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水晶谜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华服公子

水晶谜 霍晞 7140 2005.10.31 19:04

    当晚,一行人就住于清水寨的各处厢房里。秦咏珊念及她和林世冲一路追踪魔教,与他出生入死,又忆起白天的那一幕,只觉情丝万缕,萦绕心头,哪还睡得着觉?夜半无人,独个起身,启窗痴痴仰望星空,惆怅之意不减反增。

  秦风无意路经女儿房间,见她面挂泪痕,便走进去柔声唤了一声:“珊儿!”秦咏珊见是父亲,也不多说,便纵身扑入他的怀中,默然不语。秦风叹道:“唉,你想哭就痛快哭出来吧,这样会好过一些。”秦咏珊犹自强颜欢笑道:“哭?我没事哭什么呀?……”口中虽是这般说法,但双目已经不听使唤,泪水立时如泉涌出,渗透父亲衣襟。

  秦风见状,长叹了口气,道:“珊儿,告诉爹,你……你是不是喜欢上了林少侠?”秦咏珊红着眼睛,痴痴说道:“喜欢?难道这就是喜欢么?若真如此,那为什么喜欢一个人会这么痛苦?爹你告诉我啊!”秦风道:“唉,世间最难闯的便是情关,一个情字,往往令人痛不欲生,你年纪尚轻,个中滋味自是不懂的了。”秦咏珊道:“既是不懂,为何还要苦苦去想?我多怀念以前那种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生活,可是我现在不可能,我不可能啊!”秦风道:“那只能证明你长大了,你懂事了……”秦咏珊忽地抬头说道:“人为什么要长大?为什么要懂事呢?我倒宁愿还是以前的我!”

  林蓝二人劫后相逢,故地重游,双双徘徊于曾经邂逅的移花园。花前月下,蓝水晶道:“世冲,明天我就要去洛阳的万剑门找回师兄,你也看到了,师父他现在这个样子,你叫我怎么放心留下他一个人!在我离开的那段日子,我师父就拜托你了。”林世冲微笑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杨前辈,他于我师父有恩,就算你不说,我也不会弃他不顾的。”蓝水晶道:“那就好。你留在清水寨等秦前辈和咏珊请来那位‘妙手罗汉’,早则七日,迟则半月,我定会回来与你们会合。”

  微风轻掠,分花拂柳,妖娆皎洁的月光下映着蓝水晶清纯如水的面庞,望着眼前冰雪似的人儿,林世冲实是不愿让她再次离去。心上人虽近在咫尺,但他却觉远隔天涯;虽能实在地执其之手,但又感到好似一切都是海市蜃楼。越对着她,便越觉心慌意乱,仿佛不久后的那场惊天巨劫在此刻已隐隐有了先兆。

  次日清晨,一行数人便兵分三路行事。秦风父女起程寻访“妙手罗汉”,蓝水晶上洛阳找杨取义,林世冲留守清水寨,照料杨天川。且说蓝水晶快马加鞭,日夜兼程,独个西北而行前往河南的洛阳。洛阳相距苏州路途遥远,她有要事在身,只得日夜兼程赶路,亏得内功深厚,虽然疲惫,倒也支持得住,如此前后不到三天光景,便已到了洛阳。一路长途跋涉,也没好休息过,此刻目的地已到,当下她松了口气,下马找了个客栈进去,预备好好歇上一宿。

  那客栈的掌柜见她一身江湖侠女装束,手上又握有佩剑,料她必非寻常女子,江湖儿女素来豪爽,挥金如土,心想倒可趁机巴结一番,当下丢下手上的活计跑去招呼道:“啊呀,这位姑娘,你可真是来对了地方,我们会宾客栈可是全洛阳城最大的客栈,菜肴精美,远近驰名,客人哪,都是笑脸进笑脸出,啊哈!……哦,对了,不知姑娘要些什么酒菜呢?”

  蓝水晶重事在身,哪里有闲情去听这个多嘴的掌柜罗嗦,好不容易等他说完,她才淡淡说道:“随便来几样小菜,另外我还要一间静房。这个你拿去,不用找了。”说罢便取出一锭雪花纹银放在桌上,看上去足足有十两。

  那掌柜心下暗喜:“看来我猜得不错,这位姑娘还果真出手不凡!”心念至此,当下又道:“我说小姐,要不这样吧,来样我们这儿最出名的红烧鲤鱼,那可是我们的拿手菜,另外这个东坡肉也不错,再来些荔枝焙腰子,獐腿拌鸡丝,五味炙小鸡,你看怎么样?哦,要不要酒?我们这儿的酒更出名了,像女儿红啊,竹叶青啊……”

  “掌柜的,你怎么做生意的?我们少爷坐在这儿都那么久了,你还不快叫伙计上菜?难不成我们堂堂少掌门还没有银子付你的酒菜钱?”只听楼上几人纷纷叫道,打断了那掌柜的生意经。那掌柜忙道:“对不住对不住,唐公子啊,多有怠慢,这就来,这就来。这位小姐稍等,酒菜马上就到!”

  蓝水晶见有人支开他,心里反倒落个清静,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双目也就忍不住东张西望,不经意地便落到了楼上的会宾阁,只见烛光摇曳,人影闪烁,其中一人是个华服公子,他身旁还有三个随从和两个歌妓。看那公子油头粉面,气派甚大,透着一股盛气凌人的味道,蓝水晶看着就不觉有些厌烦。

  可谁知,仅仅如此的惊鸿一瞥,楼上的那位华服公子就已经在注意她了。他边打量蓝水晶边赞道:“美,真是美,世上竟有如此天仙化人!”其中一个随从道:“少爷,你是不是又看上哪家姑娘了?让小的给你去打点打点!”那公子道:“你们看,就是坐在楼下靠窗的那个。不用你们去,本少爷自己来!”说着便要下楼。另外两个随从拉住他,指着两个歌妓道:“少爷,那这两个怎么办?”“你说怎么办?给几两银子叫她们走!让开让开,别扫了我的兴!”还不待他们说完,那公子就一把推开随从们,迫不及待地冲下了楼梯。

  那公子满脸淫笑,竟然毫不客气就大大咧咧地坐在蓝水晶对面,嘻皮笑脸地跟她打趣道:“这位姑娘,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要不要跟我们到楼上喝一杯啊?”蓝水晶不理不睬,径自喝茶。

  那公子好生没趣,但见她花容月貌,又岂肯轻易放弃,当下又笑道:“那要不我们一起到外头赏赏月、对对诗,这样远胜你一人在此自斟自饮来得痛快,你说好不好?”蓝水晶冷笑道:“好是好,只是我平生最讨厌的就是那种附庸风雅、盛气凌人而实际上却极无能的小人,真是抱歉得很!”

  那公子恼羞成怒,当下厉喝一声,拍案而起道:“你骂谁?”蓝水晶还是那一副毫不经意的表情,正眼都不瞧他一下,冷笑道:“有人不打自招,还用我明说吗?”那公子大怒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在这洛阳城里,还没有人敢这样跟我说话!你是破天荒第一个!”蓝水晶冷冷说道:“那又怎么样?”说罢凤目一扫,终于还是看了他一眼。

  那公子原本是极为恼怒的,但见蓝水晶那绝美容颜,口气不觉又软了下来。他一步一步走近蓝水晶,口中笑道:“也没怎么样,只不过像你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嘿嘿……”说着就要伸手去倚蓝水晶香肩。

  这当儿,倒霉的一定是那公子,只待蓝水晶略施一点手段,就足以制得他跪地求饶。却在此时,忽的从后方闪出个人来缚住那公子的双臂,竟似老鹰抓小鸡一般把他抓起推到一处墙角,碰了一鼻子灰。

  只听那人斥道:“岂有此理!光天化日之下,你这臭小子胆子倒不小!”又对蓝水晶道:“姑娘,你没什么事吧?”蓝水晶起身正待言谢,眼光一触此人,便即呆住了,半晌不语。那人也是同样神情。双方各自打量良久之后,才同时启口道:“你是……程伯伯?”“水……晶?”

  原来二人早就相识了。那人曾是清水寨中的一位显赫人物,名叫程大吉,早年因正邪大战受了重伤,几乎不治,幸得蓝水晶的师父杨天川输送内力给他保住性命,后来又遇上一位医仙,在他那里医治多年,这才恢复武功。想是因为身子已健硕如昔,才要急切赶回清水寨,却不料在此巧遇蓝水晶。

  程大吉笑道:“水晶,你都这么大了,程伯伯刚才差一点儿就认不出你了!”(程大吉离开清水寨时蓝水晶正当幼年)蓝水晶道:“程伯伯,想不到会在此遇见你!你不知道,自从你离开之后,寨中发生了许多事。”程大吉惊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对了,你好端端的从苏州跑到洛阳干什么?是不是跟这件事有关?”蓝水晶道:“说来话长,总之一言难尽。……”

  这时,那个被程大吉推dao的公子已由他的随从扶起,他怒不可遏地跑上前扯住程大吉的衣襟,恶狠狠骂道:“死老头,你活得不耐烦了,竟敢跟我动手?你知道代价是什么吗?”程大吉闻言正要发作,蓝水晶拉了他几下,低声说道:“程伯伯,少跟这种人罗嗦,我们走吧!”这倒不是惧怕他们,而是蓝水晶他们确有急事要办,不屑为这等无聊小事耽搁行程。

  不料那个公子一个劲地揪着程大吉衣襟不放,还大声叫道:“怎么?想开溜?没那么容易!”蓝水晶这时也动了真怒,随手揽起桌上的一把筷子,一记“天女散花”,向公子一干人等劈面打去。

  那筷子虽说不是什么利器,但经蓝水晶手中打出,已是坚逾金铁,立时就将那帮人打得手忙脚乱、鼻青脸肿,最惨的还是那个好色的公子,脸上被筷子划了一道深深的血痕。虽然不是很疼,但那公子向以俊貌自负,如今经此一划,可要打个大大折扣了。

  蓝水晶停下手来,面挟寒霜道:“这只是略施薄惩,叫你们眼中还有点王法!怎么样,还想找打么?”话犹未了,那四人就已匆匆溜了,临行前,那公子还捂着半边脸,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

  蓝水晶与程大吉快马疾驰,穿街绕巷,不消几个时辰,就已赶到洛阳城大名鼎鼎的万剑门。此时天将破晓,东方未晞,寻常人家自然开门无多,但向以剑术见长的万剑门弟子自然得习武练功、修行早课,因此大门敞开,四下里已能听到他们练功发出的呼呼声响。

  蓝水晶他们刚到,就有万剑门的待客弟子上前询问道:“不知二位远道而来,所为何事?”蓝水晶道:“我们是江南清水寨门之人,此番到来,特来拜访尊师唐先生,烦请代为引见。”那弟子闻言忙道:“原来是清水寨贵客到访,失礼失礼!请二位随我到内堂喝茶,我马上去跟师父通报。”二人道声“有劳了”,便随他进了万剑门。

  入了前院,只见无数弟子正自排列有序在那儿勤练剑术,剑风霍霍,看来个个都有一定的功底。那前院其实是个练武场子,左右两侧,分立五排红漆长架,架上罗列着各式各样的兵器,尤以剑器为多,当真符合了“万剑”之名。

  进得正厅,那待客弟子让蓝水晶他们稍坐片刻,便去通报他们的掌门人唐万崇。这是江湖上的礼数,凡是有地位有身份的客人到来,必要去通报其主,见与不见,也得由其主决定。

  约莫一盏茶时间,仍不见唐万崇出来会客,二人心下犯疑。再过片刻,才从侧室中走出个人来,却并不是唐万崇,而是一个身长玉立、面目俊秀的少年。只听蓝水晶大喜叫道:“师兄……”那少年正是杨天川之子杨取义。

  杨取义在这见到师妹固然又喜又惊,但令他更惊诧的却是蓝水晶身旁的程大吉,当下嗫嚅道:“程……程伯伯?”程大吉笑道:“贤侄,十几年不见了,你还认得我?我今天真是太高兴了,在一天之内能够得遇你们师兄妹俩!”杨取义陪笑道:“爹如果知道你回来了,一定会更高兴的。”蓝水晶黯然道:“师父……师父他……”杨取义急问道:“我爹怎么了?”“师父他……他恐怕……恐怕时日无多了,你若再不回去见他最后一面,就可能没有……机会了……”讲到这儿,声音哽咽。

  程大吉见此,就将蓝水晶告诉他的原委一五一十地转述给杨取义听。杨取义直听得眼冒金星,攥拳怒喝道:“岂有此理!路成这个卑鄙狗贼竟敢以下犯上,私通魔教,别让我碰上他,否则我定要以寨规严惩不贷!师妹,那你逃出水云洞之后,我爹怎么样?”蓝水晶叹道:“虽然有秦帮主他们去找那个‘妙手罗汉’,可是我还是很不放心。你想那‘妙手罗汉’行踪飘渺,秦帮主他们一时间上哪去找他,即使给找到了,这一来一回,费时甚多,不知道师父还撑不撑得下去?”杨取义闻言,那张脸惨白得就跟纸一样。

  蓝水晶忙道:“师兄,你不要这样子,我刚才一急之下才口不择言。师父他修为高深,就算时日稍长,我相信他还是会挺过去的。况且,还有世冲在照顾他,必要之时还可为他输真气续命,他应该没事的。”她口上虽然这么说,可心中却无甚把握。程大吉也道:“是啊,贤侄,寨主他吉人天相,你用不着太担心了。”杨取义道:“可是我还是很不放心,不行,我要马上回去见他!”蓝水晶道:“好,那我们就去向唐先生辞个行!”三人说着就要进内去找唐万崇。

  此际,从正厅的另一侧室走出一个儒生模样的老者来。蓝水晶见他须长三尺,面如冠玉,神采飞扬,风度闲雅,猜想他十之八九便是万剑门的掌门人唐万崇,当下向他一揖道:“久闻万剑门掌门唐先生名盖武林,气度非凡,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唐万崇道:“姑娘谬赞。敢问姑娘可是清水寨杨寨主的高徒蓝少寨主?”蓝水晶道:“正是,难得唐掌门认得我。家师有些俗务急着要办,恕我们失陪,改日有幸,定当再拜会府上。”

  但见那唐万崇略一摆手道:“噫,几位刚来就要走吗?怎么说也得让我这个主人一尽地主之谊吧?”程大吉道:“唐掌门莫怪,只因此事十万火急,我们实不敢多作逗留,就此告辞!”

  正要离去,不意唐万崇却突然出手拦住他们,道:“慢着!既然要走,那就请你们的这位蓝少寨主赐了解药,再走不迟!”蓝水晶止步回眸,惊愕万分道:“解药?什么解药?”

  唐万崇“哼”了一声,问道:“蓝姑娘,你可曾在我们洛阳城的会宾客栈碰上什么麻烦事?”蓝水晶道:“也说不上是麻烦事,只是碰到一个不讲理的人,但这又和什么解药有何关联?”唐万崇径自问道:“你对那个人怎么样了?”蓝水晶答道:“我不过是出手教训了一下那个狂妄之徒。”

  但见唐万崇脸色骤变,厉声喝道:“教训一下?那你也用不着下毒手吧?小儿是有不是之处,冒犯了你堂堂清水寨少寨主,但也罪不及死,你下手未免太狠辣了吧?”蓝水晶花容失色,惊问道:“那个人是令郎?”唐万崇沉声应道:“不——错!”

  蓝水晶解释道:“唐掌门你误会了,我确实出手教训过他,最多在他脸上留下点记号,可不曾如你所言下了什么毒!”唐万崇道:“你不承认?好,那我就叫小儿出来对质,到时一切自见分晓。”说着便吩咐家丁去将儿子抬出。

  杨取义见师妹情势窘迫,当即出来解围道:“唐掌门,我看此事只是个误会,我师妹与令公子素昧平生,又怎么会下此毒手呢?”唐万崇厉声道:“这个就要问问令师妹自己了!”他素来性情偏激,嫉恶如仇,一旦认定蓝水晶是下毒之人后,就显得得理不饶人了。

  程大吉也作证说道:“唐掌门,当时我正和我们蓝少寨主在一起,亲眼目睹令郎的行径,至于她,也只不过是出于义愤才小小出手而已,根本就没有下过什么毒,还望阁下明察。”心中暗道:“我们少寨主的武功远胜过你的无赖儿子,还需用毒吗?”只是碍于唐万崇是武林名宿,不便直言而已。

  过不多久,便见四名家丁抬着一个躺在被褥中的少年公子出来,正是昨夜会宾客栈的那个无耻之徒。可惊的是他满面浮肿,印堂发黑,确有明显的中毒迹象,且依他的情况看来,似乎中的还不是一般的小毒,也难怪唐万崇会如此盛怒了。

  只见唐万崇指着那少年公子道:“这就是小儿唐煜。蓝姑娘,你应该还认得吧?你看看他现下这副模样,难道还是正常之身么?”蓝水晶冷冷一笑,说道:“不错,令公子是中毒不轻,但也不能证明是我下的毒。我清水寨素不用毒,这是江湖上尽人皆知的,请问一下我毒药何来啊?”

  唐万崇却道:“没有一定的证据,我还能冤枉你不成?”说着便俯下身对儿子说道:“煜儿,你把事情说出来,爹替你做主!”那唐煜斜眼看了看蓝水晶,眼神中忽的透出几分得意的神色,丝毫看不出有任何的痛苦。一会儿,他才支支唔唔地对父亲说道:“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我在会宾客栈无意……无意遇到了这位清水寨的……蓝少寨主,好心过去招呼两句,却不知哪里得罪了这个程老儿,他一把就将孩儿抓起推到墙角边。孩儿实不甘心,起身正要与他理论,竟然被这位蓝少寨主,用毒打伤脸部。孩儿技不如人,只得任他们逍遥离去,爹,你要替我做主啊!”

  蓝水晶听后大怒不已,厉声喝道:“你……你胡说!”唐万崇却道:“你这么说是不想承认了?”蓝水晶怒极道:“原来阁下的证据就是令郎的一面之词!好,打伤他的事我承认,至于其它的,请你们不要无中生有!”

  唐万崇道:“看在杨寨主与我多年深交的份上,唐某实是不想深究。蓝姑娘,你还是留下解药,去办你说的要紧事吧!”蓝水晶强抑怒气说道:“看来我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那好,唐掌门,你想怎么样呢?”唐万崇道:“如果姑娘现下身上没有解药,那就请令师兄和这位程兄先行回清水寨一趟,等拿给老夫解药之后,姑娘才可离去。”蓝水晶面色一变,冷冷说道:“我若是不从呢?”唐万崇提高嗓音说道:“那就莫怪老夫无礼了!”说罢,便伸出手用强拦她。

  这时,只听程大吉大喝一声道:“且慢!唐掌门,令郎之毒确非源于我们蓝少寨主之手。我不知道令郎是遭何人毒手,又何以要嫁祸于人,但念你爱子心切,我这儿正好有一粒回春丸,你拿去给令郎服下,包管他立即药到毒消,生龙活虎。”

  蓝水晶叫道:“这怎么行?程伯伯,你的伤刚好,没有这药培元固本,还是会有恶化的可能。”程大吉笑道:“我已经不碍事了,你也说我的伤好了,恢复元气的事儿也应该可以应付得了。放心吧,我们上路要紧!”说着便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瓷瓶,毫不犹豫地交到唐万崇手里。

  杨取义道:“唐掌门,我们可以走了吧?”蓝水晶也道:“是啊,要不要等令公子服下这药再放我们啊?哼!”蓝水晶虽然素有涵养,但她毕竟也是江南第一帮派清水寨的堂堂少寨主,身上不免带着几分与生俱来的高傲,而且她养尊处优,几曾受过此等冤枉,火气自然也就大了些。唐万崇见状,也不好意思再行拦阻,当下拱拳道:“既然如此,三位请便!”

  第三日正午,三人回到苏州惊猿山的清水寨。蓝水晶归返故居,既悲还喜,喜的是终于可以再见林世冲了,悲的是面临的可能是与师父的死别,就在这样悲喜交集的心情的驱使下,她迫不及待地就跑到了师父的卧房。

  眼看就要见着杨天川和林世冲了,蓝水晶兴奋得就要唤出声来,霎时,她惊呆了,一个真实的恶梦,忽的尽展在她眼前——林世冲双目圆睁,一脸惶惑,全身血污,两手发颤,恰从一个老者身上拔出他那把血淋淋的佩剑来,那个老者竟然就是她最敬最爱的师父杨天川。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