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水晶谜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灵水幻境

水晶谜 霍晞 8717 2005.11.02 00:07

    此时已值清晨时分,林世冲守侯爱侣,彻夜未眠,当下服药时辰已至,便要上得厨房端药,一足踏出门槛,骤闻一声轻微的咳嗽。霎时,林世冲整个人便似触着了电一般,直挺挺地站住好一会儿,片刻,他才急急忙忙地跑到蓝水晶床前相探。

  蓝水晶沉睡已经一个多月了,始终毫无知觉,此时终于有点反应了,这怎能不叫林世冲又惊又喜?不过,她那灵泉一般的双眸仍是紧紧闭着,整个人似乎并未苏醒,而且一直咳嗽不停,愈来愈急,愈来愈重,到了后来,突然喷出一大口微冒寒气的鲜血来,她一言不发,又昏死在床头了。

  林世冲大惊失色,急切唤来罗晋峰等人,询问其因。罗晋峰查看了一番,叹道:“唉,她中的毒竟然比我想象中还要深得多!我原以为,这些大补丹药即使不能为她驱尽寒毒,也至少能维持一段时间,看来,那个下毒者似乎不只用了一滴的‘阴极冰花’,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恐怕也……”

  还没等罗晋峰说完“无能为力”这四个字,林世冲便汗如雨下,忽地跪地恳求道:“前辈,我求你一定要救救她!只要能换回她的性命,哪怕是让我死,我也心甘情愿,前辈,我求求你……”此时的林世冲哪里还是刚出道时的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狂侠”?他什么也不愿想,一心祈求救醒蓝水晶。

  罗晋峰扶起林世冲,叹道:“林少侠,你这是干什么?唉,你们两人真是一模一样!……好好好,老夫答应你,一定尽全力救她!当务之急,也只有先用内功强行压制住她体内的寒毒,这样才能维持药效。”林世冲为难道:“我曾经试着动用内功,要把她的寒毒逼出体外,可是,一接触到她的身体,她的内功就生出反应,反而将我弹开。”罗晋峰捋须道:“那就找一个内功比她更高的人,控制住她的内力,才能让她接受外来的真气。”林世冲急道:“急切之间,上哪去找这样一个人啊?”

  “林兄弟,让我来试试!”霎时,一个洪钟般的声响忽的在外头响起。林世冲一下子反应过来,脱口叫道:“陆大哥!”不错,来人正是陆乾坤。

  陆乾坤见到林世冲面色凝重,立时明白他救蓝水晶的万般苦心,他二话不说,快步走到蓝水晶床边,盘膝而坐,双掌运气推出,将本身真气源源不断地输入她的体内,助她暂时压住寒毒。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才见陆乾坤满头大汗地从房里出来。林世冲慌忙迎上前去,问道:“陆大哥,水晶她怎么样了?”陆乾坤笑道:“看你急成这样,她没事了!”林世冲惊叫道:“什么?没事了?”陆乾坤道:“哦,只是暂时的,百日一过,要是再找不到化解之法,那我也就束手无策了。”林世冲一脸绝望,半晌说不出话来。

  陆乾坤催道:“你这傻瓜,还站着发什么楞呀?快进去啊,她醒了!”林世冲立即转悲为喜,口中不停念道:“她醒了?水晶真的醒了?……”一边说着,一边迫不及待地闯入房中。

  室内,蓝水晶依然卧于床上,但明眸半启,果已苏醒过来。林世冲喜极而泣,眼中满噙泪水,飞速奔到床边,紧紧握住她的双手,哽咽说道:“水……晶,你终于……终于醒过来了?你昏睡了一个多月,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说着将她搂于怀中,泪水簌然下落。

  蓝水晶也同样泪流不止,依他肩膀哭道:“对……对不起……我……”林世冲摇头道:“没事了,你醒过来就什么都好了。水晶,我不要你再离开我,我要你永远跟我在一起!”二人沉默半晌,相对而泣……

  当夜,林蓝二人聚在一起。蓝水晶问道:“世冲,你老实告诉我,我到底还有几天的命?”林世冲道:“怎么突然问这个?别傻了,你不会有事的!”蓝水晶坚持叫道:“你说呀!”林世冲无奈,也只有把真相尽数告知于她。

  蓝水晶听罢默然,神情反倒显得异常的平静。林世冲担忧万分,问道:“水晶,你……你没事吧?”蓝水晶缓缓说道:“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为什么上天要对我这么残忍,我死无所惧,可是偏偏那个要摧毁我的竟然就是我的……,我只是寒心。这种痛苦,比之寒毒发作,更甚千倍万倍!”

  林世冲道:“可是,雪衿曾经一再强调,她说你爹对你和你娘一直都很惦念,也很关心你,所以他绝对不会是那个下毒之人!”

  蓝水晶道:“雪衿?她现在人呢?”林世冲惊道:“对了,今天一天都不见她和秦兄,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蓝水晶急道:“那也不无可能啊!檀弃雄那帮人阴险狠毒,雪衿要是落到他们手上,那就危险了。”

  林世冲见她神色激动,面色惨白,赶忙说道:“你先别急,也可能是他们临时有事出去了,找人的事就交给我吧!你现在不能激动,否则会寒毒攻心的!……水晶,现在这世界上,唯一能救你的,就只有你爹冷教主了,他如果答应救你,那你就……”

  还没等他说完,蓝水晶尖叫道:“别再说了,我宁愿死,也不要让他救我!”林世冲道:“你要知道,他不一定是那个下毒的人啊!”蓝水晶道:“不管他是不是,我蓝水晶此生是决计不认这个爹的,我更不想欠他任何的恩惠,以至终生后悔。”林世冲见她态度坚决,心知再劝下去也是枉然,又怕再次引起她的激荡心潮,只好绝口不提。

  时至中夜,林世冲越想越是不对,他生怕蓝水晶会突然寒毒发作,离他而去,冲动之下,毅然握了佩剑,连夜赶往映屏山冷阳教总部,准备找冷夜常用纯阳真气救治蓝水晶。

  林世冲轻功了得,天亮之前便赶到映屏山,他曾经与蓝水晶在冷阳教呆过几天,熟知那里的地形,因此不费周折便找着了冷夜常的寝居。

  进得卧室,但见空空如也,床上的被褥枕头,均叠放得整整齐齐,一摸床前的香案,还摸到厚厚的灰尘,显然此地已经许久没人来了。林世冲疑道:“奇怪,难道冷夜常不在教中?那他会去哪呢?对了,去大厅看看,也许能找到他!”

  只见大厅灯火通明,魔教大小头目、左右使都在厅内,可唯独不见教主冷夜常。林世冲心下大疑,小心趴在窗外,静听里面动静。

  只听檀弃雄道:“各位弟兄,教主有事外出,临行之前,已将教务交于我和杨兄弟全权打理。当今时局,正是我们冷阳教一统江湖的千载良机,我们要抓住这个机会,向清水寨发起猛烈进攻。如今,其少寨主蓝水晶身中寒毒,自顾不暇,他们寨中有的只是老弱残兵,犹如一盆散沙,我们统一武林此时不攻,更待何时?”众教徒闻言皆喊道:“统一武林,统一武林……”

  林世冲心道:“冷夜常无故失踪,而檀弃雄他们竟然选在这时进攻清水寨,想来这其中必有莫大的阴谋。我得赶快通知水晶。”

  檀弃雄遣散他们之后,大厅惟剩他、杨取义、唐煜和路成四人。只听杨取义对檀弃雄道:“你可要说话算话!事成之后,你要是不遵守诺言,把解药交给我,可别怪我倒戈相向!”檀弃雄堆出一脸假笑,道:“杨兄弟,你就放宽心吧!蓝水晶跟我无仇无怨,我只是利用她牵制住清水寨,事成之后,我还要她性命干嘛?”杨取义闻后面色稍缓。

  林世冲想:“可惜杨取义不知道‘阴极冰花’根本无药可解,就连檀弃雄自己都没有解药。”

  过了半晌,又听檀弃雄得意笑道:“那个老家伙的两个宝贝女儿现下都在咱们手上,他就是不想强行统一武林,也由不得他了,哈哈哈哈……”杨取义道:“你干吗这么热心?冷教主统一武林,对你有什么好处?”檀弃雄神秘笑道:“这个嘛,暂时还不能告诉你!”

  路成道:“左使,你说林世冲他们会不会找到关冷雪衿和那个姓秦的臭小子的秘洞,把他们救出来?”林世冲心里一动:“雪衿和秦兄原来真的被他们抓了!”又听檀弃雄道:“林世冲?哼,蓝水晶中毒如此之深,你说林世冲会舍得离开她,去找一些不相干的局外人吗?”路成忙附和道:“那是!那是!”檀弃雄冷笑道:“况且,那个秘洞的洞口本就为树叶所遮,要发现极不容易,我又搬了块大石头堵住了它,凭林世冲一个人,就算让他找到了也是搬不开,进不去!”

  林世冲心道:“洞口为树叶所遮?难道……难道是我带水晶去过的那个山洞?对,一定是那里,檀弃雄他们一定把人藏在那儿了……”正自思虑间,突觉肩头给人拍了一下,当即返首惊望,但见来人竟是蓝水晶。

  他着实吃了一惊,目视蓝水晶,嗫嚅着道:“你……怎么会是你?我……我……”蓝水晶道:“好了,什么也别说了,我明白,我们先去救雪衿他们!”当下二人小心翼翼离开冷阳教,找到了关着冷雪衿他们的那个秘洞,果见洞口堵着一块千斤巨石。林世冲道:“我们合力,先击开这块千斤巨石再说!”蓝水晶苦笑道:“如今我的内力不受控制,真气东游西窜,而且体内又多了两道异种真气压着,恐怕我无法做到了!”林世冲道:“我差点忘了,你这种情况怎么能让你跟我合力呢?那不如这样,就让我一人试试吧!”蓝水晶忙阻道:“不行,檀弃雄说得没错,以你一人之力,那是绝对不行的!”

  林世冲傲然道:“哼,我就不信我的雷霆神掌就连一块石头也摆不平?”蓝水晶道:“不是不行,只是雷霆神掌掌力过于霸道,我怕你还没击破这块巨石,倒先把洞给打塌了!”说罢靠近洞口,向内高呼道:“雪衿,秦少侠,你们在不在里面?”

  冷秦二人听到外头有人呼喊,心中顿生希望。冷雪衿很快听出是蓝水晶的声音,当下喜叫道:“姐姐,我们在这里!”蓝水晶又道:“你们没事吧?”冷雪衿道:“没事!”

  林世冲皱眉道:“打又打不得,那要怎么办呢?”蓝水晶思虑一阵,即道:“我们回清水寨!”林世冲惊道:“什么?回清水寨?那他们呢?”蓝水晶道:“你放心吧,我怎么会丢下妹妹不管?……檀弃雄他们不敢伤害雪衿和秦少侠,显然是有所顾忌,所以他们呆在这里,反而不会有危险。然则你我拼出全力,虽然未必不能救出他们,但那时我们都已精疲力尽,一旦魔教的人追来,我们自顾不暇,试问又如何保障雪衿和秦少侠的安全呢?”

  林世冲道:“不错,檀弃雄煽动手下挑战清水寨,存心要引起一场武林纷争而从中得利,我们不能让他的奸计得逞!”蓝水晶点头道:“还有,我们回清水寨,一来可以告诉众人这件事,让他们及早作好防范;二来,你可以利用此机提升武功,我也可以安心运功压制寒毒,希望在迎战之前别出什么差错。到时候,我们再去救他们,那就事半功倍了!”林世冲含笑赞同。二人向洞内交代了几句,便即起程望东南而行,赶赴惊猿山清水寨。

  洞内,秦箫逸喜出望外,朝冷雪衿高叫道:“冷姑娘,林兄和蓝姑娘一定有办法救我们出去的,我们很快就能离开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了!”但见她面泛苦笑,无精打采,看起来并不是很高兴,当下奇道:“怎么了?你不开心吗?”冷雪衿摇头说道:“我姐姐醒过来了,我怎么会不开心呢?”

  秦箫逸道:“那你还这个样子,你不想离开这吗?”冷雪衿叹道:“离开这里,我能去哪?时下我教正与清水寨势同水火,檀弃雄他们四处搜捕姐姐,我****那不就等于跟姐姐作对?我不能回去!”秦箫逸道:“那你就去你姐姐那里吧,至少可以试着化解他们的纠纷!”冷雪衿苦笑道:“你让我去清水寨?姐姐和林大哥几经波折才在一起,我在那里岂不多余?”秦箫逸心道:“原来她是为了林兄和蓝姑娘,这才心灰意冷要逃避这个世道。”心里一酸,说道:“我……冷姑娘,如果你不嫌弃,我……我愿意一生一世地照顾你!”冷雪衿睁大眼睛,大惊说道:“你……你说什么?”秦箫逸缓过一口气,正色说道:“我是认真的。冷姑娘,从你在地下囚室舍命救我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

  冷雪衿道:“可是,我并没有你想像中的那么好,我跟你说过,我救你那是因为……”秦箫逸道:“我知道,可我并不在乎。我只要看到你开心,我自己也会开心;你不快乐,我也不会好过。我相信这种感觉,也请你相信我,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冷雪衿看着他那诚挚的眼神,思潮暗长,良久默然。

  且说蓝水晶和林世冲兼程赶路,一日后便赶到惊猿山清水寨。二人穿过前院,正待进厅,猛听得一阵摔杯声,紧接着又是一声暴喝:“岂有此理!冷夜常这个时候向我们下战书,他当真以为我们清水寨无人么?”说话的正是程大吉。原来他们已经接到檀弃雄假借教主之命所发的挑战书了,书中言语嚣张至极,群雄接书,愤慨不已。

  蓝水晶他们自然也想到了这一层,当即快步步入大厅。程大吉见到二人联袂前来,一脸的愤慨顿时化为惊喜,慌忙迎上前去叫道:“水晶,你回来了?”蓝水晶满怀歉意,道:“程伯伯,是我不好,我不该离寨远去,让你们担心。”程大吉笑道:“傻孩子,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他又望了几望蓝水晶身边的林世冲,同样歉意重重,说道:“林少侠,当日我们误中魔教奸计,误会你是杀害寨主的凶手,使你无辜受尽冤屈,几乎丧生,现在回想起来,我们真是惭愧得很啊!”林世冲一笑置之,道:“别这么说,当日之事我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程大吉道:“好,林少侠不计前嫌,连如此冤气都抛得开,果然是胸襟开阔的侠义中人!从今之后,我们清水寨与你的恩怨便一笔勾销,日后少侠有何难处,我寨弟兄任凭差遣!”

  说罢,他又转身对众人道:“各位兄弟,如今咱们清水寨群龙无首,正所谓‘蛇无头不走’,当务之急,我们得尽快确立一个新寨主,领导我们抵抗魔教。寨主生前曾有训示,让少寨主全权打理寨务,如今她回来了,在情在理,我们也该拥立少寨主为我们清水寨的新寨主,力抗魔教,为老寨主报仇雪恨!”

  蓝水晶连连推却道:“这万万不能!程伯伯,为师父报仇是必然的,但我自知有愧于清水寨,无能担当寨主大任,还望另择贤能。”程大吉却坚持道:“这是你师父的遗命,你必须遵从!”蓝水晶道:“可是……我……我真的不可以呀!程伯伯,我离开的那些天,清水寨全靠你一人苦苦撑着,你的功劳可谓不小,其实真正应居寨主之位的是你呀!”

  程大吉连连摇头,正待再劝,突然有喽兵进来禀报道:“少寨主,陈堂主,门外来了两大派人马,说是要协助我们抵抗魔教的。”程大吉问道:“哪两大派?”那名喽兵道:“洛阳万剑门和临安铁门帮!”程大吉忙道:“快请列位英雄进来!”

  一盏茶时,大厅里就来了大批江湖人物,其中分别以万剑门掌门唐万崇和铁门帮帮主秦风为首。

  蓝水晶曾在洛阳的万剑门与唐万崇发生过误会,如今见他前来,心中不免有些尴尬。未料那唐万崇却首先开口对她说道:“蓝少寨主,当日洛阳一事,老夫不明就里错怪了你,还望少寨主不要往心里去。”蓝水晶道:“唐掌门言重了!听你这么说,想必也是明白了这内中的实情。所谓‘不知者不罪’,我们清水寨又怎会斤斤计较?只是晚辈心中尚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唐万崇道:“但说无妨!”

  蓝水晶道:“好,那晚辈就直说了。不知唐掌门是否已经知晓,有关令郎投靠魔教一事?”唐万崇闻言脸色铁青,良久才颤声道:“什么?你……你说我煜儿……勾……勾结魔教?此话当真?”蓝水晶正色道:“千真万确!几月以来,晚辈一直身处冷阳教内,曾经听得令郎亲口道明身份。我是怕前辈不明,所以才冒昧道出原委,失礼之处,尚请见谅。”

  唐万崇长叹一声道:“唉,冤孽,老夫有子如此,真是丢尽了列祖列宗的颜面!”蓝水晶道:“唐掌门,此事毕竟与你无关,你也不必太过自责了!你率门人前来我寨结盟,足见维护江湖正气之心,晚辈代表全寨弟兄在此表示谢意。”唐万崇道:“蓝少寨主不必客气!此举有助武林正道,在情在理,于公于私,老夫都义不容辞。”

  蓝水晶与唐万崇误会全消,这才走向铁门帮这边。秦风尚未说话,他女儿秦咏珊就已奔了出来,拉住蓝水晶笑道:“蓝姐姐,那天你和林大哥不告而别,我们都以为你们出事了,现在见到你们安然无恙,真是太好了!”

  蓝水晶含笑点了点头,又对秦风道:“秦帮主,你能这么快重振铁门帮,实是可喜可贺!”秦风笑道:“此事也非我一人可成,全都得仰仗这位陆乾坤陆大侠。我被困期间,全靠这位陆兄帮我联络旧属,我才得以迅速重振铁门帮。”说着便用手指了指身旁的那位鹤发童颜的老翁,此人正是陆乾坤。

  此时,林世冲也对蓝水晶道:“水晶,我忘了告诉你,你的寒毒得以暂时压下,全靠我这位结义大哥鼎力相助,你还不快多谢他?”蓝水晶闻言即道:“原来如此。多谢前辈救命之恩,请受晚辈一拜!”说着便欲拜下。陆乾坤扶住她,哈哈大笑道:“小丫头,你这话可就说错了!林兄弟称我‘大哥’,而你却喊我‘前辈’,那岂不是自认你的辈份比我小兄弟低了?这怎么成呢,各位说对不对啊?”众人哄堂大笑。蓝水晶更是面泛红潮,低眉羞笑。全场一片欢跃气氛。

  过一会儿,只听程大吉说道:“此次冷阳教飞书挑战清水寨,名为挑战,实则想吞并我们正派,壮大他们魔教的声势,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我们正派正好趁此良机,来一次大结盟,跟他们好好算算二十年前留下的旧帐!”

  蓝水晶道:“有二位掌门相助,我清水寨如虎添翼,相信此次直捣黄龙并非难事。不过,在迎战之前,我有一事相求,希望你们各位能够答应。”程大吉等人问道:“什么事?”蓝水晶道:“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你们能放过冷夜常,给他一条自新之路。”

  程大吉奇道:“水晶,你在说什么?冷老贼可是你的杀父仇人,你应该比我们这里所有人都想杀他才是,怎么能放过他?”唐万崇也道:“程堂主之言甚是。冷夜常一日不除,江湖就一日不得安宁。蓝少寨主应当谨慎从之,切不可一念之差,纵虎归山啊!”

  蓝水晶眼见众人对冷夜常万般仇视,急切之间,也不知该如何措词劝说。大庭广众之下,总不好道明真实身份吧!但身为人女,又岂能与父为敌,大逆不道?正自彷徨间,林世冲站出说道:“各位,请听在下一言!日前我和水晶曾混入冷阳教,亲眼目睹冷夜常的座下左使檀弃雄假传教主之命,煽动教众进犯清水寨,而此刻冷夜常根本不在教中,所以此事他可能并不知情。另外,有关二十年前蓝家的灭门一案,江湖上一直传说纷纭,但总是耳听的多,眼见的少,如此不尽不实,又岂能妄下断语,就认定是他所为?”

  蓝水晶点头道:“不错。既然这次挑战非他所挑起,我们何不放他一条生路?当然,首先他得答应忏悔认罪,并立下重誓,今生今世绝不再涉足江湖。”程大吉道:“如果真是这样,那倒可以考虑。只不过,冷夜常这个人野心极大,要他放弃一切向我们忏悔,我看这是不可能的。”蓝水晶道:“只要你们答应,我保证能说服他。”程大吉疑道:“你真的有法子?”蓝水晶胸有成竹道:“绝对。”言简意赅,不容置疑。秦风道:“既然这样,那就由他去吧!佛家云:‘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如果我们一味咄咄相逼,那不就跟他们魔教一样了?”唐万崇他们见秦风这样说了,也都没有异议了。

  蓝水晶眼见如此这般,才放下心中巨石,如此她既不会愧对师门,也总算对得起身为魔教教主的生父,当下又道:“时下秦少侠和冷阳教少教主被檀弃雄困于冷阳教附近的一个秘洞里,所以我打算,迎战当日,我们兵分两路。一路由程伯伯、秦帮主和唐掌门共同领率门下弟子前往赴战,另一路将由我和世冲先行到那个秘洞救人,以免到时候投鼠忌器,各位觉得怎么样?”众人无不赞同。

  程大吉道:“好,就这样吧!如今离迎战之期还有整整两个月,这两个月间,我们得好好养精蓄锐,做好一切准备,到时再跟他们交战,让他们尝尝我们的厉害!”……

  蓝水晶得罗晋峰丹药所助,保得百日平安,以后的两个月里,她和林世冲天天于后山研习武学,勤练剑法。这一日他们又在山边练起剑来,一直打到山涧的飞瀑处才歇止。当时林世冲眼前一亮,群山环抱之中,一挂瀑帘飞流直下,如银川,似白练,经年不息,冲入湖中。居高临下,那明净的流泉就像是一颗颗珍珠串成,阳光映衬之下,五光十色,耀眼生辉。

  林世冲不禁想起李白的那句“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来,欣赏良久,深深为之陶醉。正要呼唤蓝水晶一同欣赏,却见她早已在注视着这飞瀑流泉了,只是面色凝重,若有所思,与自己的赏玩情趣大为两样。

  林世冲问道:“你在想什么?这么出神?”蓝水晶手指瀑泉,道:“你看,这挂瀑布飞流直下,无止无休,上势如翻江倒海般急倾,而越往下却越是平稳,然而平稳处更是暗藏玄机。深蕴飞流千钧之力,壁立千仞,水滴石穿,足见这个道理。流水的妙处,也就在此。”林世冲心念一动,冲口说道:“水晶,你是不是想告诉我,你说的流水的灵性其实是与剑路殊途同归的?嗯,如果我们能把这种灵性结合到剑法之中,融会贯通,我敢说这会是世界上最为轻灵而又暗藏玄机、最复杂变化的剑法了!”

  蓝水晶抿嘴一笑道:“我也想到了这点,不过独创一家,谈何容易?况且也为时日所限!”林世冲却道:“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蓝水晶道:“好,那就试试!近日我想到几招,你帮我鉴赏一下!”话音刚落,便展开绝顶轻功,从山上一飘而下,挥舞长剑,信手几招,忽急忽徐,轻灵翔动,如流水行云,美妙绝伦!流水的灵性,尽化于这短短的几式剑招之中。

  林世冲只看得耀眼生花,暗暗赞绝。蓝水晶舞了一会,收起长剑,朝林世冲微微一笑道:“怎么样?”林世冲赞道:“你真的很聪明!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能信手创出如此绝招,我确是甘拜下风了。”蓝水晶道:“我只叫你鉴赏,可没叫你奉承!我知道这些剑招尚有不足之处,你不妨依实道来!”林世冲道:“我可不是一味奉承,你的剑招的确轻灵巧妙之极,只是暗藏的威力不够,得水之‘灵’气而不得其‘威猛’之势。若要独创一家,还须假以时日,深入琢磨。水晶,不如我们这两个月就专修这套剑路,合创一套剑法出来,嗯,叫什么好呢?”蓝水晶脱口而出道:“灵水剑法!”林世冲道:“灵水剑法?……好,就叫它灵水剑法!”

  林蓝二人同立岸边,此时湖面水平如镜,他们两人的倒影清晰如画,比翼翩然。林世冲目视如此,心潮暗涨,只愿幻景永生不灭,更渴望与蓝水晶相聚的时日再多一些,甚至与之终生厮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