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为了春归燕来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我们不到这里

为了春归燕来飞 西京小鱼 4217 2020.03.16 01:57

  汾渭平原的早晨,江涛喝了碗稀饭,就急急火火的来到了同学李大强的家。

  “强子,你今天有啥事情没有?”李大强刚起床,正在洗脸刷牙。

  “有啥事情?你说”大强放下牙缸不解的问

  “我想去长州办点事。”

  “长州啊!我不想去,我今天约了小月,下午去镇上给她买件衣服。

  “强子啊!不是我说你,你也太抠了,镇上的衣服都是没有人要的地摊货,你女朋友就只能穿地摊货?”江涛故意说

  “你瞎说啥呢?我喜欢小月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啥时候舍不得给她花钱了?还不是她觉得我赚钱不容易,替我省钱呗!”大强急忙辩解道

  “我知道小月心疼你,你们啥时候结婚?”

  “我爸妈说,开春就建新房,等我们把新房建好以后就结婚,估计到下半年了。”

  “小月是个好姑娘,要不你把她叫上,我们一起去长州,也就一两天的时间。”

  “我和小月商量一下。”话毕,大强的电话已经开始呼叫起小月来了。

  “涛子,听说你要去长州?”强子的娘不知道啥时候站在了江涛的身后

  “是啊!我不是闲一个人无聊嘛!过来问强子要不要一起去?”

  “让强子和你一起去吧!反正年货都准备好了,他在家也没有啥事?”

  “强子说,想带着小月一起去逛逛,正在给小月打电话呢!”

  “涛子,小月说她小姨从广州回来了,她今天去不了了。”

  “强子,那我们两去,明天下午就回来了。”

  “行,让我问问我妈,家里还需要买啥东西不。”强子跑进了厨房

  半小时后,只见强子提着一个挺大的包走了出来。

  “拿的啥东西?”

  “我妈让我给长州的大姨拿点腊肉。”强子边走边说

  “咋没听过你们家长州还有亲戚?”江涛有些好奇

  “说起来话长,听我爸说,两年前我妈和我爸去长州卖羊肉,为了赶早卖个好价钱,我妈就随便装了两个冷馒头上了车,因为我家的羊肉新鲜,买的人多,我爸和我妈忙的都忘记了吃早饭,大概中午十二点的时候,车上的羊肉已经所剩无极了,我爸高兴的不得了,在一旁点钱的我妈,也乐的合不拢嘴。”

  “强子,我们的座位在三号车厢,你不要上错了。”江涛紧紧抓着强子的胳膊

  “我知道,你就放心吧!车次我都看了,从这里上车,我们大概坐四站就到长州了。”强子放下那个大包,喘着粗气。

  “你比我大半岁,我咋觉得你好像比我大好几岁。”

  “农民工都是这样的,走上社会早,你刚出社会,还嫩的很呢!”强子骄傲的说

  “有道理,我以后要像你学习。”

  “不要学我,你现在是学医的,就要像这方面的能人学习。”

  “你说的对,我准备今年考研。”

  “不错,我支持你。”

  “你大姨的故事还没有说完呢。。”

  “你还听上瘾了。”强子笑道

  “好奇呗!”江涛笑了笑

  “你想听,那我就继续。正在点钱的我妈,笑声突然没了,脸色变得苍白,嘴唇开始抽抽起来,随后身子瘫软了下去,当时我爸可吓坏了,因为我妈身体一直挺好的,我妈的突然倒下,吸引了一大圈的人,我爸慌了手脚,都不知道咋办了?这时人群中,一位衣着讲究的阿姨走了过来,她给我妈把了把脉,又看了看舌苔,然后问我爸,你们早上没有吃饭吧?我爸说忙着卖肉,都忘记吃饭了。

  来人安慰我爸说,她是低血糖,我这边有巧克力,赶紧给她吃点,一会就没事了。我爸好像看到了救星,抓起糖果就望我妈的嘴里送,大概两分钟后,我妈就缓了过来,来人又说,最好带我妈去医院检查检查,后来我爸就带着我妈去医院检查,在医院的大厅里,又见到了救我妈的那个阿姨,原来她是那家医院的院长。

  之后的事情就不用说了,后来我妈每年都要给大姨送腊肉过去,听我大姨说低血糖处理不急时,会有生命危险的。”

  “不同寻常的经历!你大姨是个好人,你妈也是有福气。”

  “谁说不是呢”

  列车伴着强子的故事,缓缓的启动了。

  “涛子,我们几点钟可以到长州?”

  “票上不是写着下午三点钟嘛!现在已经快一点了,我肚子饿了,我们要不要去吃点饭?”

  “我这还有两个肉夹馍,我们一人一个,先压压饥,两点后再去吃饭。”

  “也行,还是你小子有心,出门还知道带点吃的。”

  “那是我的早餐,刚起床,不觉得饿,就一直在包里装着。”

  车上的人很多,基本都是急着回家过年的人。

  “强子,你们工地的工资高不?”江涛把最后的一口馍扔进了嘴里

  “高个啥?都是用人肉换猪肉,我们工地的活,还能轻点,嘎子张在的那家工地,老板抠的很,干活时间长,伙食不好,还动不动扣他们的工资,能在工地上干活的人,都是没文化的人,只能忍受着老板的吝啬和苛刻。”

  “你那时候没继续上学后悔不?”

  “说后悔也不后悔。”

  “这句话有毛病。”

  “后悔的是文化太低,很多好的机会都错过了,不后悔的是,在工地上认识了小月,她淳朴善良,将来能帮我把我们家的养殖场发扬光大。”

  “如果这么说,你小子算是活的清楚了,我们是同班同学,我现在还没有毕业,你现在已经是厂长的接班人了,那天我没地方吃饭了,就找你去。”

  “没问题,有我喝的汤,绝对有你吃的肉。”

  “好兄弟,现在这样的人不多了。”

  “世上还是好人多。”

  车窗外,一排排的白杨树被甩到了车后。

  “同志,请问餐厅在几号车厢?”江涛的肚子早已唱起了歌

  “强子,我们去八号车厢吃饭。”第一章你不要去

  赵家宅院,大红的喜字,大红的灯笼,彩色的气球,金色的喜帖,整洁的礼服,还有刚挂上墙的婚纱照。

  “爸,我昨天买的洗漱用品你放哪里了?”

  “我放在洗澡间里面的柜子了。”

  “你帮我拿一下呗!我还要收拾几件衣服。”老人没有动

  “坤儿,初八你和雪儿就要结婚了,只剩下一周的时间了,你还是不要去了。”

  “我是感染科医生,必须去。”褐色的皮箱打开着,男孩低着头在收拾东西。

  “爸,把沙发上那两块毛巾递给我。”老人并没有动,依旧在默默的喝着茶。

  “你不用担心我,我会安全回来的。”男孩微笑着走到老人身边,拍了拍老人的肩膀。

  老人没有出声,他望着忙碌收拾行李的儿子,表情复杂。

  “这次派人员去疫区,是不是你们院长?我给他打个电话,你就不要去了。”老人有些倔强

  “爸,你不能这样,这次去是我自己申请的,院长一直不同意,我磨了一下午,他才同意的,你可不要这样啊!”赵坤有些急了

  “孩子,我们市的医务工作者那么多,也不差你一个,你还是不要去的好。”

  “爸,你虽然是环保局局长,但是你不可以干涉我的工作和决定,我这次非去不可!”赵坤脖子上得青筋都爆了起来

  “爸,我是你的儿子,别的医生难道没有父母,他们的父母难道不心疼他们的孩子吗?你不要太官僚了。”

  看着赵坤生气的样子,老人到嘴的话又生生的咽了回去。

  “你走了,我咋跟雪儿说?”

  “等我上了车,我会打电话告诉她的。”男孩捋了捋额头的头发

  “要不要现在就给她打电话?听听她的意见。”老人放下手中的茶杯

  “现在还不能告诉她。”男孩拉上箱子的拉链,走到了老人面前。

  “爸,雪儿是个好女孩,我知道大家都喜欢她,我能有这么好的一个女朋友,是我这辈子的福气,我会好好珍惜她的,现在告诉她不合适,我猜想她一定不会让我去的,干嘛还要让她那么担心的,还是等我走后再告诉她,爸你放心,等我回来,我一定把雪儿娶进门。”

  “你和雪儿已经谈了三四年了,现在就差一周的时间了。”

  “老爸,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我想雪儿以后不会怪我的,我们不是已经领证了嘛!就差一个结婚典礼而已。”

  “雪儿的家人能理解吗?”老人有些担心

  “爸,你放心,雪儿的父母都是有文化的人,她妈妈是老师,爸爸是国家干部,一定不会怪罪我们的,明天有时间的话,你过她们家那边一下,告诉她们婚期延期的事情。”

  “也只能这样了。”

  “爸,你就放心吧!你儿子的身体你还不知道吗?天天五公里晨练,篮球足球乓乓球都是全能,这不年前刚做过体检,啥问题都没有,我是医生,我知道自己的身体的,你老人家就放心吧。”赵坤拉起袖子,亮了亮健壮的肌肉。

  “也好,既然你决定了,爸爸支持你,记住一定要注意安全,你们是去救人的,不要给人家添麻烦。”老人意味深长的说

  “爸,我知道了。”

  “儿子,距离你们出发还有一个小时,爸给你做了几个菜,吃了饭再走吧。”

  “好。爸,我想陪你喝一杯。”

  “你不是不喝酒吗?”

  “这不我要走了嘛!我想敬你老一杯酒,感谢你这么多年对我的抚养和教诲,儿子不孝,不能陪你在家过年了。”赵坤的眼睛湿润了。

  “坤儿真的是长大了,爸爸为你高兴,你现在也是战士了,要记得我们老赵家从来没有孬种。”老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借着酒劲,赵坤把凳子拉到老爸的身边,悄悄地说:

  “爸,有件事我一直都想问问你。”

  “啥事?”

  “我妈去哪里了?”老人的心猛的颤了一下

  “小时候,我就问过你,你说等我长大后就告诉我,我现在已经长大了。”赵坤望着老人,满脸的渴望。

  老人沉默了一下,轻轻地说:

  “等你这次抗疫回来了,我就告诉我,并且带上你和雪儿去看她。”

  “真的吗?”

  “老爸啥时候骗过你。”

  “谢谢爸爸!我太想妈妈了,梦里都见过好多次,就是不知道那个女人是不是妈妈?爸爸,你有妈妈的相片没有?”赵坤很激动

  “当然有了。”

  “拿出来让我看看呗!”

  “这个问题我暂时保密。”老人的表情有些复杂

  “老爸,你对我还保密啊?你无论和妈妈是咋回事,我都不参与,但是起码你要让我知道,我妈妈是谁!干啥工作的?现在在哪里?。”

  “你十万个为什么学的不错嘛!萝莉啰嗦的很。”

  “爸,我是很想知道,以前问你,你总是敷衍我,我猜想你们之间可能有误会。”

  “臭小子,不要埋汰你妈妈,你妈妈是个很了不起的人,我们之间关系也很好,不要瞎想乱说。”

  “老爸,透露一点点妈妈的信息好不好?”

  “不行。”

  “为什么?”

  “不为什么。”

  “那你还想瞒我到什么时候?”

  “一切事情都等你回来,集合的时间快到了。”

  “爸,你当年一定是个好兵,我妈妈也一定长的很漂亮,我曾经对着你的照片,和我做了个比较,我和你的相识度只有百分之四十,我应该像妈妈多一些吧!”

  “你现在怎么那么多话?拉着箱子快走,要迟到了。”

  “老爸,看来我说对了,你告诉我妈妈,我现在去鄂州了,等我回来后,我带着雪儿去看她,我还想我结婚的时候,能得到妈妈的祝福呢!”

  “臭小子,你现在的废话越来越多了,赶快走,你们医院的车已经在楼下等你呢。”

  “对了,我还有一件急事要办,五分钟就好。”

  “啥事?…….”

  ”好的。”

  八号车厢在列车的最后一节,江涛和强子随便的吃了一碗热干面,刚准备回到三号车厢,突然门口传来列车员的声音:

  “八号车厢的所有人,马上下车,车到站了。”

  江涛看了看表,两点二十五分,他暗暗窃喜道,现在的车速真的是高,提前四十五分钟就到站了。

  ”同志,这里是长州站吗?“

  ”是鄂州站。”

  “啥鄂州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