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水晶谜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求医瀑林

水晶谜 霍晞 8020 2005.11.02 00:04

    林世冲一手仍然紧紧抱住蓝水晶,一手急促拔出佩剑扬天一划,“啪”的一声,二剑相交,擦出金光。这一刹那,双方模样都已看明。“林兄?”“秦兄?”原来那人正是秦箫逸,他的后面是秦风与秦咏珊。

  秦箫逸霍然收剑,惊道:“林兄,怎么会是你?”林世冲也道:“你们怎么知道我会来?”秦咏珊道:“我们不知道啊!今晚我们原本是想救你和蓝姐姐的,但又怕惊动了魔教教主,只好在此地等待时机,等了大半夜,终于见山上跑下个人来,我们还以为是冷阳教的人呢,没想到竟然是你!哎呀,是蓝姐姐,她怎么了?”秦咏珊突然发现了昏迷不醒的蓝水晶。

  林世冲回头一望山顶,说道:“她中了一种奇毒!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找一个清静的地方,好让我把她的毒逼出来。三位,可知附近有何藏身之所么?”秦风随即应道:“有,离映屏山不远处有个山洞,洞口为树枝遮蔽,不易被人发觉。那原是魔教的秘密之所,他们还储了干粮在里面,不过他们已有好多年没去过了,所以应该说是安全的,暂时就带蓝姑娘去那里避避吧!”

  他们无暇多言,均自提气发足跟随秦风来到那个隐秘的山洞,林世冲小心翼翼地将蓝水晶安顿于一块石板上,当即默运玄功,贯足内力,纳于双掌之间,对准蓝水晶的背心大穴,双掌齐拍,欲以内功强行逼出她体内的剧毒。可谁知,他双掌一旦接触到蓝水晶的身体,就被她的深厚内力所震,反而弹开数丈,五次三番,都无法近得其身。

  秦风惊道:“怎么会这样?”林世冲叹道:“可能她体内的真气杂乱无章,无法输入外来真气。看来要逼出她体内的毒,就必须先克制住她的内功,使其真气不再流窜。”秦风道:“那我们就一齐出手,合我们四人之力,应该可以制住蓝姑娘的内功了吧?”林世冲连声叫道:“这万万不可!家师曾经对我言及有关这方面的事,他说这种方法是极为凶险的。如果四人之中,有一人稍一分心,不但水晶会有危险,我们四人也都会深受其害。”

  秦咏珊急道:“那怎么办呢?难道眼睁睁看着蓝姐姐中毒不理吗?”秦风道:“当今之计,我看只有把蓝姑娘送到老罗那里救治了!”林世冲如梦方醒,欣然叫道:“对啊,还有罗前辈,我怎么没有想到他呢?上次我受这么重的伤,他都能把我给医好,这一次,他也一定有办法解去水晶身上的奇毒,一定可以的!”秦箫逸道:“那事不宜迟,我们就立刻起程吧!我听说罗前辈的隐居之地隐秘非常,江湖上没几人到过那儿。”秦风道:“不错,那个地方不单隐秘,而且密布奇门遁法,寻常人就算找到了那里也是万万进不去的。林少侠,你跟我来吧!”

  当夜,四人为了方便前往,便雇了辆马车,将蓝水晶抬入车内,然后由秦风他们带路在前,前往“妙手罗汉”罗晋峰的隐居之地。

  一路上,林世冲一直在车内照看意中人。微弱的烛光,映着蓝水晶纯洁无暇的面庞,现出她成熟中的那一丝依然存在的少女稚气。面对如花美眷,林世冲忆起当日在乱石坡岩洞中守侯她的情景,不由暗暗叹了口气,道:“上天既然注定你我有缘,就不应该让你就此离开我,水晶,你一定要醒过来,我答应过你,要带你遍游名山大川。等你醒来,天涯海角,只要你一句话,我都可以舍命相随。”

  夜凉如水,山风阴冷,林世冲深怕她受冻着凉,于是轻轻脱下外衣,盖于她的身上。忽闻得马声长嘶,他心下一惊,暗道:“难道是魔教的人追来了?”当即揭幕一看,但见四面八方站满了一个个轻装精锐、手持利刃的黑衣黄带者,观其服饰,果然都是冷阳教的教徒。

  为首的几个认得林世冲,一见他从马车里探头出来,便大喝道:“林世冲,你好大的胆子啊,连我们冷阳教的大小姐也敢劫持?”林世冲“哼”了一声,欠身跃出,道:“大小姐?冷夜常这样对待水晶,亏得你们还有脸来认这个大小姐?”

  秦咏珊惟恐事迟有变,叫道:“林大哥,不要跟他们多说了,我们快走!”说着就扬鞭催马。那些教徒岂肯罢休,当下截住去路,冷笑道:“想走?没那么容易!”

  林世冲“霍”的拔出长剑,吩咐秦咏珊他们道:“快,你们先带水晶走,这里我来应付!”说罢剑随身走,当即旋风般地扑上前去,与那些教徒游身激战,连环数剑,全劲刺出,势比秋风扫落叶,杀得他们节节败退。

  他本欲令那些人知难而退,好让他腾出时间去追马车,哪知那些人全都是亡命之徒,只知完成任务,志在拦截林世冲,好抢回蓝水晶复命,根本不顾自己的死活。

  林世冲如要单一击败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都是易如反掌,然而这些人同时进攻,又豁出命来全力相拼,他就是动作再快,武功再高,也无法在一时半刻之间尽数制住他们,而时间一长,蓝水晶寒毒再次发作,随时都能危及她脆弱的生命。

  就在林世冲进退两难之际,一个白带蓝衣少女突然从天而降,微步凌波,飘飘似仙,莫不正是冷雪衿?只见她黛眉微颦,大喝一声道:“全都给我住手!”

  那群教徒见她到来,纷纷住手行礼道:“二小姐!”(他们已经知道蓝水晶跟她的姐妹关系)冷雪衿喝问道:“你们不知道林少侠是我朋友吗?是谁叫你们来的?”那群教徒道:“是檀左使和路主,他们说是奉了教主的口谕,林世冲劫走大小姐,所以……”

  冷雪衿斥道:“混帐,简直一派胡言!我刚跟我爹在一起,他又如何分身去颁什么口谕?这分明就是檀弃雄他们贼胆包天,假传谕令!好了,都给我****去,今后不准再为难林少侠,听到没有?”教徒道:“可是大小姐她……”冷雪衿厉声道:“我姐姐那边自然有我处理,用不着你们操心。这是我爹的随身令牌,见令牌有如亲见教主,你们敢不听从我的号令?”说着就从腰间取出一枚金光灿灿的令牌来。那些教徒见了令牌,都如老鼠见了猫似的,再不敢违逆半分,全数曳兵散去。

  冷雪衿收起令牌,走到林世冲身边,道:“林大哥,你没事吧?”林世冲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冷姑娘,你怎么也来了?”冷雪衿道:“我担心姐姐安危,所以就偷偷跑出来找你们了。”林世冲道:“你怎么会有那块令牌?”冷雪衿道:“这是我从我爹那儿偷来的!”

  林世冲道:“我就知道,你爹他不会有这么好的心。既然狠得下心对水晶下毒手,又怎么会把他的随身令牌交给你?虎毒不食子,你爹,他真的比禽兽还要可怕!”冷雪衿脸色一变,道:“林大哥,我不许你这样说我爹!”林世冲反问道:“难道我说错了吗?一个可以绝情到连亲生女儿都要害死的人,他还有半点人性吗?”

  冷雪衿大声道:“下毒的肯定不是我爹!一直以来,他都很怀念娘和姐姐。那天,他知道了姐姐的真实身份之后,心里不知有多高兴!我还亲耳听他说,如果能换得姐姐认他的话,就是减寿十年,也无怨无悔。他是真的关心姐姐,你说,他又怎会无缘无故对姐姐下此毒手?”林世冲疑道:“你爹真的这么说过?”冷雪衿道:“千真万确!林大哥,请你相信我,凶手一定另有其人!”林世冲叹道:“是谁都不重要了,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先解去你姐姐身上的毒。无论是谁,我都不会让他的奸计得逞,伤害水晶!”

  二人当即施展轻功,不消一刻,追上了秦风他们。行了约莫一日路程,马车在一座悬崖下的瀑布前停下。林世冲抱起蓝水晶,跳出车来,但见前方只有一挂瀑布,别无他路,心下甚疑,不禁呐呐说道:“这……”秦风解释道:“穿过这挂瀑帘,就到他家了。”秦咏珊好奇问道:“爹,怎么罗前辈的家在瀑布里的吗?”秦风哈哈大笑道:“傻丫头,瀑布后面别有洞天!林少侠,咱们进去吧!”五人避过瀑布正面,从侧面挤入,果然里面别有洞天。

  洞后面就是一个山洼,周围山景极佳,处处透着一股宁静祥和的安逸气氛,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真可算是一个世外桃源。不过林世冲他们此时身系要事,再美的景色,他们也无暇顾及了,当下一直往前行进,不久便到了一大片竹林前面。

  秦咏珊心生好奇,便要奔入,却被林世冲拉住说道:“不要乱闯!这片竹林是按照五行阵法排布的,不懂破解之法,是会被困其中的。”秦风道:“林少侠,你懂得这五行阵法吗?”林世冲道:“曾经学过。”他从小跟随师父林骞学艺,对于五行之术也有过一定的研究,而且他那套五行步法还是林骞依据这个研究出的,当下他依景细细推敲了一番,依据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的五行相克规律,没多久就找出了破解之法。大伙儿便跟着他东一绕,西一转,很快就出了那片竹林。也亏得他研究过这五行之术,要是不懂得这门奇门术数,怕在这树林中走上三天三夜,也走不出个所以然来。

  前不远处有一竹舍。秦咏珊指着它问秦风道:“爹,那个是不是罗前辈的家?”秦风微一点头。秦箫逸赞道:“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这位罗前辈还真会挑地方隐居呢!”秦风也道:“这里环境清幽,也正适合驱毒疗养。”几人说着说着,不知不觉就已到了那竹舍的门口。

  秦风叩门,屋里就有人出来了。开门的是个五旬老者,两鬓微霜,脸色却极红润,正是当日救过林世冲性命的“妙手罗汉”罗晋峰。

  罗晋峰见他们五人风尘仆仆前来,又惊又喜道:“秦帮主,林少侠,原来是你们啊,快请进来吧!”林世冲道:“罗前辈,无事不登三宝殿,我们此行就是为了水晶身上的奇毒而来,还望前辈多多帮忙!”罗晋峰惊道:“蓝姑娘?”

  他查看了一下蓝水晶的症状,惊道:“奇怪!”林世冲连声问道:“什么奇怪?”罗晋峰皱眉道:“她中的毒极之怪异,叫做‘阴极冰花’。据医书所载,这种花通常是生于北方极寒之地,花中藏有千年冰魄,用之正途,可使人内力大进;反之,在这种冰花当中渗入毒药,即使是再普通的毒,也能升华成为剧毒。这种毒无色无味无臭,毒性急剧,只需喝下一滴,足以让人心痛如绞,生不如死,最终会因寒毒冰心而亡。这种寒毒天下无解,我不知道蓝姑娘身在江南,怎么会中这种北方罕见的奇毒?”

  林世冲听他说起“天下无解”四字,急得汗流满面,叫道:“前辈,连你也没有办法解这‘阴极冰花’之毒吗?”罗晋峰道:“这种寒毒毒性奇特,我不知道毒性是什么,也是无从下手啊,除非……”林世冲截口道:“除非什么?”罗晋峰道:“除非有一个武林高人能以周身的纯阳真气化去她体内的寒冰。但是当今天下,具备这种条件的就只有两人,一是清水寨的寨主杨天川,再就是冷阳教的教主冷夜常,可惜杨寨主已遭奸人暗算,剩下的冷夜常就更不用说了。”

  冷雪衿道:“等等,我爹真的可以救她吗?”罗晋峰苦笑道:“可以,不过一旦输完纯阳真气后,他的内力就全废了,同时寒毒也会完全转入他的体内,到时没有内功护体,随时都有丧命的可能。这是一命换一命,其实也算不得是什么救人的法子,所以我说即使令尊救得了蓝姑娘,他也不会这么做。”

  众人大失所望,尤其是林世冲,更是愁眉不展,坐立难安,怔怔说道:“难道……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罗晋峰道:“你先别急!我这儿还有一些大补丹药,你早晚给她服下,可延她百日生命。在这百日之内,我会尽力想出解她寒毒的方法来。”秦风叹道:“唉,也只有这样了。”

  转眼就过去了一个多月,蓝水晶躺在床上始终没有醒来过,林世冲一直在她身旁日夜照料,眼见心上人日日夜夜、时时刻刻都在受寒毒的折磨,一天一天地憔悴下去,他痛苦异常。他很怕蓝水晶会就此沉睡不醒,因为越在意,所以才越怕失去。

  一天夜晚,冷雪衿闲来无事,想去瞧瞧姐姐,不料刚到那间静室,恰见林世冲正在床头喂她汤药,当下止住脚步,靠在窗边静听室内声响,只听得林世冲幽幽说道:“水晶,不知不觉,已有一月多了。这些天来,我时时陪着你,跟你说话,可是,你听得到吗?我原本天不怕,地不怕,可是现在我却很怕,怕你就此离我而去,在我心里,再没有一个人能比你更重要了。水晶,我很想你,我很难过你知不知道?你快醒过来吧……”

  林世冲每说一个字,冷雪衿的心就流一滴血,她已挨不到他说完,便即细步怅然而去。此时此刻,她已然完全了解林世冲对于蓝水晶的真情,回忆往昔,真如一场无痕chun梦,暗自想道:“原来林大哥对姐姐如此痴情!哈,冷雪衿啊冷雪衿,你真的是太傻了,一直以来,这都只不过是你一厢情愿罢了,人家林大哥才没当真呢!现在梦碎了,人也该醒了。”

  情怀惆怅,愁思如潮,冷雪衿走向屋前的那片竹林里,一时忘却了林中密布五行阵法,便即满怀心事地闯了进去,直至回过神来,才知已然被困其中,进退不得。

  正彷徨间,忽闻脚步之声纷至沓来。她忙找了个地方小心藏好。不久那群人就已过来了。冷雪衿见到他们的相貌,几乎惊得叫出声来——原来他们正是檀弃雄、杨取义、路成和唐煜四个,想来他们追踪蓝水晶至此,却也同样被困竹林之中。

  冷雪衿凝神屏息,静听他们的说话:“岂有此理!我就不信一片破竹林就能难住我,惹火了本左使就放把火把它们全给烧了!”说话的是檀弃雄。接着杨取义道:“老在这困着可不成,几位兄弟,可有何妙策良方?”檀弃雄怨道:“妙策良方?哼,我劝你还是死心好了!”杨取义道:“你说什么?难道你不想出去吗?”檀弃雄嘿嘿冷笑,道:“只怕此间最猴急想出去的便是杨兄弟你了!你不就盼着早些出了这片林子,好早些见着你的宝贝师妹,不是吗?”

  冷雪衿心生疑念,暗道:“奇怪,听他的口气,好象并不单单来找姐姐的,这是怎么回事?”杨取义倏然一掌打在竹上,大怒道:“檀弃雄,你不要咄咄逼人,我告诉你,我已经忍你很久了!你没跟我商量,就擅自下毒害我师妹,她现下生死不明,这笔帐我还没跟你算呢,你却又来出言讥讽,到底存什么心?”檀弃雄也道:“你怎么不问问自己又存什么心?身为冷阳教右使,就不该再想清水寨的事,你倒好,一口一个‘师妹’,还挺顺口的嘛,你根本就没把教主放在眼里!”杨取义道:“你教训我?”

  冷雪衿听至此处,怒火中烧,心道:“原来是你,檀弃雄!你害得我姐姐生死未卜,还竟然布置成我爹下毒,令他们父女失和,这一切全都是你干的好事!”

  路成和唐煜生怕二人越闹越僵,当下急忙拉开,劝道:“好了,两位左右使,有什么可吵的?现下我们都困在这个竹林里,能不能出去还是个问题,你们还有心情吵架?”檀杨二人一想也是,可都咽不下那一口气,当下转身各“哼”一声,方才作罢。

  过不多久,忽听檀弃雄大喝道:“谁?出来!”原来是冷雪衿不小心动了一下,就让檀弃雄那敏锐的耳力觉察到了,迫于无奈,她唯有从竹间走出,心中虽骇,面上却不动声色地道:“是我,怎么样?”四人纷纷惊呼道:“二小姐?”

  冷雪衿道:“你们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杨取义喜道:“这么说,水晶的确是在里面?”檀弃雄横了他一眼,答冷雪衿道:“当今天下,还有教主不知道的地方么?只要他有心找一个人,那个人就是躲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冷雪衿道:“那你们是来找我姐姐的了?”檀弃雄道:“也不尽然,除了大小姐,还有一个人,也是我们此行的目标。”冷雪衿心下一震,暗道:“难道是林大哥?”当下问道:“还有一个是谁?”檀弃雄阴笑道:“那就是——二小姐你啊!”话音刚落,突然出其不意地出指指向冷雪衿前正的“膻中穴”。冷雪衿哪料得到他会来此一手,毫无防备之下,就轻易地给他点了穴道。

  冷雪衿惊呼道:“檀弃雄,你……你干什么?快解开我的穴道!要让我爹知道,你还想不想活?”檀弃雄冷笑道:“我就是要让你爹知道!哼哼,冷教主,任凭你再神通广大,也想不到你的两个宝贝女儿如今都掌握在我的手里,我要她们生便生,要她们死便死,你又能奈我何?”

  冷雪衿怒喝道:“檀弃雄,你要造反啊?”檀弃雄笑道:“二小姐,你错了,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帮教主实现他统一武林的大计,这么紧要的关头,我怎么会造反呢?”冷雪衿道:“你别做梦了,我爹才不屑强行统一武林,他也不会贸然向各大派宣战,你死了这条心吧!”檀弃雄道:“他会的!如今蓝水晶受控于我的‘阴极冰花’,你呢,也落到我的手里了。你爹为了你们姐妹俩,他能不乖乖就范吗?”冷雪衿骂道:“你好卑鄙!”檀弃雄闻言不怒,反而哈哈大笑不止。

  就在此际,忽听后方有人喝道:“放了她!”四人回头看去,发觉出言之人正是秦箫逸。檀弃雄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秦少帮主!怎么,我们冷阳教的事,你也要插手其中么?”秦箫逸“哼”了一声,道:“你们冷阳教的事,我可没兴趣插手,只是你们要抓走冷姑娘,那就万万不能!”檀弃雄冷笑道:“臭小子,口气倒不小!你以为单凭你一句话,我们就会放了她?哼,你算哪根葱啊?叫你老子出来跟我们谈还差不多!”

  秦箫逸怒喝一声“岂有此理”,当即拔剑出鞘,一招“白虹贯日”,剑身划一立圆,自下而上往檀弃雄刺去。檀弃雄双指一夹,顿然夹住他的长剑,一拉一带,轻易夺下,当下冷笑一声道:“凭你也想英雄救美?哼,也不惦惦自己的份量!”说罢飞起一脚,将秦箫逸踢倒在地,趁着他倒地未起之际,抡起长剑,就要刺下。秦箫逸亦非庸手,只见他一个“鲤鱼打挺”,迅疾跃起,及时避过了檀弃雄的一记狠招。

  檀弃雄道:“还挺有两下子的嘛!哼,不过跟我比还差得远,就让我来教你几招吧!”说罢手底再不留情,刷刷几剑,疾如风驰电掣,直攻得秦箫逸气喘吁吁,毫无反击之力。不久,他又再度被檀弃雄击倒在地,正要忍痛爬起,突觉有人在自己背后点了一下昏睡穴,顿时昏倒在地,人事不省。

  原来在他背后下手的正是杨取义。檀弃雄瞪大眼睛道:“杨取义,谁要你帮?我不能对付他吗?”杨取义奚落他道:“我不是帮你!你要显示自己武功高强,也不必在他面前炫耀吧?真有本事的话,怎么不敢明着跟我师妹较量,而要用下毒这么卑劣的手段害人?”檀弃雄怒道:“我告诉你,我不是怕那丫头!你以为你很光明磊落吗?若是中毒的是那个姓林的而不是那臭丫头,你还会在此放屁?”杨取义恨恨地挺身便要上前。

  唐煜他们忙道:“你们又来了!有什么事出去再说嘛!”檀弃雄正满积怨气无处消散,当下借题发挥道:“出去出去,怎么出得去啊?有本事你出去看看!”唐煜笑道:“刚刚我一路进来,都在竹上刻了记号,我们只要顺着记号原路折返,又何愁出不去呢?”杨取义道:“那你刚才还说出去都困难了?”唐煜道:“我怕你们吵得不可开交嘛!”

  当下四人带上秦冷二人,依照标志原路折返,很快转出了那片竹林,出了瀑布,转道向映屏山的方向行进。待来至映屏山附近的一个秘洞口时(林世冲曾带蓝水晶来过此间疗伤),他们就将秦、冷二人丢在了里头,檀弃雄怕他们跑了,又在山边搬了块大石头堵在洞口。

  四人处置停当,快步离去,黑漆漆的洞穴里就惟有冷雪衿与秦箫逸两个人了。无声甚久,冷雪衿念及秦箫逸挺身相救,心下感动,关切问道:“秦少侠,你的伤不要紧吧?”秦箫逸道:“我没事,你呢?”冷雪衿道:“我根本就没有受伤。对了,你怎么会跑到竹林那边去?”秦箫逸道:“我刚从房里出来,突然听到你的叫声,我怕你有危险,所以就跑进那片竹林看看,只可惜我技不如人,始终救不了你。”

  冷雪衿道:“你明知道打不过那个檀弃雄,为什么还要为我冒险呢?”秦箫逸道:“在地下囚室,你不也救过我吗?我曾经说过,一定会将恩惠还你!”冷雪衿道:“没想到你还记着!不过我救你,是因为我答应过林大哥,所以我不能食言,必须做到;可是你不同,你没有必要为我冒险的!”秦箫逸惊道:“你是说,当日你千方百计要救我出去,只是在兑现对林兄的承诺?”冷雪衿默默点了点头。

  秦箫逸忽的问道:“冷姑娘,你……你是不是喜欢林兄呀?”冷雪衿面颊一红,默然无言,没有承认亦没有否认。秦箫逸又道:“可是,林兄他已经有了蓝姑娘了,更何况,蓝姑娘如今身中寒毒,昏迷不醒,这对林兄的打击很大。你我都心知肚明,即使现在有再大的力量,也无法让他离开蓝姑娘半步,你又何必……?”

  冷雪衿怅然说道:“我知道,我也不会和姐姐争的,我只是希望姐姐能早日苏醒过来,亲身感受到林大哥对她的浓情厚意,至于我,可以在一边默默祝福他们,真的。唉,只不知他们如今怎么样了?”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