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水晶谜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异言遗祸

水晶谜 霍晞 9522 2005.10.30 17:34

    蓝水晶悠悠醒转,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山洞的石板上,身旁别无他人,唯有一个林世冲,当下急欲挣扎坐起,不料又触及到了伤处,不禁“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手肘一软,摔倒在石板上了。林世冲急忙将她扶住,关切问道:“蓝姑娘,你……你好些了吗?”蓝水晶推开她,冷冷说道:“我很好,用不着你假惺惺!”林世冲摇了摇头,苦笑道:“你还在误会我啊?惜玉姑娘已将事情的始末全都告诉我了,你我都中了魔教的奸计。昨日之事,都是他们设计的圈套!”蓝水晶沉吟道:“但是魔教……,他们怎么知道……?难道是我们清水寨有内奸?”林世冲道:“没错,你们寨中肯定有了魔教收买的奸细。”

  蓝水晶忙问道:“他是谁?”林世冲道:“你们寨里是不是有个七香堂?”蓝水晶道:“难道你说的那个奸细就在七香堂?”林世冲道:“他就是七香堂的堂主路成!”蓝水晶思量少顷,点头说道:“他这个人平日就急功近利,狐假虎威,我早该提防他了。那惜玉如今何在?”林世冲道:“她把事情说完就走了,如今可能已回惊猿山了吧!”蓝水晶闻言暗暗起疑:“奇怪,她怎么会丢下我不管呢?”

  林世冲又道:“对了,有样东西还你。路成从你那儿偷来的,你还不知道吧?”说罢,便从怀中取出那枚水晶片,双手递交于蓝水晶。蓝水晶道:“这不是我的。”林世冲惊道:“不是你的?那……”蓝水晶随即从衣领中取出了水晶片,道:“你看,我的上面刻有‘永乐’二字,而这块却什么都没有。你……你就是因为这个才怀疑我的?”林世冲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蓝水晶忽的握起水晶片道:“既然有人假冒我的水晶片,那么又是谁假冒你林少侠来我清水寨行凶呢?”林世冲怨道:“我涉足江湖不久,又没得罪过什么人,到底是谁要嫁祸于我呢?这个人实在太可恶了,我一定要查出来,向他讨回公道!”蓝水晶道:“为了师门,这件事我也要搞个水落石出。……林少侠,不好意思,是我误会你了。”林世冲笑道:“彼此彼此!”

  蓝水晶叹道:“世事难料,想不到当日一别,竟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林世冲笑道:“是啊,不过最让我想不到就是这么快又能再见蓝姑娘你!我们……还是朋友吗?”蓝水晶抬眼望他,笑道:“当时是啊!”无意中与他目光相冲,顿时面上泛起一阵红潮,尤是娇媚动人。此次误会冰释,无疑又让二人之间的友情更贴近了些。

  过了良久,忽听林世冲叫道:“哎呀,咏珊那个小丫头又不知跑哪儿去了?都半天不见人了。”蓝水晶道:“咏珊?她是谁啊?”林世冲道:“她姓秦,是我的结拜义妹。她的父兄都被魔教的人抓走了,所以我就陪她去找魔教总部。”

  蓝水晶问道:“被魔教抓走的?她父亲是不是临安铁门帮的秦帮主?”林世冲奇道:“怎么你深居苏州,也知道临安的事?”蓝水晶笑道:“那是自然,九月十三的魔教围攻一事,早就天南地北地传开了,江湖上谁人不晓?只是不知当日的少年英雄就是你啊!”林世冲腼腆一笑,道:“啊,看来你虽然呆在山上,江湖上的风风雨雨倒无半点不晓啊!”蓝水晶道:“那有什么?我们寨中那么多人进进出出,随便几个都能带些消息回来,我自然也就知道了!”

  二人畅所欲言,转眼就过了两个时辰。林世冲怕蓝水晶劳神过度,有伤身体,当下便道:“你累了吧?那就好好休息,我会在你身边守着!听我说,现在你什么都不要想,等明日一觉醒来,你的伤自然会好一大半了!”蓝水晶笑道:“你当我是三岁孩童,也要人哄不成?”口中这么说,但还是依言躺下,没多久就入眠了。

  此时已是深夜时分,朗月当空,繁星耀动。山洞无门,洞口唯有几簇齐肩长草,几缕月光透过草间,映照到蓝水晶面上,黑夜之中更衬其白玉无暇。林世冲痴痴凝望她那极美的睡姿,秀眉长睫,乌丝雪肤,都足以令他魂萦梦牵,只觉心念如潮,急疾上涌,殊不知眼前这个天仙般的少女,自己已深深爱上。

  蓝水晶睁开双眼时天已大白,她侧目一转,但见林世冲俯身头卧石板,犹沉睡未醒,心下一喜,暗道:“他果然没有骗我,昨晚一夜都守在这里。”正自思绪间,忽闻一声轻微的声响,抬头一看,原来是林世冲醒了。只听他笑道:“对不起呀,说要帮你守着,自己却睡着了。对了,身体有没觉得好些?”蓝水晶坐起道:“好多了,只是昏睡了一天一夜,头有些晕而已。”林世冲急道:“要不要找个郎中看看?”蓝水晶笑道:“还不至于那么严重!”听他语调如此关切,心里也着实一喜。林世冲又道:“那我陪你到外面走一走吧?多见见光,呼吸一下大自然的空气,可能会好一点。”蓝水晶道:“那也好,反正我有好久没出去过了。”林世冲见她答应,心下甚喜。

  吃了些干粮填饱肚子,林世冲又在洞里留了张手书给秦咏珊,也好让她知道自己的去处,然后二人便离开了乱石坡。

  先来到苏州城里,只见街上车水马龙,甚是拥挤,最热闹的莫过于那些茶坊酒肆,彩绘店面,金字招牌。两道众多的皆是点心小铺和水果摊子,也有提供骡马、轿子的店铺,以供外地商队选购雇用,不过生意就淡了些。虽然人言“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但蓝水晶自小便生活在惊猿山,自然不知人间有此乐土,此时眼界大开,顿觉眼花缭乱、入目皆新。

  途经一家首饰铺,林世冲突然心念一转,拉着蓝水晶进去。铺内饰物样式繁多,形形色色,琳琅满目,触目皆是,光是首饰就过百种了。蓝水晶素爱清淡,平日里也极少像其她女孩家抹脂涂粉,更别说是佩戴饰物了,只是林世冲一番好意,也就不愿扫他的兴,当下便粗浅地瞧上几眼,饰物过多,直看得她眼花缭乱,突然瞥见右首架台上摆有一支异于其它的透明长簪,两端扁宽,中部细长,乍看去有点类似蝴蝶,肚尾长长的伸展出去,通体晶莹,精雕细刻,是非同一般的难求佳品。

  林世冲见状笑道:“你喜欢是吗?我送你好不好?”蓝水晶忙道:“不用了。”林世冲却执意笑道:“得佳人另眼相看,定是好物,怎可不用?——老板,怎么卖呀?”那店主道:“这位姑娘真是好眼光啊!这支水晶簪子是小店新到的饰物,只此一支,而且别无分店可寻,它是用尼泊边境的天然水晶雕刻而成的,所以这价钱嘛,嘿嘿,有点那个……”林世冲闻言喜道:“这真的是用水晶做成的吗?”店主道:“哎呀,这位公子,我们店里可是出了名的货真价实、童叟无欺,你就放宽心吧!”林世冲道:“那好,你开个价吧!”店主道:“不二价,二十两。”林世冲即从腰间取出一锭二十两的纹银,道:“好,我买下了!”

  蓝水晶道:“哎,你干什么?我跟你说了不用了!”林世冲道:“你可不能推啊,一定要收下,这可是我送你的第一份礼物!”蓝水晶便不好再拒绝了,当下只浅浅地低眉一笑。那店主见二人郎才女貌,还道他们是对新婚燕尔的小夫妇,当下赞道:“姑娘,你的相公对你可真够好啊!”蓝水晶粉颊一红,忙解释道:“不是不是,他只是我的朋友!”那店主呵呵笑道:“不是也不远了,哈哈……”

  林世冲倒没在意店主的话,他买下那支簪后,就替蓝水晶插于发间,看了好一会儿,赞道:“哇,好美啊!这支水晶长簪世所罕有,正好你的名字也叫‘水晶’,看来它真找对主人了!”蓝水晶听得林世冲赞她,心下一喜,但她素来矜持,也就没在面上表露出来。

  二人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就从市镇游到了城郊的大运河边。此时天上突然下起毛毛细雨来了。雨中的山水更有一番诗意,远山是黛色的影子,河水是抖动的缎面,堤边树草是摇晃的画卷,山光水色,尽收眼底。雨落河面,水花飞溅,波光粼粼。路边的花,这时已不再似花了,俨若仙女遗在凡尘的薄薄轻纱。河堤两岸的数千垂柳,绿绦轻摇,仿佛无数少女在浣发涤裙,轻歌曼舞……

  二人沉醉在这一片大好的烟雨迷蒙中,面对如诗美景,不由发出阵阵感慨。林世冲笑道:“真不好意思,本来想带你出来见见光的,谁知却突然下起了雨,反倒累你陪我淋雨了!”蓝水晶道:“在雨中漫步也未尝不好啊!你知道吗?今天是我有生以来最开心的一天!以前在清水寨,我成天只知习武修文,极少下山,从来不知山下的世界是这么大,这么美,也难得有这么好的心情欣赏雨景。”

  林世冲道:“你喜欢的话,我们可以经常来呀!”蓝水晶闻言叹道:“经常来?我怕是以后都没机会了!”林世冲道:“怎么没机会?”蓝水晶颦道:“唉,只可惜我是清水寨的少寨主……”林世冲哑然失笑道:“你说的话我可是一句也听不懂了!什么因为你是清水寨的少寨主,就再没机会出山游玩?你师父对你很严厉,不许你擅自下山吗?”蓝水晶道:“那自然不是,师父待我很好。我的意思是既然我身为清水寨的一分子,又是他们的少寨主,那就应该要为师门的荣辱着想。”林世冲道:“理当如此,但这并不矛盾啊!”蓝水晶续道:“怎么你还不明白?路成勾结魔教,阴谋叛变,他的背后有整个魔教撑腰,极难对付。在我揭发了他的阴谋之后,武林中很有可能会因此而掀起一场血雨腥风。正邪大战,难免生灵涂炭,你我那个时候也不知道会在何方。”说罢便长长叹了一声。

  林世冲心道:“原来她在担心这些。”当下说道:“这些都是以后的事了,现下想这么多干吗?不是有句话叫‘今朝有酒今朝醉’吗?以后的事谁也无法预料,我们要珍惜现在的短暂欢乐,你说是吗?”蓝水晶抿嘴一笑,道:“跟你在一起真的很开心!”林世冲道:“那就别想不开心的事!哎呀,雨越下越大了,再走下去我们都要成落汤鸡了!”蓝水晶道:“前面正好有家酒楼,我们上那去避避雨吧!”

  上了酒楼,二人身上的衣衫已差不多全湿透了,望着彼此的狼狈相,都不觉哑然失笑。楼上雅座,布置古雅清幽,四壁都挂满字画,还有一些名人题咏等等。林世冲他们找了个沿街窗边的座头刚刚坐定,那酒楼的酒保就过来招呼了。

  酒保道:“两位客官要些什么?”

  林世冲问道:“你们这里有什么好酒?”

  那酒保道:“这可多了!单单临安的名酒就有‘青碧香’、‘蔷薇露’和‘思堂春’三种,还有本地的‘双瑞酒’,外地贩来的也不少,有扬州的‘琼花露’、金陵的‘秦淮春’,对了对了,还有一桶西域吐蕃酿制的葡萄酒,那酒冰镇起来,可别提有多美味!不知客官要哪一种呢?”

  林世冲道:“那就西域葡萄酒吧,要冰镇的!水晶你呢?”

  蓝水晶道:“我不喝酒的,来壶‘铁观音’就行了!”

  酒保又道:“不知两位客官要什么菜呢?我们这儿数‘樱桃乳酪’和‘凤肝鹿脯’最出名,另外‘虾仁鳝羹’ 也挺下饭的,还有那七色糕点蜜饯味道都很好。……”

  林世冲道:“七色糕点蜜饯?哪七色啊?”

  酒保对答如流:“哦,是绿豆酥,橘红膏,荔枝膏,甘霖饼,玉屑膏,芥辣瓜儿和金丝蜜枣七种。”

  林世冲道:“行,你说的都上吧!”

  不一会,酒菜蜜饯等都上桌了,林蓝二人边吃边谈。特别是林世冲,他今日兴致特别高,尽在那儿高谈阔论,一会谈论武功,一会谈论江山。蓝水晶在一旁听得开怀大笑,直把刚才的忧郁全都抛之脑后。

  蓝水晶笑问道:“世冲,怎么你今天好像特别开心啊?”林世冲神秘说道:“你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开心?”蓝水晶道:“你说啊!”林世冲道:“因为有你!”蓝水晶道:“我?”林世冲正色道:“我天性狂放不羁,目空一切,从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但在我灵魂深处,却有两个我视作最最重要的人,一个是我先师,另一个——就是你!一直以来我都有个心愿,就是在完成师命以后,只身远走,遍访名山,遨游四海,不过看来如今……”蓝水晶道:“你放弃了?不要这游侠生涯了?”林世冲道:“自然不是,只是这游侠生涯,我希望能有我真心所爱的姑娘陪我一起走。水晶,你懂我的意思吗?……”

  蓝水晶自然懂得,她默然不语,良久才道:“对不起,暂时我……我不能给你任何答复。”林世冲急道:“为什么?又是为了师门?水晶,你要认清楚,师门顶多是你的回忆,并不是你一生的归宿啊!”蓝水晶苦笑道:“你不是说‘今朝有酒今朝醉’吗?暂时就不要提这些了。我师门危机一日不除,你叫我哪有心思谈论儿女私情?”林世冲道:“可是……”蓝水晶截口道:“你若真心对我,就应该给我时间!”林世冲知她素重师恩,此时此刻,实是不宜再谈下去,再说她虽然没有答应,却也没有表示拒绝,那就说明希望犹在,心中仍是暗自庆幸,当下不再坚持,转了其它话题来聊。

  二人回到乱石坡岩洞,秦咏珊已经等了好久了。这会儿正趴在石板上斗蟋蟀斗得出神呢!林世冲他们走到她身边了,她都没有反应,还一个劲地在大喊大叫:“对了,对了,冲上去,咬死它,快咬死它呀!”林世冲笑着摇了摇头,拍了拍她肩膀,叫了一声。秦咏珊正全神贯注地盯着两蟋蟀相斗,哪有空理会,当下烦躁地叫了一声:“别烦我,没看见我在忙吗?”一语甫毕,头脑才反应过来,觉得这个人的声音怎么跟义兄如此相像,转头一看,当下欢呼道:“林大哥!”忽的又噘起小嘴埋怨道:“哼,你现在才舍得回来呀?人家在这里都等上老半天了!”

  林世冲道:“你还说呢,你一声不响地跑哪儿去玩了?” 秦咏珊一脸委屈,站起身来反驳道:“玩什么呀?人家去办正经事了!”林世冲笑道:“正经事?”秦咏珊点头道:“是啊,昨天那个惜玉姐姐不是说那个不要脸的大乌龟就是奸细吗?我看他跑了,心想他一定是回魔教总部,所以就悄悄跟了上去,准备跟踪他到那个咱们找了好久都找不到的地方,把爹和大哥救出来。”林世冲道:“那你后来见到他们没有?”秦咏珊道:“没有啊,我跟到那个树林就让他给跑掉了!”

  林世冲叹了口气道:“你啊,当时看他跑了,怎么不叫我们一声?”秦咏珊嘟哝道:“那个时候你正把这位蓝姐姐打伤了,我叫了你,你有空理我吗?”蓝水晶笑道:“你怎么知道我姓蓝?”秦咏珊道:“是大乌龟说的!”蓝水晶闻言茫然不解,不知她口中的“大乌龟”所指何人。林世冲忙道:“哦,咏珊说的是路成。她平时说话就是这样,你别见怪啊!”蓝水晶笑道:“怎么会呢?我瞧你这位结拜义妹倒是可爱得很!”秦咏珊听她说起自己可爱,心里一下子就喜欢上了眼前这位“蓝姐姐”,当下便拉着她到一边东扯西扯的,直把林世冲一个人丢在那儿。

  不知不觉,三人在洞中已然相处了半月之多,蓝水晶左肩之伤也已痊,但这些天她心中始终挂牵着路成叛变之事,如今伤势一好,哪里还呆得下去?这日一早便与林秦二人往百里以外的惊猿山赶去。

  走着走着,突然半路上闪出一条人影,挡在蓝水晶面前,躬身对她说道:“大小姐,寨主急着找你,请随属下回去!”蓝水晶一惊,见是清水寨中的一个喽兵队长,心下一宽,当下答道:“我正要回山,你先走吧!”那喽兵队长却道:“寨主吩咐属下转告小姐,惊猿山山势不陡,小姐足可一人上山。”言下之意,即是下了逐客令,林世冲和秦咏珊二人即使到了清水寨,他们也是不会招待的了。

  秦咏珊闻言气道:“喂,我们是跟蓝姐姐一起来的,她都没让我们走,关你什么事啊?”那喽兵队长冷冷说道:“此乃寨主吩咐,属下不敢不从,两位请自便吧!”林世冲原本也不吃这套的,但清水寨寨主不但是蓝水晶的师父,更是自己寻访已久的那位武林前辈,当下收起狂性,静静说道:“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好强人所难,蓝少寨主,我们会在惊猿山附近镇上的客栈住上一阵子,有何差遣,随时相候。”蓝水晶听他突然对自己改了称呼,心知他心中必定不满,但她向来敬师,师父吩咐她不能不遵,当下唯有说道:“那对不起了,你们就先走吧,他日暇时我必下山相见。”说罢也不多言,即随那名喽兵队长上山去了。

  林世冲呆呆望着她背影远去,良久默然。秦咏珊却憋着一肚子气,正自愤愤不平,道:“真是岂有此理,哪有还未进门就下逐客令赶人的?简直太不给我们面子了!还有蓝姐姐也是的,一听是师父吩咐就不说话了,也不请我们一下!”

  且说蓝水晶同那喽兵队长回到清水寨,一路上心中却尽念着林秦二人,直至到了师父的书房前,她才定下心来。那喽兵队长向内报道:“启禀寨主,属下已将大小姐带回来了!”其时,从房内传出一阵苍老而浑厚的声音道:“嗯,你可以下去了。晶儿,你进来,为师有话要对你说。”

  蓝水晶应了一声,轻轻推开虚掩着的房门,只见前侧的紫檀桌旁端坐着一位清须老者,面泛红光,中气十足,显是久修内功的武林高手,他正是清水寨的寨主杨天川。

  蓝水晶走上前道:“师父,你找徒儿有什么事?”未料杨天川却如此问道:“水晶,你今年多大了?”蓝水晶莫名其妙,心道:“师父怎么在这个时候问我这些?”当即答道:“弟子今年刚满二十。”

  杨天川点了点头,又道:“你的水晶片呢?拿来!”蓝水晶更加好奇,当即从颈间取出她那枚随身携带的水晶片,交到杨天川手里,见他端视着那枚水晶片良久,不觉诧道:“师父,有什么不对吗?”杨天川道:“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枚水晶片吗?”蓝水晶道:“这不是师父你在我周岁时送我的吗?”杨天川道:“不,这是你爹留给你的遗物。水晶,你现在长大了,也是该告诉你真相的时候了。”蓝水晶惊道:“真相?”

  杨天川道:“是的。二十年前,我与你生父蓝鹤声原是至交好友,同是对抗魔教的正派武林人士。有一次,魔教的教主冷夜常谋划了一个奸计,使一些武林同道自投罗网,你爹为救他们,不惜以身犯险,与冷夜常决战三天三夜,结果被这个狗贼使诈残杀至死,你娘也因此殉情而亡。”

  “我闻到耳风,立时赶来相救,只可惜还是晚了一步。我怕冷夜常会赶尽杀绝,连孩子都不放过,当下飞身赶往你爹家中,想要把襁褓中的你和你妹妹带回清水寨,以防遭他毒手。不料到场之时,却见房里房外一片大火熊熊,相信定是那帮没人性的畜生干的好事。我进了里面把你抱走,却是怎么也找不到你妹妹,可能她已经不幸丧身于那场无情的大火中了。”

  “你爹当年还把一对蓝色的水晶片分赠给你们姐妹俩,你的反面刻着‘永乐’,而你妹妹的则刻着‘太平’。如果她还活着,你将来也好凭此物与她相认,你们姐妹俩要共同手刃仇敌,报此血海深仇!”

  蓝水晶闻之大惊,在此之前,她从未想过这些,在她心中,师父早已代替了生父,如今突然间将这么多前事告诉于她,不禁令她热泪盈眶,颤声问道:“原来我的爹娘死得那么惨,我……我竟然还有个妹妹!师父,你以前……以前为什么要瞒我?现在又突然全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呀?”

  杨天川长叹一声,道:“为师先前只字不提,乃是怕你报仇心切,自此无法专心习武,但如今,如今你却……唉,实在令为师不得不讲啊!”蓝水晶奇道:“可是徒儿做错了什么事?”杨天川沉声道:“自然是错,而且还大错特错!你全家人都被魔教的老贼害得这么惨,你却还与他的鹰犬混为一伍,水晶,你……你真是太让师父失望了!”

  蓝水晶大惊不已,道:“弟子不明师父言下之意?”杨天川道:“你真的不知道?好,我问你,你这次原本是和谁一起上山来的?”蓝水晶道:“是……是我的两个好朋友呀!”杨天川厉声喝道:“好朋友?好一个好朋友啊!就连这种奸邪之徒你也结交?”蓝水晶这下更是不解,怔怔地道:“奸邪之徒?”

  杨天川又道:“哼!你知不知道那个林世冲是什么人?”蓝水晶想起师父适才无故指责她与魔教鹰犬混为一伍,心中甚是奇怪,当下心念一动,便道:“师父,你这么问我,难道你认为他是魔教中人?其实我这次下山多少也与他有关,也曾错疑过他,但如今一切已得证实,他与魔教绝无瓜葛,否则徒儿又怎会跟他走到一起呢?”杨天川道:“你说已经证实,那么凭证何在?”蓝水晶道:“惜玉便是人证。”杨天川道:“惜玉?她不是你的丫鬟么?怎么也知悉此事?”

  蓝水晶说到此处,便将路成弃明投暗、叛寨策乱等等所作所为向杨天川合盘托出。杨玉川听罢,略一点头道:“水晶,路成的事为师也略有所闻,只是跟你讲的不太一样。”蓝水晶道:“师父听说什么?”杨天川道:“我听说的是那个林世冲假意接近你,然后又收买了路成,教唆他抓走怜香、惜玉,引你入圈套,你今天才会带他来清水寨。”蓝水晶连声驳道:“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师父!”杨天川道:“好,那我们就去找惜玉当面问个清楚!”

  二人各执一词,皆是满心狐疑,即刻便来到移花阁,但见房门虚掩,室中呆坐一少女,正是惜玉。蓝水晶走进轻轻唤了她一声,却见她魂不守舍地坐着毫无反应,面上神情一片木然,又出手在她身上碰了几碰,未料这次却吓得她大叫一声,蓝杨二人相对愕然。惜玉看清了来人,这才呐呐说道:“小……小姐,你回来了?哦,寨主也来了?”蓝水晶问道:“你没事吧?”惜玉道:“没……没事……没事……,寨主,小姐,你们找我啊?”蓝水晶道:“我正和师父提及当日乱石坡一事,你和怜香是当事之人,应该比我清楚得多,现下你就将此事原原本本地说上一遍吧!”惜玉含泪道:“小姐,我一想到怜香姐姐惨死,我就难过……”说着说着,就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杨天川道:“你先别哭,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惜玉拭泪道:“当日,小姐出去不久,我和怜香姐就被一个黑衣人所擒,抓到乱石坡上。后来,贼人要挟小姐前去赴约,也就没怎么顾着我们了。我们就乘机逃命,没想到那黑衣人却不知怎么追了上来,怜香为了救我,挡了他一掌,我才得乘机死里逃生。”杨天川奇道:“怜香就被他一掌击毙?”惜玉点头道:“是的,他用的是雷霆神掌!”杨天川道:“什么?雷霆神掌?这不可能!‘雷霆君’林骞早已隐没山林,他的掌法在江湖上也已成了绝响,怎么会复出武林、兴风作浪?”惜玉道:“他有个入室弟子叫林世冲,已经尽得雷霆神掌的真传,他也就是那个绑架我们、杀死怜香的黑衣人!”杨天川大惊道:“什么?你说林世冲是林骞的徒弟?”

  杨天川固然惊异不已,但蓝水晶听了惜玉这反复无常的话语更是莫名其妙,不明所以,拉住她急道:“你……你上次不是这么说的!”惜玉一脸茫然地佯装不知道:“我不这么说那要怎么说啊?对了,小姐,我上次不是跟你提过嘛!敢情是你自己忘了吧?”怕杨天川听不明白,随即又补上一句道:“会不会是你上次被林世冲打伤了,一时听错了我的话?”杨天川一直对徒儿疼爱有加,此时听得惜玉告知有人打伤了她,当下急问她道:“什么?水晶,他打伤了你么?怎么不告诉师父?伤在哪儿?”蓝水晶忙道:“世冲他不是有心的,况且我的伤也早已好了。”杨天川大怒道:“你不要再替他说话了!不行,我一定要亲手教训教训那个小子!来,跟我下山找他!”说罢便不容分说地拉着蓝水晶下山找林世冲兴师问罪。

  林世冲与秦咏珊下山后,就在惊猿山前一市镇的一个小客栈暂居下来。林世冲因惦念蓝水晶上山后的情况,终日心神不宁、沉默寡言。秦咏珊见他一直闷闷不乐地干坐着,一会儿焦虑,一会儿长叹,也不理睬自己,早就闷坏了,正要出去找些乐子。

  就在这时,突闻外头有一暴躁的老者声音喝道:“林世冲,你给我出来!”紧接着又是一清脆急切的少女声道:“师父,我真的没事了,我们回去吧!”心下是又喜又惊,喜的是终于有热闹可看了,惊的是对方直呼义兄名讳,怕是来者不善。

  林世冲一听,那清脆的少女声不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心上人蓝水晶的声音么?他大喜过望,急忙启门而观,眼前顿时出现二人,一老一少,一男一女,那老者身后的那媲美天人的白衣少女果然便是蓝水晶。林世冲喜道:“水晶,你终于回来了!”但见蓝水晶没有作声,眼神异样,心中不觉一阵怅惘。

  杨天川将林世冲上下打量了一番,冷冷地问道:“你就是林世冲?”林世冲先是一楞,随即便道:“晚辈正是。阁下是……?”杨天川沉声应道:“老夫是清水寨杨天川!”林世冲惊喜万分,颤声叫道:“你……你……你就是……就是杨前辈?”未料杨天川却突然喝问道:“林世冲,你是不是魔教派来的奸细,故意接近水晶的?”林世冲实是矢料未及,顿时“啊”的一声当场愕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