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暗夜时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拨乱反正

暗夜时间 小可大胖子 3295 2019.04.06 22:20

  (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害群之马,必将除之后快)

  林语做了个手势,收回了邓一手中隐形的种子。

  “哦,不说算了”林语一脸不屑的看着邓一,淡定的说道。

  邓一对林语这点把戏早就了然于心,扇着玉雪扇看着林语,就是不说话!

  一分钟过去了......

  两人四目相对。

  两分钟过去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

  三分钟...

  “真不说?”“哎,我给你说”

  两人同时开口。

  “你说”两人异口同声。

  “其实也没多厉害,不到三阶!”邓一持着玉雪扇,随手向后一挥。

  一阵强风吹过!

  嗵~嘭~嘭~

  邓一身后传来三声巨响!

  呂归零目瞪口呆地盯着邓一身后,一时说不出话来!

  “邓兄弟,这是何意?”唐铮的声音从邓一身后传来,语气中带着责问。

  邓一满脸笑容的回过头,只见唐铮满脸铁青,握着刀鞘,盯着自己。

  唐铮身后,酒鬼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土地被他肥硕的身躯砸了一个大坑。

  酒鬼斜着眼看着邓一,怀里还抱着半瓶没喝完的老白干,仰头吹完了半瓶白酒,摸了摸自己的屁股,撑着烟鬼的肩膀站了起来。

  烟鬼则是一脸错愕地吸了一口大烟,实在搞不懂刚刚是怎么从白烟之上摔下来的。

  “没什么意思啊,你们怎么了,一个个都这么看着我”邓一也不明白唐铮等人为何这么看着自己。

  “唐爷,一切都是误会!”呂归零笑着解释道。

  邓一仍旧在状况外,他没有想到,自己随手那么一挥,竟将刚刚收拾完龙虾群的唐铮三人从烟鬼的白烟上吹了下来。

  呂归零快步走到唐铮身前,和唐铮解释着刚刚发生的情况!

  “原来如此!”唐铮对着邓一拱了拱手“邓兄弟,是唐某唐突了!”

  邓一此时也明白了自己所犯下的“恶行”,连忙赔笑“哈哈哈,我的锅我的锅!唐爷不要见怪,不要见怪!”

  几人消除了误会,相视而笑。

  “邓兄弟,没想到你还能回来。嗝”酒鬼接过手下递过来的一瓶半白酒,喝了一小半,说道。

  “没办法,运气太好了,我就在里面砍啊砍的就出来了”邓一向众人描述着当时在甲鱼腹中的情况。

  当然,关于黑色薄片的事情,只字未提。

  邓一虽然有些膨胀。但不代表他傻。

  防人之心不可无的道理,他还是懂得。

  万一其他人起了歹心,像他对大甲鱼那样对他,那自己不是悲剧了!邓一心中捉摸着,决定将黑色薄片的事情隐藏起来,谁也不说。

  提到大甲鱼,邓一突然想到了自己怀中被包的紧紧的小甲鱼。

  邓一缓缓从怀里掏出小甲鱼。

  一层一层揭开包裹甲鱼的衣料。

  众人看着邓一从怀里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个物件来,也是好奇的将脑袋凑了过来!

  衣料完全揭开,小甲鱼龟缩在壳中。

  “不会憋死了吧”邓一看着壳中紧闭双眼的甲鱼脑袋,自言自语。

  邓一用手指拨弄着甲鱼的前肢,又弄了弄甲鱼的小尾巴。

  甲鱼肢体收缩了更紧了。

  邓一长吐一口气“还好还好,要是就这么挂了,煮汤都没有味!”

  “活的也不错,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饲养”唐铮看着邓一手中的甲鱼,想了一会说道。

  “不知道了,小东西好像还挺怕我。”邓一摸了摸甲鱼的背甲,笑着说道。

  “先养着吧,反正也没什么攻击性,到时候回去可以问问商大爷”林语在一旁插了句话。

  邓一看了一眼林语,觉得林语说的很有道理,寻思着回去后找商大爷咨询咨询。

  之后,邓一对着林语一同死缠烂打,威逼利诱林语给自己做了一个一立方分米左右的小盒子。

  装了点水,将小甲鱼装了起来,系在腰间!

  唐铮和邓一三人寒暄了几句后,热情的邀请三人去他们帐篷里面去坐坐,邓一想着那柔软舒适的真皮沙发,也不问林语二人的意见,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离开唐铮帐篷只是几小时的事情,却给人一种恍如隔世感觉。

  陌生又熟悉的灯光,柔软舒适的沙发,以及清楚地看见每个人身上的每一根毛发。

  即使是短暂的,也让人感到满足、喜悦、兴奋。

  林语还是第一次来到唐铮的帐篷,自然也被眼前的一切所吸引。

  暗夜一来很沉稳的他,也不免有些惆怅。

  暗夜来临,究竟是好是坏?

  唐铮笑着招呼着邓一几人坐下,众人无话不说,从拉帮结派聊到打架斗殴,从抽烟喝酒聊到赌博烫头!

  帐篷内一阵欢声笑语飘荡在暗夜的天空之下。

  QJ市围墙、

  围墙之外,唐铮的手下正组织着自发前来搬运龙虾的市民们。

  对市民而言,唐爷为他们遮风挡雨,冲锋陷阵,自己能为唐爷打扫战场是一种至高的荣耀!

  围墙之下皆是市民忙碌的身影。

  吴仁耀在他在等人激烈的战斗之后,也从自己的帐篷中走了出来,到了围墙之上,命令着战士们开始打扫战场。

  矛盾就这么产生了!

  “你们干什么啊,打架不看你们出力,这抢东西速度倒是挺快”唐铮手下的一名混混头子看着一群战士冲进了龙虾堆,责问道。

  那战士听到平时见到自己都要夹着尾巴的混混竟敢这么说自己,也来了火气。

  “怎么说话的,你们唐爷没回来的时候,是谁帮你守着QI市的”战士怒气冲冲的指着自己“是我们,是我们守护着你们”

  “还要不要脸,假模假样的用枪扫那么两下,就求着阳光区的人去找救援,也不知道是谁干的事”混混头子阴阳怪气地说道。

  战士一脸愤怒,却无话可说!

  混混头子说的全是实情,自己等人确实对QJ市没有任何贡献!

  “对啊,飞哥说的对,你们这些人只顾着保护那些人,哪有心思照顾我们这些穷苦百姓啊,要不是唐爷,我们恐怕早就不存在了吧”一位搬着龙虾钳的市民听到两人的对话,声援混混头子!

  混混头子与战士的争论很快引起了在场大部分人的注意,在得知战士们也来打扫战场后。

  群雄激愤!

  “不要脸,太不要脸了”

  “真是好意思!”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放下战利品!”

  “放下小龙虾!”

  没有一个人为战士说话,情势出现了一边倒的状况。

  战士回头与战友低语了几句,放下手中的龙虾。

  静静地看着市民们,他没有想到,战士在是市民心中的名声,已经差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

  混混头子飞哥见战士不再有所动作,指挥着市民继续搬运战利品。

  没过多久,吴仁耀在一名战士的带领下来到了围墙外,看到了纹丝不动的战士们。

  “你们怎么回事,还不快搬,杵在这发呆了。”

  “吴队长,他们不让搬”那名战士如实回答着。

  “你是不是猪脑子,他们不让搬你就不搬,你是听他们的还是听我的”吴仁耀训斥着那名战士。

  “是!”战士对吴仁耀敬礼,吩咐战士们搬运龙虾。

  “我说你怎么回事啊,听不懂话还是怎么的!”飞哥看到战士这边又在搬龙虾,嚷嚷着。

  “你是谁?”吴仁耀两眼看着飞哥,问道。

  “哎哟,我当是谁了,原来是吴大队长啊”飞哥阴阳怪气的说道“怎么,不多在你的安乐窝里,跑这来干嘛啊?”

  “放肆,要是放在平时,就你这样的,我早就...”吴仁耀左手指着飞哥有些颤抖,却被飞哥一掌打下。

  “你就怎么,还能毙了我不成,别用你的脏手指着我”飞哥满不在乎的看着气急的吴仁耀说道。

  嘭~

  一声枪响响彻天空!

  吴仁耀左手拿着把微微冒烟的手枪,一脸不屑看着飞哥和周围的市民。

  “你们还真指望他们能保你一辈子?想要活下去,还是得靠我,靠我的兵!”吴仁耀吹了吹枪口,说道“指望这些混混,你们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人群中听到吴仁耀说这些话,有些骚动,不少人还放下了手中龙虾!

  混混头子飞哥蜷缩在地上,抱着右腿翻来翻去,嘴里却一声不哼。

  鲜血从飞哥大腿处飒飒流出。

  “去找唐爷”飞哥忍着痛对身边扶他坐起的小弟说道。

  “不用找了”唐铮在众人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已经来到了飞哥身边!

  “赌鬼”唐铮叫了一声。

  “我赌你没受伤”赌鬼阴恻恻的声音传出,只见赌鬼出现在唐铮身后,抛出一枚硬币,正面朝上。

  飞哥大腿的抢上飞速愈合。

  “唐爷,给你丢脸了”飞哥面色痛苦的说道。

  “清了”唐铮示意飞哥不要说话,回头对着赌鬼说道。

  赌鬼点了点头,一步一步靠近着浑身颤抖的吴仁耀。

  吴仁耀手枪对准赌鬼,扣动了扳机。

  “我赌,你的枪里,没有子弹!”一颗筛子扔出,6点。

  手枪没有打出子弹,却在吴仁耀手中炸开。

  “你不要过来”吴仁耀自己持枪的左手不翼而飞,吓得瘫坐在地上。

  “呵呵”赌鬼冷笑着缓缓靠近吴仁耀。

  每向前一步,吴仁耀的压力就大一分。

  终于,一股热流从吴仁耀裆部流出,散发出阵阵骚味!

  “废物”赌鬼看到吴仁耀这般模样,转身看这唐铮,“老大,没兴趣了,脏手”

  唐铮扶着飞哥站了起来,转交给身边的手下。

  缓缓从刀鞘中拔出了唐刀,到拖着在地上!

  “你不顾QJ安危,只顾自己逃命,我忍你!”唐铮拖着刀,向前走了一步,刀身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你不顾市民安危,只顾个人得失,我容你!”唐铮又向前一步,身上散发出的威压已让吴仁耀喘不过气来。

  “但今日,你伤我兄弟,乱我民心”唐铮单手缓缓举起唐刀,“我忍你不得,更容你不得!”

  话毕,手起刀落!

  一颗头颅飞天而起,落到了潺潺江水之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