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水晶谜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生死情劫

水晶谜 霍晞 11665 2005.11.01 01:11

    蓝水晶离开了清水寨,一路失落彷徨,不知该何去何从。她清楚自己只有三天的期限去找寻证据,也明白这世上唯有她一人能还林世冲一个清白,如果连她自己都放弃的话,那还有谁救得了他?忽地急中生智,一个念头油然而生,自言自语说道:“他们不是说世冲是魔教中人吗?好,那我就去魔教找证据!对,冷雪衿在冷阳教,她可能会有办法。”主意打定,再不彷徨,毅然取出当日冷雪衿在乱石坡交于她的冷阳教地形图,把它紧紧攥在掌心,就怀着这极小的希望,照着地图渐步行去。

  她原本就聪明绝顶,机智过人,此时又因林世冲被困师门,危在旦夕,更不容她有丝毫含糊。一日之内,跋山涉水,越岭翻江,都差不多走遍了整个苏州城,入夜时分,终于于西北方向找到一处与地形图上地势极为吻合的山岭地带,山脚下立一石,石上刻“映屏”二字。蓝水晶心想:魔教总部大抵就在此。当下松了一口气,也不在路边稍作停歇,便即疾行上山。山路崎岖陡峭,夜间更是难走,她就借着微弱月光,细步邀月同行。

  上得山巅,东拐西弯,七上八下,又花了好一番工夫,这才找到密荫深处的一片外似堡垒的高宇,便是冷阳教的总部之地。蓝水晶踏破铁鞋寻了一天半夜,总算让她如愿以偿,顿时喜出望外,只道天之所佑,林世冲复救有望,当下又细观了那些高宇良久,心道:“魔教果真隐匿非常,若无此图在手,即便是告诉我在映屏山,我也没有把握找出总部所在。现在只有去找冷姑娘了,否则惊动了教主,我自己被困不要紧,怕的就是清水寨那边会按期处死世冲。”

  主意打定,她便依图所示,悄然跃入最中间的那座宅子,飞檐走壁以避人耳目,如此奔走一时左右,已然神鬼不觉地来到了少教主冷雪衿的寝居外侧。她又飞速出指击晕护卫,轻手戳破窗纸,向内望去,但见冷雪衿正于房中静坐,心中一喜,便欲出言相唤,忽地念及昨日之事,心中犹自尴尬,但又随即转念:“为了世冲,我还能计较这些吗?”当下鼓足勇气,低低向内叫了一声。

  冷雪衿疑惑启窗相视,未料窗外之人竟是蓝水晶,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当下立时拉她进屋,又紧闭所有窗口,一切就绪后,方始说道:“你……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要是被我爹发现的话,你就走不了啦!”蓝水晶道:“我顾不了这么多了,除了来这里找你,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救世冲!”

  冷雪衿又惊又喜道:“你肯救他了?我早知道你不会见死不救的!”蓝水晶道:“就算我有心救他,也没有十成把握救得了他!”冷雪衿道:“这话怎么说呢?你不是清水寨少寨主吗?你要放他有谁敢拦你?”蓝水晶苦笑一声,道:“那你不也一样是冷阳教的少教主?试问你能违抗你爹的命令吗?说实在的,我现在只有三天的时间保障他的安全,期限一到,要是我再找不到证据去证明他清白的话,那后果真会不堪设想。”

  冷雪衿问道:“那我能为他做什么呢?”蓝水晶道:“究其根源就是他们误会世冲是你们冷阳教的人,所以他才会有杀我师的动机。只要让江湖中人相信他跟冷阳教毫无干系,就可以还他一个清白了,我想……”冷雪衿道:“你想让我帮你找寻证据?嗯,我是很希望帮助林大哥的,但是……我要怎么做呢?”蓝水晶道:“你曾经说过,清水寨的叛徒除了路成之外,还有一个神秘人吗?我想从这个人身上着手,我相信只要能明确他的身份,就一定能找出事情的始末。”

  冷雪衿忽的叫道:“我想起来了!昨日我教教徒接到一纸从清水寨来的飞鸽传书,刚好那时我回到教中,就把它给扣住了,也许对你破案会有帮助……”蓝水晶大喜,连声问道:“那封卷书现在还在吗?”冷雪衿道:“还在,我拿给你!”说着便从床前的木柜里取了一支外贴金纸的短筒出来,交到蓝水晶手中,道:“这封卷书留在我这儿一天了,我都还来不及看呢!”

  蓝水晶急不可待地打开金筒,取出筒内的卷书来看。霎时,她翻阅的手忽的停住了,面上神色也怔住了,犹如让人点了全身穴道似的——卷书写的是瘦金体,纤长型,这对她来说简直熟识之至,因为这种字迹是她从小看到大的。幼时跟师兄一道练字,见他习得一手瘦金长字,心下羡慕,还特意拿来临摹仿书,因此对这一门道摸得很透,如今见此字迹重现异地,这当中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蓝水晶实在不愿知道这个答案,但却已心知肚明,不觉惊叫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冷雪衿通阅全书,也见得上述只是清水寨现状而已,这原就在她的意料之中,然而蓝水晶却有如此大的反应,心下茫然不解,问道:“怎么回事啊?”蓝水晶怔怔地道:“这字……这字……”冷雪衿更胡涂了:“字没什么呀?每次送来都是这种字迹,我看得多了!”蓝水晶道:“每次?这么说你先前看到的和现在这封都是出自同一人手笔?”冷雪衿还是不太明白,当下答道:“那是自然了!”

  蓝水晶顿时凉了半截,暗道:“他果然早就勾结魔教了!”一时念起师兄平素对她的千般疼惜,万般怜爱,心中虽是对他无意,但二人一同长大,十几年的兄妹情谊却远非他人可比,如今真相大白,方知自己向来敬重的谦谦君子原来竟是个表里不一的奸诈小人。她思绪不定,感慨万千。冷雪衿叫了她好几声,她才慢慢回过神来。“蓝姑娘,你是不是想到救林大哥的办法了?”蓝水晶不答她的问话,过了一会,她才举起那封卷书,道:“冷姑娘,你可不可以把这个交给我,让我带回清水寨去救世冲?”冷雪衿听她果有法子,当下大喜不已,连连点头笑道:“当然可以了,只要能救林大哥,你要我怎么样都行!”

  冷雪衿无意之间,表现出了对林世冲的无限情义。所谓“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蓝水晶听在耳边,不禁问道:“你……你和世冲很要好么?”冷雪衿是个敢爱敢恨、心地耿直的姑娘,她此时并未体会到蓝水晶的言下之意,当下不假思索便道:“嗯。在没认识林大哥之前,我一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是他,是他让我知道,人生在世,还有感情这回事。时至今日,我才真正地体会到,以前的我都从未好好活过,这实在太不值了。”她怕蓝水晶误会,又补上一句道:“不过你要相信我,那晚我只是为他疗伤,别的什么事都没做!”

  蓝水晶面颊一红,随即笑道:“如果我还怀疑你们的话,今天就不会来找你帮忙了!”冷雪衿也笑道:“这就好了,你,我,林大哥,从此便真成朋友了!对了,我不是跟你们有一个月的乱石坡之约吗?现在我已经在暗中策划这件事了,时机一成熟,我就可以把秦少侠救出来了!”蓝水晶道:“那我就先替秦前辈和咏珊多谢你。此事还可容后再谈,眼下最紧要的就是救世冲脱险,我想我该走了。”冷雪衿道:“我送你出去。”

  二人走到门口,刚要开门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说道:“衿儿,你休息了吗?”冷雪衿大骇,低声对蓝水晶道:“糟了,我爹他来了!你……你快找个地方躲起来!”蓝水晶心下一慌,双目四顾,就要找个地方藏身,未料门外那人已然推门进来了。

  只见来的是位红光满面、慈眉善目的老者,看他的样子和蔼可亲,很难想象得到他就是使得正派中人闻风丧胆的魔教教主冷夜常。

  蓝水晶紧盯着她,双目现出异样的光芒,一时竟然忘却了躲藏。与此同时,那冷夜常同样也在端视着她,那种目光似乎带有一种父亲对女儿的关爱色彩,没有一丝要困住甚至伤害她的味道。

  良久,才听得冷夜常道:“雪衿,你这孩子也真不知礼,怎么有朋友来了也不跟爹打声招呼,也不怕怠慢了人家?”冷雪衿一时急乱,呐呐地说不出半句话来。冷夜常又道:“对了,这位姑娘怎么称呼啊?”冷雪衿支吾着道:“她……她……”蓝水晶心道:“就告诉你我是谁,看你能把我怎么样!”倔脾气一上来,当下便明白地道:“我就是惊猿山清水寨的少寨主,是姓蓝的!”

  她原以为冷夜常定会惊异非常,然后再想奸计对付自己,未料他却仍是一脸的气定神闲,好似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这当儿惊的反倒是蓝水晶自己了。只见冷夜常微笑说道:“哦,原来是清水寨蓝少寨主屈尊降贵,大驾光临,稀客稀客啊!雪衿,你何时交的这么一位好朋友,都不让爹知道!”

  蓝水晶想起杨天川曾经说过,魔教教主冷夜常是她蓝家的灭门大敌,不但害死了她的爹娘,就连她素未谋面的亲生妹妹十几年来也都音讯全无。按常理来说,她应该对他极之痛恨才对,可是,当她看到冷夜常的那一刻开始,那颗心不知怎么的就恨不起来了,还反倒有些莫名其妙的亲切感。

  冷雪衿嗫嚅说道:“爹,我……我……”冷夜常笑道:“还‘我’什么呀?蓝姑娘有急事要办,你还不快送她出去?”

  此言一出,蓝水晶与冷雪衿皆是大吃一惊,心中暗道:“他怎么会知道呢?”不过,蓝水晶此刻牵挂的是林世冲的安全,根本就顾不上自己,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推敲这内中缘由,既然冷教主肯放行,那自然是万事大吉了。是以二人稍稍一楞,也就急不可待地离开了。这有两个原因:一是怕冷夜常反悔,二是林世冲确实时日无多。

  冷雪衿这一送,就送到了映屏山的山口,二人方始分手道别。蓝水晶手捏金筒,感激说道:“冷姑娘,非常感谢你帮我这个忙,等我救出世冲以后,我一定会把这件事告诉他。”冷雪衿道:“别这么说,林大哥于我有义,能助他脱险,我是很情愿的。蓝姑娘,你要答应我,无论如何,一定要救出林大哥!”蓝水晶道:“你放心,我就算拼了命也会把他救出来。好了,我要走了,半个月后咱们乱石坡见!”说罢转身下山,加快脚步,疾向清水寨行去。

  翌日清晨,林世冲正在大牢思念蓝水晶,突然牢门一开,自外走进一个人来,翻目瞥去,原来是杨取义。只见他缓缓上前,奚落着笑道:“怎么样林兄?在这儿过得还惯吧?”林世冲冷冷一笑,转过头去,不理不睬。杨取义道:“你笑吧,趁现在活着就多笑一笑,不要将来哭丧着脸去黄泉!你真以为水晶能找到证据为你脱罪?哈哈,她是我的师妹,怎么会帮你这个外人?她之所以跟你演完这场戏,纯粹是可怜你,好让你死得安稳些,你不会这么笨当真了吧?”

  林世冲瞟了他一眼,冷笑道:“你不用在这里挑拨离间!你无非是想我死嘛!现在天下人都听你唆使,你的目的就快达到了,你应该满足才是!”杨取义道:“满足?如果我杨取义这么容易满足的话,又岂会有今天的一切?你知道我为什么还留着你吗?因为我要等水晶回来,让她亲手杀你,我要让你尝尝死在自己最爱的人手上的滋味,哈哈,真是可悲啊!”林世冲冷笑道:“就算水晶被迫杀我,她还是会一辈子记着我,即使日后你得到她,她的心里也只有我一个,永远没有你的位置!”杨取义大怒吼道:“你住口!”林世冲越发高声地说道:“你怕了吗?就连一个死人你都比不上,可悲的人应该是你!”杨取义咬牙切齿地叫道:“你想激我杀你是吗?好,反正你都要死了,我就先砍了你一条手臂,看看水晶还会不会喜欢你这个独臂人?”说罢一把夺过身旁一名喽兵的单刀,对准林世冲左臂,举起刀来,就要齐肩砍下。

  其时,牢外跑进一个喽兵,向他禀报道:“公子,大小姐回来了!”杨取义心下一奇,暗道:“三日未到,她怎么就回来了?难道真给她找到了什么证据?”面上却毫不示意,道:“林世冲你听到了?水晶她回来了!你刚刚不是找死吗?那要恭喜你,很快就能如愿以偿了!”却见林世冲满心狂喜,尽在面上展露无遗,丝毫不像待受大刑之状,杨取义心下愈怒,恨恨地盯了他几眼,当即拂袖而去。

  蓝水晶此时已在正厅相候,心中盘算如何搭救之事,突然间思绪被一阵刺耳的笑声打断,回眸一望,原来正是杨取义押着林世冲到了。她见林世冲披头散发,满面淤伤,周身血迹斑斑,料他定在牢中饱受折磨,心下不忍,不禁落下两滴泪来。

  只听杨取义道:“师妹,三日期限未到,你就赶着回来了!是改变初衷了,还是知难而退啊?”蓝水晶冷冷说道:“你别得意,这一次我可不是空手而回的!”杨取义道:“这么说,你已经掌握了可以还林世冲清白的证据,自信救得了他?”蓝水晶道:“不——错!”

  杨取义道:“那证据呢?”蓝水晶忽道:“你真的不怕我拿出来?”杨取义哈哈笑道:“笑话!我怕什么?就算怕,那也是怕你不肯信守承诺杀了他!”蓝水晶冷笑着道声“好”,随即取出那支得于魔教的、内藏神秘卷书的金筒来,在天下英雄面前高高举起,朗声说道:“各位,我所说的证据就在这里面!它非但能够证明林世冲的清白,还可以告诉我们,那个泯灭良知、装模作样的真凶,到底是谁!”她说这句话时,双目一直牢牢盯住杨取义,从她的眼中,从她的话中,完全能够觉出她对杨取义的刻骨之恨。

  金筒上呈后,交到杨取义手里。过了一会,却听他大笑说道:“师妹,你说得不错,这封卷书确实能告诉我们,谁是真正的凶手,但是,却无法证明林世冲的清白,因为,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真凶,就是他——林世冲!”蓝水晶叫道:“你胡说!”杨取义笑道:“我胡说?怎么你事先没看过吗?哈哈哈,还是先拿去好好看看吧!”说罢便将卷书飞出。

  蓝水晶接住略一浏览,立时大惊不已,原来那封卷书早已给人偷龙转凤,换成另外一封完全指证林世冲是凶手的伪信。她知道这定是杨取义搞的鬼,可是现在连唯一的证据都没了,她又如何让人相信林世冲是无辜之身呢?

  林世冲看在眼里,苦笑说道:“算了,水晶,你有这份心就够了。只要你相信我是无辜的,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蓝水晶摇头说道:“不行,我既然知道了你是无辜的,就再没有理由看你受冤!世冲,你要坚持下去,千万不要放弃,我一定会救你脱险的!”

  杨取义“哼”了一声,道:“师妹,相信你还记得,两日前你在我爹灵前立下的重誓。你说三天之内必将觅得真凶,如今期限将至,你带回的证据又是指证林世冲的,现在人证物证俱全,你还要继续维护他吗?”蓝水晶沉声道:“你……你好毒啊!”杨取义冷笑道:“我毒?哼,我杨取义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可是跟你的林世冲相比,那就自愧不如了!师妹,你说过找不到证据就会亲手杀了他,如今群雄皆在,你是不是该兑现你的承诺了?”蓝水晶气得说不出话来:“你……你……”杨取义咄咄逼人,紧接着就递出一把长剑,逼她就范。蓝水晶怒火中烧,索性夺过长剑,“咔嚓”一声反将捆在林世冲身上的绳索斩断。

  杨取义怒道:“师妹,你……你当真要为了他,背叛清水寨?”蓝水晶扶起林世冲,又厉声对杨取义道:“背叛清水寨的人是你,而不是我!杨取义,我不会再让你伤害他!”杨取义道:“你真的下定决心要救他吗?”蓝水晶斩钉截铁地道:“是!”程大吉出来阻止道:“水晶,你不要一错再错,为了他身败名裂,不值得!”蓝水晶道:“我心意已决,再无更改!”说罢紧紧握住林世冲双手,一脸的坚定。

  杨取义妒怒交加,当即喝道:“好,能不能救走林世冲,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抓住他们!”一声令下,全寨喽兵一拥而上,全力捉拿林蓝二人。蓝水晶银牙一咬,拔剑出鞘,一手护住林世冲,一手抵抗众人。她剑法高深,内功大增,本来以她个人而论,要突围而出并非难事,如今带上个半死不活的林世冲,而且对手又是她的师门中人,出招攻守诸多不便。以寡敌众,剑招黯然失色;左顾右盼,竟无一处得以脱身。

  杨取义在旁喝道:“师妹,你们今天是走不了的,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蓝水晶毫不加以理会,剑招一变,顿然使出逍遥游剑中的“逍遥天下”,剑势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纵横凌厉,耀眼生辉,剑尖一瞬万变,似乎近处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中剑。

  此剑招一出,三尺之外的喽兵都不禁为之所慑,难近其身。蓝水晶就趁他们尚未攻上之际,忽的带上林世冲,仗着逍遥游剑的威妙,刷刷几剑,连人带剑飞起,向防守较为松懈的地方猛然冲出。

  此时,只听杨取义暴喝一声,也顿入场心,刷刷两剑,分花拂柳,向蓝水晶迅猛袭来。蓝水晶青锋一转,硬生生接了师兄的两记狠招,只觉虎口微震,手臂麻痛,正自思量如何应变。杨取义又已一招“万里飞霜”连环刺来,剑气挟风,冷气森森,呼呼声响,剑锋过处,正是指向蓝水晶的麻穴,显然他只想制住师妹,并无心伤害于她。蓝水晶只得暂时舍下林世冲,身形急急拔高数丈,在空中翻一跟头,反刺两剑,快逾飘风,轻灵翔动!

  杨取义与她同出一门,武学路数源于一宗,师妹懂的招数他自然都懂。若非蓝水晶内力大增,加剧了剑招的凌厉度,否则,杨取义早就将她手中长剑击飞,令她败下阵来。

  原本以蓝水晶今时今日的武功,应该胜于杨取义才对,但她如今却要分身保护林世冲,相当于只用一半不到的功力与杨取义周旋,况且四面八方又有许多喽兵围绕,如此此消彼长,就正好与他半斤八两,斗成平手。

  就趁蓝水晶飞身盘空之际,杨取义忽的撤去攻她的那一剑,反而青锋倒转,狠命地刺向一旁毫无防备的林世冲。原来他看出蓝水晶全部心思都系在林世冲身上,换言之,只要先对付了林世冲,就能令她自乱阵脚,是以假使一招“万里飞霜”,故意支开她,掉头来才向林世冲下手。林世冲身负重伤,体虚气弱,哪里还敌得过他,一个闪避不及,就给他一剑刺中旧伤,顿时血似泉涌,惨叫一声,就要躺倒地上。蓝水晶看在眼里,忧心至极,急切下来将他扶住,叫道:“世冲,你振作一点!”

  其时,又听杨取义发号施令道:“先给我杀了这姓林的!”话音刚落,只见众喽兵长剑霍霍展开,连成一线,将林蓝二人重重包围,困于核心。包围圈越缩越小,剑尖却专逼林世冲一人。蓝水晶怒喝一声:“卑鄙!”遂挥动手中长剑,紧紧护住林世冲周身,招式顿然由攻转守,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杨取义一见此招果能奏效,便加紧几剑,剑锋也全然转向手无寸铁的林世冲,欲要借此引师妹手忙脚乱,弃剑投降,以免误伤于她。

  蓝水晶武功再高,也不可能以一人之力同时挡住几十人的攻势,为了免除林世冲再次受到伤害,打到紧处,她干脆就以自己的身躯挡于他身,有好几次都险象环生。

  这时杨取义几剑已然刺到,蓝水晶把心一横,又伸手去挡,腕部立时中了一剑,鲜血飞溅,沾染衣衫,犹如皑皑白雪之上开了一朵娇艳红花。她强忍剧痛,一声不吭。林世冲却是心有不忍,拼力叫道:“水晶,别……别再管我了,你快走,快走啊!”蓝水晶蓦然回首,朝他一笑,惨然说道:“今日我便陪你同死此间!”

  杨取义沉声喝道:“师妹,我不想伤到你,只要你弃剑投降,然后再杀了他,我可以既往不咎!”蓝水晶冷笑一声,道:“多谢了!”当下手掌一翻,长剑继续飞出,招式丝毫不缓。杨取义怒道:“你既一意孤行,那就莫怪我手下无情了!”说着身形飞起,半空中剑气纷飞,攻如雷霆疾发,招招排山倒海,一味强攻不守。蓝水晶见他倚仗轻功,飞身半空,料他必然下盘不稳,当下后退几步,忽的出剑扫他双足。

  杨取义立时大惊失色。若是此招于平地使出,他定视为等闲,但他此时偏偏身在半空,全身无所凭借,不好如平地般跃开,一时惊慌,不知所措,眼见师妹长剑飞扫,惟有孤注一掷,从腰间摸出一枚钢镖,朝蓝水晶迎面掷去。蓝水晶临危不乱,右剑横出挡镖,左掌斜飞,攻向杨取义胸口。杨取义哪料得她有此一招,此时正自下跃,却闻前方掌风呼呼,心下甚奇,抬眼望去,却是为时已晚,胸口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掌,顿时重心不稳,身子在半空中直跌下来。蓝水晶就趁此际,紧拉林世冲一手,飞速夺门而出。杨取义一落地便急喊道:“不能让他们跑了,快追!”

  蓝水晶拉着林世冲一路飞逃,此时已然到得惊猿山半山处,回首望去,只见山上光点耀动,想是那些喽兵仍在追捕不弃,当下便要继续下山。倏然间,她感到林世冲的手越来越冰,渐要握之不住,回眸探视,但见他脸色惨白,毫无人色,牙关打紧,颗颗冷汗如黄豆般直滚下来,顿时停住脚步,大惊问道:“世冲,你怎么了?”林世冲全身颤栗不止,无力地道:“我……我全身发冷,怕是……不行的了。你……你带着我跑不掉的,不要……管我了,……快走,快……快走啊!……”

  林世冲这几日饱受折磨,受伤颇重,早已心力交瘁,要不是他心里还系着再见蓝水晶一面的念头,早在清水寨大牢里,他就已经死了。刚刚他又中了杨取义一剑,跟着蓝水晶飞逃至此,多次震动伤口,失血过多,哪里还撑得下去?

  蓝水晶双目含泪,凝视他道:“不,我不走!世冲,我知道你为我受了很多苦,但你一定要支持下去,你不能死!你跟我说过,要带我遍游名山大川,现在我答应你了,你不可以食言啊!”林世冲竭力睁着双目,苦笑道:“你……真的……答应我了?”蓝水晶不住地点头,泪水连连下落。林世冲见她哭得伤心,心下不忍,抬手便要拭她面上泪迹,不料手伸一半,忽的停滞不前,跟着眼皮一合,没有再说什么,就此昏死过去。

  蓝水晶止住泪水,使劲摇了几摇他那渐渐冷却的身体,一遍一遍叫唤他的名字,可是他却始终没有听到,更不可能有任何的回答了。失望,悲戚,自责,顿时一股脑儿地涌将出来,她再也支持不住,一个劲地扑到了林世冲身上痛哭不已。

  就在此刻,突觉有人碰了自己身子一下,她懒散地瞥视一眼,但见来人正是清水寨的程大吉。程大吉见林世冲满身是血,昏死在地,又看了看蓝水晶那双红肿的眼睛,叹了口气,道:“水晶,你真的很在乎他吗?”蓝水晶哭道:“是,我在乎他,可是有什么用,他还不是一样离我而去?一切都晚了,都晚了……”说着说着,泪水又止不住地涌出眼眶。

  程大吉忽道:“不晚,你快带他下山,找人医治他,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蓝水晶抬头惊道:“程伯伯,你要放我们走?”程大吉叹道:“唉,你叫我怎么忍心捉你回去?我不知道林世冲为人如何,但能肯定的是,他是真心爱你,甚至可以为你而死。你能找到如此情深义重之人,程伯伯很替你高兴。水晶,快走吧,不要让这一切成为遗憾!”蓝水晶感激地点了点头,随即背起林世冲疾速奔下惊猿山……

  蓝水晶下山以后,前前后后差不多找遍了全城所有的大夫,可结果都是束手无策。她失望透顶,忽的翻目仰望,但见朗朗青天,似火骄阳,仿佛都在嘲笑自己为情所困,为情所苦,心下暗道:“难道上天真是不长眼吗?若非如此,为何要让所有不该死的人死去?师父是这样,现在世冲也是这样,老天爷,莫非这都是注定的劫数吗?……”正自怅然,耳边忽的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道:“蓝姐姐!”蓝水晶恍恍惚惚地泛着泪眼看去,发现身后一共站有三个人,其中二人正是秦风父女,另一个却是自己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蓝水晶希望顿生,急急拭去泪水,叫道:“秦前辈,咏珊,你们找到‘妙手罗汉’没有?”只听那陌生人道:“老夫正是‘妙手罗汉’罗晋峰。”蓝水晶大喜道:“你就是罗前辈?太好了,世冲有救了,世冲有救了!”

  秦咏珊骤见义兄浑身是血地倒在地上,忙跑到他身边叫唤,却见他毫无反应,以为他身亡,急得抱住他大哭起来。秦风亦是大惊,问道:“蓝姑娘,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林少侠会伤成这样?”蓝水晶道:“一言难尽,我待会儿再给你们解释。罗前辈,求你救救世冲吧!”

  罗晋峰走过去轻搭一下林世冲的腕脉,忽的长吁一声。蓝水晶心急如焚,连声问道:“他怎么样了?”罗晋峰叹道:“他的经脉乱得一塌糊涂,内伤极为严重,唉,怎么伤成这样?”蓝水晶急道:“你的意思是他……?前辈,我求你一定要救救他!”罗晋峰道:“老夫尽力而为吧!”

  当下,他们四人急将林世冲带到最近的一家客栈,选了一间静室让罗晋峰给他治伤。秦风父女与蓝水晶紧候门外,心里忐忑难安。

  约莫过了三四个时辰,忽然闻得室内传出几声咳嗽,想来林世冲已恢复了知觉,三人大喜,纷纷推门入内。但见罗晋峰面色涨得通红,犹胜当年关羽,额头满是汗珠,乍看上去甚为疲乏。蓝水晶道:“前辈,他怎么样了?”罗晋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道:“幸好他尚存一丝薄薄生机,否则真是神仙难救。现下只需动用真气冲破他头顶的‘百会穴’,让血液流通其‘四神聪’,待得不久,他便可自行醒转。”蓝水晶大喜过望,见罗晋峰如此辛劳,当下便道:“前辈,我来助你一臂之力!”说着运气通于两掌之间,拍向林世冲背心大穴,将自身内力源源不断地输入他的体内,助其冲破头顶的“百会穴”。

  又过一柱香时间,二人合力终于成功地替他打通了穴道,此时皆疲惫不堪,尤其是蓝水晶,她一心认为此次之祸皆是她一手造成,所以不惜一切也要救活林世冲。

  只听罗晋峰道:“气通百会,周无阻隔。照目前的情势看来,他应该没什么大碍了。”蓝水晶喜道:“真的?”罗晋峰略一点头,又道:“不过他内伤虽愈,外伤却也不轻,还需好好调养一段时日。我一会儿开个药方,你们照方上抓药煎给他喝,即可加速他外伤的康复。”

  方子开出后,蓝水晶又忙着要替林世冲抓药,秦咏珊拉住她道:“蓝姐姐,我看你的样子很累了,你进去休息一下吧!我帮你抓好不好?”蓝水晶微笑道:“不用了,我还挺得住!”说着就要出门,不料刚跨出两步,就觉一阵晕眩,眼前万物渐转模糊,跟着便仰天卧倒,人事不省了。秦咏珊轻叹一声,摇头说道:“我以为我最能逞强了,没想到她也……唉,为什么非要到自己挺不住晕了才甘心?难道爱情就真有这么大的力量,令人生死不悔吗?……”当下扶着蓝水晶到静室休息,然后拿了药方,独个走向市镇的一家药铺。

  蓝水晶晕倒良久,也不知是什么时候,隐约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叫声虽极轻微,可在她听来却如春雷乍动,顿时,一股莫名的使命感促她惊醒。她微揉惺忪睡眼,定睛看去,却见林世冲双唇微动,将启未启,始知是他梦中呓语,想到他睡梦当中犹念自己,不觉大为感动,走了过去轻轻握住他手,叹道:“要你无端为我卷进这场漩涡,还差一点儿赔上性命,我真的很过意不去。我别无所求,只希望你能快些醒转过来,我定当遵从我的诺言,以偿今次之过……”

  正自叹息间,突觉相握之手微有动弹,心下又惊又喜,垂首望去,但见林世冲双目渐启,已然如愿醒转,当下喜极而泣道:“哈,你……你终于……终于醒了!”未料林世冲第一句话便道:“你……你腕上的伤好些了吗?”蓝水晶一心力救林世冲逃出清水寨,此时若非他再提起,腕上中剑之事几乎就给遗忘,想他死里逃生,乍醒非但不顾自己伤势缓急,反而对她那无关紧要的小伤耿耿于怀,心下激动万分,闭目低低抽泣起来。

  林世冲见状,惨然说道:“你恨我,不愿再见我了是吗?”蓝水晶拭泪道:“你想到哪儿去了?我怎么会恨你?”林世冲道:“你师父的死,全是我一时疏忽,水晶,我对不起你,你恨我是应该的。”蓝水晶抿嘴一笑,柔声说道:“听我说,我们之间再也别提什么恨了,好吗?你对我好,我自然知道,其实抱歉的人应该是我,今后我决不会再疑心你了,你肯给我一个机会重新开始吗?”

  林世冲微微一怔。这是他们相识以来,蓝水晶首次向他表明心迹,他此时实在不知要用什么来表达这满心的狂喜,惟有伸臂紧紧将她抱住,仿佛在她身上找到了一种失而复得的满足,良久才道:“这是不是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在惊猿山的时候,我以为你是怕我死去才有意答应我,但是现在我知道,你是真心实意的,对吗?”蓝水晶微笑点了点头,道:“我已想得很清楚了,大事一了,我便随你浪迹天涯,此志此意,永生不悔,当时是这样想,现在也是一样。”林世冲道:“我当时很有可能命丧黄泉,你真傻,怎么能够答应我呢?”蓝水晶浅浅一笑,道:“你为我饱受折磨,若然真死,你以为我会就此忘掉你吗?”林世冲激动道声“水晶”,情不自禁地在她额上亲了一亲,立将双臂抱得更紧了。

  蓝水晶靠在他的肩上,忽的想起一事,道:“世冲你知道吗?你这次大难不死,全靠众家朋友鼎力相帮,否则以我一人之力,实是回天乏术,如今你安然无恙,应该去向他们道个谢!”林世冲道:“你说得对,此次若无他们相救,我恐怕再也见不着你了。水晶,你现在就带我去见见他们,我要当面和他们道谢。”蓝水晶微一点头,当下小心地扶他走到隔壁的客房。

  秦风此际正与罗晋峰对坐攀谈,聊的都是有关林世冲的伤势。秦咏珊便蹲在一旁的药炉处,一手托脸,一手攥着一张小纸条,口中正自念道:“先倒水,后放药……,不对不对,应该是先放药,后倒水,也不对!哎呀,到底是哪个先,哪个后嘛?怎么煎碗药都这么麻烦呀?”

  林世冲听她说着说着,不觉扑哧一下笑出声来。三人此时方知林世冲他们已在门口,当下秦风迎前喜道:“林少侠,恭喜你内伤痊愈!”林世冲道:“多承前辈挂念,晚辈感激不尽!”此时秦咏珊也奔了过来,对他笑道:“林大哥,我看你真是铁打的,这么重的伤也能走来这里!”林世冲笑道:“要是不来,还真不知你这位大小姐不会煎药呢!”

  说着,他又缓缓走到罗晋峰面前,一揖说道:“尊驾便是‘妙手罗汉’罗前辈吧?晚辈林世冲,多谢前辈救命大恩!”他适才听得秦罗二人交谈,已知这位救命恩人的全名。罗晋峰摆手笑道:“林少侠不必多礼!其实老夫也不过是略尽绵力,谈不上什么救命大恩,你真正要谢的是你的蓝姑娘才对!她为了救你,不惜与师门决裂,几乎身陷清水寨,把你救到这里以后,又运功帮你冲破穴道,导气归元,以至自己元气大伤,晕了过去,你今后真要好好待她才是!”林世冲回思蓝水晶舍命相救的经过,一时激动,怔怔望着意中人,口中却说不出半句话来。蓝水晶报以一笑。前尘旧事,一笑作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