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水晶谜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缘结惊猿

水晶谜 霍晞 8522 2005.10.29 15:29

    就在林世冲激怒冷雪衿,搬来她三个救兵的时候,秦风突然少了三个劲敌,秦氏兄妹又早已抢得快马,三人很快就突出了重围。秦咏珊见林世冲犹于场心游战不休,便在马上高声叫道:“林少侠,快上马吧!”林世冲闻声应道:“你们先走一步,我随后便到!”说罢一剑横扫,连退十数名教徒,身形蓦地腾空而起,迅即跃上一匹快马,拨转马头,朝冷雪衿道:“冷姑娘,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说罢便即扬鞭绝尘而去。冷雪衿在后大怒不止:“小贼,有种的别走,等我爹上来收拾你!……”这时林世冲他们早已策马从另一条秘路下了山,马不停蹄地跑得无影无踪了,哪里还听得到她的连番咒骂?

  四人自正午一直跑到黄昏,已径直向东北方向行了百余里路,此时暮色苍茫,方始下马。秦风道:“好了,此地已属苏州境内,我们总算是逃出了冷老贼的魔爪。”秦家三人忆起今日的连番恶战,皆是面面相觑、心有余悸,惟林世冲一人神色自如、不以为然。

  秦风见他如此,心头不免想起“初生之犊不怕虎”这一话来,心里是既敬他年少侠义,又感他的救助之恩,一时热血上涌,便对林世冲说道:“多谢林少侠仗义相救,请受老夫一拜!”说着便欲弯腰拜下。林世冲赶忙让开,暗运真力,稳住秦风身形。秦风顿觉有一股无形潜力挡他站着,弯不下腰来。只听林世冲道:“前辈行此大礼,晚辈愧不敢当!”

  秦风帮派被毁,弟兄被杀,一时感慨万千,自责、惭愧、内疚,顿时一齐涌上心头,不禁深深叹了口气,黯然道:“唉,一着错,满盘皆输也。这次虽然及早作了防范,但想不到还是功亏一篑,无辜连累了这么多兄弟阵亡。冷老贼尚未出手,我们就已经一败涂地,可见魔教势力的庞大,恐怕日后要伺机复仇已属徒然了。”林世冲道:“前辈此言差矣,常言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再厉害的人也有他的弱点,只要有心,何愁大事不成?”

  秦风略一点头,忽道:“对了,林少侠,我看你的武学路数,极为精妙怪异,但又不似中原一派,不知你师承何门?”林世冲面现难色,半晌才道:“前辈见谅,家师早年在江湖上声名狼藉,关于这一方面,请恕晚辈不便相告。”秦风乃一帮之主,自知武林中人讳言师门也属不鲜,当下不再提起,捋须说道:“好,那不勉强。老夫尚有要事,就此告辞,搭救大恩,改日再谢。”林世冲抱拳道:“前辈言重了,请!”

  林世冲孤身上路。此时月明星稀,已近入夜,附近又无任何安身之所,他走了一阵,见迎面有座万仞高山,心想有山必有山洞,长夜漫漫,正好借山洞栖身,于是加快脚步,配合轻功直上山去。

  正行于山腰间,突然眼前黑影一掠,已有两人晃身来到跟前,冲他嚷道:“何人胆敢擅闯惊猿山?”林世冲一见是两个喽兵,不愿生事,就淡淡地应了一声:“过路人误闯贵宝地,两位兄台莫要见怪。”喽兵用怀疑的眼光打量他周身,忽地瞥见他腰间的佩剑,又大喝道:“大胆小子,竟敢佩剑上山?难道你不知我们惊猿山清水寨的规矩吗?”“在下确实不知,二位……”林世冲还未说完,不料那两名喽兵已蛮横无理地举刀齐砍向他。

  林世冲不觉心头火起,暗道:“岂有此理!我无恶意,你们还要咄咄相逼!若不给你们点厉害尝尝,还当我林世冲怕了你们不成?”心念至此,便倒跃数步,迅即拔剑在手,扬空几划,顿将两个喽兵的刚猛招式轻描淡写地化解开去。

  此时,只见其中一个喽兵仰天吹了几声口哨。哨音刚落,顿时,从山上下来二十余名同一服饰的喽兵。林世冲见此情景,也不觉心头大震。他虽不惧,但此种麻烦还是少惹为妙,对方人多势众,在不明情况下,贸然出手拼斗,岂是明智之举?何况他刚刚大战一场,力气多少也有消耗,久缠下去毕竟有损无益。

  林世冲不愿伤人,只求突围,当下运剑如风,斜剑疾挥,剑尖直点喽兵的麻穴,过了一会,就有将近十名喽兵被点倒在地。正要突围而出,不料对方又调了数十人出来,林世冲体力渐衰,身体也已不似先前般灵活,眼见对方人影如潮、无休无止,不禁暗道“不妙”,也不知对方还有多少后援,斗志一去,攻势渐缓。

  愈是久缠不休,他就愈觉力不从心。突然眼前一亮,似乎见到一个风姿绰约、翩翩如仙的白衣少女从山顶一飘而下,宛若青女素娥转瞬即逝,也不知怎的,他陡觉周身力气倍增,反手几剑,立将四面八方的攻势尽消无形,突围而出。林世冲适才惊鸿一瞥,正欲四下寻其芳踪,却在此时,恰见陡壁后缓步走出一个少女来,身披一裘似雪白纱,胸挂一枚浅蓝色的水晶片,玉骨冰肌,明眸灵动,清美至极,端的是轻柔似水,灵气逼人,隐约就是他方才所见的那个女孩。原本秦咏珊与冷雪衿的容貌已入上上之选,但若将二人与此女相比而论,那就相形见绌了。

  少女身后,还紧紧跟着一个黑衣少年,那少年面相俊美,英伟不凡,只是眉间紧锁,双目冷峻,眼角还略隐几缕杀意。

  只见那少女指着林世冲,对那少年道:“师兄,方才他们所说的不速之客便是此人么?嗯,看起来武功还真是不错!”她的声音就如仙乐般婉转动听,就连林世冲这个素不为女子所动的自负少年也不禁目眩神摇,为之倾心。那少年正要应声,却见林世冲双目紧盯着那少女看个不休,不觉大怒,连声喝道:“喂,你看什么?”

  林世冲方觉失态,急忙转移视线,低头道:“在下误闯贵寨,失礼之处,请多担待,告辞。”说罢转身便要离开。那少年却猛地一掌扫了过来。林世冲闪身避开,怒道:“阁下为何无理?”那少年冷笑道:“闯了祸就想走了?清水寨岂容外人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要离开也不难,不过得先问过我手中的剑!”说着便霍地拔剑出鞘。林世冲皱眉道:“我无意与你争斗,请你不要强人所难!”少年轻蔑道:“哼,是无意还是无胆?”林世冲狂气骤起,傲然道:“你别欺人太甚,想讨打的话随时奉陪!”少年怒道:“好,谁怕谁?”说罢就要跃上相斗。

  不料那少女却突然玉手一扬,轻轻阻住少年,道:“师兄,不如就让我来领教领教!”又对林世冲道:“我见少侠武艺不凡,有意彼此切磋,未知意下如何?”林世冲朗声应道:“姑娘赐教,何幸至之,在下却之不恭,请!”

  少女道声“得罪”,身形便腾空飞起,剑气纷飞,速而不乱,一个“飞鸟投林”,连人带剑,凌空下击。林世冲一招“举火撩天”,迎击少女。二剑相互激荡,少女就借这剑尖一颤之力,全身翻将过来,刷刷几剑疾如风驰电掣,直逼林世冲。

  林世冲剑指齐发,迎击少女,以指间弹力附于她长剑之上,欲使对方长剑脱手,以便化解她的凌厉剑招,一手飞剑急上,挥出万缕寒光,遍袭少女全身三十六处大穴。少女回剑护身,右手抵剑,左手两指一并,蓦地指向林世冲虎口,也欲夺他手中长剑。林世冲平挽了一个剑花,朝着少女上盘又进一招,剑气如虹,凌厉非常。少女反剑一绞,剑尖迅速划一立圆,顿然缠绞住林世冲的长剑,一抽一带,几乎绞落。林世冲大惊,当下默运玄功,急使左手紧捏卸字诀,好容易才使两剑分开。

  随着,他舍剑化掌,使出师门绝技雷霆神掌,一记“雷霆万钧”,双掌交错,向外分划一个立圆,向前齐推而出,顿时沙飞石走,声势浩荡之极。少女凝神应战,忽进忽退,皆有法度,迫到紧处,也施展出她的得意技逍遥游剑,一招“大漠孤雁”,身形飞起,凌空连连下击数剑,只见一片剑气纷飞,势如流水行云,轻快潇洒,美妙无伦。林世冲渐招避去,遍寻空隙,抢先使了一招“九霄风雷”,左足踏前一步,右臂内屈,反手往下猛击一掌,蓦地里现出一道红光,朝着那少女急速射去。少女看出这红光威力巨大,不敢贸然以剑相接,当下一个翻滚,急闪一边,但见那道红光顺着原路一直蔓延,直至飞到一处石碓前方始阻住,忽听石碓一声轰响,瞬间就被那红光炸开了,顿时石屑纷飞,尘埃满天。

  少女一整剑势,心道:“他的掌法虽然刚猛,但也只限于远攻,如果我绕到他身边与他游斗,就不怕和他掌风相触了。”主意打定,便脚踏天罡步法,身形疾走,很快就绕到林世冲身前,一照面就是逍遥游剑中的“逍遥天下”。这一招更厉害,只见剑势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剑气纷飞,寒光耀目,却不知从何处使出,又要刺往何处,似乎身上的每个部位都有可能被刺中。

  不过那少女固然聪明,林世冲也非等闲之辈,他看在眼里,顿时明了,心道:“你聪明我也不笨,你的剑法轻灵飘忽,也不过要配合近攻,你能进我就不能退吗?”心念至此,兴致渐起,便猛退十丈之遥,又运起双掌,再次出击。

  少女又进,他又退……如此反反复复,辗转攻守。林世冲运掌如风,威猛犀利,逢招拆招,忽攻忽守,攻如雷霆疾发,守如江海凝光。少女剑招怪绝,轻灵翔动,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瞻之在左,忽焉在右。惊猿山上,寒风猎猎,星月无辉,只见剑掌纵横,闪光耀目。双方各有所长,也各有所忌,长持三百余招,仍未分出胜负。

  少女暗忖道:“此人武功实在不凡,在久战之后还能与我斗成平手。若以往常而论,只怕在我之上。”林世冲也想道:“我自出道以来从未逢过敌手,今日倒是破了先例,有意思!这位姑娘看来比我还小上几岁,武艺却能与我相当,真是不简单!”当下倏然收掌,对那少女朗声笑道:“你我棋逢对手,再斗无益。姑娘,请恕在下适才无礼,那些喽兵弟兄的穴道半个时辰后尽能自解。”少女陪笑道:“少侠言重了。”

  在一旁的小喽兵几曾见过这等高手比斗,看林世冲首先罢战,还道他是力敌不支、先行退却。有一个还竟然哈哈笑道:“嘿嘿,小子,这会儿才认输!哼,知道我们大小姐的厉害了吧?不自量力!”他只想说几句奉承话讨好小姐,哪料得那少女却对他怒目而视,于是慌忙闭口。

  当下只见少女对林世冲盈盈笑道:“我叫蓝水晶,这位是我师兄杨取义,不知少侠你尊姓大名?”林世冲道:“不敢,在下林世冲,今日结识二位,荣幸之至。”蓝水晶还了一礼,杨取义则对他虎视耽耽、颇存敌意,冰冷的双目一直紧盯着林世冲不放,良久才冷笑道:“林兄太客气了,有朝一日,小弟也想领教一下兄台的惊世绝学。”林世冲道:“杨兄过奖,来日方长,有的是机会。”

  此时,蓝水晶心念骤起,突然说道:“对了,林少侠,适才你我较技之时,我就觉得你的武学家数怪妙之极,似乎不像是中原的功夫,而且有几招开始我都想不出方法应付,这倒让我想起江湖上失传已久的……雷霆神掌!林少侠,你认得‘雷霆君’林骞吗?”林世冲道:“本来此事在下是绝口不提的,但既然姑娘聪明伶俐,能够猜得出在下的掌法,那我也不好隐瞒了。不错,‘雷霆君’林骞正是家师。”

  蓝水晶道:“啊,原来你是林前辈的高徒?……传说林前辈当年名震江湖,雷霆神掌出神入化,几乎打遍天下无敌手,却在二十二年前,退隐江湖,匿居雪峰,雷霆神掌失传至今,想不到今日重现武林。……那,你师父他现在还好吗?”林世冲听她口气,似是与他师父熟识,但以她这种年纪又根本不可能,当下问道:“姑娘认得家师吗?”蓝水晶道:“他本人我倒没见过,我所了解的都是从我师父那儿听来的。”林世冲道:“那尊师是哪一位呢?”蓝水晶待要相告,却听身旁的杨取义突然响起几声咳嗽来,方记起她与林世冲不过是初次见面,难知其心,无须跟他说到紧处,当下婉转措辞道:“咱们江湖中人交往,又何必拘泥于形式,至于家师的名讳不说也罢。”林世冲听罢,也知她不便相告,当下只好一笑置之。

  蓝水晶又道:“今日天色已晚,林少侠若不嫌弃,不妨在敝寨歇息一宿。”杨取义“哼”了一声道:“是啊,四海之内皆兄弟,有我师妹出面,这里绝无人敢得罪你,林兄大可安枕无忧。”言语中含讽刺之意,暗示那些被林世冲打伤的喽兵们,看在他们小姐面上,今晚不会去搔扰他。林世冲听出他话中有刺,但想到夜已深沉,不在此处投宿也实在无他处可去,何况蓝水晶已盛情相邀,自己怎好意思出言回绝人家,当下只得权作不知,道了声“打扰”。

  当晚林世冲拥衾而卧,回想着日间所发生的一切,却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首先从冷雪衿手中救出秦家三人,后又遇上一位天仙般清美绝伦的少女蓝水晶,还和她出手大战了一场。不知为何,林世冲此时满脑满心里想的全是她。她的天仙玉貌,她的超凡武艺,她的聪慧机敏,以及她那巾帼不让须眉的如兰气质,全都在林世冲心中挥之不去。漫漫长夜,却无心睡眠,于是便起身散浚而行。

  林世冲走过几道回廊,无意间来到一处花园里,但见奇花异草,触目皆是,或洁如初雪,或黑若墨兰,或红似玛瑙,或灿然生光,或苍翠欲滴,当真令人目不暇接。顺景望去,皎洁的月光下,泛着一少女的亭亭倩影。只见她身披雪白长麾,白绸系发,微风起处,青丝长飘,月光洒面,灿然生花,正是那白衣少女蓝水晶。

  林世冲见她纤纤素手,正含笑抛洒着一撮花瓣,不忍打扰,便在一旁静静地窥探。蓝水晶偶然回眸,恰恰与他目光相遇。林世冲朝她一笑,更觉她清新宜人。蓝水晶道:“是你啊!”林世冲道:“没有打扰姑娘雅兴吧?我睡不着,出来随便走走。……对了,这么晚了你还在赏花,这里离你房间很近么?”蓝水晶笑道:“这里是移花园,我就住在那边的香阁里。今晚月色这么好,我也睡不着。”

  林世冲抬头望月,借景说道:“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本来这种日子是应该人月两圆的,只可惜……”蓝水晶七窍玲珑,一听之下便已猜透林世冲的言下之意,当下低眉一笑,道:“你是不是想起林前辈了?对了,刚才我问你师父怎么样了,你还没回答我呢!”林世冲长叹一声,道:“实不相瞒,家师在三年前已然仙逝了。”蓝水晶甚为歉然,道:“对不起,勾起你的愁绪了。”林世冲洒脱一笑道:“不要紧,这三年来我出道江湖,已经渐渐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只是现下想起家师,心中还是不免有几分落寞。”

  林世冲叹了口气续道:“唉!只可惜家师当年性格怪异,独断独行,也确实做过几件有违武林正道之事,早已声名狼藉,算来他也有二十多年绝迹江湖了,恐怕如今武林中也没几人记得他了。”

  蓝水晶笑道:“那也不一定啊!如今你不是已经得窥全豹,尽得雷霆神掌真传了吗?也总算是林前辈后继有人,等你日后扬名江湖的时候,江湖中人自然就会记起当年令师的风采!还有,你可以试着化解他们之间的恩怨,反正你师父也不过是性情怪僻,又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他们犯不着跟一个先人为难吧?”林世冲道:“承你贵言,但愿能有此一天。其实家师他老人家晚年因得一武林前辈点化,已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我希望武林中人能给他个机会,这也是我此生最大的心愿。”蓝水晶道:“你放心,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有朝一日,你定能如愿以偿。”

  林世冲笑道:“蓝姑娘,谢谢你。”此时他觉得蓝水晶不但外表有天仙之貌,其内心更是圣洁无暇、单纯可爱,令人容易接近,远胜于天仙那么孤芳自赏、清高冷傲。林世冲生性傲慢自负,平素为人也沉默寡言,是以在江湖上无甚知交,但不知为何,面对着蓝水晶,他却一反常态,畅所欲言,甚至于连内心的冷漠都在渐渐为她融化……

  蓝水晶笑问道:“谢我?为什么?我没帮你什么呀!”林世冲道:“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这样的话,也没有一个人能够透彻了解我师父,不把他视同为邪魔外道,我自然是替家师相谢了。”

  二人意趣相投,相谈甚欢,不知不觉就已过了两个多时辰。蓝水晶道:“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林世冲道:“那不打搅姑娘了,晚安。”说罢依言回房。蓝水晶目送他离去,过不多久也回移花阁了。

  此时此刻,却有一人暗自藏身在附近的花丛当中,听闻二人欢声笑语,不觉醋意陡增、妒火中烧,此人正是蓝水晶的师兄杨取义。他与师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因她自小就容颜秀美,极早便对她心生了亲近之意,加之如今她愈是年长,就愈是出落得娇逾鲜花,美貌不可方物,自然而然,爱慕之心也就愈盛。杨取义原本心胸狭窄,容不下别人,此时又见师妹对一个刚刚相识不久的男子言辞甚是亲切,立时怒气积胸,认定是林世冲横刀夺爱,于是因妒生恨,将一切都归结到他身上去,当下猛地举掌劈断身旁的几簇长草,恨声说道:“岂有此理,姓林的,连我师妹主意都敢打?我杨取义绝不会轻饶你的,你等着瞧吧!”

  且说蓝水晶回到移花阁后,依然全无睡意,就起来打坐练功。没过多久,她的随身丫鬟怜香、惜玉进房说道:“小姐,公子找你。”蓝水晶沉吟道:“师兄?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啊?”即吐纳收功,下床欲迎,不料杨取义已经一身酒气,醉熏熏地闯了进来。

  蓝水晶见他这副模样,甚是诧异,问道:“师兄,有事吗?”杨取义冷笑道:“你的意思是没事就不该来找你了,是不是?哼,此一时也彼一时也,我还真是糊涂啊!”蓝水晶诧道:“你在说什么?”杨取义道:“哼,我说什么?师妹我问你,你为什么要留下那个姓林的在我们寨里?萍水相逢,你就这么相信他?”蓝水晶随口答道:“我当是什么呢,原来就为了这点小事!他自己不是说了吗?他是‘雷霆君’的徒弟。怎么说师父也跟林前辈相识一场,如今他高徒来访,我们怎能拒人于千里之外?”

  杨取义道:“哼,你当‘雷霆君’是什么好东西么?当年他恶名昭著,害得我爹穿州过省,整整找了他两年时间,才和他定下决战之约打败他。若不是我爹当年一时心软,他如何还有命匿居雪峰?若非如此,今日的林世冲又从何而来?‘雷霆君’自己其身不正,教出的徒弟能好到哪去?我看是他不甘心当年输给了我爹,所以就派这个姓林的小子来玩花样!”蓝水晶眉头一皱,不高兴道:“你说他就行了,干吗侮辱人家先师?”杨取义冷笑道:“奇怪了,你这么护他干什么?难道你对他起了好感,爱屋及乌,还不许人说他师父来了?”

  蓝水晶听他越说越过份,还把她也扯进来骂,当下提高嗓音道:“你胡说什么?”杨取义道:“我胡说?你刚刚是不是跟他在一起?”蓝水晶道:“是又如何?”杨取义道:“这么晚了,亏得你们还有如此闲情逸致对月谈天啊?”蓝水晶怒道:“你想说什么?干脆直说好了!”杨取义道:“好,那我就说了!那个姓林的为人嚣张,却可以对你百般礼让,师妹你呢,指明了向他挑战,今晚这么巧,你们两个又在一起,对月聊天,相谈甚欢,真是神女有心,襄王有梦啊!”蓝水晶气极,发作道:“你说够了没有?简直莫名其妙!我交什么样的朋友这是我的自由,何需你操这份心?……好,今晚我不想跟你吵,你请吧!”当即转过身去,不再多言半句。杨取义素知他师妹的脾气,虽然生气,却也无奈,当下也不再说什么了,“哼”了一声就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次日清晨,天色大白,鸟鸣鸡啼。林世冲昨夜得与蓝水晶畅谈交心,归后心情舒畅,一合眼便睡熟了,此时梦回醒转,倍觉精神爽快,正待起身,忽然闻得屋外隐隐约约剑声霍霍,似是从昨晚那个花园处传来的。他一时兴起,出门探视。

  后院厢房至移花园相距不远,但途中却是迂迂回回,一会儿是石径小路,一会儿是曲桥清溪,不过林世冲走过一次,也就相对比较熟悉了。没过多久,他就找到了那个邂逅的移花园。果见花园正中,一白衣少女飞来穿去,微步凌波,轻巧灵动。臂力暗运,紧捏一把寒光长剑,渐招挥洒,翩若惊鸿,宛如游龙。

  林世冲认出她是蓝水晶,便在一旁观她练剑,看到好处,竟忍不住鼓掌喝起彩来。蓝水晶早看到他了,只是未及出言招呼,此时听他赞绝,心下欢喜,当下收剑朝他笑道:“起来了?昨夜睡得可好?”林世冲一听之下,更觉柔情似水,呆了半晌,才憨然答道:“好。”却见蓝水晶“扑哧”一笑,不觉笑问:“你笑什么?”蓝水晶道:“我笑你为什么每次都在人家背后一声不吭地出现。”

  林世冲腼腆笑道:“对不起,打扰你练剑了!”忽的转念又道:“姑娘的神秘快剑以柔克刚,招招制敌,实是武林绝学,能创出如此精妙剑法,想必令师定是个武学上的大行家。”蓝水晶道:“叫阁下见笑了!其实你的雷霆神掌又何尝不是惊世神功?只不过我的逍遥游剑长于轻灵,你的则长于刚猛,各有所长罢了。要是真要一较高下,恐怕斗个三天三夜也难分胜负!”林世冲道:“原来你的剑法叫逍遥游剑!嗯,无拘无束,流水行云,还真是名副其实啊!”

  用过早点后,林世冲道:“蓝姑娘,昨夜多有打扰,招待盛情,在下就此谢过。”蓝水晶立时会意,道:“你要走吗?”林世冲微一点头,道:“在下身有要事,不便久留,他日若然有幸,我希望还能再见到你。人生得一知己,夫复何求。”言辞之中甚是眷恋。蓝水晶道:“说得对!本来想留你多住几日,彼此多切磋一下武学,既然你有要事在身,我也不便强留。请——”

  其时,只听一个男声骤响道:“林兄何必急着离开呢?”正是杨取义。蓝水晶想到他昨夜的胡言乱语,一丝愠怒,顿现心头。杨取义此时酒醒心静,见她如此,急忙凑到她身旁,低声说道:“师妹,昨晚是我喝多了,所以才会口不择言。啊,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早啊?”蓝水晶淡淡说道:“不是早,昨夜得师兄金玉良言,小妹真是辗转难眠。”杨取义脸色顿然一沉。

  蓝水晶指了指前面的一匹红鬃骏马,朝林世冲说道:“林少侠,这匹是大宛良驹,我把它馈赠于你,愿你一路顺风。”林世冲道:“多谢。二位保重,告辞。”说罢一跃上马,便即驰骋下山。

  杨取义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在心中嘿嘿冷笑道:“放心,你们一定会有相见之期的,而且还会很快。哼,只不过下次见面,我会让你们反目成仇,甚至于彼此恨之入骨,哼,哈哈哈哈……”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