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快穿:民国之军官别撩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受伤

快穿:民国之军官别撩我 苿七姑娘 2040 2019.04.16 12:10

    一个怒吼在她耳边炸开,沈沫被一个人直接抓住了手臂,她皱着眉闭上了眼睛。

  这声音,不是她那个对她不管不顾的父亲的吗?

  [沈家祠堂]

  沈沫终于还是被逮到这里来了,她静静的跪在地上,等待着这些人说话,现在她只能见招拆招了。

  之前被关小黑屋和用刑,是因为大妈指使的。如今沈浩在了,沈沫看了看他满脸怒火,嘴角抽了抽,这个人应该不会对自己用刑吧?

  碰!沈浩使劲锤了桌子。

  “逆女!你竟然好顶撞你祖奶奶!是我对你太过放纵了吗!”沈浩怒火冲天,一副沈沫做了十恶不赦的事一般。

  沈沫眼皮搭拉下来,民国这些人真是有病啊,吵人就吵人,还得自己锤下桌子什么的,显得更有气势。

  手不疼啊!真是有病。

  “父亲,沈沫并没有顶撞祖奶奶,只是和祖奶奶讲理,万事不过一个理字,沈沫占理,为什么不能讲理?”沈沫直言不讳,如今,沈家欺人太甚,沈沫决定有事说事,她才不怕他们。

  再说了,她那个便宜哥哥不是说了吗?杀人放火他都能帮她解决,况且,她也就是讲理,也没打算真的杀人放火。

  “讲理?什么理?”沈浩皱眉低声询问,似乎是在压制着怒火。

  沈沫:“当初我与时越定下婚约不假,但如今,我觉得不合适,而且我已经找到了想嫁之人,如今我只是想与他退婚,两不相干而已,毕竟我们男未婚女未嫁,也不算对时家有任何影响,又有何不可?”

  “荒唐!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是你想变就变,想改就改的!”

  祖奶奶拿着拐杖直接向沈沫砸了过来,沈沫慌忙躲闪,但还是被砸中了肩膀,一种生疼,弥漫上了沈沫的触感,就连整条胳膊均是一震,疼痛散开,手轻轻抽搐着,疼得要命。

  这拐杖很重,打的着实不轻啊…

  沈沫用左手捂着右边的臂膀,皱起优美如新月的眉。

  “奶奶,您消消气,沈沫这孩子一向如此,我来教训她就行,您别生气。”沈浩急忙阻挡住了祖奶奶接下来还要敲的一杖,扶着祖奶奶坐下。

  “你还敢气祖奶奶?你现在真是被我宠的连我的话都敢不听了啊!”沈浩虽然在吵沈沫,可是表面上却有些紧张的看着沈沫,似乎是在心疼沈沫?

  沈沫咬着下嘴唇,疼得嘴唇有些泛白,但是还是努力的说着,“父亲,我想请问,和时家结亲或者和洛家结亲,对您而言有什么不同吗?依沈沫觉得,洛家似乎比时家还对您有利吧?”

  反正和洛逸尘的事也已经被大妈知道了,父亲早晚也会知道,她何不占个先机,给父亲洗洗脑?

  其实沈沫说的没错,时家跟洛家比,肯定是比不过的,但是,一个很要面子的父亲被女儿这样说,就觉得像是卖女儿一样,自然是觉得被传出去,有碍他的颜面,这话传出去,让他老脸往哪搁?

  父亲似乎被沈沫说的有些不满,“你,我们沈家世代书香世家,你怎能用如此言语诋毁父亲?我们给时家定亲已经是纸上定丁的事情,反悔有损我们沈家颜面!”

  大妈当然也不愿意,她想要沈沫被迫交出青铜佩,而且沈沫嫁给洛逸尘超出了她的细算,比她女儿嫁的还好?她怎么可能愿意!

  “就是啊!时家会觉得我们驳了他们的面子,这让我沈家以后如何能在江苏立足?沈沫你也太不懂得为沈家着想了!”

  一个两个太不为沈家着想,她凭什么为沈家想?你们为了面子就能随便卖了女儿,她还要为你们着想?沈沫真心觉得这家人真的很有意思。

  “那我如今就是不嫁,你们想拿我怎么样?”沈沫满眼冷漠,幽黑深邃的双瞳如同柔媚的黑夜,没有一丝感情。

  “私生女就是私生女,一开始我就不应该让你和你那个舞女母亲进入沈家!一个舞女的孩子,注定有着肮脏的血统!看你这性子,让人想起你那个母亲,真是让人讨厌!”

  祖奶奶还真是老当益壮,又拿着拐杖敲了上来,就连她身边的那个老女人也扶着她一起。

  沈沫直接站了起来,她可不能坐以待毙,她要跑,可是那个老女人一下子拽住了沈沫刚刚受伤的右手,疼痛让她停顿了一下,祖奶奶的拐杖有敲住了和刚刚同一个位置的地方。

  沈沫吃痛,肩膀顿时麻木了,骨头咯噔一下一声巨响,疼的痛入骨髓。

  手好像,不能动了…

  一个地方被打两次,沈沫觉得,这一定是青了,肿了。

  “奶奶!”

  沈浩叫着好像想上来阻止,却被大妈拦住了去路,“老爷,您看看现在的小七,也太不懂事了,连祖奶奶的话都不听,以后要是所有的孩子都像她这样,您还怎么立威啊!您这个沈家主人说的话,又有谁敢听?”

  想想大妈说的话也有道理,沈浩停下来了,并没有阻止祖奶奶。

  “祖奶奶,我看你是老人,才不还手,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别给脸不要脸啊!”

  这种语气,才是真正的沈沫,被惹毛的沈沫…

  “你竟然这样给老夫人说话!”那个老女人气的扯下自己头上的发钗,对着沈沫的胳膊就扎了过来!

  沈沫没有料到旁边的人会如此,完全没有躲闪,竟然被她一下子把发钗扎进了肉里!

  肉被划破的声音,深沉,又仿佛扎到了骨头,疼得沈沫脸都有些变形,痛的沈沫直接一脚把那个老女人踢飞了。

  她抱着胳膊,依靠着墙方能站立,衣服上已经染成一片殷红,殷红的血液顺著她的手臂一滴滴落在地面,血染的地面快速扩张。

  老女人其实也是在气头上,并没有想到能刺伤沈沫,一时间也是坐在地上愣住了。

  “好,做的好!”祖奶奶还在夸奖她。

  这莫名给了她莫大的勇气,她拿着发钗又充了上来,打算再给沈沫一点颜色。

  沈沫绝对不是任人宰割的人,看着她冲了上来,她已经摆好了架势,准备和她们大打一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