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水晶谜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祭奠大典

水晶谜 霍晞 12952 2005.11.01 01:11

    蓝水晶愕然。顿时,她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了,什么也动不了,只觉阵阵心寒,且从头顶冷到脚心,渐渐地,渐渐地,再没有知觉了。过了良久,她又忽觉心头一酸,不觉忆起师父自她幼童之际便开始教她习武修文,平日里更是待她无微不至,爱逾亲生。一刹间,前尘往事,历历在目……

  正自竭力追忆间,忽的两声嘶喊,打断了她的思绪。顷刻,她清醒过来了,认明自己一直视同生父的师父此时已经遭了毒手,而且那个残暴的凶手竟然就是自己一直以来魂萦梦绕的心上人。亲情很快战胜了爱情,她遗忘了她与林世冲之间的种种承诺,当即飞速拔剑在手,狠狠地刺向林世冲的胸膛。

  林世冲惊魂未定,就意外见到蓝水晶一剑刺来,正要说话,但一见她那痛心疾首、满怀仇恨的眼神,顿时呆住了,也不知该从何说起。

  就这么迟疑了一阵子,蓝水晶的快剑已然刺到。他惊慌失措,迫不及待将身子向旁挪了一挪,但还是为时过晚,一阵剧痛之后,前襟已是一片血红。万幸的是,他虽然被一剑刺中胸口,但因为刚才的那么一挪,撞了一下剑锋,卸去了它一半的劲力,这才逃过死劫。尽管如此,但这一剑怀恨刺出,狠辣无比,滴滴鲜血还是随着蓝水晶的剑身直淌而下,地上,壁上,门上,无一不着血迹。

  林世冲在这一刻仿佛忘记了疼痛,只觉一阵莫名心酸直透心扉,似是被黄蜂的尾针在心上狠狠地扎了一下,其它的也都麻木了。

  但见他双目血红,如同利剪般紧紧盯住蓝水晶,口中一字一字迸出:“为——什——么?”“为什么?……”蓝水晶手握剑柄,重复着林世冲的问话,忽的狂笑道:“哈哈哈,林世冲,你居然还问我……为什么?你干过什么,你自己最清楚!”

  林世冲略一思虑,即而叫道:“你……你以为是我伤害杨前辈的?我……我没有,水晶,你不相信我吗?”蓝水晶怒斥道:“相信你?就是因为我太相信你了,所以才会把师父托付给你,要不然,他今天也不会惨遭横死。是我间接害死了师父!是我太信任你才害死了他!”说罢,只听她一声娇叱,“刷”的一下便拔出了插在林世冲胸口上的长剑。林世冲大叫一声,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当下忙一手护住伤口,一手强行撑壁,身形这才稳了下来。

  杨取义见到父亲被杀,也在同时向他一拳捣出,重重地打在他的背心上,震伤了他的心脉。林世冲全身真气涣散,顿时一蹶不振,跌倒在地,丝毫没有再爬起的力气了。看着此时瘫软在地、无力反抗的林世冲,杨取义忽的动了杀念,急速挑起地上的长剑,怒喝一声:“奸贼,你害死我爹,我要你血债血偿!”横起一剑,直向林世冲颈部抹去。

  林世冲心灰意冷,闭目待死,忽然听得一阵金铁交鸣之声,意识中自己尚未死去,懒懒地睁开眼看,原来是程大吉在此危难时刻出剑,化开了杨取义的这记毒招。

  只听杨取义怒道:“为什么阻止我杀这个奸贼?”程大吉却道:“就这样草草率率地把他杀了,难免江湖上会有所非议。我们何不先将他关入大牢,再择日开个祭奠大典,届时邀请天下英雄前来作个见证,到时再处决他,也不怕他不服罪。如此明正典刑,才能让人心服口服!”

  杨取义听着有理,又抬眼望向蓝水晶,问道:“师妹,你认为呢?”蓝水晶泪眼迷离,冷冷说道:“这个人,我以后都不想再见到他,你们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吧!”语气简直冷峻无情到了极点。林世冲心寒如冰,苦笑道:“不用等了,你现在就过来杀我吧!”杨取义揪着他冷笑道:“你想死啊?我却偏偏不让你死得那么痛快!林世冲,我要你为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说罢“嗖”一声点了他的穴道,准备押他走向大牢。

  当夜,杨取义梦回惊醒,突然听到隔壁房里传出声声低泣,心下一奇,急急推门看去,原来师妹在哭,他轻叹口气,慢慢地走到她身边,轻抚她的秀发,柔声唤了一声。蓝水晶抬头看了他一眼,即以手背拭去泪水,怅然问道:“师兄,你告诉我,以前我是不是真的做错了?”杨取义摇头道:“师妹,一切都与你无关,你用不着自责!”蓝水晶哭道:“不,你不要再用任何理由来掩饰我的罪过!我心里很清楚,是我,是我亲手把师父交到林世冲手上,我是罪魁祸首!”杨取义道:“不是的水晶,你从小呆在深山,不解人间世情,思想难免单纯,这错根本不在你!而我呢?我在爹最需要我的时候,竟然不在他的身边,任由他遭奸人所害,连他最后一面也没见到,你说,我是不是更加罪过呢?”

  杨取义续道:“事情已经发生了,逃避是于事无补的,现下我们要做的,不是伤心自责,而是要秉承我爹的遗志,重振清水寨,把它发扬光大,这样他在九泉之下,才能得到安息。”蓝水晶纵身扑到杨取义的臂弯里,痛哭道:“还可以吗?我还可以吗?我觉得我是清水寨的罪人,我不配也没有这个脸继续留下来!”杨取义道:“师妹,你听我说,我爹是被林世冲害死的,这跟你无关。你要相信自己,要重新振作起来,我们师兄妹同心,没有什么事是办不到的。眼下仇人就在大牢,明天,明天他就会受到应有的惩处,从此武林之中,将不会再有林世冲这个人!”蓝水晶顿时止泣,用惊诧的眼神直望着他。

  杨取义拨开几缕她哭乱的秀发,温言说道:“你看你,连日来东奔西跑的,整个人消瘦多了。明天之后,什么都会有一个新的开始,我会好好照顾你,不会让你再受一丝伤害!”蓝水晶忽道:“师兄,你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别对我这么好?你越对我好我就越觉得愧疚,我没有办法还你什么的,你知不知道?”杨取义笑道:“水晶,我不要你偿还什么。我只是要你相信,我对你的感情是出自真心的,从小到大,由始至终,我都没有改变过。”

  蓝水晶静静说道:“你是一个很好的人,将来一定会遇到一个真正值得你爱的女子,那个人并不是我,我只能做你师妹。”杨取义急问道:“为什么?你心里还想着林世冲吗?”蓝水晶摇头道:“不,我不会再去想那个人,此刻我已经心如止水,有的只是为了早日完成师父的遗命,其它的我都不想再谈!”杨取义道:“我知道你一时之间很难接受,我也不会逼你,虽然你不喜欢我,但也不能阻止我喜欢你,师妹,我会永远等你!……已经很晚了,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好好休息吧!等你醒来,看到的将是人生另一起点,相信我!”

  蓝水晶回味着杨取义适才那句话,此时此刻,眼前突然浮现出她与林世冲曾经在乱石坡岩洞里的那一幕。当时林世冲也对她说过同样的话,要她好好休息,什么也不要想。她真的会忘了林世冲吗?

  杨取义就一直坐在师妹床边,直至她确然入睡,才从怀中取出一物事来,轻轻点燃了插在她房里的檀香炉中,然后悄然回房。

  蓝水晶痛心欲绝,林世冲在大牢中又能比她好过多少?他努力追忆着日间所发生的事:原本自己是一直呆在杨天川身边的,后来听他说渴,便到隔壁的房间取水,没想到回来就见到一个黑影将剑刺进了昏睡中的杨天川腹中。因挂念杨天川的安危,才没有追上去捉拿那个凶手,正要替他拔去利剑,好敷金创药止血时,蓝水晶他们阴差阳错地刚好赶到,千重误会之下,一口咬定自己就是那个凶手。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他事先根本没有一点准备。

  此刻他脑中反复回荡着蓝水晶的那句冷若冰霜的话:“这个人我以后都不想再见到他,你们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她的话太冷了,冷得林世冲全身的血液都凝结了。他头脑停止转动,心中寒意阵阵,身上的剑伤已远远及不上心头的创伤疼痛,他心如死灰,就这么一动不动地呆坐着,像在静静等待着死神的来临。

  其时,只听大牢外忽地有喽兵高叫道:“你是谁?来大牢做什么?”也不知来人用了什么东西,周围众人立时毫无声响了,再过一会,却似有人朝着牢内疾奔进来。林世冲心如止水,对这一切听而不闻,仍是木然地呆坐着。

  又过一会,他眼前便出现了一个蒙面黑衣少女。那少女见他全身均被铁链锁住,前襟一片血红,伤口仍在淌血不止,当下急道:“林大哥,谁把你弄成这样?”林世冲目光呆滞,望着眼前的神秘少女,感觉她似曾相识,但一时又想不起曾在何方见过,恍惚问道:“你……你是谁?”声音沙哑,细不可闻。

  那少女揭开面纱,露出一张娇美柔婉的面孔来,原来她正是冷雪衿。林世冲惊道:“冷姑娘?”冷雪衿道:“我在客栈都听人说了。林大哥,他们为什么说你是杀害杨寨主的凶手?”林世冲苦笑道:“你信吗?”冷雪衿道:“我当然不信!林大哥你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不齿江湖的事的!”林世冲道:“可惜她不信我。”他口中的“她”自然指的是蓝水晶。

  冷雪衿道:“不要多说了,林大哥,你快跟我走吧!我用逍遥迷魂散暂时迷晕了他们,现在是逃出去的最好时机,来,我扶你起来!”说罢便要伸手扶他。未料林世冲却冷冷说道:“不,我不走!”冷雪衿奇道:“你不走?为什么?”林世冲正色道:“如果我这样走了,那就是畏罪潜逃,他们就更有理由说我是凶手,我没有做过亏心之事,又何须怕他们污蔑?冷姑娘,很感谢你来救我,不过你的好意,在下只有心领了。”冷雪衿劝道:“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林大哥,你先跟我走,何必要留在这里枉送性命?”林世冲道:“我心意已决,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得光明磊落,你不要再说了!”冷雪衿劝说无效,只得出手将他的睡穴点个正着,然后挥剑斩断铁链,背上他迅疾逃离清水寨。

  次日,清水寨上客人云集,人山人海,各大小帮派的首领都亲临惊猿山上,参加清水寨已故寨主杨天川的祭奠大典。杨取义与程大吉他们作为主方,一早便在大寨门口迎接各帮各派吊客的到来。

  来得最早的是峨嵋派,杨取义迎前对其掌门青松道长道:“青松道长,承蒙你峨嵋大派看得起敝寨,前来参加敝寨的祭奠大典,在下感激不尽,请——”青松道长悲戚道:“今日是老寨主的祭奠大典,贫道岂有不到之理?追忆昔年,老寨主率领群雄,直捣魔教老巢,是何等大快人心,如今他却大功未捷身先死,当真令人可悲可叹!”

  片刻之后,其它三大派的人都到齐了,还有一些成名江湖的小门派人也都陆续抵达惊猿山。杨取义他们一个个接待完毕。就要开始祭奠,程大吉急问道:“都快开始了,怎么还不见水晶?”杨取义静静说道:“师妹身子不太舒服,我就让她在房里多多休息。”程大吉点头道:“这样也好,免得她待会儿看到林世冲,又得难过好一阵子。”

  这么重要的场合,难道蓝水晶真会因为疲惫而不肯出现吗?

  原来,昨晚杨取义临走前给蓝水晶点的是一支迷香。这种迷香对身体倒无害处,但药性极强,中者会全身放松,进入昏迷状态,非过一日一夜不醒。杨取义就是怕她在明日的大典之上出什么事端,所以才预先备好迷香放到她房里,以阻止她和林世冲相见。

  他却哪里知道,蓝水晶伤神过度,根本就无心安睡,在那天早晨就靠她深厚的内功冲破玄关,清醒过来,破了迷香的功效。她看到房里多了一个陌生的丫鬟,惊愕万分,正欲启口。那丫鬟已先说道:“小姐你醒了?”蓝水晶问道:“你是谁?”那丫鬟道:“我是新调来服侍小姐的。”蓝水晶点了点头,忽的她感到一阵晕眩,捂头惊道:“怎么我的头会这么晕,还有点痛呢?”那丫鬟道:“那是小姐强行动用内功醒转,这支香原本是让你好好休息的,你破了它的功效当然会头晕头疼了。”

  蓝水晶问道:“哎,今天怎么都不见人,我师兄他们呢?”丫鬟道:“公子和程堂主(指程大吉)前去大厅主持寨主的祭奠大典,好多名门大派也都上山参祭了,听他们说,好像是处决什么林世冲来祭奠寨主亡灵的!”

  “林世冲?”蓝水晶惊恐万分道,“他们真要杀他?”侍女道:“不知道啊!不过听人说那个林世冲是杀害寨主的凶手,就算真把他杀了也不为过。小姐,你认得他吗?”她是新来的,根本不知道蓝水晶与林世冲之间发生的事,所以才好奇相问。蓝水晶听而不闻,口中重复着:“不可以,不可以……”说着说着就迫不及待地赶往大厅。

  她昨日虽然狠心地刺了林世冲一剑,言明断情绝义,但在她内心深处,哪里真能将林世冲完全抹去?她刚刚熬过了失师之痛,眼下马上又要她面临爱侣的死别,她能袖手旁观,坐视这场悲剧的发生吗?

  大寨门前,杨取义道:“程伯伯,以后看到师妹,可千万别提林世冲,我怕她伤心。”程大吉道:“嗯。贤侄,你对水晶真是体贴入微,我想等她冷静下来的时候,一定会感觉到你的关心,很快就会把那个林世冲忘掉的。”杨取义苦笑道:“但愿如此吧!时间快到了,我们也进去吧!”

  清水寨正厅白布飘摇,正前方设有灵台,上方壁上贴着个醒目的“奠”字,“奠”字前安放着杨天川的遗体,供人瞻仰膜拜。

  杨取义道:“各位英雄豪杰,感谢你们今日应邀前来我惊猿山,参加我寨的祭奠大礼,在下身为清水寨的少寨主,在此先行谢过。”青城派掌门钟不平道:“杨老寨主德高望重,名显武林,深受各方拥戴,如今他被魔教奸徒所害,我们在为他惋惜的同时,也都感到深深的悲痛。”

  点苍派掌门雷一同也道:“钟掌门言之甚是。听闻清水寨已将那个杀害杨老寨主的魔教奸徒抓到手了,不知此事是否属实?”杨取义道:“没错,我们已经将林世冲抓到关在大牢中,现正派人将他押往此间。”场内众人愤然道:“这个魔教奸徒竟敢跟我们武林正道作对,今天落在我们手里,绝不能轻饶他!”

  这时,却见大厅外跑进一队喽兵,慌慌张张地向杨取义禀告道:“公子,不好了,林世冲他……他……”杨取义道:“他怎么了?”喽兵道:“他……他不见了!”

  杨取义闻言,面上顿现一层黑气,大怒拍案而起说道:“什么?不见了?我叫你们看着他的,你们都干什么去了?”那喽兵道:“昨夜三更时分,大牢来了个神秘的黑衣女子,是她救走林世冲的!”

  杨取义愈发大怒道:“混帐!你们这么多人还对付不了一个黑衣女子吗?”喽兵忙道:“她在剑上擦了逍遥迷魂散,我们一时不防,全都被迷晕了,直到现在才醒来,就发现林世冲已经不见了。”杨取义道:“逍遥迷魂散?这么说来救林世冲的一定是魔教的妖女!哼,林世冲果然勾结魔教,他这么一逃,进一步证明了他是魔教派来混入我们正派的奸细,也是奉魔教之命来刺杀我爹的那个凶手!”

  雷一同愤道:“魔教此次重出武林,更是弑杀成性,无法无天。冷老贼他们耍诡计刺杀了杨老寨主,就是摆明了跟我们名门正派作对!杨少寨主,我们要不要追下山去,先把那个姓林的奸徒抓回来处决,以告慰老寨主的在天亡灵?”杨取义道:“理当如此,不过他们是昨晚三更逃的,现在要追也来不及了,不过我们人多,分布也比较广,况且那个奸徒中了我师妹一剑,相信也走不远,如今他们一定还在惊猿山附近。这样吧,青松道长,你率领峨嵋弟子往东面搜;钟掌门,你率领青城弟子往西面搜;雷掌门,你率领点苍弟子往南面搜;至于我们清水寨,就由我率领往北面搜!”

  正要出发,大厅外急切奔进一个白衣少女来。杨取义见状,惊道:“师妹,你……你怎么来了?”蓝水晶好似未听见他说的话,当下径自问道:“林世冲他是生是死?”杨取义面色一沉,道:“你还关心他?”蓝水晶失声叫道:“你杀了他?”杨取义道:“哼,算他命大,他昨夜被魔教的妖女救走了,不过我们是不会放过他的。”

  蓝水晶听说林世冲未死,心下大宽,忽的想起杨取义在自己房里放了迷香的事,不觉心中有气,当下便道:“你……你为什么要放迷香?”杨取义道:“我知道你硬不起心肠,不忍心看他死,这样只会贻害你一生一世。师妹,我是关心你才这么做的!”蓝水晶气往上冲道:“你是关心我,还是怕我救走他?好,你不是说我不忍心吗?我告诉你,我就是不忍心,我现在就要下山找他!”说罢便要转身而去。

  杨取义厉声喝道:“站住!你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师妹,你真的可以为了他抛开师门重恩吗?你想清楚!”蓝水晶回头道:“师门重恩,我一刻都不敢忘。我只是想查清楚,如果凶手确实是他,我会亲手杀了他,否则,我也绝不容许任何人冤枉他!”

  杨取义道:“师妹,你也太天真了,林世冲根本就是在利用你!昨夜救他的那人用的是逍遥迷魂散,这种迷药是魔教特有的,换言之,救他的一定是魔教的妖人,但是魔教中人因何会救他呢?我相信下句话你应该不用我说出来了吧?”蓝水晶激动说道:“你是说,他……他也是魔教的人?不会的,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他问个清楚!……”话犹未尽,竟弃众先行。

  蓝水晶整整找了一天,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差不多都翻遍了整座惊猿山,可还是没有林世冲他们的踪迹。她低头望地,怅怅惘惘地自言自语道:“世冲,你在哪呢?到底你有没有在利用我?是不是他们口中说的魔教奸细?我心里真的好乱,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事到如今,我还该不该相信你。”说着说着,泪珠已然夺眶而出。

  突然,她心头灵光一闪,想起了与林世冲曾经邂逅的乱石坡,不觉叫道:“我怎么那么傻,没有想到乱石坡?世冲受了重伤,一定无法赶路,他会不会在乱石坡的岩洞里疗伤呢?”心念至此,彷徨顿失,当下一拭泪水,径直往乱石坡奔去。

  她猜得一点没错,林世冲他们的确藏身在那个岩洞里,此刻冷雪衿正在为他疗伤包扎,见得林世冲满身是血,心下一阵酸楚,两行泪珠顿时夺眶而出。林世冲有气无力地说道:“你哭什么?我没这么容易死的!”冷雪衿道:“都是因为我,你才会弄成这样……”林世冲道:“别傻了,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冷雪衿哭道:“如果你不认识我,他们就没理由说你勾结冷阳教,自然也不会认定你是杀杨寨主的凶手了,我……”

  林世冲苦笑道:“你错了,这整个计划都是有人预先安排好,存心要嫁祸于我的,有没有你的出现根本不是关键。就算没有你,他们也会随便找个理由,把罪名推到我身上来的。”冷雪衿道:“可是直接连累你的人毕竟还是我,我觉得我是一个不祥的人,走到哪里,都会连累别人受罪,你不应该碰上我的。林大哥,我对不起你!”心中痛苦更盛,眼泪刷刷地落了下来,不由自主地扑到林世冲怀中痛哭起来。

  其时,蓝水晶刚刚来到洞口。但见林世冲****上身,冷雪衿又正扑在他的怀中,不禁呆住了。她想起自己极力为林世冲辩护这不白之冤,又不顾师兄拦阻,急切下山找了他一天一夜,换来的只是眼前的事实,越想越气,不禁尖声叫道:“林世冲,我恨你!我恨你!……”盛怒之下,飞般跑开。

  林世冲抬头惊望,却只见到蓝水晶那泪水盈盈、满怀怨恨的双目,心知她定是又误会自己了,当下急忙高声叫道:“水晶,水晶,你别走,听我说啊!”可是蓝水晶却头也不回地飞奔而去,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林世冲心中一急,忘记自己有重伤在身,还想站起跑去追她,不料因此牵动了伤口,前胸再度出血,一阵剧痛,晕了过去。

  蓝水晶浑浑噩噩地回到山上,伤神过度,走着走着便晕倒在地上了。杨取义搜林世冲踪迹正巧经过,忙跑过去将她抱起,反复叫唤她的名字。蓝水晶星眸微启,神智未清,泪眼迷离,误将杨取义看成了林世冲。这一刹那,她脑中又闪过适才乱石坡岩洞里的那一幕,顿时心潮澎湃,激荡难息,不禁挣扎喊道:“林世冲,你放我下来,你快放我下来!”杨取义惊道:“水晶,你怎么了?你看清楚,我是师兄啊!”

  蓝水晶定了定神,才看清眼前之人确是她的师兄杨取义,当下怅惘说道:“我……我见到他了?”杨取义问道:“谁?”蓝水晶泪光闪烁,苦笑道:“还会有谁?”杨取义眼前一亮,当即反应过来,叫道:“什么,你见到林世冲了?他现在在哪?”蓝水晶急怒攻心,头昏脑胀,毫无知觉地全都对他说了出来:“他……他在乱石坡的一个岩洞里,跟……跟冷雪衿在一起,他们两个……”声音哽咽,说不下去。

  杨取义洗耳恭听,诡秘地点了点头,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心中暗道:“哼,林世冲,这一次我看你还往哪儿逃?”可表面还是端出一副君子之态,假装长叹一声,道:“唉,水晶,我早就跟你说过,林世冲这人狡猾成性,城府极深,他对你说过什么,同样可以对冷雪衿重复,可是你偏偏不信,现在你都亲眼看到了吧?”蓝水晶双目含泪,追忆着往昔与林世冲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心道:“难道以前的一切都是假的吗?林世冲,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杨取义瞒着师妹,暗自发动全军,即刻赶到了惊猿山附近的乱石坡,大肆找寻起那个岩洞的所在。不巧那时冷雪衿见林世冲伤势过重,跑到镇上为他买金创药了,一时赶不回来,杨取义他们又人手众多,齐布四面八方,很快就有人发现了那个岩洞。众人以杨取义为首,闯入洞中,但见洞内惟有林世冲一人静静躺在石板之上。

  杨取义慢步走了过去,阴笑着道:“哼,林世冲,任你逃到天涯海角,还不是被我们找到了?”林世冲面不改色,冷冷说道:“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杨取义道:“反正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我也不妨告诉你,是水晶跟我说的!唉,你还真不走运,偏偏让她看到你和那个魔教妖女在这里做些不干不净的苟且之事!你也知道,女人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这种事了,我师妹自然也不能例外!哈哈,不过话说回来,我还真有点佩服你呢!你骗完了一个又一个,才刚刚对我师妹海誓山盟,转眼间又搭上个冷雪衿,你还挺会左右逢源的嘛!”林世冲听他睁着眼说瞎话,侮辱他与蓝水晶之间的感情,当下气得全身发抖,咳嗽连连,极怒喝道:“姓杨的,你……你给我住口!”

  钟不平性情急躁,此时已在一旁催道:“杨少寨主,少跟他废话了,把他抓回去活祭老寨主吧!”杨取义冷笑一声,道:“来呀,给我把这个奸徒绑了,押回山去!”一声令下,清水寨喽兵,顿时将林世冲五花大绑,一人擒一只胳膊,紧抓着他向清水寨行去。林世冲此时周身酸软无力,只得任其所为。

  经过正厅时,林世冲瞥见蓝水晶倚着一处石柱呆立,神情忧郁,面挂泪痕,心有不忍,想要出口唤她一声,却不知该说什么,当下只得抬头多看了她几眼。蓝水晶无意间回眸,二人目光相撞。林世冲从她眼中看到凄苦与失落,她从林世冲眼中看到怅惘与不解,他们之间纵有千言万语,在那一刻却谁都闭口不说。

  杨取义存心要气气林世冲,当下走过去对蓝水晶道:“师妹,你说得没错,这个姓林的果然躲在乱石坡!”蓝水晶原是盛怒冲动之下才口不择言,全都对他说了出来的,此刻见林世冲被擒,心中也有悔恨念头,偏生杨取义又要旧事重提,她心里自然就更加难受了。林世冲见她默认不语,只道她对自己误会已深,恨之入骨,心中的酸楚,丝毫不亚于蓝水晶。

  二人只字未言,杨取义就押着林世冲到大牢去了。蓝水晶痴痴望着他的背影逝去,只觉心痛,此刻她还能做什么?发呆了一阵,也就怅怅惘惘地回移花阁了。

  未料刚一进门,房内就有女声响起道:“蓝姑娘,我等你很久了!”蓝水晶着实吃了一惊, 但见一少女正端坐在她的香案旁,此人正是魔教的冷雪衿。

  原来冷雪衿买药回来,却不见了林世冲,心知必是清水寨的人找到了他,把他抓回惊猿山了,便飞奔至清水寨,暗暗躲到蓝水晶房里等她归来,共商救人对策。

  蓝水晶想起昨晚冷雪衿和林世冲的事,当真误会他们之间有了什么,当下心头火起,不冷不热地说道:“是你,你等我做什么?”冷雪衿道:“林大哥是不是被你师兄抓了?”蓝水晶强作冷静,道:“是又如何?”冷雪衿惊道:“你……难道你不在乎他吗?”蓝水晶冷笑道:“哼,他有你关心照顾,又何需我这个外人多费心思?”

  冷雪衿听出她话中有话,知她误会自己,忙解释道:“蓝姑娘,昨晚之事其实是个误会,我和林大哥之间什么事都没发生,我们只是……”蓝水晶截口道:“就算有也跟我无关,你不用告诉我,我也没兴趣听!”

  冷雪衿急道:“你真的误会了,我们……算了算了,我今天来找你也不是为了这件事……”蓝水晶道:“那为了什么?是想让我帮你救林世冲吗?”冷雪衿道:“什么帮我救他?我知道你也喜欢他,难道你能忍心见死不救吗?”蓝水晶长叹一声,道:“不是我见死不救,我是实在不知道他还值不值得我救!”

  冷雪衿道:“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难道你也跟你师兄他们一样,认为林大哥是杀你师父的凶手吗?”蓝水晶道:“难道不是吗?我亲眼看到他从我师父身上拔出利刃,全身沾满了我师父的血,铁证如山,我还能继续自欺欺人,毫无根据地相信他吗?”

  冷雪衿道:“你只是看到他拔剑,又没看到他行凶,就这样怎能认定他是凶手?”蓝水晶心神一荡,心道:“这点我倒忽略了,难道我真的错怪他了?”但又转念一想:“焉知这不是他们的狡辩之词?也许师兄说得没错,我从小呆在深山,不解人间世情,思想难免单纯。如果林世冲真心对我,又怎么会杀我师父,怎么会有昨天晚上的事?”当下淡淡说道:“但这也不能证明他不是凶手!”冷雪衿摇了摇头,道:“你真的对他一点信任都没了?”蓝水晶苦笑道:“信任?我还能信他吗?我为了他曾经不止一次欺骗自己,又跟师兄闹翻,难道这还不够吗?我宁愿我从不认识他,这样如今就不会痛苦了!”

  冷雪衿道:“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没什么办法了。有些话不管你想不想听,我还是要告诉你,林大哥是个难得的正人君子,他决不会做出伤天害理的事,也不会去杀你师父,而我跟他之间也是清清白白的,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所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希望你不要后悔就好!”说罢头也不回地怨愤而去。整个香阁中,惟有蓝水晶一个人呆呆地坐着,心中一片迷惘。

  夜间,杨取义惟恐上次的劫牢事件再次发生,已连夜派去大量人手驻守在大牢外面,自己也去那里巡逻了好几次,未料一夜平安,毫无异状,真可说是白忙了一场。

  翌日,所有宾客亦全然在场,清水寨便补办“祭奠大典”。过不多久,林世冲就被人押解到正厅之上。他全身血迹,伤痕累累,却还双目四顾,似乎在找什么人。显然,他寻的是蓝水晶,他知道今日自己必死无疑,只想在临死之前再见一面他最心爱的人,可是,却始终找不到她。

  蓝水晶这时在干什么呢?她什么都没干,只在房里呆坐出神,暗自解决心中的矛盾。她不断想道:“大典就快开始了,我能怎么做呢?到底要不要救他?救了他无疑是背叛师门,还会被千千万万的江湖同道所唾骂,我将一无是处,何况他这么对待我,却要我为他牺牲这么多,天下哪有这种事的?我不去!我不去!”

  主意似乎就这样定了下来,可在此时脑中又不自然地浮现出以前的点点滴滴,冷雪衿的最后一句话再度重现——“希望你不要后悔就好”。想到此处,她心中又不免隐隐作痛,泪水也情不自禁地流了出来。

  这时,一种莫名而又强烈的使命感促她站起,毅然说道:“不,他不能死,我不能让他死,我……我……”话犹未尽,已然迫不及待地飞身赶往正厅。

  正厅上,杨取义见林世冲被人押上,一丝快意,即时现于眉梢,当下走过去扯住他那血红的衣襟,冷冷说道:“林世冲,我说过,你会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今天,就是该付这个代价的日子,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林世冲双目无神,喃喃说道:“水晶……我要见水晶……”

  杨取义忽的目露凶光,出手狠狠地打了林世冲一掌,把他打倒在地,冷笑道:“见水晶?哼,你骗她骗得还不够么,临死都要缠着她?我告诉你,水晶你是别想见了,你还是想想你自己,今日群雄面前,我看你如何交待!”林世冲根本不听他的说话,仍径自说道:“水晶,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什么,为什么……连最后一面都不愿意见我?”杨取义怒吼道:“说完了?那我可要替天行道了,你受死吧!”说罢双臂一振,拔剑出鞘,身随剑起,凌空一指,剑尖对准林世冲咽喉。

  林世冲目视长剑将至,面上毫无惧色,只有麻木的表情。他内伤己极严重,心情又极不平静,料定自己必死无疑了。

  就在此刻不容缓之际,蓝水晶及时赶到正厅,但此时要阻止已是枉然,情急之下,她毫不犹豫地以自己的身躯强挡在林世冲前面,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保全他的性命。杨取义看到是她,当真大吃一惊,眼看长剑就要触到师妹身体,急切使出全身解数,硬生生地将这招撤了回去。只听长剑“咣啷”一声坠地,杨取义站稳身形,他指着蓝水晶,又惊又怒道:“师妹,你疯了?你要为他死吗?”

  蓝水晶木然不答,转身望向林世冲,秋波婉转,泛出晶莹的泪花。林世冲苦笑道:“你终究还是来了!水晶,我一直盼望着你的出现。我本来以为你今天不会来了,而我也将永远见不到你,没想到……你不但赶来,还甘心为我挡这一剑。”

  蓝水晶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静静说道:“你听着,我救你只是念在你我以前的情谊,我真的无法看你被人所杀,但是,我也不会原谅你,因为你对我最亲最敬的师父下毒手。林世冲,我再郑重地跟你说一次,我蓝水晶从此与你恩断义绝,你我之间互不相欠!”林世冲嘶声叫道:“不,水晶,我没有杀你师父,我可以对天发誓,我没有,没有……”蓝水晶叹了口气,闭目说道:“不用再说了,一切都是我亲眼所见,是我瞎了眼错信你,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的!”

  林世冲狂笑道:“哈哈哈哈,我真的想不到,我在你心目中原来竟是个阴险卑鄙的小人!既然这么不相信我,那又何苦救我?你干脆一剑杀了我吧!”杨取义借题发挥,叫道:“师妹,你不想看他被人所杀,那就自己动手!反正他今天一定得死,不是死在你的手上,就是被其他人所杀,你自己做个选择吧!”蓝水晶道:“你为什么一定要逼我呢?我做不到!我做不到!”

  杨取义道:“你忘了我爹是怎么死的?他是被这个卑鄙小人趁虚而入,一剑刺死的!你现在不忍杀他,将来他继续为害武林,试问你怎么向千千万万的武林同道交待?剑就在这里,你自己想想清楚吧!”说罢便递出佩剑。

  蓝水晶想起师门重恩,一时感慨万千,不知所措,而见杨取义咄咄相逼,迫于形势,她也惟有颤抖着接过那柄长剑,一步一步渐渐逼近林世冲。在这一瞬间,她又忆起了许多与林世冲共度的时光——惊猿山的不打不相识,乱石坡岩洞的初次交心,水云洞脱困的劫后相拥……太多,太多了,而这一切都将由她这一剑彻底结束。她泪流满面,手执长剑,剑尖缓缓移向林世冲。

  杨取义在旁催道:“师妹,快动手啊!这种危害武林、阴险狡诈的魔教走狗,此时不除,更待何时啊?快把他杀了!”程大吉也道:“水晶,动手啊,对他不可心软!”……

  蓝水晶伤心欲绝,泪水长流。

  林世冲不忍见她如此神伤,当下便道:“水晶,你动手吧!死在你的手上,总比死在他们手上的要好。今生能够结识你,我林世冲死而无憾,动手吧……”蓝水晶欲言又止,无言以对。林世冲道:“你杀我我不怪你,这只能怨我们有缘无份,但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你师父他不是我杀的,那晚的事也不是你想象中那样!”长叹一声,闭目待死。

  蓝水晶银牙一咬,极力挥出一剑。这一刹那,她心中不断回荡起林世冲适才的话语:“你师父他不是我杀的,昨晚的事也不是你想象中那样!”她转过了好几个念头,终于在长剑下击之前停住了手——她终究下不了这个手,宁愿相信林世冲没有杀她的师父,也没有背叛他们之间的感情。

  只听得长剑坠地之声,蓝水晶身影已经远离林世冲,在正厅前方她师父的灵前跪下,伸出两指,指天说道:“弟子蓝水晶今日在师父灵前立下重誓,三日之内,必将觅得真凶手刃,为师父报仇。若违此誓,有如此剑!”说罢便挑起地上长剑,用手奋力将它折断。

  她两手满是鲜血,双目血红,流露出恳求的目光,走到杨取义跟前,道:“师兄,我从来没有求过人,但是现在我求你,给我三天时间,让我去捉拿真凶,以慰师父在天之灵。”杨取义喝道:“真凶?真凶不就是林世冲么?你不杀他上哪找什么真凶?师妹,我真的想不到,你会如此糊涂,竟然为了这个武林败类,甘愿背叛师门!”蓝水晶高声说道:“我不是背叛师门,我只是不想错杀无辜!”

  杨取义怒极道:“你心里也知道凶手是谁,为什么还要自欺欺人?……好,我只问你,如果你查到真凶确是林世冲,你会不会亲手杀他?”蓝水晶默不作声,心中思量如何答复。杨取义咄咄相逼道:“回答我,会不会?”蓝水晶热血上涌,高声答道:“会!”杨取义点了点头,道:“既然这样,我就给你三天时间去查。还有,你要记着,你的时间只有三天,如果三天后你查不到真凶,林世冲一样要死。”

  蓝水晶松了口气,又慢慢走到林世冲面前,深情地望了他一眼,那眼神仿佛是在对他说:“等我回来!”林世冲会意地一笑。蓝水晶手握佩剑,自清水寨大门走去,背影渐渐远了,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