空一指,恰中路成的背心大穴,此时他再也动不了了。

  再说唐煜看到蓝水晶气势汹汹地追来,深怕她立时就要报杀师大仇,一个转身,就没命狂奔。难道蓝水晶还对付不了一个唐煜?她立即一个“凤点头”,就身轻似燕地落到唐煜面前。唐煜挥出一拳猛然向着蓝水晶身上击去。蓝水晶轻描淡写地夺住他的拳路,一记“移花接木”,借势发势,反将这一拳的力道全部还给唐煜自己,顿时将他震倒在地,眼冒金星。

  待他反应过来,蓝水晶的剑就已架在他的肩上了。他磕头求饶:“蓝姑娘,你放过我吧!我保证今后都不再涉足武林,你不要杀我,手下留情啊!”蓝水晶冷冷说道:“哼,我手下留情?你当初杀我师父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今天的下场!”唐煜道:“当初……当初是檀弃雄逼我这么做的,我也是身不由己啊!”蓝水晶道:“檀弃雄是主谋,而你就是帮凶!我曾经立下重誓,一定要手刃那个凶手,你拿命来吧!”说罢便要一剑刺下。

  此际,忽闻一苍老的声音说道:“且慢!”蓝水晶及唐煜一齐回头望去。原来是三派的余兵赶到。说话的正是万剑门的掌门唐万崇,也就是唐煜的父亲。

  蓝水晶道:“唐掌门,很对不起,我必须为师父报仇!”唐万崇老泪纵横,颤声说道:“我全都知道了。他胆敢杀害杨寨主,是万死难辞其咎,我也绝不让你和清水寨的弟兄们为难。我只有一个请求,让我和煜儿说完最后几句话!”蓝水晶刚刚失去师兄,也万分理解与亲人的死别之苦,当下点了点头,弃剑走到一旁。

  唐万崇渐步走了过去,扶起坐倒在地的唐煜,含泪望着他,眼神充满谴责与爱怜,真不知道是怨多还是爱多。唐煜叫道:“爹,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唐万崇摇头叹道:“既知今日,何必当初?事到如今,爹也保不住你了。都是从小我把你给宠坏了,由你任性胡为,才造成今天这种局面,这全是我的过错!”

  正自闭目垂泪间,唐煜突然抓住这个机会,飞快地拾起蓝水晶扔在地上的长剑,竟然丧心病狂地挟持住父亲,对着众人大吼道:“滚开,全都给我滚开,要不然我杀了他!我可不是开玩笑的,滚开!”蓝水晶指着他道:“你敢动手?唐煜,你还有没有良心?”“良心?哈哈哈……”唐煜狂笑道,“我只知道我不想死!逼急了我,你看我敢不敢?走开!”

  唐煜此时已是一头疯狂的野兽,六亲不认了。众人怕他真的伤害唐万崇,当下纷纷退开数丈,无奈地让出一条路来。唐煜大喜,正要从退路逃走。这时,唐万崇运起护体神功,将唐煜震开数尺,唐煜心脉俱断,惨叫一声,便躺倒地上,挣扎了两下,就此气绝身亡。唐万崇步履蹒跚,颤身抱起儿子的尸身,默然远去……

  蓝水晶见此情景,长叹一声,仰天说道:“师父,徒儿终于为你报仇了!”之后,她才慢步走到林世冲那边。路成见到同伴死状极惨,担心自己也会同一下场,又见蓝水晶向他走来,吓得魂不附体,慌忙叫道:“大小姐,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寨主遇刺之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饶了我吧,大小姐!”

  冷雪衿过来问道:“那么你说,我爹他在哪?老实点,否则我姐姐的剑可饶不了你!”路成这时哪里还敢有半点隐瞒,如实说道:“教主……教主被左使拘禁,现在冷阳教的地下圣陵。”蓝水晶奇道:“地下圣陵?是什么地方?”冷雪衿解释道:“地下圣陵是安置我教历代教主灵柩的地方,不是有特别的原因,我们通常不去那的,那里差不多被列为我们冷阳教的禁地。”

  路成道:“大小姐,二小姐,我已经什么都说了,你们就放过我吧!”说着又连磕十几个响头。林世冲道:“算了水晶,这种人死不死都一样了。”蓝水晶点了点头,道:“走,我们现在就去地下圣陵!”冷雪衿怕姐姐还在记恨冷夜常,不肯原谅他,如今听她亲口这么说,顿时心下大宽,欣悦无比。

  林、蓝二人交代了几句,就随冷雪衿前去地下圣陵。冷雪衿把他们带到山脚的一块如同屏风的大石旁,用手指轻敲大石中心的圆孔,只听“轰隆”一声,大石突然向前移开,现出一个黑不见底的洞窟来。冷雪衿道:“就是这里了!”

  三人各自取出火折子,小心地跳下洞去,欲用这微细的火光照亮前路。未料他们一到下面,那圣陵的排排烛台就自动亮起,顿时一片光明。那圣陵里所有东西都是用石头做的,石墙、石桌、石凳、石棺……,一眼便可见底,三人定睛看去,却哪里有冷夜常的影子?冷雪衿又气又急道:“岂有此理!这里哪有人啊?那个路成竟敢骗我们?”蓝水晶道:“当时他性命攸关,我看他没这个胆子说慌。”林世冲道:“我也这么觉得。反正都来了,不如四处找找吧!”

  三人放眼四顾,只见此间一共排放着五副相同的石棺,前四副都已密封,只有最后一副尚存一条窄窄的缝隙,并无完全封死。他们不约而同说道:“会不会藏在这里?”就合力搬开最后一副石棺的棺盖。此时眼前一亮——石棺里面果然躺着一人,他正是冷阳教教主冷夜常。

  但见他双目紧闭,面色惨白,看上去与死人无异。冷雪衿惊叫道:“爹,爹,你怎么了?我和姐姐都来救你了,你睁开眼睛看看啊!”冷夜常毫无知觉。冷雪衿急道:“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不会已经……”林世冲伸手去探冷夜常的鼻息,只觉触手温暖,而且呼吸均匀,并无异态。这时,蓝水晶和冷雪衿异口同声:“他怎么样了?”

  冷雪衿从小跟在冷夜常身边,关心父亲是纯出自然。然而蓝水晶就不同了,她一直认为冷夜常抛妻弃女,对他恨到极点,想不到在他生死一刻间,她还是会意外改变初衷。这种父女天性,就连她自己都无法想象。

  只听林世冲道:“他呼吸如常,应该没事,我看是给人点了穴了。”冷雪衿奇道:“点了穴怎么会这个样子?况且我爹非比常人,谁能点他的穴道?”林世冲道:“如果我没猜错,他被点的应该是隐穴。”冷雪衿重复道:“隐穴?”林世冲道:“我曾听家师说过,人身的穴道分明穴和隐穴两类,明穴通常是我们熟识的十八处死穴、三十六处大穴及七十二处*,而隐穴则是潜伏在肌肤内层,我们看不到的地方。据我所知,目前江湖上懂得隐穴点法的人少之又少。”冷雪衿道:“你知道,那你一定会解喽?”林世冲道:“会是会,可现在连他被点什么穴都不知道,我实在无从着手。啊,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合我们三人之力,帮他运气,等真气透过十二重关,他的隐穴就自然解了。”蓝水晶道:“那还等什么,我们快找个地方帮他冲破穴道!”

  三人立时带着冷夜常离开地下圣陵。幸好zha药只在山巅的坳地轰炸,对于较远的屋舍,却是丝毫无损。他们回到教中,将冷夜常置于他的寝居之中,一切安妥后,就分别盘膝而坐,默运玄功,在冷夜常不同穴道灌注真气,以助他冲破十二重关。

  几个时辰之后,终于大功告成。只见冷夜常面色渐好,双目微启,醒转过来。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蓝水晶,不禁兴奋地从床上坐起,大喜叫道:“水晶,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吧?”蓝水晶见他醒来,本来是十分欢喜的,但又想起自己的身世,一时之间也无法一笑泯恩仇,当下强压情绪,淡淡问道:“你觉得怎么样?”冷夜常颤声道:“你……你关心我?我……我还死不了的。”

  冷雪衿道:“爹,你武功这么好,怎么还会被檀弃雄制住?”冷夜常叹道:“檀弃雄真是处心积虑,他潜伏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我竟然丝毫不知他的用心。他用你们两人的性命威胁我,逼我强行统一武林。我没有就范,没想到他又设下陷阱,找人冒充你们两个,我一时不慎,给了他一个可乘之机,被他关在地下圣陵的石棺里。”

  蓝水晶道:“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逼你这么做?”冷夜常道:“因为他是金廷派来潜伏我们中原武林的奸细。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挑起重大武林纷争,好让我们这些江湖人士尽数覆灭,以便日后金兵长驱之入,直取宋都。”冷雪衿问道:“那姐姐身上的‘阴极冰花’的寒毒就是他从北方带来的?”冷夜常道:“应该是这样的,因为中土根本没有这种奇花。”

  “原来如此。”蓝水晶刚说完这四个字,突然浑身发抖,如坠冰窟,只觉寒意阵阵,直透心扉,一口鲜血喷出,仰面倒下,不省人事。林世冲接住她瘫软纤弱的身躯,但觉触手冰凉。冷夜常急搭她的脉门,上下浮动。心想肯定是她体内的寒毒作祟,当下封了她身上的几个大穴,不致使寒毒继续扩散。

  原来,蓝水晶一时救父心切,忘了自己有寒毒在身,输了过多的真气给父亲。她自己体内本身就阳气不足,全靠罗晋峰给她的大补丹药暂续百日之命,如今经此一劫,相当于将全部药效转注到冷夜常体内,她自然寒毒攻心,性命难保。

  冷夜常道:“雪衿,你先带你姐姐到房里好好休息!林少侠,你留下,我有些话想单独跟你说。”待她走后,林世冲问道:“冷教主,你有什么事吗?”冷夜常不言,只静静打量着林世冲,良久,他才说道:“果然是一表人材!林少侠,我问你,你是不是真心爱水晶,愿意照顾她一生一世?”林世冲不假思索便道:“当然!”冷夜常又补充一句道:“即使她性命危在旦夕?”林世冲道:“不管在什么情况下,我都不会离开她,我可以用我的生命保证!”冷夜常点了点头,脸上露出几丝满足的笑意。这种笑容不再带任何神秘色彩,很亲切,很真诚,让林世冲觉得眼前分明就是一个和蔼可亲、一心为女儿着想的慈父,而不是昔日那个威慑江湖的魔教教主。

  冷夜常又道:“好,水晶喜欢你,我就应该相信你。不过我还是要最后提醒你一句,将来无论什么情况下,你都要谨记今日你说过的话。去吧,她需要你的照顾……”林世冲点了点头,转身就往蓝水晶房里奔去。

  半夜里,星月无辉,万籁俱静,蓝水晶房里突然闪进一条人影。林世冲耳力极佳,听到声响正要站起,还没来得及说出话,就被对方闪电般的点了穴道。接着,那人又点了冷雪衿的穴道,这才慢步走到床边。

  他轻轻扶起昏迷在床的蓝水晶,盘膝而坐,施展绝世神功,疾速点开她身上的三十六道大穴。每点一处,就有一股纯阳真气注入蓝水晶体内,逐渐驱散寒毒。三十六道大穴点完之后,她的寒毒也已被那些纯阳真气消解了。

  蓝水晶顿感一股暖流直透丹田,心中好不舒服,星眸半启,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那个为她驱毒的正是她一直以来不肯相认的父亲冷夜常。

  但见冷夜常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而且冒的都是冷汗,喘的都是冷气,他面如金纸,毫无血色,立时把蓝水晶惊得花容失色。她一下子明白过来了,清楚冷夜常是为了救她的性命而宁愿牺牲自己性命,登时泪如泉涌,再也止不住了。

  冷夜常用颤抖着的手竭力去擦拭她脸上的泪痕,苦笑说道:“傻……傻孩子,人活一世,总……有一死,有什么好……哭的?”他不提这个“死”字还好,一提起来蓝水晶就愈加痛哭难抑了。冷夜常道:“我一生……作孽太深,最……对不起的就是……你和你娘。我知道……二十年来……你的灵魂深处,从来没有……父亲的概念。这我不怪你,毕竟……毕竟是我抛妻弃女在先,我只求……在我临死前,能够听你……亲口叫我一声……‘爹’,那我就……我就……心满意足了。”蓝水晶稍一迟疑,随即便高叫道:“爹,爹,……”冷夜常笑道:“水……水晶,你……你终于……终于肯认我了,那我到泉下也可以跟你娘交代了,我……”笑着笑着,笑容便凝住了。蓝水晶一日之间连失父兄,当真心痛如绞,就连声音都哭不出来了。

  三日后,他们将冷夜常的尸身放到地下圣陵的第四副石棺中。蓝水晶在石棺前蓦地跪下,忏悔说道:“爹,女儿不孝,你生前的时候,我一直不肯认你,还经常对你冷言冷语,伤你的心。你知道吗?以前我在你面前口口声声说不认你,其实在我内心深处,早就有你的存在了,因为你永永远远都是我爹。我只是拉不下面子来认你,我想不到我的任性会伤透你的心,爹,请你原谅我这个不孝之女吧!”

  冷雪衿道:“姐姐,爹他从来就没有怪过你,相反的,他二十年来一直觉得有愧于你和娘,如今你终于认了他,他心里面只有高兴,没有遗憾。但是如果你继续伤心自责,意志消沉下去,若爹地下有知,如何含笑九泉呢?”

  蓝水晶闻言沉默半晌,忽的站起,豁然开朗道:“好,为了使爹能够含笑九泉,我不能再让他担心了!从今往后,我要开开心心地做人,忘记以前所有不快乐的恩恩怨怨,重活一个崭新的自我!”

  林世冲和冷雪衿欣悦不已,三人就携手离开圣陵。一出洞口,就见无数正派人士云集在那块大石边,其中站得最前面的就是秦箫逸。

  蓝水晶轻推了一下妹妹,含笑道:“去吧,你也应该有自己的归宿了!”冷雪衿道:“姐姐,你们要去哪儿?”蓝水晶道:“只要不再纠缠于这些打打杀杀的武林当中,天下之大,我们哪儿不能去?等我和世冲找到了真正适合我们的地方,到时候再捎信告诉你们。”

  陆乾坤走了出来,拍拍林世冲肩头道:“兄弟,走多远都好,记得一定要回来看我们,大哥我还没跟你大醉个三天三夜呢!”林世冲笑道:“好,等我回来以后,第一个就找你,怎么样?”陆乾坤道:“好,就这样定了,不许赖皮啊!”

  陆乾坤走后,林世冲忽见秦咏珊面挂泪珠,不觉走过去问道:“咏珊,怎么好好地哭了呢?”秦咏珊含泪道:“林大哥,蓝姐姐,我们还能再见面吗?”蓝水晶笑道:“有缘自会再见。”秦风也笑道:“好了,傻丫头,又不是诀别,你哭什么哭?你看,都雨过天晴了,江湖上也总算可以暂时安宁了,人人都这么高兴,你还哭哭啼啼的,羞不羞啊?……林少侠,蓝姑娘,我们就此告辞,后会有期。”林蓝二人齐声道:“后会有期。”

  铁门帮一干人等走后,程大吉又过去对蓝水晶道:“水晶,你无心眷恋武林,我也不好强留你在清水寨。别的话我也不会说,就祝你和林少侠永远幸福吧!”蓝水晶道:“程伯伯,谢谢你。水晶之所以有今天,全靠师门的栽培。没有师父,就不可能有现在的我,如今师父不在了,请你代他老人家受我三拜,以谢师恩!”当下纳头便拜。程大吉扶住她道:“水晶,你记住,清水寨的大门永远为你而开,我们随时欢迎你们回来!”说罢便即率众离去。

  过了一会,蓝水晶望向林世冲,含笑道:“我们是不是也该走了?”

  林世冲笑问道:“水晶,你想去哪儿?”

  蓝水晶笑道:“我要你带我走遍天涯海角,游尽名山大川,这是你对我的承诺,你忘了吗?”

  林世冲道:“怎么会忘?嗯,到时候我们也找一处像罗前辈的竹舍那样清幽的地方隐居,你说好不好?”……

  二人手牵着手,越走越远,越走越远。他俩浪迹天涯,遨游四海,去寻找真正属于他们的天堂。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等待他们的再不是那些无谓的恩怨仇杀,而是彼此相守一生的承诺。

  『全书完』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