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警花追我到元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乡勇来集

警花追我到元朝 武猎 2686 2020.01.09 15:14

  “张顾?”李洛眉头一皱,“看你的分析,你怀疑他和朴家灭门案有关?”

  崔秀宁点头:“你们议事时,三次谈到海盗,两次谈到朴家,而这个张顾当时每次都流露出不自然,明显与此事有关。”

  李洛道:“为何我觉得他没有反常表现?”

  “你没有受过这种训练,看不出来正常。你别忘了,张顾还是海港村正。他管的村子正是海边港口,上次海盗就是从那里上岸,然后灭了朴家。”崔秀宁很自信的说道。

  李洛已经信了八分。

  如果张顾真与海盗有勾结,那就绝对是个危险的隐患,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又勾结海盗上岸再干一票?

  如果真那样,说不定海盗下次的目标就是自己这个都寨。

  崔秀宁继续说:“还有摩西村正董格。此人表现也有点反常。你们议事时提到一次柳家,当时他的眼神闪出一丝得意。他应该早就投靠了柳家。还有王范,此人一直隐隐看董格脸色,可能也投靠了柳家。”

  李洛二话不说,就开始检查村正们送的礼盒,他找到写有董格和王范名字的礼盒,打开一看,冷笑道:“警察你真厉害,应该被你说中了。”

  因为,两人的礼物一样,都是紵布一匹,质地价格应该差不多,只不过颜色不同。

  而其他人的礼物,有大铜钱,有高丽参,有首饰,有丝绸,高简甚至大方的送了一个银瓶。

  这些礼物虽不相同,价值却都在五贯以上,也都比董格和王范送的紵布贵。

  这根本不是巧合。很明显两人在送礼上商量过,又不够大方,说明没太把李洛当回事。

  应该就是有柳家做靠山,有恃无恐了。

  崔秀宁撩了下耳边秀发,“张顾,很可能会和海盗联络。董格和王范,可能会向柳家汇报我们的举动。”

  李洛问:“你打算怎么做?你已经有了章程吧?”

  无论柳家还是海盗,如今对李洛来说都是庞然大物,一个不好,李洛就会被吞灭,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崔秀宁道:“我要安排几个线人,盯住他们的动向。尤其是张顾,此人心机很重,也最危险。”

  李洛点头,“反正你管着钱,名义上又是都寨夫人,放开干就是了。”

  崔秀宁道:“事不宜迟,我明天就出去安排。”

  两人又商量了很久,很快夜幕降临,吃饭洗漱不提。

  再也不用为生存发愁,也终于用上了厕纸。

  真是…好开森啊。

  当然,如果能好好洗个热水澡,就更好了。

  虽然现在不再缺柴烧,也有了新被褥,但因为正房堆满了采购的粮食物资,两人还是只能挤在厢房。

  临睡前,崔秀宁破天荒的允许李洛上炕睡觉。

  好在这炕足够大。

  崔秀宁拿根长棍放在大炕中间,说:“这棍子就是楚河汉界,你就是将帅象卫。”

  李洛失笑:“那你是车马炮卒?”

  “呸。”崔秀宁啐道,“我当然也是将帅象卫,不能过河。”

  可是半夜,李洛没有过河,崔秀宁反而过河了。

  “妈妈…”

  崔秀宁梦呓,两个翻身胳膊就压在李洛身上,睡息细细。

  这么多天不洗澡,她头发上有点汗味,又带着特有的幽香,让李洛的睡意顿时淡了。

  早上李洛醒来时,发现崔秀宁早就起来了。

  她正在“化妆”。

  别人化妆都是求美,她化妆显然是求丑。

  面粉和着烟灰涂抹在脸上,原本白皙光洁的肤色变得蜡黄粗糙。炭笔画过,秀逸的娥眉变得粗黑难看。

  因为工具实在有限,她也只能化成这样了。由于她底子太好,怎么看都仍然是相貌周正。

  只是已经从惊艳变得普通平凡。

  最后,她换上了一套白色紵布高丽“契玛”,头发扎成高丽辫髻,然后微微眯着眼睛。

  活脱脱一个高丽民家妇女。

  “怎么样?”崔秀宁问。

  李洛点头:“可以了。注意安全,不要走太远。”

  “好。”崔秀宁拿了一些铜钱就离开屋子。

  李洛起床就开始写方案,画坞堡的图纸,反复规划修改。

  一直到黄昏时分,在外一天的崔秀宁才一身寒气的回家。

  崔秀宁吃完李洛准备好的烤肉白粥,这才说起今天的成果。

  “海港村的眼线已经搞定,我都交代清楚怎么做。那三个人都是海港边的人家,他们会留意张顾的举动。”

  李洛奇道:“他们怎么这样听话?不会向他们的村正出卖你吗?”

  毕竟,她找的线人是归张顾管辖的村民。

  崔秀宁自信的一笑,“我自然有我一整套方法,说来话长就不说了。不过,倒是花了一贯多钱。”

  李洛放心了,“钱不算什么,只要线人可靠。”

  崔秀宁道:“我们要做大事,情报网络一定要组建,不然迟早会吃大亏。”

  “警察说到我心里了。不过情报工作太专业,这个我不行,就靠你来负责了。”

  “呵呵,情报机构可是要害部门,你放心么?你不怕我有天出卖你?”

  “警察,这世界只有我们两个人,说是相依为命也不过分。如果连你都背弃我,说明什么?说明我缺乏个人魅力,没有笼络人心的本事,注定不能成大事。到时与其被别人干掉,还不如被你干掉。”

  “开个玩笑,逃犯还认真起来了。不过你的话,还是让我有点感动。”

  “警察明天还要去吗?”

  “明天准备安插柳家的线人。”

  “柳家是世族,家里不是私兵就是奴仆,怎么会轻易当我们的线人?”

  “明天肯定搞不定,只是准备,先做对象调查。一周之内,柳家就会有我们的线人。我要知道任何柳家对我们不利的情报。”

  “那就辛苦警察了。对了,你看看这大宅院的建筑方案如何。”

  “整体很不错,像个坞堡的样子,你考虑的很周到。不过,围墙太高,防备海盗五米足够了。瞭望塔又低了,最少要十五米。还有这…”

  ……

  腊月二十,崔秀宁再次化妆外出。下午,都烈和乌图联袂来访,和李洛说起和村正强行招募中原流民充当乡勇的事。

  李洛让他们配合,动员女真精壮应募,言明必不亏待乡勇。只是,还要装出不满的样子。

  都烈乌涂放心而去。

  腊月二十一上午开始,十一个村正陆续带强行拉来的乡勇来到李家小院。

  等到中午时分,乡勇全部到齐。点验过后,共有汉人两百二十五个,女真人五十二个,契丹人二十三个。合计刚好三百人。

  可笑的是,连一个“高丽国族”都没有。

  高丽人的尿性可想而知。

  这三百乡乱糟糟围在李家小院外面,无不是面露不满,却在各村正的压制下敢怒不敢言。

  看到穿着官服,挎着直刀的李洛出现,乡勇们更不敢露出怒意。

  自己等人都是中原人,流落到高丽难免被欺负。要是恶了这高丽都寨,只会更难过。

  李洛见到乡勇都是十七八岁到三十来岁的青壮,其中很多人都是身材高大,感到很满意。

  随着乡勇一起来的,还有十几个工匠。都属于民匠,也就是“贱人”,在高丽连良人都不算。

  “草民孙三福拜见都寨大人!”

  一个满头花白的枯瘦小老头跪下说道,其他十几个匠人一起跪倒,神情都很卑微。

  按高丽之法,“贱人”哪怕见到再小的官,也要行跪拜礼。

  “免礼。”李洛抬抬手。“孙三福,事情想必你也知晓。你可是主持修宅的匠长?”

  “是。”孙三福恭敬的回答。

  李洛给他一张图道:“可能修建?”

  孙三福看了看图,目中闪过惊异之色,接着赶紧回道:“定让大人满意。只是这人手…”

  这工程可不小,人手不够还不知道修到什么时候。

  李洛一指三百乡勇,笑道:“孙三福,这三百乡勇都是人手,你和十几个徒弟只管调度分派就是了!”

  “是。谢都寨大人。”孙三福松口了气。有这三百壮劳力,他自信不用两个月就能完工。

  三百乡勇一听,心里顿时更加不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