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水晶谜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映屏烽爆

水晶谜 霍晞 7115 2005.11.02 11:59

    连日下来,二人就这脉剑路冥思苦想,取长补短,进一步探求其中奥妙之处,久而久之,终于给他们俩创出了一套极具灵性且变化无常的灵水剑法,武学上的造诣自然又精深了许多。转眼间两个月就快过去了,距离迎战之期尚有两三天,三派武林人士提早出发,快马加鞭,疾奔了一日一夜,赶到映屏山下,兵分两路。

  且说蓝水晶与林世冲又到了附近的那个关着冷雪衿他们的秘洞,只见那块巨石依然堵在洞口,丝毫未损。蓝水晶道:“我们用灵水剑法中的‘百川汇水’合击这块巨石,我相信一定能把他们救出来!”林世冲关切道:“你……你的身体不会有问题吧?如果不行的话,就让我一个人试试,再不然还可以想想别的办法,千万不要勉强!”蓝水晶笑道:“我跟你练了两个月的剑法,你看我身体可有不适?对我有点信心好不好?放心吧,四十天之内我都不会有问题的。”

  冷雪衿在洞内听到他们的谈话声响,高声叫道:“姐姐,林大哥,是不是你们来了?”蓝水晶一听,立时听出她内息调和,呼吸均匀,并无异状,欣慰不已,朗声说道:“雪衿,秦少侠,我们马上救你们出来,你们先退开点!世冲,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出剑!”林世冲点了点头,待得蓝水晶数完“三”时,两人就各自运气,将全身真力集于各自的剑尖,一招“百川汇水”,同时跃起挥剑,双剑同劈巨石之一处,合力带出。只听“轰隆隆”一声巨响,巨石倏然迸开,现出那个洞口来。

  蓝、林二人大喜,冲洞内叫道:“你们可以出来了!”过不多久,只见有两个人携手从那个黑黝黝的山洞中走了出来,正是秦箫逸和冷雪衿。

  林世冲见到二人安然无恙,心下大悦,而蓝水晶却在注意另一件事——他们从洞中走出直到四人见面,秦箫逸一直紧紧握着冷雪衿的手,始终没有分开过。

  这时他们已走到蓝林二人的跟前。蓝水晶道:“你们这些天一定过得很辛苦吧?”未料冷雪衿却笑道:“不是啊,这些天里秦大哥一直都在照顾我,我反而过得很好。”蓝水晶听她称呼秦箫逸从“秦少侠”到“秦大哥”,心知他们之间的感情笃定是今非昔比了,当下对秦箫逸说道:“秦少侠,有劳你这些天照顾雪衿了。”秦箫逸道:“蓝姑娘不必客气,这是应该的。”

  林世冲笑问道:“秦兄,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冷雪衿面颊一红,急忙挣脱秦箫逸的手,走到了一边。秦箫逸却爽朗应道:“雪衿已经答应了我,从此脱离魔教,弃暗投明,而且我们之间也已有了三生之约……”

  原来那晚冷雪衿得知林世冲一心一意爱的是蓝水晶,为了成全他们,断然选择了离开,决心不再谈情说爱,却意外地感受到秦箫逸对她的深情厚意。何况二人朝夕共处一室,长达二月之久,秦箫逸又一直无微不至地照顾她,冷雪衿才回心转意了,接受他那份深挚的爱情。

  蓝水晶和林世冲听后,都上来向他们道喜。蓝水晶笑道:“秦少侠,那我把妹妹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对她。”林世冲也道:“是啊,雪衿可是我半个妹妹,如果你欺负她,我可不饶你!”

  四人之间尚有千言万语,但时间紧迫,不容他们深谈了,于是大家纷纷施展轻功,直上映屏山巅。

  一路行去,只见山上杂花生树,群莺纷飞,佳景天成,美不胜收。一片大好春guang之中,却到处透着紧张的气氛。山巅之处众人云集,呼喊之声不绝于耳,正邪双方都已到齐了。

  映屏山巅有一块空地,正是双方会聚之所。左右两边,分站正邪两派的人。只听清水寨程大吉道:“你们教主呢?”檀弃雄道:“这种小场合,何须我们教主出来?”程大吉怒道:“搞清楚,是你们冷阳教向我们挑战的,现在我们来了,冷老贼却躲在里面,算什么东西?有种的就叫他出来!”秦风也在旁骂道:“藏头露尾,鼠辈所为!”

  杨取义环视全场,却惟独不见蓝水晶,当下也问道:“那我师妹又在何处呢?”程大吉愤然:“你这个败类,没资格做她师兄,她的去处不用你管!”杨取义讨了个没趣,当下不再言语。

  檀弃雄冷笑道:“我们教主怕一出场,江湖上的那些好事之徒就会笑他老人家恃强凌弱,所以才特别吩咐我们好好‘招待’各位英雄。今日武林三大门派会合在此,给我冷阳教省下不少工夫,也免得日后轮流请各派高手上山了!哈哈……”他话中带刺,根本没将三派结盟之事放在眼里,大有一举歼灭三派之意。

  此言一出,正派群雄无不摩拳擦掌,怒火中烧。此际,只听一声清脆的娇叱:“檀弃雄,你不要得意得太早!”原来,蓝水晶四人正好赶到。

  这实在出乎檀弃雄意料之外,他心道:“奇怪,他们是怎么救出冷雪衿和秦箫逸的?还有,蓝水晶不是中了寒毒吗?怎么看上去一点事都没有?”尽管疑团重重,但他笑里藏刀:“原来是四位大驾光临,失敬,失敬!哎呀,蓝姑娘,想不到你也来了?怎么样,你身上‘阴极冰花’的寒毒解了没有啊?”

  林世冲闻言即道:“你怎么知道她中的是‘阴极冰花’之毒?你说,在酒里下毒的那个人是不是你?”檀弃雄不紧不慢地说道:“你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不过你最好先问问你的心上人,是谁让她喝下这杯毒酒的?这件事她最清楚了!”蓝水晶心头一颤,暗道:“难道真的……真的是他……他对我下毒?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蓝水晶寒心之至,一口鲜血,突然喷出。

  林世冲见蓝水晶突然口喷鲜血,不禁失声叫道:“水晶,你怎么样了?”蓝水晶摇了摇头,苦笑道:“没什么,反正我早就知道下毒的是谁了,只是不愿面对罢了。”

  冷雪衿急道:“姐姐,你不要相信他所说的,爹绝不会对你下毒的!檀弃雄,你一再出言挑唆,嫁祸我爹,到底居心何在?”檀弃雄嘴角一撇,似笑非笑:“哼,我嫁祸他?笑话!我和你姐姐又没什么深仇大恨,我犯不着下毒害她,得罪整个清水寨!分明就是你爹怕江湖中人迟早会知道他二十年前的那件丑事,才泯灭人性,丧尽天良,连亲生女儿都不放过!”

  冷雪衿气极:“你胡说!当日在竹林里,我亲耳听到你们四人之间的谈话,你也亲口承认了,是你对我姐姐下毒,而嫁祸我爹的事实!”檀弃雄“哼”了一声道:“你听到有什么用?你说的话,这里有谁会相信?”冷雪衿颤声道:“你……你……”

  这时,林世冲挺身而出,高声说道:“我相信!”檀弃雄冷笑道:“林世冲?哼,你也来凑热闹?上次在清水寨,要不是蓝水晶赶来帮你,你早已是我的手下败将了!今天还敢在我面前叫阵?”林世冲怒道:“对付你这种败类,纵使我姓林的技不如人,今天也要拼死一战!”说着便踏上一步,拉开战势。

  檀弃雄望着蓝水晶道:“想对付我的,恐怕不止你一个人吧?”只见蓝水晶一边拭去唇边渗出的血丝,一边也跟上几步道:“不错,不管我身上的寒毒是不是你下的,你设计害死我师父总是事实,我今天就要你血债血偿!”

  檀弃雄两月以来也是武功大进,有恃无恐地道:“这样更好,你们两个一起上,省得我多费工夫,正好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金蛇鞭法!”说罢,便将手中长鞭横空一抖。只见他手中的那条金鞭在空中迎风飞动,似一条金蛇四处游摆,鞭风呼呼作响,向林蓝二人猛然袭去。

  站在檀弃雄身后的唐煜和路成见状,也跟着大叫道:“你们还站着干什么?大伙一块上,把他们一网打尽!”一声令下,魔教教徒全都一拥而上,顿时正邪双方陷入一片混战之中。

  杨取义也在场中与人打斗,未料迎上的竟是清水寨的程大吉。杨取义心存怯意,避而不战。程大吉却对他恨之入骨,缠绕在他身边,怒目而视道:“身为正派弟子,竟然勾结魔教,如今还帮着他们攻打我们,你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爹?”杨取义心头一惊,却又冷笑道:“良禽尚且择木而栖,况且我只是在做我想做的事,何错之有?”程大吉气得全身发抖,一剑疾扫而出,顿时沙飞石走。杨取义横剑一挡,只听“当”的一声,程大吉手臂顿觉一阵麻痛。

  杨取义迈前一步,剑随身走,剑尖直逼程大吉。程大吉此时手臂发麻,动弹不得,见杨取义长剑将至,不觉大骇。未料杨取义却突然收剑不攻,反而游身绕到他的侧旁,低声在他耳边说道:“快带弟兄们走,这里埋了zha药。”程大吉闻言愕然,呐呐说道:“什么?”杨取义早已离去。

  原来檀弃雄处心积虑,潜伏魔教多年,就是为了挑起双方争斗,让正邪两派尽数覆灭,好让他独尊天下。而杨取义是因为被蓝水晶不计前嫌的诚意所打动,也自知有愧于清水寨,才把这个惊天秘密告知程大吉他们,然而他也不能明着帮他们,当下也只能硬着头皮再战下去。

  秦风见程大吉不敌于杨取义,正想上来助战,未料杨取义突然舍他而去,正辗转之间,杨取义又战到他身边,他就一剑向他左肋刺去。杨取义脚踏天罡步法,轻轻避开,一记“双龙出水”,剑指齐发,忽进忽退,忽疾忽徐,明明看着是右手出剑,却不知什么时候冒出双指来。秦风立足不稳,险险被他戳中。

  突然眼前青光一闪,万剑门掌门唐万崇及时赶到,凌厉快剑层出不穷,向杨取义的两臂疾攻。杨取义心神一荡,急急收指,回剑护身,心中暗道:“这唐万崇的武功倒比我想象中要高得多!”

  唐万崇练的万剑诀以快猛见长,练到好处,出剑就犹如电闪雷鸣一般,且无尽无止,好似万剑在手,交替发出。秦风功力虽然不及杨取义,但胜在老成,临敌经验丰富,与他相差也不是太远,如今与唐万崇联手,形势顿时有了极大转变。

  至于陆乾坤,他此时身战魔教四大长老,刀剑拳脚齐施,指东打西、指南打北。四大长老虽然个个都非平庸之辈,但碍于陆乾坤的高深武艺,一时间也近不得身。

  再说林、蓝二人合攻檀弃雄。只见檀弃雄一鞭横扫,鞭头看似向上,可到中途却疾转而下,运鞭如风,直逼蓝水晶与林世冲。蓝水晶目视鞭来,兀然不惧,从容使出灵水剑法中的“水中捞月”,剑尖自上而下平挽一个剑花,剑锋落处,正好与鞭头相交,立时一阵巨响,振聋发聩。林世冲紧接蓝水晶所攻之招,一记“顺水推舟”,长剑顿然绞向那条钢鞭,截住檀弃雄的鞭路。

  檀弃雄眼见林世冲长剑将至,心中大惊,急急缩鞭回身,问道:“这是什么剑法?”林世冲冷笑道:“你怕了吧?”檀弃雄“哼”了一声,突然出鞭往边上的烛台撩去,鞭身顿时燃了起来,原来那条金鞭已预先浸过油。他干笑一声,挥舞火鞭,鞭风呼呼作响,夹杂阵阵热浪,如同金蛇吐焰,频频掴向林、蓝二人。

  蓝水晶仗着师门精妙的天罡步法,当下踏正中宫,轻巧避开。林世冲的五行步法只对五行相生相克,但在此刻不实用了,相比之下,应付起来就比较棘手了。先前的三四鞭他还勉强避过,后来檀弃雄出手越来越快,根本不给林、蓝二人喘息之机。蓝水晶不免觉得浑身焦躁、力不从心。这一边,林世冲刚避过前一鞭,后一鞭就已电闪掴到,一个不留神,左臂上就吃了一鞭,登时皮开肉绽,周边的皮肤也都灼伤了,现出一条深深的血痕。

  蓝水晶见他受伤,担心不已,但此刻已无暇多言,当下只轻轻在他耳边说道:“跟着我的步法走!十招之后,我们一起用‘流水行云’攻他!”林世冲点了点头,这边檀弃雄的那条火鞭又已掴到,顿时把他们俩左右分开。

  接下的十招,林世冲全然跟着蓝水晶踏过的方位游走,加之一柄剑耍得如神龙出水,在身前身后护得甚严甚密,果然,那条火鞭就难以近得其身了。

  原来,蓝水晶先前一直避而不攻,一方面确实是慑于火鞭之威,另一方面也是在留心观察檀弃雄这套金蛇鞭法的鞭路。如今几鞭过后,她已看出檀弃雄的这套鞭法完全是以快见长,所以要破他的唯一方法,就是以快制快,惟有比他更快,才有机会反守为攻。

  十招过后,果如蓝水晶心中所想,檀弃雄的鞭路变得有些迟滞,鞭头也不似先前那么准了,他呼吸渐浑,气力不济。林、蓝二人大喜。他们之所以要等十招过后,就是在等檀弃雄气力耗尽,以便让他们的灵水剑法尽展所长。

  蓝水晶他们养精蓄锐多时,忽见此良机,当下剑招一变,“流水行云”,双剑合璧。这招“流水行云”纯粹是出剑随心的,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固定的招式,只图一个“快”字,能够挥洒自如即可。蓝水晶他们依据檀弃雄的鞭路随心出招,见招挡招,见式破式,到后来则越战越快,招招进迫,一时间竟杀得檀弃雄连连后退。林、蓝二人配合顺利,更紧攻不舍,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一招攻到紧处,林世冲一剑就削掉了檀弃雄的发冠。檀弃雄顿时披头散发,狼狈之极。

  一刹那,蓝水晶眼前浮现起杨天川惨死的情景,立时双目怒睁,迸出仇恨的火花,报仇心切,断然使出灵水剑法中威力最强的一招“飞落九天”,身形猛的拔高数丈,飞身纵起,在半空中连翻两个跟斗,忽的一个凌空下击,剑尖直刺檀弃雄咽喉。林世冲也看出檀弃雄已是强弩之末,心下再无顾忌,也抢进一剑,剑声霍霍,随身疾走,直逼檀弃雄。

  檀弃雄骤遭两面凌厉夹攻,进不能退不得,眼见就要被一剑穿喉,忽的孤注一掷,从腰间摸出一粒东西,顺手一扬。

  霎时,平地起了一股黄烟,气味辛辣难闻之极。原来这是檀弃雄为保命而放的一枚硫磺弹。这种硫磺弹他从不乱用,今天见情势十分危急,在关键时刻,才施用了这个秘密武器。林、蓝二人怕这黄烟有毒,只得丢下檀弃雄,收剑屏息。只这一眨眼的工夫,就给檀弃雄逃出了双剑的势力范围。

  林世冲目睹黄烟的厉害,不禁回忆起一年前他和秦咏珊去找魔教总部,在路上碰上这种黄烟,两个魔教长老被杀灭口的事,顿时了然于胸,轻轻对蓝水晶说道:“我认得这种黄烟,就跟一年前碰上的一模一样,原来那天杀人灭口的人是他!”蓝水晶道:“这我很早就怀疑过,魔教中有此高深武功,能在瞬间杀人而能令你丝毫不知的就只有教主和檀弃雄两个人,而教主绝不会自己行动,那就只剩下檀弃雄了!”

  檀弃雄此时已知自己确已非林、蓝二人的对手,再战下去,只有败亡。他举目四望,但见自己一方已一败涂地、不可收拾,他恼羞成怒道:“好,我豁出去了,今日要你们来得去不得!”说罢退后两步,忽使一鞭猛击地下软土,登时泥土分开,现出一条深痕,痕中露出一根导火索来。正如杨取义所言,这里埋了zha药。

  檀弃雄狂笑道:“林世冲,蓝水晶,你们双剑合璧厉害是吧?好,我倒要看看是zha药厉害还是你们两个厉害!”说罢即用那条火鞭去点燃导火索。这一切都发生在瞬间,大伙儿想避也来不及了。蓦地,红光一闪,一声震天巨响,登时石屑纷飞,沙尘满天,烛台旗帜震得粉碎,正在打斗的人们有一半被炸得血肉横飞。众人皆大惊失色,乱了阵脚,四处逃窜。混乱中,忽听杨取义高声叫道:“要想活命的跟随我来!”众人一听,也不顾真假,一时正派也好、魔教也罢,统统毫不犹豫地跟着杨取义逃离现场。

  杨取义他们急速飞奔,突然在一块大石旁停了下来。他搬开大石,扒开石下泥土,现出一块石板来。他撬开石板,但见底下是一个深洞。杨取义首先跳进那个地洞,众人也跟着跳下。与此同时,洞外又是一声巨响,顿时地震山摇,那刚才的战场被夷为平地,石如雨下,尸横遍地。众人无不怵目惊心,面如土色,比之逃亡时更为惊惧。

  杨取义道:“快走!”便带路在前。不久便可见到一团白光,想必就是出口。众人快步来到洞口,只见远处青山绿水,他们都为自己劫后余生而暗暗庆幸。突然间,只听清水寨那边有人叫道:“大小姐呢?有谁看到大小姐了?”

  没错,地洞里根本没有蓝水晶和林世冲的影子,他们当时就没跟着进去。

  程大吉闻言,急道:“糟了,水晶和林少侠一定还在外面。”“刚刚炸得那么厉害,他们在外面不就……”“大小姐武功高强,吉人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那可不一定,毕竟是血肉之躯,zha药面前,再高的武功也派不上用场。”

  众人议论纷纷,只有杨取义一声不吭。只见他脸色铁青,血脉贲张,断然说道:“程伯伯,这里很危险,你快带弟兄们从小路下山!”说罢就要向来路折返。程大吉一把拉住他道:“等等,你要去哪?”杨取义道:“我去救师妹!”程大吉叹道:“你不能回去,檀弃雄不会放过你的!水晶他们现在也可能已经……”杨取义摇头叫道:“不,我一定要救师妹脱险,我一定要救她!”程大吉劝道:“跟我们回清水寨吧?”杨取义苦笑道:“我做了很多错事,再无颜回去了。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去救师妹,清水寨……只有交给你们了。”说罢飞奔入洞,再不回头。程大吉望着他远去的背影,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

  其实蓝水晶他们并未出事。当时他们二人正与檀弃雄打斗,见他出手点燃火yao,当真大惊不已。檀弃雄本想死命缠着二人,不让他们脱身,但他更怕杨取义会一举救了众人,坏了他的大事,于是一点燃火yao即舍了林蓝二人去追杨取义,林世冲他们见他无故逃走,也相继追了上去。这个时候火yao正好爆炸,三人施展绝顶轻功才幸免于难。

  檀弃雄刚逃出那个空地,就碰上从地洞中出来的杨取义。杨取义一见他,就急问道:“檀弃雄,你把我师妹怎么样了?”檀弃雄阴沉着脸,突然一指前方,高叫道:“蓝水晶!……”杨取义急切之间,不及细思,便即回头。未料檀弃雄竟狠命一鞭往他身上抽去,顿时打中他的五脏六腑,打得他口喷鲜血,还来不及等他叫出声来,又加紧一鞭,将他身子卷起扔下深崖,口中还恶狠狠地吼道:“你坏我大事,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蓝水晶他们正好追到。蓝水晶眼见师兄坠崖,急切一个纵身,施展轻功飞到悬崖下,一手紧紧扯住杨取义衣襟,一手急用短刀插入崖壁间,借此来支持住二人的体重。

  林世冲大惊,正要赶去救他们。檀弃雄狞笑一声,乘他救人心切未及防备,一鞭就打中他背部的“大椎穴”。林世冲立时动弹不得,只得眼见蓝水晶与杨取义在悬崖下垂死挣扎,又见檀弃雄狰狞地一步一步走向崖边,横起一鞭,对着蓝水晶、杨取义就要抽下。林世冲深知这一鞭下去,二人势必坠落崖底,粉身碎骨,当下惊得毛骨悚然,汗如雨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