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水晶谜

水晶谜

霍晞

  • 武侠

    类型
  • 2003.01.26上架
  • 15.05

    完本(字)

2.41万位书友共同开启《水晶谜》的武侠之旅

见习霍晞 见习权权天才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首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危岭侠姿

水晶谜 霍晞 6721 2005.10.29 15:16

    秋风萧瑟,秋阳淡薄。临安城郊的重重青山,经过昨夜秋雨的洗涤,焕然一新。一路行来,只见林木深深,鸦影点点。沙石小路,洁净无泥。山石之间,泻出一股股清泉,远远看去,就似一条条柔软的白练,走得近处,闻水声潺潺,如鸣琴,如赋诗,如少女黄莺般甜美的歌声。

  其时,只闻得一个娇滴滴的少女声道:“大哥,用得着跑那么急吗?停下来歇歇吧,我都累死了!”随着又响起一个少年声道:“叫你别跟来了,你偏不听,现在叫苦的又是你!”“那我怎么知道这么辛苦?要是早告诉我,抬我去我也不干!”“你啊……老虎跑到脚跟都不知道急,我们再不快些回去,帮中就要大祸临头了!”“没那么严重吧?”……

  说话的是两兄妹,他们此时正快马加鞭赶赴临安城郊七峰岭上的铁门帮处。马前坐着的是哥哥,只见那少年剑眉虎目,细腰窄背,气宇轩昂,身着一件贴身锦衣,腰间配把寒光闪闪的长剑,一手紧拉缰绳,一手不住地向马身甩鞭。后面坐的是他妹妹,一身青衫,红绸束腰,活泼秀气,俏丽无比。

  他们纵马上山,一口气驰至一座大宅门前。只见大宅朱漆铁门,门上铜钉闪闪发亮,夺目非常。门顶匾额上明白写着“铁门帮”三个大字,银钩铁划,遒劲有力。府邸两侧,分立一对威风凛凛、栩栩如生的石狮,衬出一派豪气来。

  宅子外面围着一大群人,站在最前端的是一个两鬓微霜、精神矍铄的五旬老者。那少女见了他,挥手叫道:“爹,我们回来了!”那老者看到了他们,既喜还忧,迎上前道:“逸儿,珊儿,你们怎么如今才回来?探出什么消息了吗?”少年皱眉道:“消息是有,不过很棘手!”说罢,扬鞭在空中一拍,虚击声中,身轻似燕,先从马上跃下,再把妹妹抱下来,白马昂首长嘶,踱入马房。少年又道:“这里人多口杂,不便多谈,请各位随我进来,我们到内堂再叙!”说罢,便随群雄入内商议。

  那老者是江南大派铁门帮的帮主秦风。那少年是其子秦箫逸,为人足智多谋,实不失为其父的一好帮手。那少女是秦箫逸的妹妹,名唤咏珊。

  内堂群雄分坐两侧,上座位置分别由秦家父子坐定。只见秦箫逸蓦地站起身来,朗声对众说道:“诸位,在下此次来到洛阳城的万剑门探察,恰巧他们门中有人卧底魔教,才得知魔教将于九月十三开始秘密入侵江南各派,意欲雄霸武林,而我们铁门帮,就是他们第一个目标!”

  此言一出,群雄纷纷“啊”的一声,立起身来,场面一片噪杂。有人窃窃私语道:“九月十三?那不就是大后天?来得这么快!”“魔教太可恨了,我们干脆杀出去,拼个你死我活!”“说得不错,邪不压正,难道还怕他们不成?”

  秦箫逸忙安抚道:“各位稍安勿躁,请听在下一言!既然他们有意挑战,有备而来,若跟他们真刀真枪地对着干,我方定然损失惨重,如今,惟有好好动动脑筋,思一万全之策,方有转胜之机。”

  群雄问道:“莫非贤侄已有良策?”秦箫逸道:“恕小侄狂妄,在众位叔伯面前班门弄斧。实不相瞒,小侄早已想好了一个瓮中捉鳖、以逸待劳的计策。”众人道:“瓮中捉鳖、以逸待劳?贤侄不妨说出,大家一起商议一下。”秦箫逸道:“其实很简单,我们先在山上摆一个空城计,那些魔徒立功心切,自然会自投罗网,届时见此处空空如也,定然气闷下山。我们早已在下山要道布好机关,他们要想硬闯的话就只有损兵折将,我们就在暗处等到他们心力交瘁之际,一举冲出,来个大扫荡,将他们一网打尽。”

  群雄中有一汉子道:“少帮主此计虽妙,不过恕我直言,似乎有欠磊落,不像我们武林正派应有的作风。”此人名唤李正,在帮中负责调度各队人马,是职位仅次于少帮主秦箫逸的一名把总。

  秦箫逸笑道:“李世伯所言极是,但是‘兵不厌诈’,正是因为咱们武林正派一直打着‘明刀明枪’的口号,所以魔教中人才不会在这方面有所防范,我们大可利用此点来攻其不备!”李正为人光明磊落,虽听少帮主论理,但仍是觉得此举有欠妥当,径自眉头深锁,暗暗沉思。秦箫逸看出他的心意,又劝说道:“李世伯,这世界上有一种人叫做卑鄙小人,对付他们,我们根本无须讲什么江湖规矩!”

  在座群雄大多都是些自视甚高的好汉子,平素将那些个江湖规矩看得比性命还要重要,此时虽然心中一千个一万个不愿,但碍于目前形势,也只能默默说服自己,认同少帮主的主张。

  秦箫逸眼见群雄渐渐平静下了,当下也松了口气,道:“既然各位再无异议,如今时间紧迫,我们就照这计划行动,加紧做好一切准备,‘迎接’魔教的挑战!”众人领命,纷纷散去,部署一应事项。

  秦风双目直视儿子,发出慈祥光芒,笑道:“逸儿,刚才你说得很好,真有一帮之主的风范!”秦箫逸忙道:“孩儿僭越,望爹恕过。”秦风哈哈大笑,在他肩头拍了两拍,道:“你能想出如此妙计制敌,救大众于水火之中,何过之有?况且爹也已一把年纪了,帮中之事迟早要交由你打理,看到你如今这么有出息,爹就可以放宽心了!”

  这时,只见秦咏珊拽着父亲衣袖使劲摆了两摆,撒娇道:“爹你好偏心啊,只疼大哥不疼我!”秦风笑道:“你这个淘气鬼,若有你哥哥一半懂事,那爹就念阿弥陀佛了,哈哈!”秦箫逸耳闻父亲和妹妹欢声笑语,心中却另有所思,魔教势力庞大,己方虽有妙计在手,但世事难料,又有谁可保证万无一失呢?心念至此,不禁长长吁了口气。秦风见状,问道:“你怎么了?还在担心那件事吗?”秦箫逸默默点了点头。秦风叹道:“唉,该来的早晚会来,如果我们尽了力还是失败,那是天意,总之,一切顺其自然吧!”秦箫逸听父此言,豁然开朗,自叹弗如。

  三日之后,魔教果然大举进犯。其教主冷夜常见山上毫无动静,心中甚奇,便吩咐四大长老中的吕四带几队人马先行上去,探听虚实,另交代沿途若遇异常,就速速发一支蛇焰箭下来,他好派人增援。那吕四领命后,立时领了几队教徒,直往山上冲去。

  此时冷夜常身旁所站的是他们冷阳教中的左使檀弃雄。他见吕四去后,便向教主问道:“教主,您老打算什么时候出手?”冷夜常嘴角一抽,轻蔑说道:“哼,区区一个铁门帮,何须老夫出手?能够跟我女儿交手,已经是抬举他了!”檀弃雄闻言即道:“是是是,教主神功盖世,天下无敌,大小姐尽得教主真传,对付小小一个铁门帮,简直是大材小用!”冷夜常听着很是入耳,当下便得意地仰天大笑起来。

  且说吕四率领教徒们一路冲去,其时已经到了半山腰,他气焰嚣张地朝上疾呼道:“姓秦的老贼,本爷攻到你老巢来了,还不快下来束手就擒?”其余教徒更是喊杀震天,一片混乱。岂知山上除了袅袅回音之外,再无其它。吕四无法,只得率众冲上山头,却见“铁门帮”早剩空空屋宇,哪里还有半个人影?不禁气得大叫道:“哼哼,想不到名满江湖的铁门帮竟然如此窝囊!既然都是些缩头乌龟,那还留着这些龟壳何用?给我点火烧了!”一声令下,一些魔教教徒就纷纷起火,将帮宅付之一炬。吕四他们也就气急败坏地下山了。

  秦风隐在草间目视一切,当下怒不可遏道:“欺人太甚!冷老贼,老夫不铲除你,誓不罢休!”秦箫逸则道:“爹,小不忍则乱大谋,现在还不是出击的时候,我们惟有静观其变……”还没说完,就听其妹秦咏珊叫道:“爹,大哥,你们看,他们中计了!”

  果然,大部份的魔教先锋在下山路上一个个地倒下了。原来他们中了秦箫逸等预先布下的迷雾阵,以至相继昏迷,余下的少数几人也早已吓破了胆,当下屏着呼吸,跟着吕四向山头狼狈逃窜。

  吕四他们回到山顶,望着那尽成废墟的府邸,才有点后悔适才的烧屋举措,害得如今连个栖身之所也找不到,与一班丧家之犬无异。情急之下,想起临行前教主对他的嘱咐,于是射出一支蛇焰箭,然后对手下道:“各位兄弟,与其在此坐以待毙,倒不如我们冲下山去,说不定还会适逢教主的援兵,得以保住性命!”说罢,便首当其冲,再次率领其他教徒杀下山去。

  半路上,他们自然遭到了伏击,陷进了铁门帮箭弩阵的重重包围中,顿时四面八方箭如雨下。魔教众人纷纷中箭落马,受困眼前,眼看着又损了不少兵力,惟剩吕四和有限的几个了。

  吕四见频频损兵折将,不由恼羞成怒,气急败坏地向四周乱嚷一通:“姓秦的,你们枉自称正派英雄,想不到竟然也做出这种‘下三滥’的勾当,有种的就跟我们真刀真枪,背后伏击算什么好汉?”

  “哼,就凭你们,也当得起好汉二字?况且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大家上!”说话的是秦箫逸,带领着铁门帮的大批人马杀了出来。

  那李正平生最痛恨的就是魔教中人,此时见吕四已是强弩之末,却仍有一派嚣张气焰,当下摩拳擦掌,冲吕四道:“你不服气是吗?好,就让我李正先来会会你!”说罢,便纵身吕四身边,一刀斜劈,欲削吕四头项。那吕四也不示弱,他铆足全力,横剑一封,剑柄回旋,隔挡了一下,即攻向李正下盘。李正纵身而起,拔高数丈,在半空连人带刀,猛力劈去,勇猛迅捷,雄健剽悍。吕四连退三步,避开正面攻击,一手使一记“剪腕花”,一手骈指戳向李正腰肋的章门穴。

  李正只看到那记“剪腕花”,却全然没在意吕四的另一手进攻,当下全力对抗,舞刀如风,正要破其招数时,突然全身一麻,被点中穴道,登时动弹不得。吕四奸笑一声,立时从怀中取出一枚黑光闪耀的毒镖,朝李正前胸一抛。李正霎时中镖倒地。

  秦箫逸大叫一声:“李世伯!”当即跃出,抢回李正,但见他脸色黑得可怕,双目怒睁,似是余怒未消,却已气绝身亡。秦箫逸怒喝道:“好狠毒的手段!大伙一起上,杀了这个魔教奸贼,为李世伯报仇!”

  先前,铁门帮众人还顾念着江湖规矩,不屑全体出动,这时他们见吕四一动手就用狠招杀害了李正,个个义愤填膺,纷纷操起兵刃一拥而上,齐攻吕四和其他魔教教徒。

  吕四他们以寡敌众,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面临的又是群雄愤怒下的拼命招式,不消片刻,便已被攻得毫无还手之力。就在他们即将被擒之际,魔教的援兵赶到了,吕四趁乱混入队伍中,随即又与铁门帮厮杀起来。

  铁门帮没想到他们还有人上来,这下与大批魔教教徒正面交锋,就不禁吃了大亏。魔教中人卑鄙无耻,不择手段,使毒、耍诈、暗器,无一不精,虽然他们人数不与铁门帮相当,但凭借着这些龌龊的手段便很快地杀出了一条血路来。可是秦风父子武艺精湛,也打得那群魔徒抱头鼠窜,秦咏珊虽然学艺不精,但要对付那些小兵小卒倒也绰绰有余。

  不想敌方却有一蓝衣蒙面少女,挥舞长剑,在人丛中游窜厮杀,身形犹如灵蛇摆尾,轻盈快捷,剑尖每每直刺对方要害,短短数招,便有十余正派人士毙命。秦箫逸眼见如此,心头火起,立时丢下吕四他们,一跃而上,与那少女对打。但见她轻纱蒙面,容貌依稀可辨。

  那少女抢进一招,剑诀一捏,刷刷几剑,连环击出,俨若骇电奔雷,霍霍展开。秦箫逸兀然不惧,闪身避开对方的正面进攻,借着闪势,一剑猛然击出,拦击对方的腕部。少女手指一放一紧,剑柄回旋,迎上秦箫逸的长剑。二人各运真力,以粘字诀粘住对方长剑,相持甚久,才忽然弹开。那少女只后退了三步,而秦箫逸却连退不止,直至退到一棵大树前才稳住身形,终究还是那少女技高一筹。

  秦箫逸一整剑势,冲她问道:“姑娘,你武功不凡,却为何要为虎作伥?”那少女冷冷说道:“少说废话,你想知道,就自己去问阎罗王吧!”原来,她就是冷阳教教主冷夜常的女儿冷雪衿。秦箫逸怒道:“好你个魔教妖女,看剑!”说罢扭身再上,飕飕两剑,毫不放松。冷雪衿“哼”了一声,剑法瞬息万变,使出冷阳教扬名江湖的绝技——夺命连环三式。

  第一招“黑夜繁星”,只见冷雪衿身形飞起,长剑猛然一抖,顿时寒光闪耀,就如黑夜繁星,千点万点,直洒下来,所点之处,无一不是要穴。秦箫逸回剑护身,剑随身走,竭力躲避,但求自保,无暇反攻。

  冷雪衿又进第二招“银蛇舞地”,飞身落地,剑势回旋,寒光遍地,银蛇般乱舞急缠对方双足。秦箫逸大惊失色,左闪右避,手忙脚乱,终是难逃恶招,足处中了两道剑伤,立时坐倒地上,无力再起。

  冷雪衿毫不懈怠,好似存心要将秦箫逸毙于剑下,当下连展第三招“飞龙穿涧”,直取对方咽喉,快逾劲风,狠辣至极!秦箫逸眼见长剑将至,却苦于无法闪躲,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飞来一颗石子,不偏不倚,恰恰抵在秦箫逸的咽喉之上,阻住冷雪衿的长剑击势。秦冷二人皆大惊不已。其时,从远处传来一阵洪音:“魔教鼠辈,无耻卑鄙。以四敌一,贻笑江湖。”

  冷雪衿听在耳里,心中暗道:“对方话音中气十足,内功显然极为高深,有此功力,莫非是哪位前辈高人?不,听他的声音,应该不是老人才对。可江湖后辈中有这号人吗?看来武林正道果真是人才济济,丝毫小觑不得。”

  过不多久,便见一白衣少年从天而降,衣袂飘扬,极是洒脱。只见他英气迫人,俊雅难当,双目横扫周场,一派倨傲之色,看上去顶多二十出头。

  冷雪衿最初料他起码也是个三四十岁的粗犷壮年,岂知他却如此年轻,而且还是个儒雅俊逸的公子,不觉奇道:“何方英雄,报上名来!我冷雪衿剑下不斩无名之辈!”“这位姑娘好大的口气啊!”少年道,“在下林世冲,算不上什么英雄,素闻冷阳教夺命连环三式震惊武林,今日有幸让我碰上,一时技痒难耐,想向姑娘讨教一二。”说话潇洒随便,并没把魔教一干人放在眼里。一个无名小子竟敢在他们面前公然挑衅,怎能不令冷雪衿大怒?当下只听她喝道:“岂有此理,若是活得不耐烦了,我倒可以做个顺水人情送你一程!”林世冲笑道:“你我胜负难测,你此言过早。”说罢缓缓从腰间抽出一泓清水也似的长剑,不紧不慢地道了声“请”。

  冷雪衿见他如此狂妄,不由大怒,倏的一个闪身,又用夺命连环三式猛然出击。一招“黑夜繁星”,寒光抖洒直下,直逼林世冲周身各个穴位。林世冲淡淡一笑,脚踏五行步法,剑走轻灵,游身绕过,瞬息间就绕到冷雪衿面前。冷雪衿的这记杀手锏只宜远攻,不可近战,林世冲逼近她的身体,她就无计可施了。换招不及,正自惊慌,未料林世冲却有心相让,长剑一抡,绕到别处去了。

  冷雪衿却认为他在戏弄自己,反而更怒,又一记“银蛇舞地”,朝着林世冲足部袭去。林世冲不躲不闪,立地纹丝不动,待得冷雪衿长剑袭到,他再突然一个纵身,身形顿时拔高数丈,在空中翻一跟头,神不知鬼不觉地落到冷雪衿背后。这动作就在电光流火间完成,冷雪衿还未反应过来。此时林世冲若在她背后猛下杀手,她必死无疑。可是那林世冲又似第一招般避而不战,又绕到别处去了。

  冷雪衿蒙他两次手下留情,对他已渐渐由愤怒转为感激,当下停手问道:“你有两次机会可以杀我,为什么不动手?”林世冲傲然道:“如此杀你你一定不服,而且这种背后伤人之举,我林世冲向来是不屑做的!再说啦,我要动手又岂止两次机会?还有一式,出招吧!”

  冷雪衿心中虽有感激之意,但对方到底是敌非友,而且这句话又充满狂气,根本不把她引以为傲的夺命连环三式放在眼里,心下又转怒气,喝道:“你要找死,也怪不得我了!”飞速一个转身,使出“飞龙穿涧”,一剑逼向林世冲咽喉。林世冲立地纹丝不动,待得长剑离他咽喉只有一寸之际,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他飞快一记大擒拿手,左手夺住冷雪衿手腕,将剑锋向她那边反推。冷雪衿顿觉一股大力压过来,眼看就要危及自身,骇得直冒冷汗。不料林世冲右手出剑一格,将她的长剑格开,帮她解了燃眉之急,剑锋过处,还有意无意地挑开了她的蒙面纱巾。

  林世冲登时心头一动,但见冷雪衿凝肤胜雪,秀美绝伦,只是那一对漂亮的双睛中却蕴含着无限的冷漠和杀气,没有一丝感情,叫人不寒而栗。

  林世冲冷笑道:“这便是所谓的夺命连环三式吗?我看连保命连环三式也算不上!”冷雪衿本已对林世冲敌意全消,如今见他如此狂妄自大,目中无人,不禁也动了真怒,喝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看不起我们冷阳教?好,就给你点厉害尝尝,四合大阵!”

  一直在旁围攻秦风的三名手下此时听主召唤,立时放下秦风挺剑杀了进来,四剑霍地连成一线,齐攻林世冲。林世冲傲然笑道:“这样更痛快!”说罢,长剑一抡,吐出荧荧寒光,指东打西,指南打北,在四剑之中挥洒自如。魔教四人只见对方剑光耀目,不免手忙脚乱。过不多久,便听得断金戛玉之声连响,紧接着又是三声惨叫。四人长剑皆被截断,那三个手下还被挑断右手手筋,躺在地上痛不欲生。

  林世冲笑道:“什么四合大阵?还不是不堪一击的乌合之众?”冷雪衿又羞又怒,一张俏脸涨得通红,眼见林世冲面泛浅笑,神色自若,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般。正自气怨难平,又见三个手下躺在地上痛苦抽搐,惨叫不绝,愈感丢脸,一怒之下,举剑一一结果掉,口中还怒喝道:“混帐东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留你们何用?”林世冲眼见一个貌美如花的少女瞬间就连夺了三条人命,心头也不免为之一颤。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